(推薦小記:上回引用Bob SorgeExploring Worship一書中的帶敬拜還是操控敬拜?一文時,提到Bob Sorge另一本小書FOLLOW THE RIVER,已譯為中文版,在聖靈的江河中敬拜,這本書確實幫助我們釐清許多在過去對敬拜的困惑,若您願意學習什麼是真實進入神的水流的敬拜,這本小書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在聖靈水流中的深度敬拜  by Bob Sorge  譯者:張簡美津

  

在整本聖經中,以西結書展現了「神的江河」最生動的一篇描述。

以西結書中所提到的這條河(River),我們似乎看見了這正是描述團體敬拜(corporate worship)的江河。雖然這不是唯一的解釋,但卻是有根據的說法之一。

當一群人敬拜時,有河水流動著。水流從神的寶座流出,能夠解神百姓的乾渴。以西結看見這河水的異象,不是憑藉自己豐富的想像力,猜想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事,而是神啟示的異象,是將來必定會發生的事。這江河已來到,而且就在這個世代,我將竭盡所能去爭取這江河。讓我們一起來讀這段有關團體敬拜的經文: 

「他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他帶我出北門,又領我從外邊轉到朝東的外門,見水從右邊流出。」(以西結47:1-2)

                       

河水從聖殿的右邊流出,讓我們想起當兵丁扎耶穌的肋旁時,有水從傷處流出。(約翰福音19:34)耶穌肋旁的傷口,成為生命河流動的管道。

神的江河從耶穌破碎的心流出,流入極度乾渴的世界。十字架上的羔羊成為神江河的河道。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愈是專注仰望羔羊耶穌時,就能在自己的極深敬拜中找到神的水流。當思愛成病的新娘,憑著信心仰望為我們釘在十字架上的新郎,新娘就完全釋放了

                           

  來到更深之處

 

「他手拿準繩往東出去的時候,量了一千肘,使我渡過水,水到踝子骨。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渡過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渡過水,水便到腰;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渡過。因為水勢漲起,成為可洑的水,不可蹚的河。」 (以西結書47:3-5)

 

當以西結延著河流往下走,每經過三分之一哩,(譯註:約1000腕尺,古時每腕尺=1822英吋)河水就往上漲高。水的深度從他的腳踝,到他的膝蓋,到他的腰,最後成為可洑的水(編注:洑水──游水的意思。)顯而易見的,所增加的水量並不是靠支流匯集而成,乃是河流自身衍生而成的。在短短的一哩內,細流變成一股洪流。神讓以西結所看到的這水流由淺變深的過程,是我們在團體敬拜中也能夠深刻體驗到的…… 

在群體的敬拜中,有一種水流非常深、也非常強勢,那是你無法越過的水流。我厭倦於看見許多慕道友、罪人經歷了我們的敬拜服事(編注:就是參加了一場敬拜的意思。)結果筋疲力竭地爬上岸,只因無法觸及河中央。他們只不過是身上濕了一點,然後說:「嗯,這教會的音樂不錯嘛。」或者,他們也可以說:「敬拜還不錯。」每次我聽到這些表面制式的恭維從這些人口中而出,我就心痛不已。

我意識到¡,跟耶穌受死所賜予我們的一切比起來,這些人在我們這些屬神的百姓中所感受到的,是如此的貧乏和欠缺經歷。

我要告訴你,我追求的敬拜是什麼。我的心呼喊著:「神啊!給我在敬拜中──屬神水流的深度!讓水流淹過的不單單是人們的腳踝,而是在你捨己榮耀裡的水流,讓我們站立不住!給我們那種我們甚至無法越過的敬拜洪流!

我期待的是這樣的時刻:無論來參加敬拜時,你的光景如何,不管你是神不可知論者或尋求者;是無神論者還是敵擋者、懷疑論者、偽善者、信徒、非信徒;或是聖徒、或是罪人;聖靈充滿心中火熱的還是對聖靈毫不感興趣者、硬著頸項的或是冷漠諷世者……當敬拜水流深到一個程度,每一個人都無法抵擋,都要改變,全場每一個人都會為之懾服、無法站立。

在如今這個世代,還能找到什麼事勝過讓神喜樂的河水淹沒過你的雙腳、真實遇見神呢?當年輕人遇見全能的神,生命就會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當誘惑或同儕壓力如同暴風襲擊他們生命時,他們不會忘記遇見神所經歷的大能和榮耀。

 

醫治之樹

 

他對我說:「人子阿、你看見了甚麼?」他就帶我回到河邊。我回到河邊的時候,見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有極多的樹木。他對我說:「這水往東方流去、必下到亞拉巴、直到海‧所發出來的水、必流入鹽海、使水變甜。〔原文作得醫治下同〕這河水所到之處,凡滋生的動物,都必生活,並且因這流來的水,必有極多的魚,海水也變甜了。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以西結書47:6-9)

 

以西結是因為河水夠深,一直到可游泳的深度時,才看到岸上醫治的樹。當我們的敬拜,進到神江河的深度時,我們將看見神的榮耀藉著神蹟奇事和醫治彰顯出來。

經文中所提到的海,就是所謂的死海或叫鹽海。死海位於巴勒斯坦境內,上游是約旦河。因為它沒有任何出口,加上水分不斷的蒸發,水中的鹽分變得比海水還高,因此,任何水中的生物都無法在此生存,故稱為死海。以西結書這段描述的重要性就在於此。這條生命的江河,將醫治帶到原先充滿死亡的地方。生命的活水醫治了那死亡之地,使它成為生生不息之地。

今天,各基督教派和團體中,有許多教會就像是死海一樣。過去曾一度充滿生命,但現在卻如同已死。對於這些冷漠、缺乏活力、如同死海的教會,以西結的預言彷彿在向他們宣告:「你並非無藥可救!透過團體敬拜所帶下來的生命江河,教會和宗派可以更新屬靈的活力,恢復起初的熱忱。」

如今,我們正看到這個預言在實現。有很多原本看來沒有希望的教會,在敬拜中被更新並找到新的生命力。他們在敬拜中找到了這條屬天的江河,得著新鮮的生命取代了形式化的聚會。這種情形會越來越多,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以下是以西結異象的結尾:

 

必有漁夫站在河邊,從隱基底直到隱以革蓮、都作曬〔或作張〕網之處。那魚各從其類,好像大海的魚甚多。只是泥濘之地與窪濕之處不得治好,必為鹽地。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必生長各類的樹木;其果可作食物,葉子不枯乾,果子不斷絕。每月必結新果子,因為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樹上的果子必作食物,葉子乃為治病。(以西結書47:10-12)

 

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水中有很多的魚。我們也看到江河所到之處不斷地釋放出醫治的能力。或許有人會問,「如果我們在敬拜中,真的進入了神江河的深處,會不會嚇跑原來想抓的魚?」照以西結所描述的,這些魚正是被水中的醫治和生命大能吸引,才游過來的。

在團體敬拜中,當你真正進入神江河的水流時,或許會嚇走一些野獸。但那些真正神所帶來的魚會發現,神的江河正是他們心靈深處所渴望的。

 

 

(摘錄自 在聖靈的江河中敬拜 第二章 Swimming-Depth Water)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aring Eagle
  • 在聖靈水流中的深度敬拜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