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影片完整版:
http://fs.myoops.org/independent/20071108-01/Randypausch.wmv

引用: 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forum/viewtopic.php?p=1003

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

引用小記:

將這篇網路流傳已久的「勵志」演講文字放在見證類,並非因為Randy Pausch是基督徒,也許神給他幾兩銀子,只有神知道,但願我們有一天面對神、以及神量給我們每個人一生的呼召命定時,也是如此無愧的管家。

卡內基美隆大學資科系的教授Randy Pausch曾在美商藝電任職教育策略副總裁,擔任藝電和學術界之間的橋樑;他的目標是和學術界合作,建立合理的教育規劃為那些以設計遊戲為夢想的孩子們鋪路。「模擬人生」系列堪稱史上最成功的電腦遊戲之一。

Randy Pausch後來罹患了胰臟癌,2007918日,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刻站上講台,跟卡內基美隆大學的學生及聽眾分享他這一生所體會到的經驗。

實現兒時的夢想  by Randy Pausch (摘錄自:人生最後一堂課)

(Randy Pausch)

很高興能來到這裡!這個系列演講原先叫做「人生最後一堂課」。如果你死前還可以再教「最後一堂課」,你會想要說什麼?我想:可惡,好不容易我終於符合資格,結果他們卻把名字給改了! (註:校方改為「旅程」系列)

如果有人剛走進來,不知道為啥要辦這場演講,我老爹經常說,如果房內有什麼很明顯,別忘記先介紹它。如果你們看看我的CAT掃瞄結果,會看到我的肝臟內大概有十個腫瘤。我的醫生告訴我大概還有三到六個月可活,那大概是一個月之前,諸位可以自己算算看。我的醫生可算得上是世界最好的。

我們不能決定人生拿到什麼牌,但我們能決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如果我看起來沒像你們想像的憂鬱和軟弱,真抱歉讓大家失望了。我保證我不是在自欺欺人,我並非渾然不知現在的狀況。我家人、妻子和孩子剛在維吉尼亞Norfork落戶,買了棟漂亮屋子。我們這樣做是因為一家人住在那比較好。

好的,我們今天不談什麼呢?我們不談癌症;因為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在上面,懶得多談了。如果你有任何草藥或是偏方,請不要靠近我。我們也不討論比達成兒時夢想更重要的事,我們不談我妻子,也不談我的孩子們。我雖然很堅強,但卻不可能笑著談這兩件事。我們先把這兩件更重要的事情拿開不談。我們也不談靈性和宗教,但我會告訴你我所經歷的死前「懺悔」--我剛買了台麥金塔電腦(果然歡聲雷動)。我本來想只有9%的觀眾會鼓掌……。

那我們今天要談的是什麼呢?我的兒時夢想:如何實現它們。(我在這方面很幸運),以及如何啟發他人的夢想以及人生所學到的課題。

畢竟我是個教授,應該會學到一些以及如何利用你今天聽到的來達成你的夢想,或是啟發他人的夢想。隨著你年歲漸長,你將會發現「啟發他人的夢想」更有成就感。

我的兒時夢想是什麼呢?童年時光我過得相當愉快,我可不是在開玩笑。我回去找家族相本,發現自己每張照片都在笑,而那真的讓我很感謝父母,那是我們家的狗,喔,謝謝你...你看,我甚至有一張作白日夢的照片,我還經常這樣做呢!經常有人得叫我醒過來。

我生在1960年,那是個很適合作夢的年代。你九歲時透過電視看到人類登陸月球,一切都變得有可能了。還有我們絕不該忘記……容許夢想和它所帶來的啟發力量極為巨大。

那麼我的兒時夢想是什麼呢?你或許不同意,但這可是我的夢想清單:

體驗無重力、參與美國美式足球聯盟、在世界百科全書裡面撰文(看來書呆子從小就有跡象)、變成柯克艦長。(在座的各位有任何人跟我一樣嗎?看來本校這種人不多。)我想要成為在主題樂園裡贏得超大動物玩偶的人,我想要擔任迪士尼的想像力工程師。

以上並沒什麼特別順序,但我想確實越來越困難,或許只有第一個例外。

 

第一個夢想:體驗無重力生活。

能夠擁有清楚夢想很重要。我當初並沒有夢想成為太空人,因為小時候我戴眼鏡,他們說戴眼鏡不能當太空人。我並不想當太空人,我只是想要體驗漂浮的感覺--這孩子就是我:漂浮型態0.0版,不過效果似乎不太好。後來我發現美國太空總署有個訓練太空人的「嘔吐慧星」計畫這個系統會用拋物線弧度飛行,在拋物線的頂點,你會獲得約莫25...25秒的無重力狀態。而他們有個讓大學生投稿的計畫,若他們贏了比賽,就可以參與飛行。我想這很酷,找了一群學生贏了比賽,獲得飛行的機會。我超興奮的,因為我想跟他們一起去,然後我遇到了第一個阻礙,因為他們很清楚的規定:無論如何,教師都不准一起參與飛行。我知道的時候心都碎了:天哪,我那麼努力...所以,我很仔細的閱讀所有的規範,因為太空總署把這當作公關和推廣活動。所以,這些學生被允許帶一名當地的記者來參加。Randy Pausch,網路記者駕到!要弄到份記者證真的很容易!於是我打給太空總署,問他們要傳真資料到哪裡?他們說你要傳真什麼資料?我不再擔任教師顧問的說明和媒體訪問的申請書。他說:你不會覺得這有點太明顯了嗎?是呀,但我們的計畫是虛擬實境,我們將會把資料記錄在VR頭盔中,所有團隊的所有學生都可以體驗,甚至真正的記者都可以拍攝下來。(Jim Foley果然在點頭說:你這傢伙!)那人說:請傳真到這裡來。最後我們也遵守了承諾。這也是等下我們會提到的,你必須替整個環境增加價值,這樣人們才會更歡迎你。如果你對於無重力的狀況感到好奇,(看看聲音是否正常... )你看我來了!你最後還是要付出代價的。孩提夢想第一條,完成!

 

來談談足球吧,我的夢想是在美國足球聯盟比賽,所以我真的曾經……(沒啦,開玩笑的)沒有,我並沒有真的獲選入美國足球聯盟,但我沒達成這夢想可能反而獲得更多,甚至比那些完成的夢想還讓我學到更多。

當我九歲參加附近的聯盟時,我是最矮的小朋友,我那時的教練.Jim Graham六呎四吋高,在賓州大學打過校隊邊衛,他不但虎背熊腰,而且是超級老派的教練,真正的復古派教練。他連前傳都認為不是美式足球的正道。第一天練習的時候他來到現場,一個彪形大漢出現在面前,大家都嚇死了,而且他根本沒帶任何足球過來。沒有足球我們要怎麼練習?

有個孩子就說了:「抱歉,教練,可是你沒帶足球來耶?」Graham教練說:「沒錯,球場上一次有多少人?」(一隊有十一個人,兩隊有二十二個人。)Graham教練又問了:「一次有多少人可以碰到那顆球?」(只有一個人。)「好,那我們今天練習的是其他二十一人作的事。」

這是個很好的故事,一切都要從基礎做起。基礎、基礎、基礎、基礎!我們必須先把基礎打好,不然進階的部分就發揮不了效用。

另一個關於Jim Graham的故事則是...某場練習他盯我盯的很兇……你這裡做錯,那裡做錯,再來一次,你欠我的,練習完作伏地挺身。當這一切結束之後,助理教練走過來:「Graham教練操你操的很兇。」我說:「沒錯。」他說:「這是件好事。因為當你搞砸,卻沒人願意責備你時,這代表他們放棄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教訓。如果發現你做錯某件事情,卻沒人願意批評,這是個非常糟糕的狀況。批評的人是在告訴你,他們還在乎你,還愛你。

Graham教練之後,Setliff教練接手,他教我很多關於對事物熱愛的重要性。他經常這麼做:每場比賽會有一次...他會刻意把選手安排到最不適合的位置去,像是所有的矮子跑去當接球員,好笑極了。但我們只會在一場球中的一次進攻這樣做。天哪,另一個球隊根本不知道如何應付!因為當你只在這一次進攻中站到不同的位置時,正因別無選擇,所以反而獲得更大的自由。這樣的感覺足以在那次進攻中擊垮對手,這樣的熱情真是太棒了。直到今天,我在足球場上還是最自在的。

如果我試圖解決某個困難的問題,其他人會看見我拿著足球在走廊漫步。

當你在極年輕時受訓作某件事情,它就會成為你人生的一部份。

我很高興美式足球成為我人生的一部份。即使我無法如願投身美國足球聯盟,那也無妨,因為我獲得了更珍貴的東西。因為看看現在的美國足球聯盟,我不禁有點懷疑他們表現是否真的夠好。

我在美商藝電學到一件事情,我最愛的一句話:「經驗是在你無法獲得想要之物時才會學到」。我很愛這句話。

另外關於我們送孩子去學足球、學游泳等等...我習慣稱這個為隱藏的真相,或是間接學習。事實上我們並不是真的想要孩子去學足球,我是說:雖然學會衝刺姿勢、截球很不錯,但我們其實是希望孩子去學更重要的事情:團隊合作、運動家精神、不屈不撓等等。

這些隱藏著的真相所學到的東西極為重要。你最好注意這一切,因為它隱藏在各個角落。

那麼有關在世界百科全書裡面寫作呢?

我們書架上有世界百科全書。喔,我要提醒一下新生,這是紙作的;我們以前有種紙作的東西叫作書。在我成為虛擬實境的權威之後,但不是那種真正重要的權威,所以世界百科全書可以找我寫文章。他們打電話問我是否可以寫文章。這位是Caitlin Kelleher,如果你現在去有收藏世界百科全書的圖書館,找V字下的虛擬實境。我只能說...能被選中撰寫百科全書……我現在相信維基百科可被當作可信的資料來源,因為我知道真正百科全書編輯的品管如何,因為他們竟然讓我加入。

下一個夢想:變成科克艦長(改成)見到科克艦長。

在人生中的某些時刻,你會發現有些事情作不到,只要見到就很棒了。天哪,這對年輕人來說真是個好模範,這根本就是男人的終極夢想。我後來從中學到了領導力的關鍵是:他並不是星艦企業號上。最聰明的人,史巴克就比他聰明;麥考伊是醫生、史考特負責輪機;他到底擁有什麼能力才能掌管整艘船?顯然這種能力就是領導力。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影集(Star Trek星艦迷航記),毫無疑問的,看此人演戲可以學到很多領導概念。而且你看他有多少超酷的玩具,天哪!我小時候一直覺得他有這個很好玩,然後他還可以用來跟星艦聯絡,我真是覺得那太棒了!現在我有了一個功能接近的行動電話,只是體積更小了,這樣真的很酷,我終於達成這個夢想。

James T Kirk和扮演他的演員William Shatner寫了一本書,是和Pittsburgh的作者Chip Walter 合寫的相當酷的書,他們合寫一本「Star Trek之科學」,描述影片中哪些想像成真了。他們訪問全國各頂尖單位,因此來到我們這裡研究虛擬實境的技術,所以我們替他建造了一個虛擬實境。看起來像是這樣,我們還偷偷打開紅色警戒。這很好玩,因為他應該根本沒料到這件事!能遇到你孩提時的偶像真棒,但如果他是來看你在實驗室作的東西有多酷時,那感覺更是棒極了。那真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刻。

贏得填充動物玩偶:這對你來說也許很普通。但你還是小孩的時候,總是會看到那些壯漢抱一堆玩偶在樂園裡走來走去。這是我美麗的妻子。我有一大堆和贏來的填充娃娃合照的照片:那是我爹搶著和我贏來的玩偶合照。我真的贏過很多這種玩偶,不過這次這隻是他贏來的。這是我和我家人生命中很重要的部分。但你知道,我可以聽見那些批評者說啦:在這個數位合成的時代中,也許那些布偶熊是合成的,或者我付錢給別人在熊旁邊拍照。

在這個憤世嫉俗的年代中,我要如何說服人們?我想到了,我可以把這些熊帶給你們看!把它們靠牆放好!

 (Randy之妻Jai) 親愛的,聽不太清楚你講的話....多謝你啦,親愛的。這裡有些填充布偶,我們去契沙皮克灣時搬家卡車不太夠大。任何在演講結束後想要分享我人生的人,上來拿吧,不要客氣,先搶先贏唷!

下一個夢想:擔任想像力工程師。(譯註:此字乃由Imagine想像力和Engineer工程師結合,是迪士尼樂園體系專屬的研究單位。)這是困難的一個夢想。相信我,體驗無重力要比擔任想像力工程師簡單。當我八歲時,我家人帶我們橫越美國去看迪士尼樂園。如果你看過National Lampoon's Vacation(假期歷險記,1983)這部電影,我們的度假就像那樣一樣,那可真是場冒險。這可是年份久遠的照片:我在那邊,站在城堡前,對那些知道後來發展的人,這很有趣,這是愛麗斯漫遊的旅程(譯註:後來Randy開發的軟體。)我想這是我去過最酷的地方了,我不只想要體驗這一切,我想要作出這樣的東西,所以我耐心的等待,終於從卡內基美隆畢業,我想這裡的博士學位應該沒什麼作不到的吧?(譯註:該校資科系可說是全美第一)。於是我就把我的求職函寄給迪士尼,他們卻回了一封我看過措辭最禮貌的「滾吧」回函。我是說,這實在是太……「我們仔細閱讀過你的申請信,目前我們沒有任何特別需要你專長的職位。」想想看,這是以卡通人物掃地知名的公司,那可是個不小的打擊。

但請記住,阻擋你的障礙必有其原因!這道牆並不是為了阻止我們,這道牆讓我們有機會展現自己有多想達到這目標,這道牆是為了阻止那些不夠渴望的人,它們是為了阻擋那些不夠熱愛的人而存在的。

快轉到1991年。我們在維吉尼亞大學作了一個每天五元美金的虛擬實境系統,是一個棒極了的東西。在我剛進入學術界的那段日子我很害怕。Jim Foley在這裡,有個很好的故事。他認識我大學部的導師Andy Van Dam。我當時正出席我的第一次學術會議,害怕的要死。人群中走出一個使用者介面的社群名人,他緊緊的抱住我,說這是Andy交代的。那時我想,也許我可以撐過去,也許我真的屬於這裡。

另一個類似的故事是:這產品真的很受歡迎,因為那時人們需要花五十萬美金才能作虛擬真實,每個人都覺得很沮喪。我們湊了五千美金的零件作出一套可以運作的虛擬系統來,人們的反應是:太棒了,就像是HP當年在車庫創辦一樣棒呆啦!我那次演講大受聽眾歡迎;在提問的階段,當時虛擬界的名人Tom Furness...他走上來接過麥克風自我介紹。我聽過他的名字,但我沒看過他的長相,然後他開始問問題;然後我問:你說你是Tom Furness嗎?他說沒錯。「我很樂意回答你的問題,但你願意明天和我共進午餐嗎?」

那些片段的時光很珍貴,有很多尷尬時刻,但還包括在對方不能拒絕時提出邀請。

幾年之後,迪士尼想像工程開始規劃一個虛擬實境計畫,這可是最高機密。即使在公關部門開始播廣告之後,他們還是否認有虛擬實境遊戲的存在,想像工程對這個計畫可說是守口如瓶,那是你可以乘坐魔毯的阿拉丁神燈旅程,玩者戴著頭戴式顯示器。所以我有了個機會,而他們正好開始播放廣告影片,而我正好被邀請簡報虛擬實境的進展給國防部長看。Fred Brooks和我被邀請去向國防部長簡報,這給了我一個藉口,所以我就打電話給迪士尼的想像工程,告訴他們我要向國防部長簡報,希望能夠從他們那世界最好的系統中收集資料。他們相當遲疑;我說:難道遊樂園裡面鼓吹的愛國主義都是騙人的嗎?他們想了想之後說:好吧,這技術新到公關部門沒有影片可以給你,所以我得讓你直接和進行這計畫的團隊聯絡。賺到啦!

於是我和John Snoddy通了電話,他是我遇過最棒的人之一,他也是這團隊的負責人,毫無疑問的他作了很驚人的事情。所以他寄了些資料給我,談了幾分鐘,我說我不久之後就要到那附近開會,你願意跟我一起吃午餐嗎?翻譯之後就是:我必須騙你說我要去附近開會,避免我看起來太飢渴,但我就算到冥王星也要和你吃飯。約翰說好啊。我花了大概八十小時跟全世界的頂尖虛擬實境專家詢問:問他們如果你有機會參與這樣驚人的計畫,你會想問什麼?我把它們全都整理起來並背下來,大家都知道我記憶超差的,因為我總不能像個呆子一樣看著筆記本:嗨,讓我問第七十二個問題。於是我就去了。

那是個兩小時的午餐,約翰一定以為他在跟超厲害的人吃飯,因為我只是轉述Fred BrooksIvan SutherlandAndy Van DamHenry Fuchs等人的話而已。當你只是模仿聰明人時,看起來都蠻聰明的。

在午餐結束後,我開口問了「大哉問」。我說,「我剛好有個帶薪休假。」他說,「那是什麼?」這就是學術界和商業界的文化衝擊。我提到了去那邊和他一起工作的可能,他說這很好啊,只是……你的工作是把事情說出去,而我們的工作則是保密。Jon Snoddy的專長就出現了:我們會想辦法解決的!我最愛他這一點了。另一件我從Jon Snoddy身上學到的則是...光是講我從Jon Snoddy,身上學到什麼就可以講一小時。

他告訴我:只要等得夠久,每個人都可以讓你讚佩的。如果你生某人的氣,你只不過是沒給他們足夠時間而已;只要給予足夠時間,他們絕對會讓你驚訝的。我想這是我學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認為他說的沒錯。

長話短說,我們討論出了一個合約,據說是想像力工程第一篇,也是最後一篇的論文;條件是我去,我自籌經費,我和他們合作六個月,然後出版論文,然後我們遇到了魔王。

我實在不擅長說好話和誇獎人,有人要倒大楣了,要倒楣的人是維吉尼亞大學的某個院長。他的名字不重要,我們就叫他蟲蟲院長好了。蟲蟲院長準備和我開會討論帶薪休假,而我竟然可以說服想像工程讓學者參與,這太瘋狂了。要不是John瘋了,這絕不可能發生,他們是極端保密的團隊。蟲蟲院長說:合約上寫了他們擁有你的智慧財產權。(我們主要是針對出版的論文,不會有其他智財權牽扯進去,我不作可以申請專利的東西。)他說:但你有可能會作。他說:不准,叫他們改了這部分再來找我。我說:你說什麼?我希望你能夠瞭解這有多重要,如果我們搞不定這件事,我就一毛錢不拿,請假去參與。我如果要去誰也擋不住我。他說:我可能也不能准你這樣做,你腦袋裡面搞不好已經有點子,他們會把它弄出來,這樣還是不行。

如果兩個人開始賭氣:你最好早點發現,而且最好趕快脫身。

所以我說:蟲蟲,讓我們各退一步吧!我們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嗎?他說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說,好,這點上面我們想法一樣,這真的是你的責任嗎?還是應該由研究贊助主任來判斷?是他的問題,如果他沒問題你就OKAY嗎?是,那我就沒意見了。我馬上飛奔離去,然後我就到Gene Block的辦公室來了。他是這世界上最棒的人了,所以我就跟Gene Block說了,我們先從最高層談起,免得我又要再來。我們從最上面開始講起吧,你覺得這是好主意嗎?他說:如果你問我這是不是好點子,我沒有足夠的情報來判斷,我只知道有個明星教授非常興奮的在我辦公室多告訴我一些吧。這是給所有行政職的人的教訓:他們講的話其實都一樣,但說的方法卻截然不同。我不知道!!!我沒有足夠的情報來判斷,我只知道有個明星教授非常興奮的在我辦公室,所以我想更瞭解。他們都說不知道,但說的方法好壞卻有天壤之別。

我們解決了所有問題,我投入了想像工程,好事也有了好結局。有些阻礙是由血肉之軀所構成的,所以我就參與了阿拉丁計畫。這真是棒極了的一個計畫,棒到讓人難以相信。這是我外甥Christopher,參觀者會坐在這個像是機車的裝置上,你可以駕駛你的魔毯,你會帶上頭戴顯示器,那很有趣,分成兩個部分,是很聰明的設計。簡單的說,接觸頭部的只有帽子,其他的昂貴儀器都是安裝在帽子上的,所以你可以很簡單的複製那帽子,基本上製作成本可說是免費。我在那時真正的工作其實是擦帽子。

我真喜歡遊樂園的想像工程,那地方真是太棒了,就像我夢想的一樣,太棒了!我喜歡模型房,人們在裡面製作等比例縮小的真實模型,光是在裡面漫步就可獲得無窮啟發。我一直記得去那邊時,人們會問: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期待太高了?我會問說,你看過電影巧克力工廠嗎?Gene Wilder對那即將獲得巧克力工廠的查理說:查理啊,有人告訴過你那個突然實現一切夢想小孩的故事嗎?查理眼睛睜得跟盤子一樣大,他說:沒聽過,後來怎麼樣了?Gene Wilder說:他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參與阿拉丁計畫是五輩子才有一次的機會,我至今還是這麼認為永遠改變了我,不單純是因為可以參與這麼好的工作,但它讓我真的和群眾貼近,實際參與人機互動的應用。大多數的人機互動研究者都住在白領階級的象牙塔裡,身邊都是碩士、博士,在你被冰淇淋弄得滿身都是之前,你不算真的親自體驗實務。

我更從John Snoddy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事,如何讓藝術家和工程師一起合作,那才是我獲得的傳承。我們出版了一份論文,還發生了很有趣的文化衝擊事件。當我們寫論文的時候,想像工程的人說要弄一張漂亮的大圖,就像是雜誌一樣。接受這篇論文的SIGGRAPH委員會難以置信:他們真的能夠放圖嗎?實際上也沒規定不行啊!所以我們就出版了那篇論文。從那之後,SIGGRAPH的傳統就變成在第一頁放上彩色圖片。我在這個小地方改變了世界。在六個月工作期限最後他們來找我。「你想要真的進入想像工程團隊嗎?你可以留下來。」我拒絕了!

這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讓我老爸吃驚。他說:你怎麼會這樣做?他說:你這個那個的時候,後來立下這個那個志願,結果你怎麼會這個那個……

我的抽屜裡隨時有一罐胃藥。要小心夢想成真的時候!那裡的壓力很大的,想像工程團隊本身並非壓力沈重,但我待的那個研究室有John啊!很像當年的蘇聯把大家都操的很凶,但最後還是沒問題的。如果他們說:留下來,不然就再也不准踏入此地一步,我會留下來的。我會放棄終身聘就這麼做,但他們沒有逼我作決定,他們說你可以魚與熊掌兼得。所以此後十年,我就成為想像工程一週一日的顧問。(所以你們才應該都成為教授,因為這樣你就可以魚與熊掌兼得。)

我顧問的迪士尼工作有叢林冒險,我認為最棒的互動體驗。是Jesse Schell負責的「加勒比海海盜」,棒極了的迪士尼歷險。這些是我孩提時代的夢想,很棒,我感覺很好!

所以接下來問題變成:我要如何啟發其他人的兒時夢想?再強調一次,我超高興可以成為教授的,還有什麼別的地方比這裡更適合啟發孩提夢想?

也許在美商藝電工作算第二名吧。我在某個契機後才發現自己可以做到這件事,因為當我還在維吉尼亞大學時,有個叫做Tommy Burnett的年輕人來找我,說他有興趣加入我的研究團隊。我們深談了一陣子,他說:我有個孩提時的夢想!當他們告訴你時就很容易發現了對吧。我問啦,Tommy,你的孩提夢想是什麼?我想要參與下一部星際大戰電影的製作,你必須記得這是一段時間以前。Tommy在哪?今天在嗎?你大二的時候是哪一年?大概是1993年左右,年輕人,你有沒有又弄壞什麼東西?1993年。我說:Tommy,星際大戰很可能不會拍續集。他說,不,一定會的。

Tommy大學時和我合作了很多年,後來變成我們的工作伙伴。當我轉到卡內基美隆大學時,團隊內的每個人都跟著一起過來了,只有Tommy例外,因為他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他真的如願參與星際大戰前傳三部曲的工作!

這感覺的確很好,但一次一個實在太沒效率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效率狂,所以我就想,我有可能大量複製這作法嗎?我能夠讓人們做好實現孩提夢想的準備嗎?我到卡內基美隆大學,開了一門課叫做「建造虛擬世界」。這是個很簡單的課程。

(接下來的演講內容為卡內基美隆大學,「建造虛擬世界」課程的回顧--啟發他人的夢想;略,有興趣一覽全文的請連結文末網址)

引用: 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forum/viewtopic.php?p=1003

(待續,我學到的人生功課  by Randy Pausch)

http://tw.myblog.yahoo.com/destiny-pen/article?mid=440&prev=321&next=439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saiah
  • 前幾天,有位小學同學在網頁上看到我的名字,聯絡上我,電話中她很激動地說:"真不敢相信你真的完成小時候的夢想!真的去做了廣播人!我還記得你小學時分配我們角色錄製廣播劇呢!”
    我已忘了我小時候做過這檔事,甚至已揮別廣播工作多年了…我忘了自己曾經把廣播當作夢想。然後我想起我轉貼過的這篇文章, “實現兒時的夢想”裡面有一句話:「當你在極年輕時受訓作某件事情,它就會成為你人生的一部份。」
    那是Randy教授分享「隱藏的真相」的一部分。也許神預備我們,真的從我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今天,網路上傳來一個新聞,Randy Pausch教授結束抗癌旅程離世。這小小回應,算是紀念這位生命勇士,寫相關文字的網友很多,我就不轉貼了!有興趣的再瀏覽吧: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7/26/randypauschfinal
    不過說真的,那篇長串文字中,最刺眼的是某高中的回覆:”除非是和升學比較相關的(演講)…暫時沒有需求”…
    這世代有太多夢想殺手了!願我們Dream Big dreams!
  • 尊貴神兒女~
  • 引用小記:
    將這篇網路流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