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杖是有重量的!正如我的託付也有重量一樣。」

「那遺失的手杖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有的牧人沒有呢?是他們弄丟了嗎?還是一開始就沒有手杖?沒有手杖,可以牧羊嗎?」我一連串的問號。

耶穌沒有直接回答這些問題,只是溫柔慈愛地把祂的手杖遞給我,要我拿拿看。

我很惶恐害怕,「主啊!我怎麼可能拿得動?」那根手杖比我的身材還高大!

但是耶穌示意要我試試看,露出特別的笑容,就像要跟孩子玩個有趣的遊戲,而不是考試。

我只好輕輕試圖扶了一下,忽然間排山倒海的重量壓了過來,好沉重好沉重,我驚嚇地大叫,「耶穌快點,我拿不住!」那種感覺好像我若沒扶穩整個宇宙都會崩裂!

沒想到這時我卻仰頭看見耶穌的手一直扶在手杖上,從未離開!

原來耶穌只是允許我感受一下什麼是手杖的「重量」。祂從未放手!

「當初,我道成肉身來到世上,我也承受不住!」祂微笑地說。

我有點懷疑自己耳朵聽錯。

「記得那段我背著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道路嗎?」

我點點頭,卻難過地低下頭,坦白說,這是我最不願意去想的畫面。

「我也倒下了!」祂安靜地述說:「使我承受不住的,不僅是肉身要背十字架的重量而已,而是要買贖回從創世以來,天父、我和聖靈所創造出億億萬萬個靈魂,所有背負在他們生命中的傷害、重擔、苦楚、罪惡、病痛……所有你所能想像又無法想像的一切重量,全加諸在我身上了!」

我說不出話來,眼淚一滴一滴,滴下來。

「當時古利奈人西門幫我背的十字架,是肉身體力可以承受的原本木頭的重量,而其他那些靈魂裡的重擔,都在我身上了!」

很小的時候,我就猜過那段路上耶穌一定是倒下了,才需要別人幫忙背十字架,後來我也看過好多不同版本的解經,都十分有道理;但是,我從來沒想過是這樣的原因。這一切的重量,也包括我所犯過的罪、承受過的傷害和重擔,耶穌!對不起!對不起!

耶穌輕輕擦乾我的眼淚,「別哭!你看!我已經勝過了一切!沒有人需要再承受那一切生命的重擔了!」

第一次我明白「交託」的意義;第一次,我真的知道如果不把重擔交給耶穌,就是不相信耶穌走過那段往各各他的十架道路,也等於不相信耶穌的十架救恩;第一次,我稍微知道一點點,耶穌為我的罪釘十架是什麼意思,勉強體會一點點那代價有多痛、有多大!

「這木頭手杖就是當時我的十字架所做成的,」耶穌重新舉起那手杖,我在淚眼中看見那木頭古老的紋路,我的腦袋沒法思考二千多年前的老木頭如何還能留存到現在,但是我知道如果耶穌是生命的源頭,枯骨都能復活,何況是祂手中上千年的枯木,也定能成生命權柄的手杖,而且若發芽開花我都不稀奇。

主讀到我的心思意念,祂笑著說:「杖雖象徵著權柄,但是要有行使權柄相稱的生命!我因為走過十字架的道路,所以能握住這根杖,任何握有我的杖的人也都要在生命中付代價,跟隨我走十字架道路的代價,而且握有杖時要極度小心;要知道摩西以杖分開紅海,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卻也以這杖擊打盤石出水!大衛迎戰非利士人前,他手中拿杖、才去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裏;有時看來杖只是杖,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雖然拿了他的杖前去死孩子面前,儘管他將杖放在孩子臉上,卻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以利沙向耶和華禱告尋求啟示及醫治,死孩子就活過來。因為拿到杖很輕易,難的是,有沒有相稱的生命來行使超然的權柄!」

主一口氣舉了這麼多例子,我卻來不及消化,還慢慢思索基哈西貪婪的下場,為了一些世俗禮物,自己卻染上了雪白的大痲瘋。

我繼續想著剛剛耶穌的話:「拿到杖很輕易,難的是,有沒有相稱的生命來行使超然的權柄!」這段話真正的意思。

「願意思索杖和權柄的真義都是好的開始!」主繼續說:「已經握有杖、或者想握有杖的任何人,包括了這世上一切的權柄,既然都是從我而來,都要開始思索杖與權柄的意義。」

我沉默一會兒,卻還是想不通:「既然手杖是主的託付,為什麼有人能以繩索牧羊呢?」

「孩子,是要先有我的託付,才有職事和服事,很多人因為先站上了職事的位置才尋求我的能力和託付,雖然我有時亦會因為憐憫羊而這麼做。」

耶穌給的一錠銀

主看見我的思想,祂知道我又陷入狹窄的思考空間,只回想那些我看過的羊棚羊圈,祂再次提醒我:「但是,在國度裡,……記住喔,我的羊圈很大!我的羊群超過你所想像的任何數目!在國度裡,任何權柄都有我的託付,也許當事人並不知道,我的託付小到一份簡單的工作案、職場職位、甚至小小一個家的主人,大到一個政治軍事經濟藝術文化國度的領導地位,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託付,這也是為什麼我一再重複說:你們要在不多的事上、在小事上忠心,在不多的事、小事上忠心,我要將那許多的事、大事分派你們管理,甚至有管理十座城的權柄!」

感謝主,第一次,我終於不再從字面上去思索「十座城」(或五座城)的意義,我相信這對每個主所託付的人而言,每座城市的疆界和居民代表全然不同的領域和族群,我甚至開始打開眼睛,不單單是地理疆界的城市,還有經濟政治文化自然社會心靈各種層面價值體系的城……。

我開始害怕我已經錯過主的託付,也開始思索主給的「一錠銀」是什麼意思,擔心主奪過我僅有這一錠銀子、給那有十錠的。主說:「我告訴過你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1926)任何輕忽我託付的人,都會開始明白這段經文真正的意思。」

為了要讓我放心,耶穌微笑著問我:「你知道你的一錠銀子是什麼嗎?」

我很乾脆地直接搖頭。因為我已經開始擔心以往被我揮霍過的那些時間。

「我只給了你一枝筆,這就是你的一錠銀。你的筆也就是你的杖!若你能謙卑順服,小心提筆,時候到了我還會賜給你其他城的權柄!至於何時你不必擔心也不必多想,因為眼前的筆就是你該忠心的小事!」

我果然鬆了一口氣,但是卻好奇地開始回想許多我認識的人,猜測耶穌給他們的「一錠銀」是什麼!

耶穌皺皺眉,對我這壞習慣苦笑了一下,但是很快接著說:「如果你真願意,不如好好為他們禱告,讓各人不輕忽所得的恩賜,有智慧去管理他們的『一錠銀』吧!」

耶穌接著遞給我一錠銀子,摸摸我的頭,我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這次換成我苦笑了,忽然意會過來,代禱也不要亂點頭,那是耶穌另外發下的一錠銀。

(請繼續閱讀小羊流浪記12)

http://tw.myblog.yahoo.com/jw!awVw28abAxbWR8jNDTVOJhv9/article?mid=353

其他小羊流浪記故事1-10:

http://tw.myblog.yahoo.com/destiny-pen/archive?l=f&id=5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racyteng2000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isaiah550809 於 2008/03/11 17:12 回覆

  • ROCK
  • 今天才開始看你的小羊文章,我只能說感謝主,也願許多弟兄姊妹看到同樣的異象,真正栽在基督裡,了解神的旨意與心意,在不多及小事上真正忠心,國度需要這樣為主忠心的人,你的故事跟我領受到異像是差不多的,不過牧羊人是主耶穌,而主的牧場裡有許多大小羊圈,裡面有羊頭在帶領羊,而羊圈一直阻絕裡面的羊跟主接觸,因為跟隨牧羊人是要走十字架,裡面的羊頭說要〝保護〞羊群,叫大家不要出羊圈,避免十字架的〝苦難〞,今天看到你這篇文章,真的是應証,也願主持續感動你寫出屬神的文章,榮耀歸給主,哈里路亞。
  • Rock,從上次您對Jack Deere 文章的回應,我就感到您生命有保羅的靈,不僅為主大發熱心,也為著軟弱跌倒的弟兄(姊妹)們憂愁....
    非常感謝你分享異象中的畫面,很感動我! 是的,我深信這些異象不單單給少數的肢體,而是願意領受的都能領受,我也相信神要興起一批新的羔羊戰士,身上流著耶穌生命的血,不再為自己而活,死活都是為基督!
    願我們彼此警醒,時候要到,即便憂愁神家中的光景,也要按著神的意思憂愁,(林後7章)還是帶著神的盼望渡日!  願聖靈特別膏抹你的生命, 也再次謝謝你的祝福!

    isaiah550809 於 2008/03/08 03:11 回覆

  • a-kin
  • 這個短篇小說對我來說是各很大的提醒
    這是您寫的嗎?
    請問何時會再有續集?
    等好久了....
  • 謝謝a-kin,感謝耶穌常常透過像您這樣真誠的回應,激勵我繼續書寫小羊流浪記,也印證聖靈最初的感動! (您在部落格上的感言也讓我更警醒自己的書寫,謝謝耶穌也透過這小小故事觸摸您以及服事的杖) 是的,這個故事是我寫的,最初領受要寫下來是2003年開始,(您可看小羊流浪記1的引言)不過這些年歷經很多事情,尤其自去年冬天放上部落格後,每次整理這些凌亂的異象,異夢要成為有脈絡的故事,就更惶恐地再三禱告,也更感到聖靈催逼! 感謝您的催稿, 挺溫暖的!其實續集12(暫定羔羊戰士)已經寫好大半了! 只是這次內容我覺得十分難以明白,不想草率po上來,也請為我代禱.....因為寫作這類啟示性文字,多少還是容易有屬靈攻擊...希望我能在這個週日前放上部落格! 再次願您每日享受主的同在!

    isaiah550809 於 2008/03/07 17:04 回覆

  • Soaring Eagle
  • 長篇小小說------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