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節錄自Master Potter「大陶匠和小陶器」第七部 重回架上 中文版以琳書房出版)

 

51.火災保險

消防隊長搖搖頭,一臉挫敗地嘆了一口氣,一邊踱著步,一邊說:「我們來過這裏好幾次了。大陶匠總是那麼不小心,以至釀成危險的火災,害得我們只好拼命滅火。」那隻受過良好訓練、忠心耿耿的大麥町亦步亦趨地跟在他的身邊,一副非常順服的樣子。

消防隊長聲音中透露著關切,繼續說道:「要是大陶匠肯聽從我們的話,你們也不會落入這種狼狽的局面。祂老是這麼執意要升火,我還是强烈建議你們離開這裏,要是你們還是一意孤行地留在這裏跟祂玩火的話,那麼你們最好購買火災保險。

「要是你們堅持要用火的話,就請你們在安全的條件下,確實掌控它。」消防隊長命令他的屬下清理壁爐裏的餘燼,然後自行點了一把奇怪的火,就轉身對滿身煙灰的器皿說教起來。

房子裏煙塵密布、十分幽暗。幽長、毛骨悚然的一群黑影靜悄悄地滑入屋子裏,佔領了大陶匠的家。

「我帶來一位得力的助手,他擁有多年的滅火工作經驗。我相信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他是這方面的專家。」

懼怕人

一股陰沈而不祥的身影入侵了房子,消防隊長興奮地喊著:「讓我們歡迎『懼怕人』!」

好奇的器皿們鼓掌叫好,歡迎這位身材高大,衣著體面,梳理整齊的人物。「懼怕人」威風凜凜、流露著一種權威,讓人肅然起敬。他轉身面對架子,藍眼中透露著光焰般的眼神,非常刺眼。

叫做「曾富足」的水果碗,臉紅耳熱,幾乎快昏倒了!她一面搧著風,一面說:「喲,這兒好熱啊!還是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那個一向沒人理睬的小花瓶「常受苦」則嘀咕著:「你呀,要是常常接觸多一點熱情的眼光,你就不需要另一次的火煉了!」

許多的器皿爭先恐後地跑到前面,要聽聽他的建議。恐懼者放下他的公事包,拿出一些與消防有關的法規資料和防火安全手册。

「各位,現在情况已經獲得控制,大家可以放心了。消防隊長剛才都把事情發生的經過告知我了。我也準備好提供各位一些相關的協助,避免這類危險的情況再度發生。」

他有點不屑地望著眾器皿,他手裡揚起一本手冊,說:「你們絕對要遵照安全守則!這是保護自己安全、預防火災的不二法門。大陶匠難道沒要求你們閱讀相關的資料嗎?」就在這時,犯罪的靈和操弄的靈偷偷溜到架子上,並伸出他們的毒爪戳入衆器皿的心靈深處。

「即便看起來非常安全的情况下,都有可能發生火災,」他拿出厚厚一叠似乎很正式的文件,繼續說:「因此我特地帶來一些保險單,以防火災發生時,好保障你自己和你摯愛的家人。」

 

宗教儀式和律法規定

「投保的費用相當昂貴,因此我提供幾種不同的保單,你們可視各人需要而購買。我的助理們--宗教儀式和律法規定,他們兩位將會發一些表格給各位。並且會幫助大家填寫。」他笑著繼續說:「我們會盡力幫助各位的。」

於是,兩位衣著相當考究的助理就在衆人中巡走。「律法規定」先生胸前掛著許多金屬勳章,每一個勳章都代表著他英勇的滅火事蹟。當他行走時,這些勳章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讓大家印象深刻。

另一位助理,「宗教儀式」先生,則是一頭灰班的頭髮,身穿三件式全套昂貴的西裝,散發著體面和知識分子的無畏氣質。他發表格給大家,說:「我的專長是訓練你們的領導力,讓大家與我們的組織合作,如果大家遵照我們的指導原則去作,我們就保證你們會有成功的財務管理,以及在你所愛的群體中享有良好的聲望!」

 

第一種保單

懼怕人繼續說:「我為大家提供了四種不同的保單。第一種叫作『安全第一保單』。它的保費十分合理,如果你們每個月只打算用壁爐一次,而且每次所用的木頭不超過三根。我們還會提供消防訓練,訓練你們自己的人來監控使用爐火的情形,以確保不會失控。

「同時,我們還會派我的助理,律法規定先生指導各位如何使用水桶和潮濕的毯子,撲滅跳出壁爐的火星,好預防火災的發生。現在大家一定看得出我們是防火專家了吧。」

眾器皿彼此都點點頭。石堅定開口說,「我看他們的確是專家!我敢打賭,他們一定有多年的專業訓練基礎。」

「勤快鍋」,也就是那個硬梆梆的大砂鍋,很疑惑地說:「我真懷疑大陶匠到底對防火有多少概念啊?首先,祂根本就把我放錯位置嘛!而且我現在才發現,祂根本就沒告訴我們有這麼好的火險保單。」

「沒錯,火真是太危險了。因著一點小火,大陶匠有可能把整個房子、連同我們都燒毀了!」大水果碗「曾富足」向大家發表個人的看法。

懼怕人點點頭,繼續說:「我們發現,只要有保險,人們就不必擔心房子燒毀。額外的好處是,火險還帶來有效率的時間運用。你們每個月只要辦一次復興特會,大肆宣傳一番,不但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帶來更多的奉獻,還可省下常常要清掃壁爐的時間。」

「不必清掃壁爐真是再好也不過了,」常受苦嘀咕著:「我最討厭打掃壁爐了,它常常搞得我灰頭土臉。」

「喲,一些辛苦的工作算什麼?又不會傷害人!」吳畏懼低聲地說。

「那好,下一回就讓你來清理壁爐好了,」常受苦悻悻然地回答。於是兩個陶器之間就爆發了口角。

 

屬靈爭戰

貝珍愛坐在沈悶的屋子裏,最後才鼓起勇氣問:「如果我們每個月要用壁爐一次以上,那要怎麼辦呢?沒有溫暖的爐火,屋子裏會又暗又冷啊!」其他器皿也很同意這點,所以也開始紛紛提出相關的問題。貝珍愛的勇氣似乎感染了衆人。

「律法規定」先生伸出他長長的手臂,摟著貝珍愛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聲地說,「沒有爐火,你們也照樣可以活得好好的。」他一邊點頭一邊說:「我們可是專家,我們知道什麼對你們最好,畢竟我們是來幫助大家的!你何不坐下來,讓我們男人來處理這事。我們可沒聽過什麼女性消防隊啊!請你別製造麻煩好不好!」

消防隊長諂媚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房子:「喔,她並沒有要擾動人心,是不是?我們非常尊重女性的意見,雖然姊妹們通常都太過情緒化了。不過我完全能瞭解她的憂慮。你的名字叫貝珍愛,是嗎?我注意你一會兒了。」

懼怕人伸手想要麻痺貝珍愛的心靈,可是貝珍愛很有警覺地及時避開他的魔爪,並開始默默地禱告。聖靈這時羽化成一團輕煙環繞著她:「不要害怕,貝珍愛,繼續禱告,這是一場激烈的屬靈爭戰。我會適時給分辨的能力。」

貝珍愛轉身向著郝夥伴,麥豐收,和她的新朋友--金香壺,跟他們說:「沒有大陶匠的火,這裏有種受壓制的感覺,而且濃濃的煙霧讓我們根本看不清屋內的情况。讓我們一起禱告,祈求大陶匠回來。」

於是他們大聲呼求:「主啊,救救我們!我們現在好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我們需要祢!」

聖靈釋放智慧和啟示他們殲滅仇敵的策略:「在這壁爐邊的屋子裡瀰漫著很大的迷惑。你們必須祈求分辨的能力,才能揭發仇敵的計謀。你們要對付的仇敵不單是這幾個助理而已,事實上你們還要跟空中掌權的邪靈對抗。」

他們呼求:「主啊,揭發仇敵的計謀!讓我們看清爭戰的對象!」

大家開始熱切地禱告,廳堂裏的煙霧,也就是那股迷惑人的迷霧,逐漸地散去。大能的代禱燒焦了那群滲入屋子裏的邪靈們。消防隊長意識到他的地盤正在消失,咆哮著他的囉嘍趕緊執行他們的壓制任務。

恐懼的邪靈開始滲入代禱者的心裡。大家害怕被發現,於是關起門來,隔開彼此。沮喪的靈像張大毯子一樣覆蓋了所有的人。一場屬靈的戰役就因孤立而沈寂無聲了!

 

第二種保單

當禱告的力量消退,「懼怕人」很快就重新取得主控權。「我們還有第二種保單,保費只需要多加一點,也就是「家庭優惠保單」,保單還贈送華麗的玻璃防火墻,一方面可以控制溫度,另一方面又能全方位保護你和孩子們免於被火燒傷。我確信兒女們的安全是大家所高度關切的部分之一。」

他注視著每個器皿,繼續說,「大陶匠在生火方面真是既愚拙又危險,因此你們必須自求多福。免得因大陶匠的魯莽波及自己和家人安全,負責任的父母要盡全力保護兒女的安全,避免他們遭受大陶匠毀滅性的火焰。」

大部分的器皿都對「律法規定」先生的智慧甚表認同,其實他正在詭詐地指揮屋子裏的整群鬼魔,控告的靈和不信的靈狡猾地在眾器皿之間穿梭來回。

「畢竟,大陶匠就是在獎盃陳列室起火的始作俑者。你們好不容易逃過一劫,祂居然又放另一把火。誰曉得祂到底想幹嘛?」

消防隊長再度掌控了衆器皿的注意力,接著說:「記住,是我們拯救你們的!要是大陶匠真的在乎你們的安全,那我們也不必來搶救你們了。再說,祂現在人呢?為什麼祂把你們帶入這麼多的苦難中,卻又離棄你們呢?」

貝珍愛感受到聖靈聽到這些對大陶匠的控告而憂傷。她便告訴其他的器皿:「但是,我們若不經歷火煉,就很容易破碎,也承受不了祂生命的本質。我還是覺得,大陶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們好,因為祂十分愛我們!別聽他們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那裡不對勁!」

眾器皿中,有些站在大陶匠這邊,有些則反對祂。郝夥伴說,「貝珍愛,我贊同你的說法。大陶匠是永遠忠實可靠的;祂甚至賜下聖靈來引導和幫助我們。」

曾富足則懷疑地說,「這可很難說了,祂把我們擺在火窰中,現在又棄我們不顧。」

勤快鍋也同意:「整件事的確讓人感受不到什麼愛!」

田鍾愛則大聲喊著:「大陶匠真的很愛我們啦!畢竟,是祂把我們從陶瓷墳場中拯救出來,我們還是好好禱告吧!」

就在一片混亂中,陶器們都沒注意到消防隊長已偷偷封死出口。

 

第三種保單

這時,懼怕人大聲說:「安靜!安靜!大家別誤會!我可是完全支援大陶匠的!事實上,我們的第三種保單,正是稱做:大陶匠過去榮耀的豐功偉業。我們意識到有一些落後無知的人們還是很喜愛火,最適合投保這種火險來享用火了,因為,享受『最後一次復興之火的回憶』,就是最安全的方式!」

「待會兒我的助理宗教儀式先生會發給各位一些手洗的彩色放大照片,這些照片展示了大陶匠歷史上所行的神蹟奇事,甚至包括那些醫治神蹟。那些時刻永遠都烙印在我們的記憶裏,儘管最後大復興的火焰曾經冒犯許多人,也曾為你們的教會帶來可怕的分裂。我仍相信這些記憶都是屬於你們的,並沒有改變。」

眾器皿沒有注意到,矇騙的邪靈穿梭在他們之間,還用鋼鐵繩索開始捆綁這些陶瓷器皿的心志。消防隊長繼續說:「這可是非常受歡迎的保單規劃,內容還包括:維持壁爐清潔,再也沒有混亂和危險火焰!所以大家就不必砍柴也不必搬運,更不用打掃煤灰,隨時保持無煙無灰的乾淨環境。你們都知道,教會很容易因一片混亂而產生分裂。避免分裂發生就是教會的首要之務,也絕對是睿智的決定。大家同意吧?」

「嗯,聽起來是滿有道理的,」勤快鍋回答說,「我覺得那是很有智慧的作法。」

「我也同意,」曾富足附和著:「避免衝突是上上之策。」

「宗教儀式」接著說,「每逢春天,我們就會在壁爐上擺設一些綠色的植物--雖然是人造植物,不過誰知道真假呢?而且很時興嘛!所有的好教會都流行這樣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就不需要定期清理了,誰喜歡老是要去打掃骯髒老舊的壁爐呢?大陶匠呼召你們是居上不居下,是要你們成為領袖的!」

「我喜歡這張保單,」甄喜樂開口說,「我喜愛紀念神大能的作為。」

「沒錯,這正是這種保單的目的:過去神藉聖靈所行的一切。我們要追想這一切,並且充滿自豪和感激!我們的經歷是多麼地豐盛和令人感動啊。只要選擇『大陶匠過去榮耀的豐功偉業』這張保單,我們就會在檔案中選出一些上世紀的照片,都是有關先人們如何在神蹟奇事中運行的紀錄,也順便在屋子裏展示一些拐杖、支架、和輪椅。畢竟,神的話告訴我們:不可忘記祂的恩惠。」

 

聖靈的戰略

這時,聖靈的聲音在眾器皿當中迴響著:「大陶匠過去所作的工作,並非人們記憶中毫無生氣的紀念碑,你們的呼召並非袖手旁觀,而是成為激進的行動派,把神的國度帶到地上,就在此時!只是觀看過去的復興是不够的,你們必須好好禱告,為你們這個世代以及兒女的世代,掘開這些恩膏的古井!

「要立基於過去的得勝,但仍必須超越過去,走到更高更遠之處,要做比以前的人們更大的事情!不要只是坐著觀看就心滿意足。走出去!你們是擁有雙倍恩膏的兒女世代,要走一條屬於自己的激進道路,建立輝煌的成就!」

他提高聲音,對著後排正在打瞌睡的器皿,希望喚醒他們:「醒醒吧!你們這些沈睡的人們!興起吧,為了得著當今的世代,掘開那些恩膏的古井吧!」

聖靈的聲音,讓貝珍愛和那些代禱者逐漸擺脫沈重的壓制,其他的器皿也從眩惑裏清醒過來。

郝夥伴看著麥豐收說:「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事讓我感覺不太好。」

麥豐收回答:「我倒不是對火著迷的人,如果可以永遠不必再回火窰裏當然很好,不過大陶匠那個石製大壁爐的火焰却與衆不同,那些火焰使我甦醒,並重新得力。我不喜歡這些人老是要強調維持壁爐清潔。」

 

第四種保單

「很快地,現在讓我來說明最後一種、也是最新推出的一種保單。第四種保單叫作:『清潔緊鄰於聖潔』。它是最昂貴的一種,可是却是最有效的一種火險。就是廢除過時的壁爐,並且徹底地讓教會現代化。無庸置疑地,這是我們提供的保單中最好的一種。畢竟,大家都知道「火」是既危險又過時的習慣。

「我們不但會幫你們訓練一批消防人員,而且還會教他們一些水泥工的工作,教他們如何封閉那些通風良好的古老壁爐。一開始,是這間房子,然後再擴展到鄰里和各城鎮。另外,我們還有特別優惠,你們當中最有恩賜的人--相信有恩賜的人自己總知道吧!將受差遣來協助我們的工作團隊,駐守在地方上服事,先行將火撲滅。滅火是令人振奮的事業。對那些厭倦整天待在架子上的器皿而言,我向你們保證,你的生活將充滿興奮刺激!」

消防隊長微笑看著純真的小小陶器們,繼續說:「不管是第一種,第二種,第三種,或是第四種保單,都是很好的配套保險。投保的手續非常容易,簡直就像丟一根木頭一樣容易。你們不妨互相討論一下,然後在虛線上簽名。我的兩位傑出助理:「宗教儀式」和「律法規定」將會在你們當中巡視,提供各位必要的協助或諮詢。」

  

52.大迷惑

名叫「勤快鍋」的砂鍋在房裡大聲喊著:「我要第二種保單--家庭平價保單。我認為它提供孩子和全家最佳的保障和安全。我們教會的長老們一定會贊同這種保險計畫。」

曾富足為了在一片嘈雜聲中能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就一面揮舞著手帕,希望引起「懼怕人」的注意,大叫著:「這裡這裡!我也要第二種保單,另外加上『安全第一保單』。每個月一次的復興特會真是太好啦!我可以邀請「掃興阿姨」來參加;反正她不管是什麼聚會,對她來說都一樣!一次燃燒三塊木頭剛剛好,既能供應相當的熱度,但又不會燒掉整棟房子。」

眾器皿這時已喪失屬靈的敏銳度,因此就激烈地爭論該簽下那一種保單。每個人都深信自己所選擇的是最好的保險,也沒興趣聽從別人的看法。他們個個都十分頑固和自私,只想壓過別人的聲音。器皿之間滲透著一種「心胸狹窄」的態度,幾乎沒有器皿意識到狀况有了變化。

 

笑裡藏刀

眾器皿開始浪費時間在爭吵和鬥爭中,彼此開火。他們之間也開始玩起危險的笑裡藏刀的把戲。以他們的頭銜和地位為掩護,躲在教會的隱密處。他們表面上笑容可掬,表現得十分屬靈,暗地裏却捅了屬靈夥伴一刀,還告訴自己說,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神的緣故。

他們受到可怕的矇騙,自我指派為律法的維護者,而開始誹謗那些隨從聖靈自由之火的感動而行的人,但那聖靈之火曾是他們一度所熱愛的。於是他們就愈發陷入「懼怕人」所主導的「操控」和「律法主義」邪靈的捆綁中。許多人在受矇騙的情况下,根本沒有仔細閱讀文件的條文,就急著在保單上簽字了。

在令人窒息的煙霧中,屈服的氣氛侵襲整個架子,器皿們都安於黑暗之中。昏睡的斗篷遮蓋了他們的心志,他們的活力慢慢流失、生命也榨乾了。邪靈可憎的膀臂懷抱著他們,一面輕輕地搖著,一面催眠著小小的教會,唱著:「搖呀搖!小寶貝,別長大,快快睡!」

 

重燃愛火

聖靈因著器皿間的意見分化、矇騙、昏睡感到十分憂傷,聖靈便催逼代禱者們重新連結起來,同心合意來禱告。「你們要彼此連結,回到那起初的愛,要悔改,跟大陶匠哭求!看看你們所處的光景,身邊的同伴們都受到仇敵所矇騙了。」

當他們重新聚集時,使人心柔軟的火焰也開始在他們的心中點燃,直到他們再也承受不住這火焰的熱度,大家害怕地縮成一團,哭求起來!

貝珍愛慟哭:「主啊,是的!我們需要祢的烈火和祢的同在!求祢饒恕我的恐懼和冷漠!」金香壺撕裂心腸、深切悔改,從內心深處發出呼聲:「饒恕我們!我們確實需要祢的烈火持續在我們裏面燃燒,若非如此,我們就無法帶出祢的榮耀。」

聖徒們熱切的禱告如同金香爐的煙升到寶座前,他們每一句祈求和哭喊都進入黑暗中,衝擊著壓制的權勢。

此時貝珍愛甜美的歌聲溫柔地帶領這些禱告的器皿們進入敬拜。在敬拜讚美中,他們的心深深被抓住,淚水潸然而下。其他的器皿們則唱起了先知性的靈歌。

從天上起了一陣更新的風,吹向代禱者,分賜下啓示並提升他們的信心,使他們能竭力追求復興的火焰。天堂的窗戶打開了,榮耀的强風掃過整個屋子。

聖潔的敬拜馨香之氣和屬天的榮光如此猛烈地擊打著魔鬼的勢力。消防隊長一面要躲避讚美歌所發出的榮耀飛彈射擊,一面還大聲咆哮著,要懼怕人趕快找出這令人憎恨的敬拜是打那兒來的。

「懼怕人」恐慌起來,銳利的藍眼射出恐懼的眼光,因為他十分懼怕主人的憤怒會臨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很快趕緊召集他的助理們--「律法規定」和「宗教儀式」,並分派一整個邪靈軍團歸他們帶領;命令他們要全力收復那房子的掌控權。

邪靈無法搜尋到代禱者的位置,便擄獲挾制其他器皿,口沫橫飛地咕噥著:「你們根本不需要那種可怕的烈火!在過去的經驗裏你們早就知道,火煉的折磨只會帶來痛苦和恐怖的經歷!難道你們還想再經驗一次嗎?」

有些器皿十分贊同這群鬼魔的謊言,便告訴彼此:「不不不!我們可不想再來一次了!我們還記得那試煉之火有多可怕,而且也沒忘記那是大陶匠一手釀成的!我們決定要簽約、投保火險。」

 

恐懼帶來麻痹

貝珍愛和其他的代禱者受到群鬼這種反擊,覺得驚恐,開始失去盼望,於是他們都閉口,不再禱告。

重新取得整個房子的主控權後,「律法規定」注意到了貝珍愛,便來到她身邊跟她說:「我們這些安全政策是為了大家的福利。我知道,你們這些女士們並不想造反,你們實在不應該破壞規定的。」

貝珍愛大聲喊著說:「別聽他的!他的規定是一種捆綁,是要奴役我們!」

「律法規定」一面咆哮、一面挖苦地嘲笑她:「我們周圍老是有那麼一個心不甘情不願、又不屈服大嘴婆!挑戰合理權柄不但是錯誤的行為,而且對別人來說是很危險的負面示範。」

這時,金香壺開口說,「貝珍愛,我覺得你是對的。我們不該為了服從規定、受到律法的捆綁,反而失去起初的愛心。」甄喜樂也開口說:「我愛大陶匠,而且需要祂燃燒的愛。我希望大陶匠能回來。祂到那裏去了?」

「懼怕人」加入眾人之中,手搭在「律法規定」先生的肩上,傷感地搖搖頭說:「這種情形我們見多了!身上帶有耶洗別之靈的女人們,總是自以為所作所為都是對的,事實上,只是帶來攪亂、爭論和分裂。」

「律法規定」則回應說:「而且啊,最糟的是,你們當中有人被矇騙了還不自知呢。」

「哦,天啊!」常受苦嚎啕大哭:「我知道,我就是那個受矇騙的!就是我!現在出現了見證者的口,我終於得到印證,嗚……」

「宗教儀式」則趾高氣揚地走到他那群屬魔鬼的死忠跟隨者之中:「我知道,你們這些小女孩是滿心希望做對的事。不過你們應該記住,聖經上說,婦人要保持沈默,而且不應該掌權。你們這群代禱團隊,要是沒有讓有經驗的人來負責帶領,可是非常危險的事。」

貝珍愛和金香壺彼此相望,心中更困惑了。

「懼怕人」開口了:「大陶匠搞得一團糟,拍拍屁股丟下你們,是我們帶著智慧幫助你們收拾善後。結果你們四個卻挑戰我們的領導。除非你們學會服從,否則你們永遠也無法進入神的呼召!除非你們長大成熟,順服神賜下的權柄,否則你們只會讓大陶匠憂傷而已。」

貝珍愛開始哭泣,說,「我不想成為悖逆的器皿,我只要大陶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請幫助我吧,也許我應該什麼也不要說,閉上嘴,以免別人誤以為我質疑領導者的權柄而跌倒。」

「沒錯!」懼怕人點點頭,笑著說。

其他隱藏在暗處的政治邪靈和宗教邪靈,則在貝珍愛和她的朋友四周打轉,以陰險狡詐的控告叫她們閉嘴。

「律法規定」開始喊著:「女士們,現在你們要選擇那一種火險計劃呢?是單項的還是配套的組合保單?」

甄喜樂低頭望著自己的鞋子,思考應該如何做,說:「我並不想找麻煩,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一個月只有一次復興特會。」

「懼怕人」以低沈而帶著威脅的聲音說,「請你別再製造麻煩啦!你沒聽懂我剛才說的話嗎?你們只有四種火險保單可以選擇!大陶匠是危險人物!祂的烈火很容易失控,所以選保單就不能選祂!」

勤快鍋看到代禱者們也都開始排隊接受規定,便鬆了一口氣,說:「你們都不想成為悖逆的器皿吧,畢竟,消防隊長比較懂火,他是這方面的專家。我們都不希望再看到火焰失控了,真的,我們最好每個人都選擇一份保單。」

 

錯誤的服從

為了想做對的事,她們只好錯誤的屈服,不但停止禱告,還開始質疑自己禱告的動機,也開始病態地自我檢討和內省。

甄喜樂痛苦地衝口而出:「我們會不會禱告錯了?我真不想給大家帶來麻煩。」

「我本來就不太信任自己的動機。」常受苦也說:「每當我以為自己做對時,結果常常是相反的,對錯真是難以分辨啊!」

「我猜,這就是我們需要帶領的原因吧!」甄喜樂說:「我們在這方面都是新手。如果說我從其中學到了什麼功課,那就是:我的分辨能力並不如我想像的那麼好。」

貝珍愛臉頰流下淚來:「我總是把事情搞砸了!在曠野中,我掉入仇敵的網羅中,卻以為那是神的旨意。現在我又抵擋那些來這裏幫助我們的好人,認為他們是仇敵,我真是糟糕透了,我永遠也沒法長大,更別說進入神的呼召了。」

「我覺得,假如大陶匠還要我們再經火煉,祂一定會再賜下火來,我們不需要事先禱告。」金香壺開口說。

「我猜,神並不要我們女人們擔任領袖的職位,」甄喜樂說:「我想,我只需在教會裏面看顧孩子就行了!至於生火的事就讓男人去做吧。」

「我可以負責準備星期三晚上的愛餐,」貝珍愛說:「大家都蠻喜歡我作的砂鍋鮪魚煲。」

「我想,我可以幫忙打掃牧師的書房,」常受苦傷感地說:「我猜啊,這就是我唯一能為神的國度所做的奉獻了。」

「太好了!以後只要每禮拜有一次禱告會,我們可以聚集在一起,為那些出去爭戰的弟兄們禱告,讓他們帶來大有能力的突破!」金香壺說。

聖靈卻呼喊著:「不是這樣的!不是降服在錯誤的權柄和守律法下,而閉口不言。這是一種矇騙!大陶匠說過:我的兒子和女兒都要說預言。你們無論是為奴的、或是自主的,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無論是男人,或是女人,你們每一個人在母腹的時候就有特別的呼召。你們不會因為生為女人而受限制;只會受限於文化和宗教的偏見。大陶匠要使用你們帶著大能地去傳道和教導神的話語,並且要呼召你們站在執政的領域中策略性的位置上服事,並不是只在教會裏。你們在神裏面都有偉大的命定。」

 

先知性的命定

「甄喜樂,你受造是要成為一位先知性的歌者。你要領受天上的音樂,並將它帶到地上來。我要賜你節奏旋律和音符,使被擄的得自由;讓許多家庭得極大的醫治。你要創作歌曲,將為世世代代帶來極大的影響力。」

「哇!」甄喜樂整個都振作了起來。

「常受苦,你一生中經歷許多苦難,神允許這些苦難臨到你,是為了成就你生命的成熟深度,使你心中有愛。我特別賜給你一份對神話語的熱愛,因為我呼召你成為一位大有能力的教師。你會從我的話語中挖出金子般的寶藏,並且分享這些珍寶給男男女女。」

「我?……我簡直不敢相信!」常受苦結結巴巴地說。

「金香壺,你是一位先知性的代禱者,是為了列國自由代禱的戰士!你會為許多為父的罪來悔改,並在眾多屬地的領域掘開復興的古井。我要把城市的復興鑰匙交給你,你會打開城門,你會得著策略,打破那世代以來影響百姓和列國的咒詛!」

金香壺激動得雙唇直顫,她的壺蓋喀喀作響,壺嘴噴出好幾口蒸氣,說:「你們聽到了沒?我會成為列國的代求者耶,不是只為這裏差派出去的男人禱告而已!」

貝珍愛為她的朋友高興,但是一想起她過去的失敗,她的眼淚就不禁奪眶而出。我大概永遠無法達成我的命定了,因為我裏面有耶洗別的靈。她全身緊繃地等候聖靈對她說話,很擔心聽到的會是壞消息。

「貝珍愛,我要帶領你站在極大權柄的位置,是站在君王恩膏的位置。我要訓練你去迎擊耶洗別的靈,因為我對你的呼召是訓練你進入先知的職分。

「我要帶你進入屬靈界的版圖中,讓你看見空中掌權的如何控制列國列邦。我會讓你看見那些列國的堅固營壘,當你釋放我的旨意時,仇敵將四處逃逸,如同山搖地動般地顫慄潰散。我要讓你看看我屬天的棋盤,你將說預言,並且安置棋手就定位,你會和聖靈同工,到處彰顯我的權能。你將成為為我發聲的火把!

「你現在所遭遇的屬靈爭戰都是為了預備你投入未來關鍵的爭戰。在現在的戰役之中,我將教你如何聆聽我的聲音,以及如何勝過仇敵。」

貝珍愛抬起頭哭泣著,聖靈接著說:「還有一件事,貝珍愛,你的呼召可比煮砂鍋鮪魚煲大得多了。」

在場的女人們都擁抱起來,又哭又笑的,慶祝她們從屬靈的壓制和矇騙中得釋放。常受苦開口說:「好啦!各位女士,我們還在戰場上呢,我們還需要爭戰,來禱告吧!」

 

(選自Master Potter「大陶匠和小陶器」第七部 重回架上 中文版以琳書房出版)

 

未完, 歡迎繼續閱讀…….

https://shop.campus.org.tw/ProductDetails.aspx?productID=000383011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