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thorns.jpg

小羊流浪記  9   絕望谷底

我們往回走,事實上是一段下坡的路程,所以並不難走。天氣依然燥熱,但是偶爾吹來一陣微風,讓我們舒服了一點。

就在快到之前那個山谷的入口時,卻傳來一陣慌亂的羊蹄奔馳的聲音,而且開始塵土飛揚,我下意識感到很不平安,某種過去的恐懼感升起,我和可愛羊幾乎沒法躲閃,果然,衝過來一群羊,在煙塵瀰漫中,根本看不清楚這些羊的狀況,但是耳邊聽見他們呼喊著:「為主爭戰!」「快跑跟隨主!」

這些話語乍聽之下都很有道理,問題是,我完全沒看見耶穌的蹤影,事實上,我根本不確定耶穌是否在這群羊的前方。要不,我疑惑著,也許他們的「主」根本不是耶穌。

也許羊群中有類似的疑惑,因為我很快就聽見有羊呼喊著:「快步向前!我們很快就可以跟上主的腳步!」

難怪!原來他們以為自己不夠快,才沒看見耶穌的身影。難怪他們繼續奔跑,繼續呼喊著:「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

我和可愛羊果然無法抵擋這樣衝撞的混亂,就這樣被衝散了!我大叫著她的名字,但是或許我的聲音太小了,很快淹沒在這群羊奔馳的踐踏聲和叫囂聲中。

但更慘的事發生了,一隻羊莽莽撞撞的撞向我,我先是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另一隻奔跑的羊也因我而跌倒在地上,後面的羊因為看不清楚眼前的狀況,以為這條道路遇見「攔阻」,拼命向前頂,因著推擠,離我最近的那隻羊的羊犄角,不偏不倚地刺向我的左胸,我哀嚎了幾分鐘之久,鮮血噴出來,痛苦不已。

離我最近的那隻羊,卻絲毫沒有察覺,這也不能怪對方,因為他忙著抵擋那些壓在他身上的羊群,他愈用力推開靠近的羊,後面撞擊的力道卻愈兇猛。

我知道不能責怪這些羊,也沒法解釋大家造成的傷害,只能呼喊主,「神哪!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咳!--」我開始拼命咳嗽,呼吸困難起來。

但是就在這時候,我卻看見驚人的畫面,這些羊群的背上,竟然站著一些奇怪的小獸,小獸的身上像刺蝟一樣佈滿了尖刺,牙齒都很尖利,拼命地咬著羊群,他們一邊咬一邊在羊群的耳邊指控著:「是×××撞你的!」「你太弱了,才會被欺負!」等話語,衝撞的同時,那些獸身上的細小尖刺也刺傷了許多羊。這些細小的刺看似沒有什麼,卻讓羊群身上多了許多細微的小破口,加上這些小獸的唾液全是毒素,更方便經由傷口來散播、滲透、感染了各樣的苦毒、不饒恕、恐懼、比較、紛爭、爭競、猜疑、不信任……

這些有毒的唾液不停地滴落在羊群的頭部、身上,已沒有一隻羊是完全潔淨的。最讓人難過的是,羊群彼此還以為這些唾液是神所賜下的「分辨」,他們拼命分辨所受的攻擊是出於哪隻羊,並且指責對方是披著羊皮的狼……

因為口舌的不潔,這些羊群的耳朵也濺滿了獸的唾液,很多小羊們忙著聽這些論斷、批評和「分辨」,我看見每一句話語不知何時也開始帶著屬獸的尖刺,所以羊群的耳朵都有傷口,許多耳內看不見的傷口還流出血來,或是已經化膿,一滴一滴濺在別的羊身上,這些不好聞的氣味,使得大家都自動避開耳朵受傷的小羊們,沒有安慰的話語、沒有醫治的藥膏、也沒有響起盼望的聲音……

分化隔離的情況,愈來愈嚴重!這些羊群卻努力查驗聽到的話語是否從神來,到了後來甚至以為彼此的批評都是出自聖靈的責備和糾正。

而這群羊的中間,夾雜著那些真正披著羊皮的狐狸和狼,在衝撞中,我才瞥見他們的真面目,其實是他們在製造混亂和推擠,使得被撞擊而受傷的羊數目愈來愈多,也因著疼痛更加彼此指責、沒完沒了。

我當時想,自己一定快沒命了,才會看得如此清楚!

或者人在黑暗絕望的處境中,比安逸舒適的環境還一目瞭然?

雖然新舊傷混合,加上鮮血直流,我卻再也受不了了,這樣下去,我們根本沒認清真正的仇敵,彼此攻擊、踐踏,羊群就會一隻隻倒地、滅絕了。

我奮力喊出:「停--停!--夠了!夠了啊!」

因為呼吸困難,我的氣息已愈來愈薄弱--我不確定自己的聲音是否別人聽得到,反正我是向著耶穌呼喊:「主耶穌!主耶穌--救救我們吧!憐憫我們吧!做些什麼吧!祢是神,祢是神啊!」

我感到又有幾團黑影衝向我,聽見一陣雜亂的聲音,我筆直地摔出去,掉落山崖……「祢是--我的主啊!」最後那幾句,大概是我心中的聲音,在絕望谷底的呼喊。



我不知昏了多久,意識斷斷續續,昏昏睡睡,醒來時四圍一片黑暗,寂靜無聲。

隨著意識漸漸清楚,痛楚的感覺也慢慢回來了,我試圖伸展四肢,更疼痛了,我再度閉上眼睛,寧願不要醒。

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只記得我從半山腰摔下來,也許是山谷底,也許只是一個小山崖邊,所以我不敢亂動,深怕萬一一動,掉進更深的山淵裡。

在很深的黑暗裡,我聞到一股淡然的清香,這香氣使我好過許多,我努力呼吸了幾口,雖然我又咳了幾下,但感到氣息順暢許多。

我努力睜開眼睛,想知道香氣是從那兒傳來的,發現靠近腳邊,有一株小白影晃呀晃的,我試著挪了挪身子,被刺了一下,發現身邊很多荊棘叢,再挪了一下,身旁已經沒空間了,原來左旁是一面混著碎石的山壁,不想再被荊棘刺到,我側著身,看見那株小白影,是一朵百合花。

山谷百合。

是耶穌嗎?

耶穌來過嗎?

我感到很安慰,耶穌居然來過,這個荒蕪悲涼的小山谷。

但是祂來做什麼呢?

我躺在這個遍地佈滿碎石頭和荊棘叢的地上,不知前面的光景,也不知身後何處,左胸旁的新傷,使我連呼吸都會痛,完完全全動彈不得。

我唯一的視線就只能仰望天。

天是黑的,是黑夜嗎?還是深山的樹藤遮住了天空?

很快我就明白,是黑夜。

因為我曾經在黃昏來過,如果這裡是絕望谷,是不會有任何有樹叢和藤蔓的。

另外一個原因是,我看見一顆明亮的小星星。

星光雖然微弱,在黑暗的夜空卻顯然十分明亮。

明亮星光。

谷中百合。

是耶穌在對我說話嗎?

雖然疼痛難耐,我卻忽然覺得好平安,至少,這裡不再有衝撞的羊群,不再有撞擊的恐懼,好平靜好安穩。

我享受著安息。

對,「安息」,就是這兩個字。

我感到聖靈對我解釋著,原來「絕望谷」也是「安息谷」。我用自己的語言「想」了一遍。

人在極度絕望時,放棄了一切自己的努力,才能得享安息,真正交託給造物主,知道自己不再能努力什麼、給予什麼,這種極度的無助,才是神幫助的開始。

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每隻羊的個性不同,我自己猜想著,別的羊一定不會像我這麼要吃這麼多苦頭才學會安息的功課吧。回想自己的喜歡做事,愛努力(甚至包括努力禱告)、總是擔心自己「少做什麼」的個性,確實沒有比那些繞著山頭轉圈的羊群好到那兒去。

我忍不住哭了!

死亡的陰影和肉體的痛楚環繞我,我記得大衛的詩篇句子,沙啞念著:

神阿、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不要隱藏不聽我的懇求。求你側耳聽我、應允我‧我哀歎不安、發聲唉哼‧

都因仇敵的聲音、惡人的欺壓‧因為他們將罪孽加在我身上、發怒氣逼迫我。

我心在我裏面甚是疼痛‧死的驚惶臨到我身。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

(詩篇55:1-5)

眼淚不停地流下臉頰,也許不知生命還可以存活多久,又覺得乾脆這樣見主面也沒什麼不好--

我完全不知死亡的靈當時圍困我,在我肉體最軟弱時,以各種沮喪消極負面的思想入侵我的心思意念,誘使我相信神的心意是要我結束自己生命,過去記憶片段飛過,那些人生中的畫面歷歷在目,包括細數我的失敗、我的羞恥、我的跌倒……,最後還加上「神是否愛我」的質疑(祂如果愛你,怎麼會讓你落入這種光景呢?)

大部分的聲音帶來定罪和罪疚感,讓我覺得自己不配,我還以為那是謙卑,大喊著:「我不配!我不配啊!請你呼召別人吧!我連祢的救恩都不配啊!」

儘管聖靈以微聲嘆息為我禱告,我卻聽不見,拼命回想自己做錯過的一切事情,只聽見來自死亡的控告,這些控告的聲音,沒帶來生命的悔改,卻使我想放棄一切,甚至想終結自己的生命。

自我否定加上自憐纏繞著我,更促使我想趕快結束這些痛苦,我想起旁邊有荊棘叢,試著要拉住一段來刺向自己的手腕。但是我的手無力拉起荊棘,反而又被刺了一下,我只好縮回手。

然後我又拼命往反方向挪動身子,看看是否另一邊是山崖,做個了斷。

沒多久,徒勞無功後,我就放棄這些愚蠢的行為,改成向耶穌禱告,:「主啊!求你接我回天家吧!就是現在吧!」

我完全忘記了古老的時代,聖經裡也有類似的人物經歷,以利亞被沮喪環繞,坐在羅騰樹下求死。我甚至不如以利亞那般大有能力。

不知經過了多久,也許是痛苦中的幾秒鐘也特別漫長,我終於聽見一個微小的聲音傳來:「你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是聖靈的聲音!

我停止胡思亂想,安靜了一會兒,默想什麼是「休息」?

好像在絕望谷底才能明白真正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吧?

是的,我仍然沒學會安息。我不信任神。

我說、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我就飛去、得享安息。

我必遠遊、宿在曠野。我必速速逃到避所、脫離狂風暴雨。

我一面念著大衛的詩句,一面強詞奪理地跟神抱怨著,「主啊!我甚至沒有翅膀,我哪裡也去不了,我如何飛?如何安息呢?」

神沒有回答。

所有我過去的習慣都瓦解了!那只代表一件事--我需要改變,因為過去的方法已經不管用了 

原來這就是代價啊! 


於是我安靜下來,真正無語了!

很長的一段沉默之後,我聽見一句話:「覺得自己不配我的救恩,就是最大的驕傲。」

我感到智慧像從前一樣臨到我,意識到那些定罪和控告並非謙卑,而是從自義的靈而來,我以為自己是誰?能高過神的意念嗎?

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聖靈的聲音繼續說。

居然在絕望谷底,因著極度的痛苦和悲哀,聖靈的聲音變得好清楚。

對不起!我低聲說,其實那段經文我初信之時就念過,羅馬書11:23-34: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因為神將眾人都圈在不順服之中、特意要憐恤眾人。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呢。


我覺得自己好笨,絕望之際並沒有想起神的話語,卻拼命聽仇敵的謊言,這讓我意識到,我的自以為義,向仇敵開了一扇門。

神的話語一進來,就使我心中的力量剛強起來,雖然環境看來沒有改變--卡在碎石壁和荊棘叢間,動彈不得。


就在此時,我發現一個驚恐的事實,原來剛剛我伸手試圖拉一段荊棘過來時,有些碎石頭和泥土鬆動了!我整個身體感到一股拉力向右拉,這才發現,我的右側是更深的一處深淵,我嚇得急忙攀扶左邊的碎石,下方有一團荊棘叢頂住了我,尖銳的刺和我的皮毛混合在一起,我痛得大叫,但是終於沒繼續往下滑。但是克制不住全身顫抖著,發冷,恐懼緊緊抓住了我。


這時,一個溫柔微小卻堅定的聲音傳來了,「我可以使用一切事物托住你,甚至是刺人的荊棘,因我是托住萬有的那一位

我不再懼怕了,我知道耶穌就在身邊。

那聲音繼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我。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把他們奪去。我父把羊賜給我、他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把他們奪去。

儘管我不懂為什麼耶穌還不伸手救我,但是當這些聲音傳來時,我已經不再懼怕。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10  暗夜火把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