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記: 哇  離上一篇小羊流浪記最新的貼文已經整整一年了....很抱歉版主讓這裡長蜘蛛絲了....隨著計劃將小羊出版成紙本書,陸續做了了一些修訂和增補,在這個新家重新貼文....也上傳至臉書,方便大家分享....

 

 說明  第一章 數字羊圈  為原YAHOO連載點的小羊(1)~(3) 為方便閱讀  ,文末均附上下一篇連結  可直接點入....

1  數字羊圈

整個冒險是從一個夢開始的。

有一晚我夢見我們在綠綠的牧場草原上,羊兒們都排好了隊伍,仔細看才發現羊跟羊之間都有根細細的繩子綁著,細繩纏繞過羊的腳,因為時間太久,小羊們並不覺得有被繩子綑綁的感覺,但是細看會發現許多細小的傷痕,所以羊群們都移動緩慢,也沒法走太遠,但不必擔心,因為牧羊人會拿乾草來給他們吃,雖然乾乾的草吃起來沒什麼味道,不像新鮮的牧草那麼營養好吃,不過總不會餓肚子,再說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羊群沒吃過新鮮的牧草,所以也不會感到有什麼不對。

有一隻脫隊小羊,不知為何繩子斷了,一個女孩正在幫他重新綁上繩子,還用膠帶固定,我問她:「為什麼這裡的羊群都是一隻一隻的綁起來呢?」

她很驚訝我的問題,「你不知道嗎?當然是為了管理羊群方便啊!免得有羊亂跑。」

我還是不明白,又接著問:「到底是誰綁住這些羊的呢?」

她更困惑我的問題了,「當然是牧羊人呀!這還用說!」

我起初不明白為什麼牧草是乾巴巴的,後來才看到牧羊人很辛苦,大約每隔一段時間會去外面背回來很多牧草儲存起來,所以都是沒什麼光澤、也不是嫩綠的牧草了。

我覺得很奇怪,於是問牧羊人:「為什麼你不每天帶著羊群去吃新鮮的牧草、喝乾淨的溪水呢?」

「喔,那你就不懂了!牧羊人的工作可多了,如果每天只花時間在把羊群帶來帶去,往返的路上,那羊棚的事情誰來作?」

「羊棚?」

「對呀!我們需要更大的羊棚,你看有些羊已經沒地方睡覺了!」

「你不說,我還沒發現,為什麼你的羊兒們大部分都在睡覺?」

「因為他們在非常舒服的環境裡呀!」牧羊人很驕傲的說。「把羊棚弄得更舒服是我的異象。」

在講話的時候,我發現我的繩子居然鬆開了,那個牧羊女並沒有發現。我本來想跟她說,為什麼我沒被綁起來呢?為什麼繩子鬆了呢?我也想要跟大家在一起。

但就在那個時候,也有一隻小羊因為繩子鬆開,跑到一旁。牧羊女叫喊著,急忙追過去,要把她重新綁好。

我嚇一跳,直覺別被她發現我的繩子已經鬆開了。

 

雖然我已經「自由」了!換句話說我應該趁著這個機會,趕快離開這兒,不過我不太確定這是不是好事,或許我應該跟其他的羊群在一起,不應該落單--

還有,我也困惑繩子是什麼時候鬆開的啊?是怎麼鬆開的呢?

還是我根本沒有被綁起來過?

或許我是其他羊圈的羊?只是剛好經過這兒?那我又是哪個羊圈的呢?

……糟糕的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什麼也想不起來!

我想搞清楚一點兒再說,所以一時之間什麼實際行動也沒有。

就在這時候,一隻和藹的胖胖羊向我走了過來:「嘿!我從來沒看過你耶,你是新來的小羊嗎?」

太好了!原來我是新來的,那我的羊圈一定不是這一個!至少解答了我其中一個困惑,也放心了不少。

(和藹羊其實有名字,不過當時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我先叫她和藹羊好了!)

「我?--嗯,嗯,算是吧!我恰巧經過這兒,就進來隨便逛逛的!」不得已,我只好先這樣回覆她,另一個原因是,我感到對方也不是真的想認識我。

「喔!歡迎歡迎!你一定是餓壞了才來這裡的吧!」

「餓?」其實目前為止,我肚子一點也不餓。再說--我又看了一眼那些乾巴巴的草堆,更是一點兒胃口也沒有。

「是呀!你不必不好意思,很多其他羊棚的羊兒們,常常跑來我們家吃草,再說我們牧羊人很大方喔,歡迎大家隨便吃。」和藹羊突然低聲說:「我聽說,很多羊圈連乾草存糧都沒有了,很慘呢!」

我有點尷尬,還好和藹羊似乎沒看出來:「你真的不必擔心,雖然牧人們每天都很忙,不過我們有幾隻小羊專門負責分糧,你看我們羊棚這麼大,絕對有你的份!你看我身材就知道啦!」說完她還自我調侃地比了比自己。

我只好順著她點點頭,這時也升起一種奇怪感覺,因為眼前這隻和藹羊,雖然身材圓滾滾的,但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對了!大概是毛色暗沉,仔細看,很多毛都糾結在一起,混著一些乾掉的血漬和結痂的傷疤--

「您--好像受傷了?還有脖子那裡的傷口還在流血呢!您還好嗎?痛不痛啊?」

「喔!那沒什麼!」她說:「我在等候醫治,再說,那麼多羊都受傷,又不只我一隻,我有信心一定會得醫治的!」

我沒空思想「受傷」是否是羊圈的正常生態,因為她身上最大的傷口,也就是頸子上的傷痕,引起我的注意:顯然那傷口就是纏繞她的那根繩子勒出來的,加上每天摩擦,傷口更深了,而且還不時滲出新的血跡。

我忍不住勇敢地問對方:「您為什麼不讓牧羊人先幫您把繩子解開呢?我看讓繩子這樣綁著,您的傷口更好不了啊!」

「你、你說什麼?」我的話簡直像冒犯到對方似的,她氣炸了!

「什麼繩子?那有什麼繩子?」

我鼓起勇氣,明明有一條老舊的繩子纏繞著她啊,而且還在她脖子上打了一個繩結,不知為什麼她竟然看不見,那至少也要感覺得到啊!

我很多管閒事地想指出繩子給她看,忍耐著她傷口潰爛傳出的惡臭,只好更靠近她一點,沒想到當我低頭一看,那根繩子上居然有字。

繩子雖然已老舊分叉了,上面卻清清楚楚寫著兩個字:「委身」。

「委身?」我傻住了,不禁念出聲來。

「我不清楚你說什麼繩子的事。」她忽然凜然回我:「不過提到委身,我的確委身在這兒很多年了,我服事過很多像你這樣不懂事的小羊!我不會跟你計較的。如果你需要服事的話,隨時歡迎來找我,要不然我可是很忙的,就沒空跟你多聊了!」

她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我心裡有些歉意,或許我剛剛不應該直接說出口的,本來我想追上去跟她道歉,但是怕我說的話又會讓她更受傷。

正猶豫不決時,我卻看到羊圈的另一邊,那些綁著繩子的小羊們一隻接一隻正忙碌著搬石頭……

搬石頭的羊群

剛剛那隻和藹羊頸子上的繩子居然寫著字,這太讓我震驚了!我不禁懷疑這群正在搬石頭的小羊們身上的繩子是否也寫著字。

我慢慢靠過去,但顯然我的出現不太受歡迎。

答案很簡單,因為大家都很忙,更顯得我的到來很突兀。

「嘿,你可不可以讓一讓?你擋住我的路了!」一隻氣喘吁吁的小羊,頭抬也不抬地、吃力地搬著一塊比他身材還大的石頭,不知道要去哪裡。他腳上也綁著細繩,移動緩慢下,又要搬石頭,顯得更吃力了。

「喔!對不起對不起,」我移了移腳步,不知該幫忙還是該走開。

「哎唷!你撞到我了啦!」另一隻小羊抗議著,原來剛剛移動步伐時,卻不小心撞上另外一隻可憐小羊。他摔倒在地上,我連忙去扶他起來,但是不知怎麼搞的,我居然扶不起對方,回頭一看,發現後面哀鴻遍野,一連串的「哎唷」聲和慘叫聲,原來這些小羊全以細繩綁在一起,一隻跌倒,大家都跟著一起摔倒了!石頭也都散落在地上,幸好沒有砸傷任何小羊。

「都是你啦!」第一隻小羊生氣的說:「你不參與服事,還讓大家跌倒,你應該悔改!」

「我?」我感到十分歉疚,想要做些什麼,好彌補大家。而不是光說對不起。於是我連忙問:「好好好,我也來幫忙好了,請問這些石頭要搬到那兒呢?」

「搬到羊圈圍籬邊!」

我看到圍籬邊的那一頭已經有部分堆好的石頭牆,因為小羊們個子都不高,所以石頭砌成的圍牆也差不多一隻小羊的高度,我更困惑不已。

「請問--」這次我用詞非常小心翼翼,「為什麼你們要堆石頭呢?」

沒想到還是換來了一陣罵聲:

「堆石頭?堆什麼石頭啊?我們是在堵破口!」

「可是--,」這一次我決定不顧一切說真話,「本來羊圈並沒有任何圍牆啊,哪來的破口要堵啊?再說堵破口吧,也應該是堵生命靈魂的破口吧!還有啊,這些石頭根本就是你們自己搬來的--」

話沒說完,大家都瞪著我看,我只好暫時閉口。

這時被我撞倒的第二隻可憐小羊,好不容易自己爬起來了,我趕快幫他拍拍身上的灰塵,可是他腳上的細繩因為這一撞,居然斷裂了脫落在地上,血跡斑斑,很嚇人!

而且不只是這隻小羊,那些小羊的細繩上幾乎都有血跡,有的繩子還絆住了羊腳,所以有幾隻羊沒走幾步路,就跌倒了!

「我提議,大家是不是應該休息一下,順便包紮一下腳上的傷口啊?」

「休息?哪有時間休息啊?你開什麼玩笑!」

我以為是很好的建議,沒想到換來一些質疑的眼光。

「我想,你一定不夠愛主!」

被大家這麼一說,我有點慚愧,只好低下頭去看看掉在地上的繩子,沒錯,上面也有字,寫著:「我是好小羊。

身邊其他幾隻小羊腳上的細繩子也都寫著字,有的寫:「羊圈需要我」、有的寫:「事情總要有人做」、「神記念我的辛勞」、「我愛羊圈」等等。

我覺得好像都蠻有道理,但又似乎少了點什麼,不禁感到十分迷惑。(後來我終於知道少的是什麼了!不過那是之後的事情啦。)

我發現那些摔落在地上的石頭,上面也有字,不過都是數字居多,有的寫著:「聚會羊數×××」、「奉獻金額×××」、「建羊棚基金×××」,另外一些石頭上面寫著「目標:每月帶領××隻羊來羊圈」、或是「探訪××隻羊、邀請××隻羊參加××場聚會」;有的則是「本月××場羊棚服事」,更奇怪的是:「每月舉債奉獻羊圈××××元」;另外一些已經摔裂的石塊上則寫著:「為××事工禱告××小時」或是「為××目標禁食××天××小時」之類的。

這些×××全是不同的幾位數字組成的,幾乎每隻小羊搬的石頭上都有幾組數字,而這些記載著滿滿數字的石頭,則由辛苦的小羊們疊堆在羊圈邊。

總之,我看不出辛苦地搬這些石頭和小羊的生命有什麼關係。

另一隻小羊也站起來了,他重新把石頭頂起來,放在肩上:「我看你平常一定很少參加羊圈的聚會喔!連這些主要服事都不知道。」

我則思索著,到底「主要的服事」是不是「主」要的?

「算了,我們還很忙呢!」那些小羊兒一一找回自己的石頭,七嘴八舌地。

「對呀!服事還好多呢!我們繼續吧!」

從他們儘可能忍耐的表情看來,我想我要是再不走,萬一又說錯話,他們可能會拿石頭砸我也說不定呢!

看著他們辛苦的「服事」,心裡有點難過,尤其發現當他們堆起那面石頭牆時,後面的小羊因為堆不高,只好往裡面再堆一圈,所以羊圈變得愈來愈窄了。

不過這一次我學聰明了,決定暫不開口,因為我也意識到,這一群羊兒的眼睛都不太好,他們根本看不到石頭和繩子上的字啊!

這個羊圈裡面的光景讓我不單是驚恐,甚至還有點沮喪,(當時不知道原因),但隱約覺得我應該離開這裡,才會找到解答,不管是和藹羊或是小羊們,我會想念他們的!但是到底該去哪裡呢?我也不知道!

 走出這個羊圈時,我還是回頭看了一眼,才發現這裡的牧羊人已經建好了一座很大的羊棚,羊棚立著一個很大的告示牌:「歡迎蒞臨數字羊圈」。

 

繼續閱讀  : 小羊流浪記  野羊的友誼

http://isaiah550809.pixnet.net/blog/post/9960754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aring Eagle
  • 有隻小羊(Sandy)在我的部落格回應你的文章,我想也許該讓作者來回應
    看了1-3篇小羊的故事,很深地觸動了我心,作了很多事工,卻常被人嫌不夠,因為我生性不喜交回報單,不喜歡統計表,在意質的轉變,不在意數的增加,但這樣對上的溝通會造成誤會; 我愛我的教會,雖然它不完全,我心中有掙扎,但仍求主幫助,讓我可以融入小組,順服組長;雖然這樣很傻,我仍放手一試,因我想作神順命的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