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小記)南台灣遭逢半世紀來的大水,震垮了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切,也許有些人會選擇遺忘、繼續向前過日子,但是我們這些屬神的兒女,是否能從莫三比克的經歷,得到一些啟示、走出我們的貧窮?

貝海蒂的文字永遠那麼單純、卻撼動人心,我深信這就是神的膏抹!每一次我重讀,又讀出新的生命力和感動。

  

從地獄來的水災──莫三比克的神蹟奇事  by Rolland & Heidi Baker

  

作者:

貝勞倫、貝海蒂夫婦在神的異象帶領,在非洲蒙神祝福行大事,5年間拓植了6000多間教會撼動非洲南部12個國家。


  

本文選自「永遠不缺」一書,連結購書資訊

  

──他們在每個難民營,不怕疲累地以憐憫的心為人禱告。只有他們與少數人能深信,就是死亡對於我們的主、我們的救主也根本不成問題。──

  

2000年二月的水災來了。連日的豪雨擊打在錫製的石棉瓦屋頂,雷聲響徹了整晚,湍急的流水在我們的地上鋸出了深溝。房屋被水淹沒,到處漏水,電也沒有了。

我們收到從一個半小時距離外馬加洼來的電話,有二百個較年長的孩子住在這裡。我們的房產完全被淹沒,每個人必須撤離。巴西來的指導員傑西與拉蔻兒(Jesse and Racquel)帶領孩子們赤腳走在洪水奔騰、泥巴和破瓦殘骸的路上,並且常常陷入及腰或肩膀的深水中。

等我們盡量把可使用的卡車和貨車開去那裡時,他們已經跋涉了數小時之久。主要道路已切斷,水泥被損毀,沖入洶湧的湍流。有一段時間,我們無法搆到他們,最後靠著嚮導找到另外一條路,用我們四輪驅動的卡車,盡最大的勇氣開到水極深之處,裝載這群已被水浸透、一無所有,只有身上衣服的孩子們。

同時周圍居民的茅屋都被沖走,他們跋涉到大馬路上,帶著背包和椅子,任何可以拿到手的東西,不知要往哪裡去。沒有急救服務,聽不到直升機的聲音,看不到警察,路上沒有救援。我們注視著這群無法抵擋貧窮的臉孔。

當禍患降臨,我們得靠神這位君王的引導,必須找到祂的首要之務。神給我們的是非常的情況,我們哭求道:「主耶穌,用祢的道路、方法與我們同在直到盡頭。為這些無助的人們,賜給我們計謀,得以做超乎尋常的事。


從地獄來的水災

莫三比克突然變成無法展現神榮耀的地方。五十年來最嚴重的豪雨帶來了洪水,平常一年四分之三的雨量集中在三天內降下,使這個已經夠可憐的國家,五十萬人無家可歸。單單在首都馬布多市,就有超過十萬人成為無家可歸的難民。全國的農作物被毀,靠近我們周圍幾百個平方英里的農地被水淹沒;食物供應稀少,物價高漲;水源被污染,人民受到飢荒及瘟疫的威脅。

全國的交通大動脈被洪水切斷,街道及房屋受到嚴重的損壞,到處泡在惡臭污穢的下水道污物中。蚊子繁衍,瘧疾病例急遽上升。自來水廠淹水,因沒有電而關閉。在馬布多的中央醫院擠滿了病人,但是缺乏藥品。世界衛生組織警告,幾乎一百萬人有感染霍亂及腦膜炎的危險。

新聞報導,國家發展將倒退數年,原本就衰弱的公共建設被摧毀了,靠近馬布多的主要製造工廠,原本靠它來繁榮經濟的,也被關閉了。新的暴風雨從印度洋移轉過來,繼續傾洩更多的雨水。

馬布多僅有的幾條道路,有些地方已成為深淵,也許多年無法使用。我們開始繞遠路到市區,從一個孤兒院到另一孤兒院。周圍數千人,喪失他們的家園及財產,盡可能地湧入學校、工廠及倉庫。其內沒有任何設施或破舊不堪,家人坐在墊子上,周圍是簍子、水桶以及少許放在粗布袋內搶救的東西。我們看到國際救災團體的卡車及人員,但大多數的難民都非常飢餓,不知道怎麼辦;多數更需要醫療救援。

我們在任陪多的房子及新宿舍被湍流浸蝕,還好沒有很嚴重。在馬加洼的房子,被洪水嚴重損壞,水深至教堂窗戶,茅屋泡在水中,房間泥濘混亂,碎片殘骸,蚊蟲亂飛,水中滋生生物。村民站在水中,傳遞著從我們珍貴的水井中打出來的水。

我開車到馬加洼,與留在那兒保護我們財產的人員及鄰居談事情。水位已稍退一星期了,但是我的四輪驅動卡車陷水極深,水流沖過車頭蓋,幾乎淹沒引擎,堵住送風口。當我們更深地陷入泥沼時,火苗從水中冒煙出來,使我可以啟動引擎。水從門滲入,充滿整個卡車。

但我熬過了,並傳講羅馬書第八章:「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看到年幼的孤兒們、工作人員以及拜訪我們的村莊婦人坐在高處樹底下禱告,誠心唱歌所流出的信心是何等的美好。我要全國信靠神,並且嚐到相同的救恩滋味。

聖經學院的職員及牧師,每天到不同的難民營,分送麵包和傳福音,並盡可能為每個人禱告。所有人都願意聽,他們大排長龍,不僅為了麵包,也為了福音小冊;他們的呼求被垂聽,甚至連警察也躍入協助分送物資。很快的,我們每天在難民營餵飽五千個無家可歸的人,在許多地區,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得到食物的地方。

在這項服事中,很顯著的是瑞哥及姜尼這兩位最熱忱的牧師,他們曾在北方服事過死人復活。他們在每個難民營,不怕疲累地以憐憫的心為人禱告。只有他們與少數人能深信,就是死亡對於我們的主、我們的救主也根本不成問題。


──孩子們向主瘋狂地舞蹈,他們跪下俯伏敬拜尋求主,他們的心成為「王的花園」;當我們注視著孩子們,就在我們眼前,如此惡劣的環境中,明瞭神已住在他們裡面。──


泥土及雨中的天堂


即使在如此緊張危急的氣氛中,我們與孩童們在任陪多的生活,繼續仰望在主耶穌手裡。每天下班,聽到從夜空中傳來唱歌、呼求、讚美主耶穌的聲音,他們似乎不受焦慮影響。由於我們的帳篷倒塌,陷入泥沼,只好擠入臨時的餐廳去敬拜,水漬及泥巴到處都是。小蟲在髮間爬行,又熱又被汗濕透。雖然沒有電,我們繼續敬拜,不理會發電機的聲音。孩子們向主瘋狂地舞蹈,他們跪下俯伏敬拜尋求主,他們的心成為「王的花園」;當我們注視著孩子們,就在我們眼前,如此惡劣的環境中,明瞭神已住在他們裡面。

我們每天照顧七百人,包括莫三比克的職員、工作人員及學生們,工作至深夜。貧窮的及急迫的來到我們這兒尋求食物、工作、醫藥、水泥及錢。這兒很擁擠,衛生條件達到極限,食物很基本,醫療上盡我們所能的去做。神仍舊選擇愛我們,顯現祂自己,用聖靈的恩慈使社區充滿信心。


水災繼續

在2000年三月,奇沙諾總統(Chissano)的秘書長跟我們談到這個國家的災難。他已用他的一生協助國家的發展,起先是共產黨,之後是莫三比克新民主政府,現在是用基督裡的信心。他愛我們的孤兒院,來此經歷聖靈的洗,願意成為我們在莫三比克董事會的成員之一。但他的情緒激動:「神為何如此待我的國家?」他問道。「我們已被打擊倒退五十年!」這三星期洪水的嚴重損害,甚於廿五年的戰亂。

雖然不知道答案,但是深信在基督耶穌裡,我們總有理由可以有超越及得勝的積極思想。莫三比克已經面對足夠的挑戰,而現在我們所處的這種情況,更要看主耶穌做出超過所想的事。我們可以證明,即使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對祂的信心仍可以勝過世界。問題是,我們是否願意成為神在不可能中能做事的一員,或是錯過祂的榮耀而掩臉不顧?

洪水影響的層面擴大,不僅是造成無家可歸而已,死屍漂在水上,直升機延著凌波波河(Limpopo),從樹梢、屋頂拯救了超過一萬人;但是仍有超過九萬人被困住,隨時有被沖走或溺斃的危險。大部份人不會游泳,水深且湍急,即使是游泳健將也未必能持久。每天被困住的人,由於饑餓及曝曬漸漸變得虛弱;小孩由於營養不良影響甚巨,因此救難人員會先救起他們,而將他們的父母留於後頭。

獲救的人被放在隔離區,全身濕透可憐,沒有食物和幫助。沒有父母的孩子們,饑餓、生病、哭泣並發高燒。國際救援已在途中,卻被繁文縟節耽誤,也不敷大量的需要。如此大的國家,這們多的孤兒及困苦中的孩童,卻只有少得可憐的設施來照顧他們,在主耶穌裡,我們試著填補這些最窮困者的急需。

洪水繼續上漲,更多的浪頭從決堤的水壩流到河裡,同時另一個颶風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ar)成形,向莫三比克推進。

在馬布多,我們每天帶著食物及必需品到一個腰果工廠,照顧三千個災民,又另訪問四、五個難民營,其中一個有兩萬六千個災民。聯合國世界糧食組織(UN World Food Program)計劃供應食物給那個避難所,但是其他地方,除非我們帶去,否則一點食物都沒有。大的救援機構無法取得地面上迅速的協助,以預防愈發擴散的災情。

我們在馬加洼 五十英畝 的中心一直都在淹水。從前被聖靈充滿的教堂,現在有魚在其中游泳。停滯的水,充滿蛇、蟲、海藻及蚊子。所有的課本、設備、床墊都毀了;男生宿舍在較高之處,幸好未被波及,但是必須為女孩們重建居所;水井、幫浦、風車及太陽能系統也必須完全修護。

在馬加洼社區,我們為一百個居民做了測試,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罹患瘧疾,後來我們不再測試,直接分送給每人奎寧丸。我們的女兒克絲特玲及其他五十個在任陪多中心的孩童,也感染了瘧疾。

當福音傳到難民營,神的愛也顯在其中時,災民士氣就高昂,每個人的接受度都很高並且很感激。我們盡心盡力地付出,使耶穌透過我們,去做祂所要做的每件事。我們從未想到會經歷如此大災難,為了戰勝困境,我們請求聖靈降臨,並且做那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事。我們知道,可能因此看到多人轉向神,而除此以外並無他法,神常在最惡劣的情況中做最好的工;我們希望莫三比克的人民,在神裡面找到他們所需要、前所未理解到的愛;把最軟弱孤單的人,帶到神心所在溫暖的避難所,是何等佳美之事,那裡有絕對的安全。

 

(以上選自 永遠不缺  一書)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