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流浪記(24) 等候的新郎 

  

我發現愈是低頭看自己,愈覺得卑微而不配,一位屬天的君王來問我愛不愛祂,其實挑戰我的是一個首要的問題,祂的國度在哪裡?

「知識」上我似乎知道,這個國度在永恆裡,但是我要如何不看眼前的環境呢?

我完全不知在我那「現實」的腦袋裡,已受到時間的限制,我把「現在」看為真實,以為「永恆」是「未來」裡的國度。

我想起好多的「過去」,那些「過去」的陰影密密麻麻纏繞在我的記憶裡,像是生命中不見陽光的蔓藤,讓我以為「真實」就是這些經歷過的傷痛旅程,愈看這些藤蔓,眼光愈是模糊……

忽然間,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我的眼光總是看著過去,使我看不見其他的景象,我愈在意那些記憶藤蔓,愈不可能撥開藤蔓走出來!

我終於瞭解,時間不會讓一切過去,時間過得再久,也不會有答案的。

  

因為唯有亙古之初、甚至那穿越時空的愛,才有可能帶來醫治,或是任何的修補、重建。

這時我看著眼前的耶穌,剛開始只是隨著視線看了一眼,但是我發現祂正熱切地注視我,那眼光裡有很多我不明白的東西,好像從亙古以來,祂的視線就沒有離開過我,一開始我想躲避這眼光,因為我無法回應這熱切的眼神,但是沒多久,我就軟化了,因為那目光裡似乎有著我曾尋求過一切的答案,奇妙的是,就在這一刻,連答案也不重要了!

忽然一切都清楚了起來,

我愛祢,耶穌。

 

這就是我的答案,當新郎問我:「你愛我嗎?」

我什麼也不必做、不必想,只是需要鼓起勇氣,回應這份愛。

因為我突然明白,真實不是時間的座標,真實就是我在祂眼中看見的──跨越時空的愛!

真愛才能使生命燃燒起來!

那份愛超越我所能想像的,也無法找到字句形容,我更無法理解是怎樣的一份愛情,可以為祂的新娘上十字架啊!

我愛祢,耶穌。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那些枯乾的牧場、羊圈的荒涼光景、愚昧的牧人、搬石頭的羊群、走過的冤枉路、知識林裡的是是非非、暗夜的淚水恐懼、一切的一切……在我的心頭都不再是重擔了。

重要的是我相不相信這位萬王之王?

當我意識到祂的愛,原來祂早已擔負我生命中的重擔,原來這位君王已經背負我一生的痛苦絕望,耶穌允許那些生命的傷痛風景,來造就我生命中「祂看為美好」的一切計畫。

 

愛,是一個決定。

愛耶穌,確實需要足夠勇氣。因為愛本身就是一種冒險。

但反過來說,這位君王為了祂的愛,來到人間、為愛而死、為愛而復活,這整段旅程才是有史以來宇宙最大的冒險!

我搖搖頭,無法想像啊!

聖靈啊,除非祢來幫助我,誰能明白這創世以先的救贖大奧秘呢?

 

聖靈讓我想起創世紀的記載,先有早晨有黑夜,神先設立了時間,甚至先造好我們當管理的海裏魚類、空中飛鳥、地上牲畜及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才把我們擺在時間的軌跡上,在時間以先,在永恆裡,究竟是怎樣的榮耀國度啊?我們甚至未曾見過神如何創造萬物(天使們還看過呢!),更無從得知什麼是神的榮耀?所以才只習慣靠著眼睛過活。

主,我是瞎眼的!

憐憫我們,都是瞎眼的!

我們自以為看得見,卻什麼也看不見啊!

我還以為只有黑暗知識之林的羊群眼睛不好,原來我的視力也很糟!

 

我伸出雙手想環抱耶穌,耶穌好高大好高大,我只能緊緊抓住祂的衣角,祂懷中仍抱著熟睡的可愛羊,此時卻低下了身子時,我很快抱住了祂!因為耶穌寬廣的懷抱,我也離可愛羊好近好近,看起來就像是我們一起抱住可愛羊一樣,但是只有我知道,其實我完全沒有出力,而是耶穌把她托住、好穩妥好穩妥!

 

「那麼,預備我的新婦!預備我的王妃!」

耶穌的聲音溫柔又堅定,我還沒搞清楚,一下子是待嫁的新娘,一下子又要成為預備新娘的忠實朋友,這兩種身分好像快讓我錯亂了。

我還沒回應過來,祂靜靜地說:「我的新婦病了!」

「病了?」

很多畫面浮現上來,有些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有些是其他羊群的經歷、有些是夢中出現過的、有些則是禱告中看見的……

有些牧人們把手杖丟在地上,卻選了繩索捆綁羊群;有些牧人們受到仇敵的蒙蔽,他們的眼睛被黑布蒙著,把羊群帶到危險的懸崖旁;另一些牧人沒有分辨能力,摘取許多有毒的草給羊兒們吃;更有些牧人們無暇照管群羊、潛入知識之林、食取自以為義的果實,忙著辯證和各種論述發表會、他們還吸引了非常多的羊群,看起來像是做餵養的工作……

另一些不成熟小羊則是當了敵人俘虜,遊走各個羊圈,手上拿著利箭射向一個個良善牧人,這些牧人的心都中了箭、滴著血,猶豫還要不要服事神……

最可怕的還不只這些,我還看見許多確實是有神呼召、神大大使用的將領們,他們不見得是牧人的頭銜,但是他們在各個領域發光發亮,有的是捍衛神的真道、有的是踏入復興的水流;有的是創作屬天的敬拜樂章、唱出獻給神的新歌;有的是默默在書桌前服事、他們以筆為劍、打著美好的仗……

這些將領,我看見撒但更懼怕他們,因為他們的影響層面比前面那些牧場上、莊園裡的牧人領袖更寬廣、影響力也更大,於是撒但派出許多邪靈部隊,再利用人們的嫉妒心、宗教的心、不受教、懷疑、自以為義,這群邪靈部隊的首領是「不信」,在「不信」發號施令下,加上迷惑和混淆,宗教和儀文規定,使得神大能彰顯的地方也蒙上灰塵,他們的作戰策略千篇一律,但是非常有效率:

先找到一位將領的小破口,通常這小破口一般認為無傷大雅,但是其實是生命之前就有的捆綁,而那些捆綁的繩索其實是撒但來的,這些將領卻誤以為他們的成就使得神包容他們的軟弱,甚至以為是「神的恩典」,所以沒有揭發。

有些破口是在兩性關係上的軟弱、或性需求的特殊癖好(不分性別);有些破口是金錢物質上的軟弱、或崇尚某種指標性的生活模式;有些則是權力的迷思、浮華與虛榮;還有些將領的頭部受到一圈圈精神錯亂的鐵絲捆了好幾圈;更可怕的有些將領高舉聖經知識過於高舉神,其實是驕傲在指揮他們如何作戰、敵對神的大能……

撒但知道羊群並不相信牠,卻迷思這些將領的光環。所以執行任務的「不信」首領利用這些小破口,滲透入許多小小的邪靈部隊,因為這些將領都曾經聽過神清楚的聲音和帶領,當邪靈們完全滲透、進入他們的心思後,他們還以為自己仍然聽到神的指示、受引導。

然後當時候到了,這些領袖的罪遭到揭發,仇敵部隊開始大肆宣傳這些曾經是將領的「罪」,而且他們利用的就是其他也蒙召的將領,這些因神時候還沒有到的將領,成了仇敵最好的幫手,因為他們熱愛神的義,所以更積極地「審判」一切,因為他們也受另一種蒙蔽:看不到耶穌的愛要挽回失足的將領,反而使得更多羊圈的羊群驚恐、憤怒、感到受欺騙,卻把矛頭指向神,誘使羊群之間彼此攻擊、彼此論斷,又造成了二次傷害。

這策略看來很粗糙、卻屢試不爽。已經成功地擊倒一位又一位屬神的將領,在每次對新婦的撞擊中,又吸收了新的將領加入這個作戰行列。

 

其實這些任務最後的目的,是要「敵基督」的勢力擴散在基督新婦的心中,使得新婦忘了自己的身份、不再渴慕新郎耶穌的到來、也忘了新郎要來迎娶的應許。

因為敵基督的目的就是要取代基督,牠要迎娶原本和基督耶穌訂定婚約的新婦,好藉此褻瀆父神。

 

我忍不住憂心地哭了!

主啊!仇敵的攻勢如此猛烈、誰能抵擋得住呢?

那些將領顯然都在一個個跌倒……那無知的羊群又該怎麼辦呢?還有許多不能分左右手的小羊啊!

耶穌微聲說:「我知道你的憂心,其實你的憂心也是從我來的,這些憂愁我不會從你生命中移開,為新婦憂愁也是我的憂愁;嚴格地說來,這些憂愁是我的分賜,我正邀請一些人按我的意思憂愁。」

我很驚訝居然這些憂愁「不會移開」、甚至是從神來的!

但是很快我就想起保羅說過的話:「因為依  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以致得救;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哥林多後書710

所以按著神意思的憂愁,會帶出真實的悔改,而屬世的憂愁卻是來自死亡的勢力!

 

主繼續對我說:「我熱愛我的新娘!我已經為她捨己,用水藉道,把她洗淨,成為聖潔,一位極為榮耀的新婦,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是聖潔而全然無瑕疵的!但是你看看……」

在異象中,主指給我看祂的新婦──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不是什麼美麗的新娘,而是一位老態龍鍾的婦人,身上的皮膚毫無光澤、滿佈皺紋,身上穿的不是預備好的尊貴禮服,而是衣衫襤褸、僅供勉強蔽體而已。

新婦的眼睛空洞無神、似乎盲目一樣,耳朵四周似乎長滿了粗繭,使我懷疑這能聽見她新郎的呼喚嗎?導致只有仇敵大聲的呼喊,新婦才驚恐地回應。看起來也有點奇怪,蓬亂糾結的頭髮蓋住了她的視線,使得這位老婦人常在隙縫裡瞧人。

最可怕的是,這位「新婦」(如果她真的是的話),她居然正撿起地上污穢不堪的垃圾食用,我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了!索性閉上眼睛。

整體而言,沒有人會娶這樣的女人吧,別說聖潔榮美了,這位婦人也毫無生氣喜樂可言。

這個畫面讓我想起聖經的描述:「地滿了行淫的人,(拜偶像、屬靈淫亂)因妄自賭咒、地就悲哀、曠野的草都枯乾了。他們所行的道乃是惡的,他們的勇力使得不正。連先知、帶祭司,都是褻瀆的,就是在我殿中我也看見他們的惡。」(耶利米2310

「我的羊圈裡,很多領袖和羊群都以為自己正在打美好的仗,卻搞錯了戰場。戰場不在牧場上、也不在我的家,而是無形的靈界爭戰,特別是自己的心思意念,新婦因此耗損了自己的青春和活力。如果沒打開屬靈的眼睛,根本看不見敵人是誰。」耶穌的聲音繼續說:「我的新婦仍然迷戀那知識之林的果子,勝於我的愛。」

「那些皺紋是老化、不肯改變的開始,新陳代謝出了問題,是患病的症狀,從最外表開始扭曲、產生皺褶……象徵生命不再願意被更新。

我的新婦是一整個羊圈,我只有一個羊圈、一位新婦。我仍在等候我的新婦,等候迎娶我的新婦,她是預備好的、以聖潔裝飾的新娘。」

聽耶穌說得如此堅定清楚,就像一位明智醫生給的診斷書。

「是,耶穌你是醫生對不對?你一定醫得好我們的!我要!我要!我要新婦整個人都好起來,重新預備自己、等祢來迎娶!求祢!」

「我已經開始醫治了!我已經賜下天上的生命河水、流向全地……但我同時也呼召了一些忠誠的朋友,幫我預備、打發他們為我看看新婦預備好沒有,讓我的新婦不再受蒙蔽、不再被玷污!」

最後那句,我聽到新郎似乎心都碎了!

我也感到那份心碎,但我知道,一切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

沉默在我們之間散開,四周變得好安靜、好安靜。

「我願意!」我忽然說。

我感到一種全新的呼召臨到。

「主,我知道新婦的身份了,一整個羊圈都是祢的新婦,原諒我之前看不清,還分別這個羊圈、那個羊圈,其實祢只有一個羊圈、一位新婦。我是新婦、也願意當祢忠誠的朋友,我要和新郎約定,我願意去看看新婦預備好沒有,我知道之前祢差派了一些朋友預備新婦,他們卻背叛了祢,現在請再相信我們一次,也許還有更多人選可以成為新郎的朋友,但是此時此刻,我自己,願意成為新郎的朋友,不再只看自己,而願意看祢而活!」

我看見耶穌嘴角的微笑。

暗藍的天空出現了繁星點點,沒有一顆是巨星,一顆也沒有。

 

 

(未完,待續……)

請期待並代禱:小羊流浪記(25)繁星的世代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owen
  • 非常期待下一篇,願 神恢復祂的新婦!!
  • 阿們!.....(感謝代禱,正書寫中)
    您的山海生活很有意思,我相信在田野間,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真實的敬拜!

    isaiah550809 於 2009/09/19 13:57 回覆

  • Soaring Eagle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isaiah550809 於 2009/07/21 21:01 回覆

  • Soaring Eagle
  • 長篇小小說―― ...《詳全文》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