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的受難週、復活週,貼出這篇小羊系列「牧人的心」,應該有耶穌的美意!故事暫停在耶穌的一個問句,獻給所有耶穌疼愛的戀人,(就是我們即將要當準新娘的啦!)請好好回應這位死裡復活的新郎啊!

 

小羊流浪記(23)  牧人的心

 

我確定看到耶穌的身影經過身旁,但是剛睡醒的我全身都麻木不堪,想跟上去卻跌跌撞撞,蹣跚了幾步,涼風吹來一陣寒意,天色依舊是微藍發亮,剛開始我以為我只睡了一會兒,所以天還沒完全亮,但隨著天色漸漸轉為深藍,一彎新月在東邊夜空中探頭而出,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睡掉了一整天,從清晨睡到傍晚。

我忍不住又低低喊了一聲:「耶穌……」

聲音似乎只有自己聽到,而且我也不指望對方真能聽見,因為我好累啊,腳步也疲乏不堪,我想我失去追隨下去的力氣了。

不知為何,雖沒看見祂的臉,但是我確定那是耶穌,沒有人會像那樣走路,言語無法形容的步調,不急不徐--似乎行走的人永遠知道自己為何而走,以及要往哪裡去。

而那種對未來的確定感,我曾經以為自己也有,後來才發現:要不就是我失去很久了,要不就是我從來沒有擁有過。

耶穌看來有祂自己的步伐,如今我只能觀望。

錯過這一次,我不知下一次又要等多久才能和祂相遇?

但是就在我胡思亂想時,穿白袍的祂停下了腳步。

祂轉過身,低下身子,隔著幾步,側著頭45度角,遠看著我。

那眼光似乎對我說:「跟上來!你可以的。」

像小時候剛蹣跚學走時,每次一不小心跌在地上,爸爸在幾步遠以外的地方微笑看我,拍拍手,示意「不要放棄,爸爸在前面等你」的那種微笑。

小時候總是邊爬邊哭地往前行,根本不想再走一步,只想要等爸爸來抱起自己。

因為摔跤的感覺還在,沒有人想要再痛一次。

忽然間我明白,神藉著父母和我們的互動的所有關係裡,進行天父和兒女的所有對話,那份愛的奧秘隱藏在為人子女和為人父母交替的感受中,交織一片。

 

這一次,我卻委屈地哭了!

每次都這樣!都是要我跟上去,什麼時候是耶穌把我抱起來,拍掉我身上的灰塵,檢視我身上的傷痕呢?

什麼「跟隨」,什麼「等候神」,什麼「曠野」的功課,學得還不夠嗎?我想要休息,想要確定這位神管我的死活!

忽然間我一步都不想再走,只想在地上哭。

淚光中,我似乎看見耶穌懷中有隻睡著的小羊,更委屈了!耶穌懷中的小羊,為什麼……從來不是我呢?

忽然,聖靈聲音在耳邊清楚地響起:

「耶穌是好牧人,牧人的心,不是供應需要的心,你現在『需要』耶穌的擁抱,但是真正該做的,是迎上前去,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前面有什麼樣的事情等著你,那才是真正的跟隨、真正的信任。

耶穌要你信任祂、跟隨祂,你不再是屬靈的嬰孩,耶穌也從來不會把屬靈的嬰孩放置地上,祂總是親自褓抱,如果你發現自己在地上,你不是太累了就是跌跤了,但也證明你早已具備行走的能力,能走,就能跟隨。你所該做的,就是跟隨耶穌的腳步,對天父來說,獨生愛子耶穌的呼召,是為了祂所愛的羊捨命,祂已經如此行,而對回應祂十架愛的羊來說,呼召就是跟隨耶穌的腳蹤、十字架的道路。」

「你怎麼決定呢?」聖靈輕聲問我。

我怎麼決定?

我別無選擇啊!不是一直只有一條路嗎?

像我聽過的一篇講道:「十字架永遠是最好的出路!」

我注視風中的耶穌面貌,有一些線條在祂臉上浮現,細微的表情變化,祂在意每一隻羊作的決定,即便是像我這樣一隻微不足道的小羊。

「沒有微不足道的羊唷!」聖靈又開始耳語,對付我所有的內在誓言,苦毒的根。「對耶穌來說,每一隻羊都是祂上十字架重價贖回的,沒有微不足道這回事。」

我感到自憐的靈那傢伙被重重射了一箭。箭翎上有著神的話語:「比麻雀貴重」。

忽然間,我的腳變得有力氣起來,覺得耶穌就在前面,就算舉步維艱又如何?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緊跟著祂,這一次,決不放祂走。

就在此時,那些在樹邊不知名的羊群,他們唱著一首歌,旋律我似乎聽過,歌詞已經轉換為我所熟悉的語言:

 

引我親近你,從不撇下我

再次放下我所有

你說我是你朋友

你是我渴望,無人能代替

何事能教我與你分離?

再次擁抱-你的暖意

尋找生命路

回到你身邊

你是一切

你是我所想所求

你是一切

你一直在守候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這是一首動人的情歌,是天地最真實的愛情,是經歷十字架的死亡、失而復得的真愛,原來我在汲汲尋找的,就是這個!

這時,我第一次明白雅歌中說的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

我的眼淚,第一次,不為自己流了!

我愈跑愈快,終於趕上祂,然後我一個踉蹌,跌向耶穌腳前--

「耶穌,我終於,找到你了--」

耶穌一把抱住我:「是我終於得著你了!」

前所未有的愛流竄我的體內,那一剎那,我似乎看見了這位戀人承受了十字架上的痛楚,竟是為了世間這位不配、又缺乏愛的能力的新娘而來!

在這之前,十字架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名詞啊!

「對不起,讓你等這麼久--」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哭了!「希望不會太晚……」耶穌用緊緊的擁抱回答我,天地間的歌曲旋律不足以形容,那份深深的愛和滿足,使我再也不懼怕任何事情!原來愛裡沒有懼怕就是這麼回事!

我注視耶穌的眼睛,祂的眼睛似是深遂不見底的湖水,卻反映著我自己的樣子,那樣子,我很熟悉,毛色暗沉、毛球糾結,看起來像是(就是)隻沒人照料、遭到棄絕的小羊。

同樣這對眼睛,卻閃著喜悅的光,那眼光讓我疑惑,簡直像是一位尊貴王子凝望世界上最美麗的一位公主!沒多久,我在對方眼中看見自己發光發亮起來,有一股生命力綻放開來!不再是灰暗無光的小羊。生命勝過了死亡,盼望勝過了沮喪!

祂拍拍我頭上的灰塵:「寶貝!」很快地,喜樂的膏油好像從頭上澆灌下來。

「我是耶穌的寶貝!」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前塵往事,在眼前一瞥而過,忽然覺得都不再那麼令人心痛,因為整個心裡裝滿了愛,沒空間容下別的了!

我們接下來誰也沒有說話,在耶穌懷中享受這份甜蜜。

 

我們並肩席地而坐,耶穌隨手摘下草地上的不知名小花和小草,編織成一個淡彩的花冠,傍晚的露珠,凝結在花朵上,像是一顆顆貴重的天然珍珠,鑲在花冠上。「華冠羊!這是你的新名字。」耶穌輕聲說。

我忘了祂最喜歡幫人改名字了!

華冠代替灰塵!

賜華冠給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

聖經上的話語如此真實。

 

我們一起遠望著樹下那群小羊的歡唱身影,耳邊傳來一陣又一陣羊群的敬拜歌聲,有些雖然走音、節拍也不對,但是我感到耶穌一點也不在意,祂似乎很享受這些歌聲,祂的腳還跟著打拍子。因為這裡的愛是那麼飽足,每一首五音不全的歌,居然都像是首首情歌,頌讚這份天地動容的愛情!

會唱的歌我就跟著哼,依偎在耶穌身邊,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是的,我不再是年幼的嬰孩,我是祂成熟的戀人!但是這一切還是不夠,我需要趕快預備自己成為祂的新婦!

而且我明白了一個以前只是腦袋知道的奧秘--這個未婚妻的身份是給所有愛祂的羊圈預備的!

耶穌只有一位戀人!只有一個未婚妻,將來,不知多久,但再不多時,我們就是祂要迎娶的那位新娘!

當我想到這裡時,忽然很擔心,現在可不行!再給我們一些時間吧,耶穌!

現在不能迎娶呀!連出嫁的新娘禮服都還沒預備好,婚禮上耶穌的新婦該怎麼打扮呢?

我就這樣依偎著戀人耶穌,胡思亂想著。

不知過了多久,等我回過神來,我才驚奇地發現耶穌的另一個膀臂,環抱著的小羊是睡著的可愛羊,很神奇的是,我居然一點也沒有醋意,原來耶穌的懷抱如此寬廣,我一點也不擔心我的愛被分掉,耶穌給每一隻小羊,都是完完整整的一份!

自從我發現,我們每一隻羊都是準耶穌新婦的身分後,我反而著急起來,因為只要有一隻羊沒預備好,新郎耶穌就沒法迎娶。

但是我知道,命定的婚禮是不會延期的,那已經記載在啟示錄中!

我感到全新的、很多很多耶穌的愛流向我,我開始用一個全新的眼光看這隻小羊,她睡得那麼熟,那麼香甜!沒有受到環境的任何顛簸干擾,像是人生中一直沒有好好睡過安心的一覺,顯然非常需要安穩的休息啊!

我沒有問耶穌是怎麼找到可愛羊的,祂總是有辦法找到迷途、跌倒的羊,那是祂最專長的事,祂是好牧人,祂說過。

但是我似乎有個擔憂,覺得這段甜蜜期似乎不會太久。

耶穌似乎讀到我的心思,「你記得我升天前告訴門徒的話嗎?」

我記得,那段話我很熟,在馬太福音的最後:「……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這時候提到這段話似乎有點破壞氣氛,我有點想抗議,但是看見耶穌表情很嚴肅,顯然要告訴我重要的事,我隨即忍住了,只說:「所以是跟傳福音有關?就是大使命之類的吧?」

耶穌笑了!「誰教導你所有的事情都這麼分類、制式化呀?」

我很困惑:要不然呢?不就是叫我們快點傳福音、等你回來嗎?

「我想跟你聊聊權柄。就是我曾經提醒彼得那些初代門徒的,權柄!」

哇!這話題多動人啊!如果開特會,主題就是權柄,一定很多人樂意參加。

但耶穌的神情讓我不敢再胡思亂想了,我乖乖坐好。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不管你們去哪裡,都會帶著我的權柄,所以就更要小心,就像我曾經說過的: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

有了對耶穌新婦身分的眼光,再聽到這段話時,忽然感受很不同,哇!這像是夫妻同心合意,在旅程上即便不在一處,也能心意相投,深知對方所要的,絕不會搞錯、或是錯用權柄,因為之間有著極深的愛情,心心相印。

夢境中曾經出現過的手杖,如今真實出現在我眼前,但那權柄背後有許多我還不明白的奧秘,每一次我只能懂一點點、一點點,嬰兒蹣跚學步似的往前走。

而那段「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也變成一段十分動人的敘述,這是一位尋愛的新郎,呼喚靈魂伴侶回到天上真實的家,為了婚姻中最實際也最需要的部分--永永遠遠甜蜜的生活在一起。

這是一個愛的呼召,不是表面上「傳福音」事工那麼名詞化。

「我要的,是一顆完整的愛人的心,不是一群工人的工作成果。我還在等待。儘管一次又一次的落空!」

這段表白如此讓人難受,我忽然有一點明白了新郎的心--然而我無語以對。

聖靈在一旁無聲的嘆息。

 

「你愛我嗎?」耶穌問。

我低下頭,不敢回答。

真好笑,我笑自己,面對戀人的愛,你的回應居然祇能說「喔,謝謝」嗎?連一句我愛你都說不出口?

耶穌揚起頭,「這問題我也問過彼得,」我看著祂側臉,彼得的名字對我來說像是歷史人物,對耶穌而言卻是歷歷在目:「他一開始也不敢正面回答。」

我靜靜地等待耶穌說下去,儘管我知道答案寫在約翰福音裡,彼得回應了,耶穌要他餵養祂的小羊。

雖然我一直搞不清楚,回應耶穌的愛情和牧養羊群有什麼關係。

 

「牧人的心,並不是供應需要的心。只是一昧的供應羊群的需要,也不是牧人的呼召。

我呼召牧人『照管群羊』,照管,是幫助、是餵養、是看顧,而不是轄制,因為每一隻小羊都是我的託付。

彼得也是回應我愛的呼召後,慢慢明白的,最後,他離世前的遺書才會寫下: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  神的羊,按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羊的榜樣。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得後書52-4)

我稍微碰碰自己頭上的小花冠,原來還有一頂真實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

我想起流浪旅程中好多牧人的圖象,他們也都聽到這個邀請嗎?

原來是牧養群羊是耶穌託付的啊!

他們真的在意那頂榮耀冠冕嗎?還是地上的一切呢?

哎,這可不是看別人答案的時候啊。

永恆的愛情啊,你是永遠的謎題。

 

「你愛我嗎?」耶穌的聲音再度傳來。

「我……」

這撞擊到,我是否真的相信天堂、相信復活的時候了!

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啊!……

 

 (未完 待續)

繼續閱讀:小羊流浪記(24)   等候的新郎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cho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isaiah550809 於 2009/05/12 01:49 回覆

  • isaiah
  • 有隻小羊提出疑問,覺得文章中「耶穌是好牧人,牧人的心,不是供應需要的心,你現在『需要』耶穌的擁抱,...」文字中的兩個"需要"應改為"想要",神供應人的需要,卻不是每次的"想要"。
    這真是個好問題, 我把回覆貼在此:
    我當時領受到的字眼確實是需要(英文的Need),而不是想要(want)...在英文的need這個字有比較深的意思,(或者用"需求"也行)不單包括物質也包涵精神層次的供應,我為了這段話語,禱告過非常多次,因為剛開始也很困惑我,但是彼得後書的經文確實解答了我的困惑,因為照管群羊和供應需要確實是兩回事。
    現今父母遇到的教養問題也是一樣:不是吃飽穿暖給予情緒上的需要而已....這部份有很多探討空間,不過回到問題核心,我想應該是中文字詞的歧義性以及時態造成困擾...(例如,我仍然得到了耶穌的擁抱,可是過程不一樣;或是並非馬上得到那個"需要",而是神的時刻....)
    文字確實有限,書寫時並非表達神不理會我們日常的需求,而是指在牧人帶領羊時,祂更在意小羊的成長和旅程上是否信靠大牧人耶穌。我個人確實經歷過一些時期,有類似經歷,神甚至不在一些事情上"供應"我.....(就像孩子真的餓一兩頓其實是沒事的!有時候沒嘗過飢餓滋味的孩子,人生很多事更無法體會! )但回頭看,我得到的收穫比實際上直接供應我"當時的需要"還多得多!
    這也讓我聯想到很多羊圈拼命尋求各樣物資資源,卻忽略了最重要「照管群羊」的關鍵其實是「為父為母」…
    非常謝謝這隻可愛小羊的疑惑,(也謝謝讓我貼在回應區)這種疑惑是好的疑惑,讓我們可以更謙卑在神面前,更多思考神的作為和默想空間!
  • Soaring Eagle
  • 2009的受難週、復活週,貼出這篇小羊系列「牧人的心」,應該有耶穌的美意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