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6小時  by路卡杜(Max Lucado

邱豔芳、呂底亞/

 (Six Hours One Friday: anchoring to the power of the cross)

許許多多的墳墓都會開,許許多多的名字會被呼喚,許多人跪下,許多尋求真道者將大肆慶祝。

抹大拉的馬利亞在週日清晨走近墳墓時,根本不會想到會有場盛宴,最後這幾天實在沒什麼事好慶祝,猶太人可以慶祝──因為耶穌不再擋路;軍人可以慶祝──他們的工作完成了。但她可無法慶祝,對她而言最後幾天只有悲哀。

她在現場都經歷過,聽見會堂長老要取耶穌的性命,看到羅馬士兵鞭打祂的背。當荊棘的刺劃破祂的額頭,她既畏縮又害怕,也為祂沉重的十字架而飲泣。

羅浮宮裡有幅關於十字架景象的畫,在畫裡眾星皆墜落,世界籠罩在黑暗中,在一片陰影下有個跪下的身影,那就是馬利亞。她雙手合十,嘴唇靠近耶穌流血的腳邊。

我們不知道馬利亞是否真如此做,但知道她是可能會這樣做。她在那裡,她摟住耶穌母親的肩膀,她在那裡闔上祂的眼睛,她在那裡。

所以她想再去那裡是沒什麼好驚訝的。

在清晨的霧中,她從床墊上爬起,拿著香料和膏油離開家,走出基納門,往山上去。她準備去完成一件悲傷的任務;但現在屍體大概都腫脹起來,臉色慘白,死亡的味道是很刺鼻的。

當她走在狹窄的山路時,灰濛濛的天空逐漸露出金色的光輝。她走到最後一個彎道上,張口結舌大吃一驚:有人把墳墓門口的大石頭推開了。

「有人偷走屍體。」她跑去喚醒彼得和約翰,他們也衝過來親自一看究竟,她試著要跟上他們的腳步,但追不到。

彼得從墓裡出來,不知所措,而約翰出來後就信了,馬利亞只得坐在墓前哭泣,這兩人就留下她哀傷的坐在那裡,逕自回去了。

有時是在雪上加霜的時刻,但有什麼告訴她說,不是只有她在那裡,她不是孤獨的。也許她聽到這個聲音,也許聽到些低語,或者她只是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告訴她,親自去一探究竟。

無論是哪個原因,她就照做。她彎身下來,探頭進這鑿開的門口,讓眼睛適應一下裡面的陰暗。

「妳為什麼哭呢?」她見到像是個人形的樣子,但祂是全白的──是燦爛輝煌的白,是空墓內兩個光源的其中之一,另一個是祭壇上燃燒的蠟燭。

「妳為什麼哭呢?」在墓地裡問這個問題實在很不尋常。事實上,這是個挺魯莽無禮的問題,除非詢問者知道一些被問者不知道的事。

「他們把我的主帶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祂放在哪裡?」

她仍稱祂為「我的主」,雖然她認為,主的口已沉默不語了,盜墓者把祂的屍體運走了。但即使如此,祂仍是她的主。

這樣的忠誠感動了耶穌,祂靠近移向她,近到她可以聽到祂的呼吸聲。她轉身,而祂就站在那裡。她還以為祂是園丁。

就在此時機,耶穌大可以顯示祂自己,祂大可以找個天使來說明,或找個樂團來宣佈祂的出現。但是沒有。

「妳為什麼哭呢?妳要找誰?」

祂沒有讓她在那裡猜疑很久,只是久到足夠提醒我們祂多喜歡讓我們驚喜。祂等到我們屬人的血氣沮喪後,以屬神的方式介入,上帝等我們放棄後再給我們──驚喜!

距離上次你讓上帝給你驚喜後是否已有好一段時間了?我們很容易知道如何讓神清楚我們的極限。

我們深知神的作為,我們破解出密碼,畫出祂的趨勢圖。神是電腦,如果我們按下所有對的鍵,輸入對的資料,神正是我們想祂應有的樣式,沒有誤差,沒有變異。神是投幣點唱機,投入什一奉獻,按下正確的鈕,砰──我們所要的屬神音樂就充滿整個房間。

我的辦公桌那邊有一盒面紙,十分鐘前,才有位少婦──三十幾歲,育有三個孩子,才拿著這盒面紙。她說她今早接到丈夫的電話,他要離婚。她放下工作跑去哭泣,她想要聽一些帶來希望的話語。

我提醒她,在我們人生最糟的景況時,是神在最大能的時刻。我們都知道神是在墓地裡計畫一場慶祝盛會並因此而著名的神。我告訴她:「準備好,你可能會有個驚喜。」

許多悲涼時刻,出現了驚喜

你弄清楚神了嗎?你把神畫在流程圖、標示在小白板上嗎?如果是的話,聽著,注意傾聽神帶來的驚喜。

聽著石頭紛紛掉在地上的聲音,這些石頭本來是要打在行淫婦人的身上。

聽著耶穌邀請排在死亡隊伍的人來乘坐豪華房車與祂共遊祂的國度。

聽著:彌賽亞對撒瑪利亞婦人輕聲說道:「這和妳說話的就是祂。」

聽聽拿因的寡婦正和她的兒子用餐,這兒子本來已經死了。

聽聽馬利亞是多麼驚訝,當她愛的人──她親自埋葬的人呼喚她的名字──「馬利亞」。

神總是出現在最奇怪的地方,做些最奇怪的事,在愁眉苦臉上拉出笑容,在只有淚水的地方加上閃亮;在黑暗的天空裡掛上明亮的星星,在雷雲之中出現彩虹,在墓地中呼喚名字。

「馬利亞,」祂輕柔的喚道:「驚喜!」

她嚇了一跳,這真是不常發生──聽見永生神呼喚你的名字,她確實聽到時,她做了正確的回應,她向祂下拜。

這個場景聚集驚喜盛宴的所有元素──祕密、睜大的眼睛、驚訝、感謝。不過,若是與未來那個計畫的大盛宴相比,這個還算是小意思呢。那會是類似馬利亞的這場慶祝,但更大的多。許許多多的墳墓都會打開,許許多多的名字會被呼喚,許多人跪下,許多尋求真道者將大肆慶祝。

那會是個特別重要的盛宴,我呢,要確認賓客名單裡有列上我,你呢?

「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本文摘錄校園書房出版社《一個星期五的6小時》第十八章)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i
  • 這句話是個屬天的原則(祂等到我們屬人的血氣沮喪後,以屬神的方式介入,上帝等我們放棄後再給我們──驚喜!),用血氣很難理解,非得等我們經歷過,才能明瞭,有時經歷過,仍會想掌控在自己手上。
  • 那就代表mei在主愛裡又長大了一點......
     

    isaiah550809 於 2009/04/30 07:57 回覆

  • ~海豚~
  • 令人感動的一篇文章....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