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溪邊睡了不知多久,我翻了幾次身,也許睡意會傳染,也許大家跟我一樣都太疲累了,迷糊中似乎身邊幾隻毛茸茸的羊兒也倒頭睡下,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也不知道我是誰,不過這一點兒也不重要,反正羊兒們全都靠在一起睡著了,本來溪畔的風還有點冷,大家都擠在一起後反而很溫暖。

有幾隻粗魯的羊也想找地方躺下休息,結果睡夢中還挨了好幾蹄子,但是我實在累得爬不起來了,悶哼幾聲就接著沉沉睡去,太久都沒有好好休息了,實在不想醒來。

 

在長長的睡眠中我作了一個夢,而且我夢到了可愛羊。

很有趣,夢中居然十分清楚自己正在作夢。

 

我和可愛羊來到一個小城鎮,天氣非常好的艷陽天,夢中的街道都是純白的,有些屋舍是蒙灰暗沉的(但看得出是樓房其實是白色的),有些屋舍是亮眼純白,在陽光下非常耀眼!

我們眼前正是一幢純白樓房,有些聒噪的聲音傳來,我抬頭看,樓房的二樓陽台上,站著一位胖婦人,而應該曬衣服的竹竿上,不知為什麼卻站著一字排開的五彩鸚鵡,每隻鸚鵡都閃著美麗炫目的色彩,五彩羽翼在陽光下反射出鮮豔的光芒,這些五彩鸚鵡腳上都綁著鐵鍊,就像是展示品一樣,在竿子上各有不同的姿勢和動作。

奇怪的是,有五彩鸚鵡的樓房上都瀰漫著一股煙霧,使得我看不清楚那些鸚鵡真正的長相,牠們都在迷霧中若隱若現。雖然每隻鸚鵡的姿態都不同,而且還活動著,不知為什麼,看起來十分不真實,簡直就像是假的鸚鵡,這些鸚鵡還發出奇怪的鳴叫聲,雖然聽起來像是人類語言,但是我一句也聽不懂。

不過我知道牠們真真實實地、的確是漂亮的五彩鸚鵡。

雖沒聽見叫賣聲,但是我清楚地知道,這位婦人正在販賣這些五彩鸚鵡,因為她臉上浮現似笑非笑的詭異表情,似乎可以從中獲得什麼好處似的,這一切讓我感到十分厭惡,不知為什麼,對於詭異的胖婦人在販賣這些五彩鸚鵡的事情,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火。

(後來我醒來、知道自己會什麼那麼生氣了,那股憤怒是來自虛假,我憤恨所有虛假仿冒的事物。)

於是我要可愛羊幫我注意四周動靜,我自己則不知從哪兒找來一個空鳥籠,打算抓幾隻鸚鵡,然後放牠們飛走。至少不希望有人再販賣牠們了。

但是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甚至沒想到這方法是否管用,例如,怎樣才能讓鸚鵡們乖乖進入籠子,或者,鸚鵡腳上綁著那些鐵鍊要怎麼飛走?--這些問題則完全沒想。

就在我正打算從事「捕鳥人」行動時,卻發生了另一件事,讓我改變了主意--因為我發現一隻更美麗的鳥兒--這次是隻美麗的大白鴿:擁有純白閃亮的羽翼、明亮有神的圓眼,白得令人心動和窒息!

這下一來,所有的五彩鸚鵡都被比下去了。

我不再關心五彩鸚鵡的事情,我的注意力都被美麗白鴿吸引住了,而且牠剛好停在眼前這幢白色樓房一樓的門邊。

白鴿悠哉地靠著門口邊的一個牆角,我再次靠近,覺得這次穩操勝算,想到自己即將能夠擁有一隻白鴿,居然有無限的滿足,白鴿的美好似乎是我一生中缺乏、而且一直在尋找而找不到的一切!

忽然間什麼都不重要了!我一定要得到白鴿!

奇怪的是,這雖然是強烈的渴望,卻是一股聖潔的渴望,我甚至願意以生命代價去換取!

 

於是我改變主意,打算用手邊的鳥籠去捕捉眼前的白鴿!

我躡手躡腳地走近白鴿,好幾次幾乎非常接近白鴿了,卻不知為什麼完全不能靠近牠!

我也忘了可愛羊去那兒了!也許她正在幫我注意四周有沒有人靠近,至於樓上那位胖婦人我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我很清楚白鴿絕不是她的!

我當時覺得白鴿是自由造訪這座城鎮,牠不屬於那位胖婦人!

(其實當時我就犯下了一個錯誤,雖然後來知道只是一個夢,但是事後明白這個致命的錯誤我仍然非常懊悔,為了不打斷這段敘述,我決定稍晚再提這部分。)

就在我已經非常靠近白鴿、幾乎伸手就可以捉到牠時,可愛羊回來了,她很驚訝我的所作所為,忍不住喊了我一聲:「你怎麼可以捉牠?」

白鴿也就此展翅飛走!

我不禁有點生氣,「都是你!我差點就到手了!」

可愛羊有點委屈,眼角閃著淚光。

但是卻沒空安慰她,因為我急切地搜尋白鴿的蹤影--

太好了!牠飛到隔壁另一幢樓房,我注意到又是一幢明亮的白色樓房!白鴿似乎對遠處那些蒙灰黑暗的建築物完全不感興趣。

我不死心,再次輕輕走近牠,這次可愛羊對我很不諒解,她已經不想理我了,我卻不以為意,因為可以更專心地思考如何捕捉白鴿。

但是一切太快了,我的手才揮過去,似乎碰都沒碰到,整隻白鴿就消失在眼前!

我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會這樣呢?

 

我轉身,白鴿已經輕巧地飛上更高的樓房,我放眼望去,發現許多樓房的陽台上都已經「展示」著五彩鸚鵡,我沒看見那位胖婦人,可是顯然她生意愈來愈好了!看來賣了不少五彩鸚鵡出去,這些五彩鸚鵡成了樓房的裝飾品。

可是只要白鴿躍上那些樓房,五彩鸚鵡就瞬間消失了。

每當白鴿的羽翼展翅,潔白光芒就充滿了整幢樓房,連旁邊的蒙灰建築也不再那麼暗沉,而且充滿了一股生命力,雖然我心中難以停止擁有白鴿的渴望,但是到此我已經有些明白,我不能擁有白鴿,卻可以享受牠在此地的美好,那份美好言語無法形容。

夢境也在此時結束。

 

我還沒完全醒來,卻很清楚這個夢似乎要告訴我什麼?和接下來的旅程有關?

於是我閉著雙眼,很努力地想釐清一些信息。

白鴿是什麼意思呢?

在夢中我是那麼強烈地想要擁有!甚至五彩鸚鵡的事情也讓我不那麼氣憤了!鸚鵡又是什麼意思呢?

很快地,我感到聖靈在我耳邊輕聲說:「你一直很清楚鸚鵡和白鴿的差別。」

是的,我清楚。

很久以前我聽過一個教導,提到白鴿恩膏和鸚鵡恩膏。我只是從沒想過聖靈以那麼簡單的象徵語言來教導我。

「喔!我確實會使用任何材料,任何你以前受過的教導裝備,讀過的書,甚至是聖經以外的地方,因為凡屬於主基督成熟的兒女都能分辨。」

所以,五彩鸚鵡就是仿冒的恩膏?(但是這也差別太大了,顏色和外表都不一樣啊!我心中想著。)

聖靈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是牠們很美麗很炫目,能夠非常迅速地吸引人們的眼目。」

我靜靜思索,如果是這樣,那些夢中街道上的白色樓房都是神的家。

每一個小小的家,不管大小,都是神所珍愛的。

但是,不知怎麼回事,仇敵偽裝成胖婦人形象販售五彩鸚鵡,許多神的家都被矇騙了,不但買下這些五彩鸚鵡、還加入買賣的行列。

仿冒的恩膏,甚至販售!這太驚人了!

我感到聖靈很憂傷。

真實的恩膏不是交易來的,這些家人不懂嗎?是真的受蒙騙,還是他們其實心知肚明是虛假的、卻還妥協並且進行交易呢?

忽然間我明白為什麼那麼想要擁有白鴿了!

白鴿正是象徵聖靈真實的恩膏。

想通這一點之後,我就感到很些羞愧,因為我居然想要把白鴿捕捉到籠子裡佔為己有。但那讓我感到有真實生命力的聖潔恩膏是如此美好啊,想到仍讓我心動不已!

「我們一同創造人類時,確實把這份渴望放進你們生命的深處,有類似的念頭很正常,不需要感到羞愧。不過關於恩膏有個奇特的原則,--是分賜出去,而不是佔為己有。」

我吸了一口氣,對,我真的搞錯了!

「關於恩膏,你不需要奮力捕捉,獲取,其實關鍵在於你的渴望以及每一天和我們的關係。」

聖靈一再使用「我們」這個主詞說話,讓我感到很陌生,也更嚴肅看待,原來我一直忽略神是三位一體的神。

雖聖靈沒有繼續說太多言語,我心中卻迅速轉念,我明白為什麼在這時會有這個夢境,因為神知道我的渴望!

因為流浪太久,我看到羊圈和荒野上太多令人憂傷的事情,自己卻毫無恩膏可言,無法服事那些受蒙蔽的羊群,甚至我也沒有足夠的愛和能力能去改變什麼。說了半天,我甚至自顧不暇,浪費繞圈,也沒有好到那兒去。

原來神藉這夢讓我知道真實恩膏的聖潔和純然美好,這可不像仿冒恩膏可進行交易買賣,是每一天真實和神相交而來的。

神在「預告」接下來我若看見什麼「五彩鸚鵡」出現在神的家裡「展示」著些什麼時,不需要憤怒或過度擔心,因為當人們遇見真實的白鴿時,會跟我一樣渴慕、並想要真正擁有真實的聖靈恩膏。

那些蒙灰的樓房,也會因為一次又一次白鴿的真實造訪,攪動並復興起來,反射出真正神的潔白榮光!

雖然我已經理解了一些神的原則,但還是有點困惑:主啊!那要多久啊?只有一隻白鴿,卻有那麼多五彩鸚鵡啊!

聖靈似乎微笑不語。

神的意念永遠高過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

我不再提出疑問,因為我感到那些對神而言其實不太重要了。

 

耳邊這時傳來一陣歌唱的聲音,伴隨著鼓聲、拍掌聲和一些笑聲。

我勉強睜開眼睛,遠遠的草地上,就是那棵溪邊的樹下,圍著一群羊兒在跳舞。

而我的身邊,一件潔白的袍子衣角隨風輕拂過我,一根刻有古老花紋的手杖立在我眼前的草地上,我頓時睡意全消、整個人跳起來:「耶穌!不要走!……」

 

 

 未完, 請期待小羊流浪記(23).......

http://tw.myblog.yahoo.com/destiny-pen/article?mid=825&prev=-1&next=793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aring Eagle
  • 長篇小小說――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