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War and Glory  by Rick Joyner

 

原文出處: A prophetic vison for the 21st century, P.168~177

譯者: John Doong

 

轉貼小記:

這些年,主的羊圈裡發生很多事情(我說的不單只華人教會, 而是國度裡的各種人種語言的教會),每次發生一些讓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時,(我們其實都是一家人,所以也只有一個仇敵,一個對頭,就是那位說謊者之父。)常常讓我們再次思索什麼是「教會」(主的殿)

這是1993Rick的異夢和領受,如今看來卻如此適時!(文中部分真的很犀利也很驚悚,但又如此充滿愛和提醒!)

也提醒我們更警醒主的腳步近了!正如文中所描述「主開始注視如今構成建築物的每一個人。當我再一次去注意他們時,我立刻訝異地發現他們不只是人,他們同時是超越舊的受造物之”新的受造”。他們成了物質界和屬靈界間缺口的橋樑,他們同時是這兩者的一部份。他們毫無疑問是超自然的,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是自然的,而且他們比任何”自然”的事物更加自然。

願新的一年,我們都真實成為物質界和屬靈界間缺口的橋樑,神超自然的生命在我們自然的生命上湧流()出來!

謝謝老鷹部落格的老鷹大哥前一年就翻譯並貼出來,(我當時大概在打瞌睡?)讓我後知後覺地在這兒分享。

 

(以下的「我」是雷克的第一人稱敘事)

19938月,主給我一個異象。在異象中,我看到教會是一個位在海當中的島嶼。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建築物遍滿在這個島嶼上,我知道每一個建築物代表一個宗派、教會機構或是屬靈運動。這些建築在外表上有很大的衝突,一個摩登的現代大樓可能就蓋在一間極老舊的建築旁,以至於看來是如此的不協調。有一場戰爭正在許多建築物當中發生,這些建築物多數看起來就像是被轟炸過的房屋殘骸。人們仍然繼續住在這些建築當中,但是多數正在挨餓而且已經受傷。

島上有兩個黑暗的邪靈正在指揮這一場戰爭。邪靈一個名叫嫉妒,另外一個叫懼怕。每一次當建築物遭受破壞或是人們受傷時,這兩個邪靈就彼此慶賀。

接下來我看到兩個能力強大而且令人驚懼的邪靈從海上興起,牠們逐漸形成暴風雨。其中一個名叫狂怒(rage),另外一個叫不法(lawlessness)。異象中牠們正攪動著海,並形成極大的波浪要衝擊這座島嶼。這些暴風雨逐漸加強,以至於牠們的威脅甚至於大過於島上正在發生的戰爭。

 

我感到有必要去警告島上的居民,告訴他們即將有暴風雨要侵襲他們。很明顯的島上有好幾個守望者(watchmen)正在對居民發出警告,但是竟沒有人願意聽。這些居民只是在彼此爭辯到底這些守望者能不能被信任?其實只要有人往上看就會看見可怕的暴風雨,但是沒有人往上看。

有太多人在島上的戰爭中受傷,以至於每間醫院(代表可以提供醫治的宗派或是屬靈運動)很快地成為島上最大的建築。當這些醫院增長時,其他爭戰的集團卻完全不尊重他們,即便他們自己都曾經在這裡受到醫治,他們很快變得更加堅定地去毀滅這些醫院,甚至勝過於毀滅其他的建築。

隨著戰爭的進行,即使那些沒有受重傷的人也開始出現幽靈的形象,或者因著飢餓及疾病他們形狀也怪異的被扭曲。人們湧向每一個可以提供食物的建築,而其他的人則開始攻擊這些建築。我無法理解這場戰爭為何如此地殘酷?而這裡居然就是教會!

在戰爭當中,人們仍然嘗試著要增建自己的建築,或是試著要建立新的建築。但是這是無用的,因為一旦有建築物比其他的建築要高一些,或是有新的建築物要被建立,他會立刻成為其他建築物攻擊的主要目標,然後立刻成為泡沫!

這時我看到許多大有能力的領袖正在主導這些戰爭。所有的領袖在額頭上都寫著相同的字:叛逆(Treachery!我很驚訝人們居然會跟從額上被作這樣記號的領袖,但是人們真的跟隨!我被提醒這段經節,林後11: 20因為有人強你們作奴僕,或侵吞你們,或擄掠你們,或侮慢你們,或打你們的臉,你們都能忍耐他。」

 

餘民(a remnant)

雖然情況看來很糟糕,但是,幾乎在每一座建築物中都仍然有一些人在發光。這些「光」拒絕加入鬥爭,卻默默花時間在修補建築物或是醫治人。即使他們的修補永遠趕不上破壞的速度,但是始終他們沒有放棄。

每一個「光」都有能力醫治傷害,而且醫治的能力隨著他們的工作與日俱增。而被他們醫治的人也隨著他們成為「光」。

由於對醫院粗暴的攻擊越來越嚴重,這些「光」的個體現在可以作比整間醫院更大的工作。當醫院發現這一點,他們也開始把醫護人員分散至島嶼上各處的建築物當中。

在島嶼的四圍散佈許多小的陣營。當中有一些也參與在建築物的爭戰中,他們似乎企圖摧毀所有的建築,好把人都帶到自己的陣營中。這些陣營的領袖前額也寫著:叛逆

另外一些陣營則並未參與在爭戰中。而他們也同樣在發光。這些陣營的權柄正逐漸在增強,但是他們和其他人的權柄不同,他們對於發生的事件有權柄。他們在禱告阻止小的戰役以及趕走小的風暴。而他們禱告確實有效!

那兩個在城市上空攪動大風暴的邪靈開始對這些小陣營感到懼怕。我感受到這些代禱團體他們已經快要擁有足夠的權柄去阻止主要的戰役及大的暴風雨,而這正是讓這些大邪靈浮躁的原因。

 

悲劇

有許多船艦正環繞在島嶼的四周,他們在等候一旦爭戰結束就要進到島上的城市中。許多小艇上載滿了其他戰爭的難民,當中許多都受傷了。

許多大船上則是總統、君王、一些看來很富有的人士。他們都對暴風雨感到害怕,但是他們因著島上的爭戰無法進到城市當中。他們呻吟和吶喊的聲音是如此的絕望,我很驚訝城市中竟然沒有人聽到他們的喊聲,甚至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然後我看到主正站在一旁觀看。祂的榮耀是如此之大,我納悶為何自己一直沒發現祂?我也奇怪為什麼城裡的人沒有停下來去敬拜祂?我很驚訝地發現,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到祂!我仔細看某一些人的眼睛,裡面滿佈血絲,我懷疑他們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我正奇怪主為何不停止這一場戰爭?相反的,主似乎滿足於單單站在一旁觀看。似乎主明白我在想什麼,祂轉過頭來對我說:這是我的教會,這些房子是人們嘗試要為我而建的。我在每一個房子的門外叩門,但是沒有人為我開門。如果他們這麼做,我必會帶進和平,因為我只居住在和平的城市!

然後他轉頭指著船上的人說:「如果我允許船上所有的人現在就進入島上的城市,他們將被利用,而加入這場爭戰中。當他們的哭聲大於戰爭的聲音,我將會為他們建造居所。」

然後主用很誠摯的眼神注視著我,說:「我允許這事發生,好讓它永遠不再發生!」我很難傳達主在這樣陳述時所帶來的力量,但是我忽然明白,主所以允許這些衝突持續,乃是基於很深的智慧!主接著告訴我:「除非你明白這一點,否則你無法瞭解我即將要做的事情!」

 

當船上的哭嚎變得比城市的衝突更大聲時,主下了一個命令,海在當時被釋放了!極大的潮汐波浪興起並橫掃過整個島嶼,直到它們淹沒所有的建築。

興起風暴的邪靈和城市上空的邪靈彼此連結在一起,牠們的形象幾乎都變成之前的兩倍大。在黑暗的邪靈及狂暴的海水之下,島嶼完全消失了!

當這一切發生時,主一動也不動。我明白我唯一的保護就是盡可能地站在祂身旁。在這場極大的暴風雨之中,除了祂以外我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當我注視著祂的臉時,我同時看到傷害和堅定!

 

慢慢地,暴風雨減小了,潮水也退去了。那些原本在各建築裡作「光」的個體在水中露出來,並且仍然站立在建築原來的位置上。然後主從他原來所站立島的邊緣,移到了島的中央。祂說:「現在我要建造我的家。」

所有的「光」開始轉向主,當他們如此作時,他們變得比原先更為光亮,然後每個群體就在他們所站立之處變為活的柱石。我發現這些柱石正好成為一個覆蓋全島建築物的骨架!

這些柱石有不同的顏色、形狀、和大小。人很難瞭解為什麼這些柱石彼此的差異是如此之大,卻竟然可以被使用成為一個單一的骨架!無論如何,主似乎對每一個柱石都非常喜悅,而他們也都彼此緊合在一起。

之後大小船艦開始靠岸,每一艘船來自各個不同的國家或是種族。

由於人實在太多,我開始擔心島上的大建築是否可以容納這麼多人?主注視著我並且十分堅定的說,「我們將要盡可能地建造最多的房間來滿足這一切的需要,沒有一個人會被送回去。」

主的語氣是如此堅定,我因此完全不再考慮將把多餘的人送回去。原本我擔心如何讓許多人進入建築物,這已不再是問題;但我開始思索這麼多人進入建築物後,該為他們作什麼?

當每一艘船靠岸後,人們直接被領到主的面前。主親自注視著每一個人的眼睛深處,然後說到「如果你信靠我,你將為我而死。」當有人回答說,「我將為你而死。」主就立刻用祂的寶劍刺入他的心臟。這會帶來極為真實的疼痛!對於那些嘗試要躲避寶劍的人,很明顯的這疼痛變得更為強烈。對於那些較放鬆的人,疼痛則較不強烈。

這些人接下來被帶到一個門口寫著「陰暗(Obscurity」的墓地。

在埋葬之前,被刺的人被檢查他們是否已真的死去?有些人仍然依戀著生命,以至於他們繼續「活」了很長的時間,這些人暫時被擺在一旁。被埋的人沒有多久就興起成為大「光」,正如那些在暴風中存活堅立的「光」一般!我注意到他們留在墳墓裡的時間並不相同,在那些依戀生命的人尚未死去之前,有些人甚至早已復活了!

當我第一次看到墓地時,我感到那是個恐怖的地方,而且墓地和這個現在充滿榮耀的島嶼是如此地不搭調。但是當我離開時,我再次回頭觀看,這次我卻覺得墓地非常美麗。我不明白為什麼前後有這麼大的差異?這時當中有一位墓地的工人對我說「這墓地並沒有改變,是你改變了!」

我注視著島上的建築,她變得比我所記得的更榮耀了!我看著島嶼,她也變得益發美麗。我想到一段經節「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詩116:

15)那位工人,仍站立在一旁注視著我,對我說:「你還未死,但是你單單因為親近那些已經死去的人而被改變了。當你真正死去時,你將會看到更大的榮耀!」

那些從墓地裡興起而成為「光」的聖徒,被帶領到每個建築物屬於他們的地方,建築上面都有他們的名字。有些人成為牆壁,有些人成為柱石,有些人則成為窗或是門。即便他們成為建築物的一部份,他們仍然是人。

 

考驗

我轉向主的身旁。站立在祂的同在中是如此美好,我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會不願意為祂而死?但是來自船上的人有許多拒絕為主而死。當主要求時,他們退後了。當中有許多人後來回到船上,有些人就這樣離開了,有些人則繼續留在港口。

有些拒絕死的人就留在島嶼上,他們被允許在島嶼上自由走動,甚至可以進入主的殿中。他們似乎很愛浸泡在這裡的榮耀中!許多人甚至也開始閃耀著榮耀,但是他們從未讓榮耀進入他們裡面,他們不過是反射出從別人身上所發出的榮耀!

我開始覺得允許這些人繼續留在島上是錯誤的。這時主對我說,我的耐心將會贏得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但即便他們永不為我捨命,我仍愛他們並喜悅他們來享受我的榮耀。永遠不要拒絕那些愛我榮耀的人。這些人真的享受主從殿中所散發出來的同在,但是當主自己靠近他們時,他們卻顯的膽怯並退卻了。

我發現這些拒絕為主捨命的人開始把主的殿當作自己的家,他們覺得這殿根本就是為他們所建的。我想要對他們這嚴重的自以為是感到生氣,但是我無法感受到怒氣。我瞭解自己無法生氣的原因是因為我站的離主如此地近。這使我考慮要作個決定,是要繼續靠近主,還是離開主以至於我可以發怒。

我很訝異這竟然是一個困難的決定,但誠實地說這真的很難。由於裡面湧出懼怕,我更靠向了主。祂很快伸出雙手緊緊地抓住我,彷彿我即將要墜落懸崖。我往後一看,我很驚訝地發現我真的就是站在懸崖的邊緣!如果我真的離開主一點去感受我的怒氣,我早已經跌落深淵了!

於是主對我說,「在我的殿中,我容忍自以為是勝於容忍怒氣。因為怒氣將再次興起戰爭。」我很震驚地發現自己尚未決定為主而死,我也同樣自以為是的以為自己擁有主的殿及主自己。當我發現在我內心中這麼大的邪惡時,我感到驚駭,並立刻懇求主用祂的寶劍毀滅我心中的邪惡。

 

復活的生命

當主寶劍刺入我的心臟時,我訝異地發現疼痛是如此輕微,然而先前對於其他人看來卻是如此的痛苦!於是主對我說「那些主動求死的,會死的容易些!」我記得祂在馬太福音21: 44如此說「誰掉在這石頭上,必會破成碎塊;但是這石頭掉在誰身上,就會把誰壓碎如塵埃。

我不記得自己何時被帶到墓地,但似乎一轉眼間我就從當中興起。現在我看到一切的榮耀已經非言語所能形容!

我看著一塊岩石就愛它。我看到樹、天空和雲,我無法相信他們是如此美好。現在連一隻麻雀都比我過去所見過的任何鳥類都顯得更加榮耀。我對這小鳥裡面所蘊藏的豐富感到驚奇,並納悶為何過去我完全不懂得加以珍惜?

我注視著這些自以為是的人,不僅完全不再感到生氣,甚至如果這樣做可以幫助他們的話,因為愛他們,我會願意讓他們都拿劍來刺穿我的心!我開始思想自己是何等蒙福!因為我可以與他們相遇並同在。

如今我真心願意讓他們留下來,我無法理解過去為什麼要對他們發怒?他們遠比麻雀更要來得尊貴!

然後主就在我身旁坐下來。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但我發現祂遠比過去都來得榮耀,而我居然可以承受得住!祂說:「這就是為什麼我的百姓之死對我如此珍貴。那些尋求救自己生命的總是會失去生命,然而為我失喪生命的將會尋得真實的生命。如今因為你認識愛,你已經認識真實的生命。」

接著我看著主的殿和所有組成這殿的人,每一件事和每一個人似乎都能攪動強烈的愛,是遠比過去我所經驗的一切更加美妙。我想要去和每一個人交談,但我又不希望離開主身旁,因為祂的同在是如此地吸引人。主知道我在想什麼,祂對我說:「你永遠不需懼怕離開我身邊,因為我已經住在你裡面,無論你往那裡去,我都與你同在。」

當我注視著這些自以為是的人,他們是如此地享受這一切的祝福,甚至他們還自以為本身就是帶來祝福的原由,然而我瞭解他們並非被建造的一部份!其實我過去也和他們一樣,我也瞭解和真正的喜樂相較,他們的快樂顯得何等膚淺!當我思想及此,一股極深的憐憫臨到我。

在我繼續觀看時,我發現他們的實質變得越來越稀薄,最後他們變得和我在之前的城市所看到的幽靈沒有兩樣。再次我想到主的話:「那些尋求拯救自己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但為我失喪生命的必會尋得生命。」

我發現建築物變得越來越高,當她變得更高,也顯得更榮耀,而且可以在更遠之處被看見。這使得更多的船和人從四面八方穿過暴風雨而來。而暴風雨雖然持續咆哮,卻似乎完全無法影響到這島嶼。當我在好奇到底這建築物(主的殿)可以有多高時,主再次轉向我,說:「我的建造高度是沒有限制的,因為我就是根基,而愛是水泥。」

這話讓我開始注意水泥。它是透明的但是散發出大能。我納悶為何我過去沒有注意到?現在看來它是如此地明顯及吸引人。我開始思索為何在主引導我去注意之前,我對這建築的奇妙竟是如此盲目?這使得我轉向主,我緊密地觀看每一件主在引導我注意的事物。

然後主開始注視如今構成建築物的每一個人。當我再一次去注意他們時,我立刻訝異地發現他們不只是人,他們同時是超越舊的受造物之”新的受造”。他們成了物質界和屬靈界間缺口的橋樑,他們同時是這兩者的一部份。他們毫無疑問是超自然的,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是自然的,而且他們比任何”自然”的事物更加自然。和他們相形之下,其他一切事物看起來都像幻影一樣,而隨著他們持續的改變,這種感覺更為明顯。

沒多久,從他們所發出的榮耀同時可以被看到和感覺到。這感覺不像是觸碰而是一種情緒。當我走進這榮耀時,它讓我覺得好舒服。它就像是一種奇妙的中毒,它並非讓心思混淆而是照明心思。

我感覺自己更尊貴了,並非出自驕傲,而是強烈地感到自己的命定。我同時感到很深的安全感,彷彿我和天、地、空氣、特別是主和祂的殿,完全地和諧!這感覺是如此的美好,我永遠都不想再離開!

隨著新的人搭船進來,這些已經成為建築物一部份的人持續地在轉變。整個建築的榮耀在加增並擴大。當每一群新的人加入時,建築物中的每一個人都歡喜快樂。

分享榮耀

當從墓地過來的新成員加入建築時,原先的舊成員會把自己的榮耀加給新成員。當他們如此作時,從主散發出來的榮耀會增強。而主也會賞賜更多給這些願意把榮耀給出去的人。那些最奉獻於分享自己榮耀的人,會被使用於更高一層的建築,他們使得整棟建築越來越高聳!

我想到這和之前在爭戰中的城市中的嫉妒是何等截然地相反。我試著要去思索之前的嫉妒,但是我完全想不出來,它是如此地不真實,彷彿只存在惡夢中!分享的喜悅是如此強烈,以至於現在若不這樣做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當越多榮耀被分享出去時,人們就有更多榮耀可以去分享。

我明白我們有永恆的時間可以尋找人去分享榮耀。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就是主會創造許多新世界讓我們可以有新的地方去分享祂的榮耀。我明白這就是為什麼祂創造宇宙有如此多的差異性,而且這就是為什麼祂要創造一個持續快速擴張的宇宙!祂已經啟動榮耀的連鎖反應,這反應永遠不會終止。時間和空間是不會有限制的,因為我們將需要其中的每一個部份!

 

暴風雨回來了!

忽然間我的注意力轉到持續在海中增長的暴風雨。我很震驚地發現它們比主的殿增長的更大、更快速,而且即將侵襲全島。

不一會兒,極大的波浪遮蓋全島,整個建築從我眼前消失。暴風雨的憤怒遠超過想像,然而我卻完全不會懼怕。因為我已經向著世界而死,而如今我裡面的生命是無法被奪去的。和島嶼已經改變的美妙程度相同,我也樂於在肉體上死,以至於我可以自由地承載主的榮耀到這裡以外的宇宙。這時我很難選擇要留下或是離開?於是我單單安息並等候。

漸漸地暴風雨退去,建築物再次浮現。島嶼和建築兩者都變小了,但是卻更加榮耀。然後我發現暴風雨只是暫時離開海岸,不一會兒又再次來襲。這樣反覆發生了幾次,每一次建築物都變得更小,卻也更加榮耀!而暴風雨也同樣越來越小,這個島嶼正逐漸將暴風雨耗損,沒多久牠就只能產生一些不具傷害力的小浪。而主的殿的榮耀已經遠超過筆墨所能形容。

然後烏雲散去,留下我從未見過的美麗天空。當我注視穹蒼,我明白當中的榮耀是從主的殿所散發出來的!雖然主的殿變得小很多,但是風暴並沒有傷害到她!即便如此,從當中釋放出來的榮耀仍遠勝先前,而且萬物都反照出這榮耀。我感到這榮耀是如此之大,已經遠遠超過地球的範圍。

接下來異象改變了,我單獨和主在一起。所有這些強烈的感覺都消逝了,甚至包括愛的感覺。主看著我誠摯地說:「戰爭幾乎結束了。現在已經是時候去為將來的暴風雨作預備。你去告訴我的百姓,凡是手上沾有弟兄血的人,將不會被使用來建造我的殿。」

我努力試著去聆聽這些話好把他們記下來,但心中我仍在想著我曾經感受到極大的愛。主接著說,「這是一個夢,但它卻是真實的。你的心已經明白夢裡我對你啟示的每一件事。現在你要用你的心去信,那麼我的愛就將再次對你真實。這是你的呼召……去認識我的愛。」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劉 怡 恩
  • Dear sister, I have read "The final quest" from Rick Joyner. It changed my mind in many different ways.And now, this article is just revealing so much truth, so much glory of the Lord.It is a knife piercing into His Church. Yes, the Lord will move away those who think they CAN build up His house and put their fingers to the Holy affairs. Just like Usa.Thank you for sharing to us.I-En
  • 謝謝!我也領受很多!更謝謝老鷹部落格的翻譯,願神繼續帶領您們一家有美好的肢體連結!

    isaiah550809 於 2009/03/12 1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