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禱告說:「主啊!讓我為祢燒盡。」我不想變成灰燼,那荊棘最奇妙之處就是它沒有燒盡;但有太多神的僕人快要被燒盡了,那是因為他們被另一種火燃燒。——布永康

 

縱火不是罪(上)  by布永康

神使浮木著火,乾枯的柴枝也能像摩西的荊棘一樣為神燃起烈火來!哈利路亞!

我不會禱告說:「主啊!讓我為祢燒盡。」我不想變成灰燼,那荊棘最奇妙之處就是它沒有燒盡;但有太多神的僕人快要被燒盡了,那是因為他們被另一種火燃燒。

我禱告:「主啊!讓我們不斷地為祢燃燒。」沒有火,就沒有福音。

新約聖經是從火開始的。耶穌的見證人一開始就見證耶穌與火的關係。施洗約翰自己就是那「燃燒和發亮的光」,他曾宣告:「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祂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祂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太三11-12 )施洗約翰介紹了與他不同的施洗者—耶穌。

約翰用水施洗——水是物質(自然界)的元素;而耶穌卻用屬靈的元素——聖靈之火來施洗。水與火是何等大的對比啊!施洗約翰站在冰冷的約旦河裡,而施洗者耶穌卻站在猛烈的火河中。

約翰最重要的工作是施洗。他說到耶穌最重要的工作也是施洗,施洗是主目前最大的工作。

耶穌用聖靈施洗;這意味著你成為重生的基督徒後,基督所給你最大的經歷。

縱火者

福音是火種。

靈不只是幫助你講一篇出色的講章,祂乃是要把火放在人的心裡。

除非基督使你燃起火,不然你不能把火帶到地上。

主說:「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十五5)耶穌指示門徒不要做任何事,直等到他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路二十四49)。當能力降臨,聖靈將如火焰般的舌頭,降在他們各人頭上。

耶穌之前已打發門徒兩個、兩個出去(路十1)。這讓我想起參孫曾把一對、一對狐狸的尾巴捆上,將火把捆在尾巴中,把牠們放進敵人的禾稼裡,使禾稼和葡萄園都燒盡了(士十五)。

門徒也同樣地兩個、兩個被打發出去,成為神的縱火者,帶著神聖的火把—福音之火,焚燒魔鬼的領土。他們是新的以利亞,把天上的火帶下來。除非火降臨,不然傳福音和教會活動只是乏味的例行公事。

在講臺上讀論文、長篇說教、訓誡,或講有關你對國家經濟的看法——全都使人靈裡凍結。沒有神聖的火花使冰溶化,也沒有人帶著火熱的心回家。

相反地,那兩個在以馬忤斯路上聽耶穌說話的門徒,帶著火熱的心回家。

我肯定祂沒有對他們講論政治,或給他們什麼意見,那些不會使他們的心燃燒。耶穌來是要「把火丟在地上」(路十二49)。耶穌給我們的使命不是容易的,撒但也絕不讓我們輕鬆順利,牠是個破壞者。當主差派祂的僕人出去時,也曾警告他們會有肉身的苦難。「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祂。」(太十28)與從耶穌所得的喜樂和火熱的生命相比,肉身一點點的傷害算得上什麼呢?

與生命的冠冕或祂給我們的奇妙工作相比,身體的危險又算得上什麼呢?我們能「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的得來,也要白白的捨去。」(太十8

人子的象徵

火是福音的標誌、人子的象徵;只有耶穌用火施洗。

當我們看到火的洗禮時,就證明只有祂而沒有其他人在工作。這是祂在動工的印記,也是真正基督徒信心的印記。把你的手放在這些事情上,你就會感覺到那股熱力。先知以利亞也同樣說:「那降火顯應的神,就是神。」(

王上十八24)只有一位神能那樣做,以利亞清楚知道巴力沒有這樣的能力。你屬靈的溫度計是幾度?它符合標準嗎?你靈裡是否已降至冰點?在教會中有沒有凍結的祭壇?有沒有溫暖的敬拜?有沒有只因摩擦才產生熱力的教義?有些神學和教導如同石綿般防火,有些宗教書籍只有在你燒掉時才有火。那些使信心冷卻的事情,是與五旬節的基督無關的;凡耶穌所觸摸的必燃起烈火。耶穌使冰塊溶化。有些教會試圖激發人的熱心,但屬靈上只是鑽木取火。

 

冒牌彈藥

神的火是特別的、獨一無二的;在摩西的祭壇上,只能有神的火,不能有從人的努力而製造出來的火。拿答和亞比戶自己造火獻祭,那是「凡火」(不敬之火)。從神而來的火便把假火消滅,把背叛的祭司燒死(利十1-2 )。

今天,也有人獻上凡火。有些奇怪的福音根本不是福音,只是不信的神學、人為的思想和哲學的批評及理論。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從天上來的榮耀之火,除了爭吵外,沒有使人燃燒的蛛絲馬跡。

我的朋友史保羅(Paul C. Schoch )曾告訴我這些事情背後的原因。他引述馬太福音十六章23 節,耶穌對使徒彼得提到撒但:「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思想具有兩個相對的層面:神的思想與人的思想。以賽亞書五十五章8 9 節,神說有高的意念和低的意念。

撒但的思想與人一樣;事實上,撒但無法曉得神的想法。這很奇怪,因為牠本是路西弗,是神寶座前的天使。我想,耶穌那時傷了蛇的頭,一定也使魔鬼的頭腦受損了!牠被打得頭昏腦脹。

本來撒但是充滿智慧的,但這空中的掌權者卻不明白神的心意,尤其是主在十字架上的作為。這些混亂是從罪而來。

撒但與人的想法一樣,人的想法也與魔鬼一樣。正如使徒保羅所說,他們都一樣把十字架視為愚拙,也無法明白神的作為。保羅本來也「看」不懂,他心裡充滿了對基督徒的冷酷無情;他曾是兇暴的人,做盡了逼迫和殺戮基督徒的事;他腦袋裡充滿了不信的智慧與熱心。

縱然如此,當保羅一相信,他眼上的鱗片就掉落了。

我不知道魔鬼有沒有想過要從地獄派間諜到神的國去,看看那裡有什麼奧祕。不過邪靈也不會明白那些奧祕。縱使在地獄裡,牠們也莫名其妙。

對撒但而言,基督的犧牲只是神為自己的利益而設計出來的陰謀;撒但一心只想毀滅別人,那是牠邪惡的本性。若我們用人的思想去抵擋魔鬼,必須記得牠與人的思想是一樣的。

撒但把人類當棋子,並且玩了這棋盤遊戲好幾千年。魔鬼預料到我們每一步會怎麼走,並且很快就把我們擊敗。

撒但從亞當的時候,就開始累積經驗,牠深知人類每一個別出心裁的詭計。你不能從智慧的話中得到信心;無論你說什麼,撒但都有話反駁。

福音不是從人的頭腦來的,也不是由大學教授來的。我們必須進到屬靈的領域,因為仇敵不能跟到那裡。魔鬼不是聖靈的對手;若我們以人的方法去計畫、講道、作見證和傳福音,撒但會使我們失敗,也能對付心理學與宣傳攻勢。重點是我們若在聖靈裡行動,傳講百分之百的福音,這樣,那大迷惑者自己也摸不清頭腦,沒法玩那遊戲;魔鬼是一點也不懂聖靈的。

我們常在佈道會看到這事實。我們的聚會完全向聖靈開放,結果令人大為振奮,整個國家都因著基督的大能被改變。以前控制人的假宗教與魔鬼的教義,完全被震動、破壞!無論是多受歡迎、多麼聰明的傳道人,都無法辦到;只有神用祂的方法做事,才有這樣的成功。當祂進到戰場,就必大大得勝。

每次當我們讓主去掌權,祂都能夠、而必定成功!這些突破是主在末世賜下的部分福祉。五旬節是繼續不斷的,從未停留在耶路撒冷,它乃是直到「地極」的(徒一8)。

我要向你們發出挑戰:開始按著聖靈的層面工作,看看會不會經歷到神親自的拯救與釋放。這樣的佈道,可在全世界打斷撒但的背脊,使牠大敗。聖潔的火是不能模倣的!

一支沒有彈藥的槍發出的響聲,與有彈藥的槍是一樣的。單聽聲音不能分辨真偽,只有使用時才能分辨。

沒有彈藥的槍不會擊中目標,只有真正的子彈才能射中目標。

我們對那些空有響聲、興奮和壯觀的福音展示會並不感興趣,縱然它們能吸引千萬人;我們要看見射中靶心。人群可能到來,但我們必須憑信心,讓聖靈之火發動真正的攻勢,達到主要目標:成千上萬的人重生得救,生命完全得到改變,教會充滿了人,下地獄的人群被攔截了,而天堂則人口稠密。哈利路亞!

神把火降下來,不只是為了情感上的一點享受。但我們為了神的火有這樣榮耀的副作用而讚美祂。

聖靈的能力帶來有生氣的聚會。但只是快樂和興奮,並不能滿足神的計畫;聖靈是為了永恆的目的而工作。

我看見那些快絕跡的蒸汽火車時,便聯想到這事。這些鐵馬如生物般,在肚腹裡呼吸著有火的蒸汽。燒煤炭的人要做的是讓火不斷燃燒,使火車頭充滿了蒸汽。當蒸汽的氣壓升高,駕駛員可以做兩件事:他可以拉動汽笛的手把,或者拉動讓能量進入活塞的手把。汽笛會使蒸汽用盡,好讓聲音更響亮,但若蒸汽進入活塞,便會無聲無息地推動車輪,節省火車的燃料,火車便能繼續前進,把貨物運到不同的地方去。火車的汽笛也是十分重要的,但蒸氣若只能使汽笛響亮,就沒有多大的價值了。

聖靈的火帶來能力;聲音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能力所產生出來的推動力。

雷聲是在閃電後發出的,五旬節的真正目的是推動教會,把福音帶到世上每一個角落。「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十六15

教會是一個「走出去」的教會,不是「坐著不動」的教會,要往外看看主怎樣在各地運行聖靈的能力。有些人不斷地檢查自己的靈魂,反省自己的不足。

耶穌已拯救你,你不必擔心,現在開始和祂一起去拯救其他人吧。

若聖靈已來到,你就起來行動吧!做工的是祂,不是你和我。「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九16

而那些因我們沒有傳而聽不到福音的人,更是有禍了。

 

基督徒時代是火的時代

容我問一個問題。

為什麼耶穌要升到父神的右邊?連最大的聖經註釋書裡也很少提及。

基督的升天似乎被人忽略了。真是那麼不重要嗎?耶穌曾宣告祂的升天是與我們有益的(約十六7)。祂曾告訴我們,除非祂回到父那裡去,不然我們無法嘗到一個最重要的經歷:主不升天,我們便永遠不能領受聖靈的洗。

我們看看耶穌所做的一切。約翰曾寫道,耶穌的工作若要一一記載下來,整個世界也容納不下。

那麼,耶穌在世上時,有什麼事情是祂沒有做的?有一件事,就是施洗約翰說祂會以聖靈與火施洗。祂沒有在世上做這件事,耶穌從天上降臨,也必回到那裡,祂必須經歷十字架和墳墓,才能開始祂的使命最後的部分。耶穌在世上所做的事,沒有一件可以被形容為以聖靈與火施洗。

祂所做的每件事—講道、教導、醫治,甚至受死和復活,都沒有以聖靈來施洗。耶穌為門徒做了許多事,賜他們權柄去醫病,但祂離開他們時都沒有用聖靈為他們施洗。聖靈的洗要等到祂回到天父那裡才能發生!

事實上,主不單曾這樣說,祂也強調過。祂進入榮耀裡是要開始新的職分,就是奉聖靈施洗。這是祂升天回到父神那裡去的原因。

舊約時代人們全不認識聖靈的洗,這是神的「新事」。

當然,耶穌現在也把其他的福祉賜給我們。祂是我們的大祭司、辯護者和代表,但祂並沒有這樣自稱,只單單形容自己為聖靈的差遣者。在祂升天後(不是之前),聖靈降臨,「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徒二3

很久以前,摩西會幕的祭壇與所羅門的聖殿已被引燃——那天上的火;五旬節馬可樓上的火焰,同樣是從天上來的。耶穌擁有一切能力,祂掌管一切。

 

繼續閱讀:縱火不是罪(下)  by布永康〈選自火的佈道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