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寫福音書並不是像我們喜歡用一些「改變你一生的書」這類具有吸引人的開場白,相反地,他卻從枯燥無味的耶穌家譜開始。--

 

 又有以賽亞說、『將來有耶西的根、就是那興起來要治理外邦的.外邦人要仰望他。』但願使人有盼望的 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馬書15:12-13

  

(摘錄小記:這篇很長,我按網頁閱覽的極限分為兩個篇幅(另一篇:猶太的根),作者真的花了很長時間探索和困惑,跟著Yancey的文字,蠻像看電影的,其實有助改進許多「宗教性讀經」的壞習慣。當我打算貼文整理時,腦中閃過羅馬書這段經文,有時候,我們信了我們自己想要的耶穌,但是,若我們只看教會裡耶穌神性的一面,卻刻意略過耶穌的人性,會是慘痛的損失!耶穌,是神的兒子,也是一位平凡的猶太男子,他在地上渡過33年歲月,在那個幽暗未明的世紀初,沒有選擇革命抗爭抱怨奮鬥努力,犧牲了自己大半人生,輕看羞辱,上十字架,為的是讓天父兒女們能真正的「活」。)

  

我所不知道的耶穌--從耶穌的家譜說起 by Philip Yancy (楊腓力)

 

 

我是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一個叫華斯普的社區中長大,在成長的過程中不認識一個猶太人,我心目中的猶太人是一群有外國口音、戴著小帽子、住在布魯克林那種遙遠地方的人。他們都努力念書,將來要做心理醫生或是音樂家。我知道猶太人跟二次世界大戰有關,可是我對德國人屠殺猶太人的事一無所知。當然這些人和我的耶穌是毫不相干的。

我二十幾歲時,交上了一個攝影的猶太朋友,他告訴我許多關於猶太人的事。有一天晚上,我們聊天到很晚,他告訴我他家人中有二十七個親戚在大屠殺中喪生。後來他介紹我讀一些猶太作家的書。有了這樣的經歷以後,我才以一種新的眼光來讀新約聖經。我怎麼可能忽略耶穌是一位正統的猶太人?馬太介紹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大衛的子孫,亞伯拉罕的後裔」。

 當我們在教堂裏宣讀耶穌是「神獨生的愛子,在萬有之前就存在,是完全的神」這些信條,和福音書中所記載:「耶穌生在拿撒勒鄉村裏,長在一個猶太人的家庭」,兩者之間有光年之遙。我後來才知道當初被請去起草迦勒敦會議的人,都不是信主的猶太人。如果是猶太人,就會強調耶穌和猶太的關係。我們這些外邦人時常面對一種危險,就是把耶穌是猶太人的事實淡化,甚至忽略了他的人性。

從歷史的事實來看,我們是共同承受猶太人他們的耶穌。我認識耶穌以後才慢慢地明白,他第一世紀來到猶太人中間,並不是單單為了要救二十世紀的美國人。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他有權選擇他要在何時、何地降生。他選了一個被人輕視的猶太家庭,住在外國皇帝的保護之下。我如果把甘地和他是印度人分開,就不可能真正地瞭解甘地;同樣,如果我把耶穌和猶太人分割,也無法真正地認識耶穌。我需要回到第一世紀,想像耶穌正如當時的猶太人,腰帶上系著聖經的經文,腳上的拖鞋粘滿了巴勒斯坦的沙塵。

馬丁·巴伯(Martin Buber)說過:「我們猶太人,對耶穌猶太人本質中的激動和情感有一份獨特的認識,這份認識是那些依靠他的外邦人所難以體會的。」他說的真是不錯。我如果要明白耶穌的故事,就必須像我要研究任何一個人一樣:對於他的文化、家庭以及背景有一點瞭解。

就是根據這種原則,馬太寫福音書並不是像我們喜歡用一些「改變你一生的書」這類具有吸引人的開場白,相反地,他卻從枯燥無味的耶穌家譜開始。

馬太從猶太的支派中選了四十二代具有代表性的樣本,以確定耶穌王室的血統。正好像今日歐洲一些落魄的皇族後人,約瑟和馬利亞的家族,都可以追溯到一些顯赫一時的君王,包括以色列最偉大的大衛王,以及最早的先祖亞伯拉罕(馬太所列出的家譜也包括了一些不光彩的歷史,特別看一看他所提到的一些女人,這在猶太家譜中是很少見的,這四位女子中倒有三位是外國女子。也許馬太是在暗示,耶穌是全宇宙的希望,猶太人的彌賽亞身上有著外邦人的血)

他瑪是一位無子女的寡婦,必須裝作妓女引誘她的公公,才能在耶穌的血統中參與她的那一份。喇合不需要裝假,她就是以妓女為生的。至於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她是大衛放縱情欲的物件,後來引起舊約中最著名的皇室醜聞。這些見不得人的祖先,赤裸裸地顯明耶穌進入人類的歷史,承受了一些羞恥的包袱。當時坐在寶座上的希律王卻完全相反,他燒毀了自己的家譜,免得有人把他的出身與別人相比。

耶穌出生的時候,正趕上了猶太人驕傲意識抬頭的時候,為了抗拒希臘文化的影響,許多家庭開始給小孩取一些和先祖以及出埃及那段輝煌歷史有關的名字。像馬利亞取名為「米利暗」,就是摩西姊姊的名字;約瑟其實是雅各兒子的名字,連耶穌的幾個兄弟也用雅各其他兒子的名字來命名。

耶穌自己的名字就是希伯來的約書亞——祂拯救——這在當時是很流行的名字(就是在今日的南美洲,這還是一個很多人用的名字)。如今日「Robert羅伯」或是「Joy喬伊」,在猶太人的耳中耶穌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名字。

猶太人一般是不允許稱呼神的尊名,只有大祭司可以一年一次宣稱神的名字。就是今日,那些傳統的猶太人在寫上帝的時候,還都要避諱。在這樣環境裏長大的人,一個人有著像耶穌這樣極其平凡名字的人,如果說會是神的兒子、世人的救主,他們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可能想:耶穌?別開玩笑了,他是一個平凡的人,是馬利亞的兒子。


耶穌是猶太人的記號在整本福音書中到處可見。他小時候受割禮,他孩童時期,他的家人從家鄉步行數日去耶路撒冷參加猶太人宗教的節慶。耶穌長大成人以後,他在會堂和聖殿中敬拜,遵守猶太人的風俗。像法利賽人一樣,他們也都期望他與他們有相同的價值觀。

德國神學家傑金·摩門(Jurgen Moltmann)指出,如果耶穌是生活在第三帝國期間,很可能也會遭到和其他猶太人一樣的命運,被送到瓦斯室中集體屠殺。在耶穌的時代,希律王對於兩歲以下的嬰兒的大屠殺,就是沖著耶穌來的。

一位猶太人的拉比告訴我,基督徒認為耶穌在十字架上喊著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是指父神和子神間一場掙扎的時刻。可是在猶太人的心中,這些話不過就是又一個猶太人受害者在臨死前的呼喊。因為耶穌既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在受折磨時會引用這一節詩篇的猶太人。

很希奇的是不到幾代,就幾乎沒有什麼猶太人跟隨耶穌,整個教會都變成了外邦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看得很清楚,這是因為耶穌無法滿足猶太人對彌賽亞的期望。

很難描述彌賽亞這個字在猶太人信仰中的重要性。主後1947年,死海古卷證實了在昆蘭(Qumram)社區裏,人們熱切地期盼一位彌賽亞,甚至在吃飯的時候都會留一張空椅子給他。也許幻想從一個小地方,有一天會出一位世界的統治者是大膽了一點,可是猶太人正是如此相信,他們正在等候一位君王,而這位君王能重建他們國家昔日在歷史上的光榮。

耶穌在世的日子,是人人都在等候起義的時候。以往常有一些假彌賽亞起來帶領人革命,都遭到無情地毀滅。曾經有一個被人稱為「埃及客」的先知,帶領了一批猶太人在曠野,他宣稱他有能力使耶路撒冷的城牆倒塌。羅馬政府就派軍隊前去鎮壓,殺死了四千多個反政府的人。

當人們聽說在曠野又有一位先知,成群的人湧到曠野去看這位穿著駱駝皮的野人,施洗約翰堅持地說:「我不是彌賽亞」。約翰後來問耶穌的話「那將要來的是你麼?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其實,長久以來,這是一句在猶太人彼此間到處都聽得到的問話。

每一位希伯來的先知都教導有一天,上帝會在地上建立祂的國度,這是為什麼「大衛的子孫」這樣的謠言對猶太人極度有吸引力。神將會親自向猶太人證明,祂沒有遺棄他們,祂會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

讓我們誠實地面對這種情形:約翰所指的這一位來到的時候,山卻沒有震動,列國也沒有發顫。耶穌太令猶太人失望了。相反的事倒不斷發生,耶穌出現不到幾十年,羅馬的兵丁居然把耶路撒冷夷為平地。年幼的基督教認為聖殿的被毀乃是神和以色列之約終止的句號。第一世紀以後,就很少有猶太人相信基督教。基督徒很珍惜猶太人的經典,就稱他們為舊約,並且廢止了大部分猶太人的風俗。

因為被教會拒絕,又被責怪要為耶穌的死負責,有一些猶太人就起來反對基督徒,他們傳謠言說耶穌是馬利亞和一個羅馬兵丁的私生子,十字架是因為他是搞巫術,蠱惑民眾,想要引誘以色列人誤入歧途。一個人出生時有天使宣告是為了地上的和平的,卻成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分離者。

幾年前,我和十位基督徒、十位猶太人,以及十位回教徒在新奧爾良(NewOrleans)相聚。這個聚集是由心理學家史高特·派克(Scott Peck)出面邀請的,他是想看看我們是否有可能,越過彼此相異之處達成一些共識。每一類信仰的信徒都有機會舉行一次敬拜聚會,回教徒在週五,猶太人在週六,而基督徒在主日,所有三十位均一同參加三種不同的敬拜聚會。這三次的禮拜是有多處相似之點,提醒了我們這三個信仰的共同點,或許這三種宗教之間那種強烈的緊張,正是因為它們有共同的傳統。好像人們常說家庭裏的爭執總是最頑固的,內戰常是最殘酷的。

在紐奧爾良我學到了一個新字:「更迭取代」。猶太人很反感基督教的信仰廢止取代了猶太教。有一位猶太人說:「我覺得自己好象是古怪的歷史,似乎我的宗教應該送到養老院。」另外一位在弗吉尼亞州長大的猶太拉比,他們是當地唯一的一家猶太人,他提到:「每次聽舊約的神或是舊約這類的字眼,都覺得刺耳。基督徒居然搶去了彌賽亞這個字,或是希臘文的基督。」每年,基督徒還會請求他父親,這位在社區中頗受人尊敬的猶太人,來評判耶誕節時哪一家的燈光裝飾最出色。猶太的拉比帶著這個小男孩在鎮上每家人的房子經過,注視他不瞭解的、明亮展示的聖誕燈飾:聖誕燈飾的原文就是「彌賽亞的燈」。

我以前並不知道回教徒對兩種宗教也是抱著更迭取代的心態。在他們的心中,正如基督教源出猶太教,吸取了猶太教的一部分而成了新教,同樣地,回教是源於基督教和猶太教,吸取兩者的一部分,另創新教。亞伯拉罕是位先知,耶穌也是位先知,但是穆罕默德是最大的先知。舊約有他的地位,新約也有他的地位,但是可蘭經才是神終極的啟示。當我聽到自己的信仰被人講成一種世襲過程的時候,我才開始體會猶太人在以往兩千年中的感受。

在聽完了三種信仰說明,清楚他們的差異之後,我也才明白耶穌所帶下的隔離是何等深。回教的敬拜聚會中大部分都是向著敬畏全能的神祈禱,猶太教的聚會就包括了讀詩篇、摩西五經以及熱忱的歌唱,這些東西在基督教中也都能找到,只有擘餅紀念主的晚餐是基督教所獨有的:「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當我們帶領的弟兄在分餅之前作這樣的宣告,這餅就是基督的身體,這是分歧點的開始。

當回教徒征服了小亞細亞的時候,他們把許多教堂改成了清真寺,並且到處刻著對基督徒告誡的話:「上帝不會降生,也不會是神懷中的獨子。」這句話如果刻在猶太人的會堂裏也很合宜。歷史中最大的分裂就是從伯利恒和耶路撒冷開始,耶穌真的是彌賽亞、神的兒子嗎?在新奧爾良的猶太人解釋:一個彌賽亞,三十三歲就死了;一個民族,當他們的救主死後,就更加衰敗;而世界不但沒有合一,反而更加分裂。這些事實使耶穌的骨肉之親(猶太人)難以接受。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有兩千年來的大分裂,有歷代以來反猶太的暴力,在猶太人中間,對耶穌的興趣還是重新燃起。

主後1925年,當希伯來文的學者約瑟·克勞斯勒(Joseph Klausner)決定要寫一本有關耶穌的書時,他發現當代的猶太學者著作中只有三份文件與耶穌的生平有關,如今這樣的研究著作為數眾多,其中也有高水準的、有啟發性的作品。現代的以色列學童在學校學習耶穌是一位偉大的教師,也許是最偉大的猶太教師,後來耶穌被外邦人接受了。

是否有可能沒有偏見地來讀福音書呢?猶太人是以懷疑的心態來讀的,他們存心來找毛病。而基督徒又總是透過教會的歷史來讀。


我相信這兩種人如果能想一想馬太的第一句話或許能有幾分益處:「耶穌基督的家譜,大衛的子孫,亞伯拉罕的後裔。

大衛的子孫是講到耶穌彌賽亞的這一條線,猶太人不應該忽略。陶德(CHDodd)說過:「(彌賽亞)這個頭銜他(耶穌)寧死也不願意否認,想必對他有極重大的意義。」亞伯拉罕的子孫是講到耶穌是猶太人的這一條線,我們基督徒也不敢忽略。賈柔沙·派利肯(Jaroslav Pelikan)說過:「如果每一個基督教會,每一個基督徒的家,集中他們的虔誠,不僅認為馬利亞是神的母親,以及天堂的皇后,而也是猶太的少女及新女性;耶穌不僅是創造之主,而且也是耶書亞拉比,(以及拿撒勒的耶穌拉比),這世上還會有這麼多反猶太主義,還會有奧斯維茲嗎?」(Auschwitz譯注:二次大戰德國的瓦斯集體屠殺營)

 

未完,請繼續閱讀:

我所不知道的耶穌--猶太的根  by Philip Yancy (楊腓力)

http://isaiah550809.pixnet.net/blog/post/735767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