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酒與老酒V.S.新皮袋與舊皮袋(兼容並蓄的主) by Rick Joyner

摘錄小記: 每次聖靈更新教會,更新恢復我們個人時,我們總以為神已經揚棄舊有的一切,其實不然! 主有時恩膏新歌,有時恩膏老歌。以下摘自”末日烈焰”一書.

 

 

  我們從聖經得知:在這世界的末了以前,教會必定合一。主再臨是要迎娶一名新婦,而非一群妻妾!耶穌認真祈求使祂的教會合而為一,祂的禱告必蒙應允。

  主俯視地上,只看到一間教會。教會的許多紛爭是地獄而非天堂設計的,在末日來臨以前,這些紛爭必然瓦解。我們如果要準備迎接大收割(這世界末了的標記),就必須合一;如果不連合在一起,那些『網』是網不住收穫的。

  的確,許多想使教會合一的人是出於錯誤理由,又以錯誤的屬靈組織來帶領。有些人對此則反應過度,於是責難所有的合一運動。

 

一個成熟、常設而不冷不熱的教會,大概沒有比一波新人信主更能將生命氣息吹進這教會了。主使用初信者協助更成熟的信徒更新,保持信仰的活潑;同樣地,主也使用拓植新教會的新運動協助教會的信仰活潑、更加尋求祂。

  惟有受到『保住地盤』之靈支配的人,才會受該地區的新教會所威脅。那些眼光放在神國而非一己國度的人,不但歡迎新教會,也願為它們禱告,盡可能在各方面予以協助。正如大祭司把胸牌(鑲有代表眾支派的寶石)戴在胸前,那些行在最高呼召裏的人,也把神的眾百姓放在心上,無論他們是來自哪個『支派』(即宗派或運動)。

 

  時間的問題

  回顧歷史上某些偉大的復興家與改革家,會以為他們的事奉涵蓋時間很長,其實正好相反。教會歷史上偉大領袖的領導顛峰很少超過幾年的,他們在恩膏最大的時期過後也許繼續活著,也許還有些影響力,但是他們真正的領導時間(帶領教會往前走)卻通常很短,有時不到一年,很少超過五年。

  教會歷史上真正『新皮袋』的新運動變成『舊皮袋』的速度,往往比我們所認為的更快,這事實在令人扼腕。時至今日,似乎沒有哪個運動可以避開這個趨勢。新皮袋能保持常新嗎?或者難免變成易碎的舊皮袋,無法再裝新酒了?

  我研究了『裝酒皮袋原則』之後,相信主通常必須尋找新皮袋來帶領每次的新運動、或向前推展祂的旨意。然而,聖經時代也有更新舊皮袋的方法,就是把它們浸在油裏,然後泡在水裏。

聖靈近來的行動指出主正帶來新皮袋,同時也更新舊皮袋,更新與恢復這兩項教義之間不必有衝突,因為主顯然相容並蓄。正因如此,當年使徒保羅在宣教旅行時,總是造訪會堂並尋求更新他們,而且同時拓植新的教會。

 

  枯骨原則

  處於神目前行動先鋒的人,很多無法接受神竟然熱切更新宗派或先前的運動。同樣地,那些在新近運動中有份的人,由於還保有從中獲得的殘餘祝福,通常就不再像以往那樣迫切向神尋求更多的祝福了,卻也因而自絕於未來的運動。那些真實經歷聖靈更新的,通常是比較老舊的宗派或運動,它們非常僵化,好像已死在傳統裏,似乎最不可能領受更新。然而,正是這樣絕望的光景促使他們迫切尋求主以致尋見。

以西結異象中的『骸骨』(參考以西結書第卅七章 )似乎一定要極其枯乾,先知才能說預言而使生命氣息進入它們裏面。

  與教會中多數更新運動並行的,通常是一項『恢復』運動。這些運動稱為『恢復』,因為它們的焦點是恢復被遺忘的聖經真理。凡誠實研讀教會歷史的人都承認,這一直是宗教改革以來教會歷史上的一股驅動力,已經促成各項重大的屬靈進展了。

新運動通常被指控是建基在『新真理』上,意味著並非聖經真理;然而每項真正的恢復運動卻恰好相反,它們是恢復被遺忘的聖經真理。

那些指控恢復運動是尋找新真理的人,總是宣稱凡可從聖經恢復的真理,他們本來就擁有了——這假設真要命!倘若我們不想變成僵化而沒有彈性的舊皮袋,千萬不可這麼說。

  同樣地,那些有份於新運動的人,也開始嘲弄或攻擊先前的運動或該運動的餘民。他們散發的驕傲致使這運動戛然而止!因為神說過,祂必阻擋驕傲的人。神真的從祂府庫裏拿出新舊的東西,然而僅僅最有智慧的人才看得見,或有份於兩者中的一部分。神這兩項並行的行動之間一旦出現衝突,祂就立刻撒手,不再施恩給任何一項了。
  不義的論斷(即以神之外的觀點來論斷)起源於驕傲或恐懼,兩者會終止屬靈的進展。

使徒保羅勸勉他所帶領信主的人,不僅要持定交付給他們的傳統,也要激烈抵擋那些會捆綁他們的傳統。有些傳統能增添教會的活力,使教會行在正道上;但有些則可能用來取代真正的屬靈生活,以及聖靈在教會中的地位。

每次的復興、覺醒或運動,都註定要打一場殊死戰後才能正確地看待傳統,同時以開闊的胸襟接納主所做的新事。那些想要徹底揚棄傳統的人,難免變得像火車離了鐵軌——也許力道十足、噴出大量蒸汽,卻走得不遠。而那些想要完全投靠傳統的人則像鐵軌上少了火車——也許真能通到某地,但是缺少了真正抵達那地的工具。

  威爾斯大復興幾乎有兩年之久,似乎在新舊之間平衡得很好。舊傳統因眾人正確地尊重、領受而重現活力,以致紮下更穩固的根基,致使新事能由此而產生。這是因為那裏的恩膏極大,人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認出神的作為。

主有時恩膏新歌,有時恩膏老歌。

偶爾祂恩膏一種傳統的禮拜形式,有時舊形式因著缺乏恩膏而被迅速拋棄。從復興而生的新敬拜形式若成了『獨尊的形式』,使人既不能偶爾用點舊的、或開明地接納比較新的,那時麻煩就來了。

 

  由預備道路的人施洗

  新與舊之間如何產生關連?這項根本問題關係著復興能否誕生,或者一旦開始後能否持續。耶穌被問到仗著什麼權柄做祂的工時,祂指出約翰的洗禮,並反問詢問祂的人,祂的權柄是從神來的,還是從人來的?主不是想偏離有關祂權柄來源的問題,其實這問題的答案,就是他們所問之問題的答案。

  施洗約翰是舊體制的最後一位。那體制從起初就預備了道路,他們也都說過耶穌的預言。約翰所代表的那體制指著耶穌,宣稱祂實在是他們都曾說過的那一位。耶穌和歷史上神所差來的先知使者都不同,祂是有確實憑據的——從起初就被談到了。

  耶穌並沒有指著舊體制說它死了、過氣了,反而尊重它,甚至順服它。耶穌與神過去的行動相連,也紮根於其中;祂不單指著它們作為自身的憑據,也從中汲取養分,並以『經上記著說』來確立祂的教訓。我們若想行在神的權柄中,就一定要照著做。

 

  正統與聖經

  眾人所認為的正統基督教,與聖經中真正的基督教之間的差異可能很大。因為這『正統』充其量是在斷言某事工或教訓的真偽時,一種虛弱無力的論點罷了,使用這論點時還必須深入解釋所依據的正統觀點是基於什麼。

天主教的正統一定和更正教不同,而浸信會或五旬節派也和原生的更正教不同。然而,對於聖經沒有明說的事,這論點可以(也應該)在特定流派或宗派中有些份量。

  過去五百年來,若是沒有人勇於超越正統而站在聖經所啟示的真理上,就不會有恢復聖經真理的屬靈進展了。然而懷著怎樣的靈來做,將會決定是進一步恢復聖經真理、導致屬靈進展,抑或只是產生另一個門派或異端。

  兩個連續運動之間的屬靈代溝,往往在基督的身體內造成極多不和,使原本可因真理恢復而得到的祝福,卻因著不合一與衝突而化為泡影。然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了,舊約指著新約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應許了不同的事:

  『看哪,耶和華人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拉基書四章5—6節)

  以利亞的靈在施洗約翰身上,為主預備道路;以利亞的靈在末世也要降在教會身上,為他的再臨作準備。真正以利亞的靈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

在主的日子未到以前,在末世的收割未到以前,這屬靈的代溝將會獲得醫治。

新舊將正確地結合,父親將為屬靈的兒子預備道路,兒子將合宜地尊敬父親。當這份合一達成時,我們就預備妥當可以迎接主的再臨了。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