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自Master Potter基督教奇幻小說

 

大迷惑

名叫「勤快鍋」的砂鍋在房裡大聲喊著:「我要第二種保單--家庭平價保單。我認為它提供孩子和全家最佳的保障和安全。我們教會的長老們一定會贊同這種保險計畫。」

曾富足為了在一片嘈雜聲中能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就一面揮舞著手帕,希望引起「懼怕人」的注意,大叫著:「這裡這裡!我也要第二種保單,另外加上『安全第一保單』。每個月一次的復興特會真是太好啦!我可以邀請「掃興阿姨」來參加;反正她不管是什麼聚會,對她來說都一樣!一次燃燒三塊木頭剛剛好,既能供應相當的熱度,但又不會燒掉整棟房子。」

眾器皿這時已喪失屬靈的敏銳度,因此就激烈地爭論該簽下那一種保單。每個人都深信自己所選擇的是最好的保險,也沒興趣聽從別人的看法。他們個個都十分頑固和自私,只想壓過別人的聲音。器皿之間滲透著一種「心胸狹窄」的態度,幾乎沒有器皿意識到狀况有了變化。

 

笑裡藏刀

眾器皿開始浪費時間在爭吵和鬥爭中,彼此開火。他們之間也開始玩起危險的笑裡藏刀的把戲。以他們的頭銜和地位為掩護,躲在教會的隱密處。他們表面上笑容可掬,表現得十分屬靈,暗地裏却捅了屬靈夥伴一刀,還告訴自己說,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神的緣故。

他們受到可怕的矇騙,自我指派為律法的維護者,而開始誹謗那些隨從聖靈自由之火的感動而行的人,但那聖靈之火曾是他們一度所熱愛的。於是他們就愈發陷入「懼怕人」所主導的「操控」和「律法主義」邪靈的捆綁中。

許多人在受矇騙的情况下,根本沒有仔細閱讀文件的條文,就急著在保單上簽字了。

在令人窒息的煙霧中,屈服的氣氛侵襲整個架子,器皿們都安於黑暗之中。昏睡的斗篷遮蓋了他們的心志,他們的活力慢慢流失、生命也榨乾了。

邪靈可憎的膀臂懷抱著他們,一面輕輕地搖著,一面催眠著小小的教會,唱著:「搖呀搖!小寶貝,別長大,快快睡!」

 

重燃愛火

聖靈因著器皿間的意見分化、矇騙、昏睡感到十分憂傷,聖靈便催逼代禱者們重新連結起來,同心合意來禱告。「你們要彼此連結,回到那起初的愛,要悔改,跟大陶匠哭求!看看你們所處的光景,身邊的同伴們都受到仇敵所矇騙了。」

當他們重新聚集時,使人心柔軟的火焰也開始在他們的心中點燃,直到他們再也承受不住這火焰的熱度,大家害怕地縮成一團,哭求起來!

貝珍愛慟哭:「主啊,是的!我們需要祢的烈火和祢的同在!求祢饒恕我的恐懼和冷漠!」金香壺撕裂心腸、深切悔改,從內心深處發出呼聲:「饒恕我們!我們確實需要祢的烈火持續在我們裏面燃燒,若非如此,我們就無法帶出祢的榮耀。」

聖徒們熱切的禱告如同金香爐的煙升到寶座前,他們每一句祈求和哭喊都進入黑暗中,衝擊著壓制的權勢。

此時貝珍愛甜美的歌聲溫柔地帶領這些禱告的器皿們進入敬拜。在敬拜讚美中,他們的心深深被抓住,淚水潸然而下。其他的器皿們則唱起了先知性的靈歌。

從天上起了一陣更新的風,吹向代禱者,分賜下啓示並提升他們的信心,使他們能竭力追求復興的火焰。天堂的窗戶打開了,榮耀的强風掃過整個屋子。

聖潔的敬拜馨香之氣和屬天的榮光如此猛烈地擊打著魔鬼的勢力。消防隊長一面要躲避讚美歌所發出的榮耀飛彈射擊,一面還大聲咆哮著,要懼怕人趕快找出這令人憎恨的敬拜是打那兒來的。

「懼怕人」恐慌起來,銳利的藍眼射出恐懼的眼光,因為他十分懼怕主人的憤怒會臨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很快趕緊召集他的助理們--「律法規定」和「宗教儀式」,並分派一整個邪靈軍團歸他們帶領;命令他們要全力收復那房子的掌控權。

邪靈無法搜尋到代禱者的位置,便擄獲挾制其他器皿,口沫橫飛地咕噥著:「你們根本不需要那種可怕的烈火!在過去的經驗裏你們早就知道,火煉的折磨只會帶來痛苦和恐怖的經歷!難道你們還想再經驗一次嗎?」

有些器皿十分贊同這群鬼魔的謊言,便告訴彼此:「不不不!我們可不想再來一次了!我們還記得那試煉之火有多可怕,而且也沒忘記那是大陶匠一手釀成的!我們決定要簽約、投保火險。」

 

恐懼帶來麻痹

貝珍愛和其他的代禱者受到群鬼這種反擊,覺得驚恐,開始失去盼望,於是他們都閉口,不再禱告。

重新取得整個房子的主控權後,「律法規定」注意到了貝珍愛,便來到她身邊跟她說:「我們這些安全政策是為了大家的福利。我知道,你們這些女士們並不想造反,你們實在不應該破壞規定的。」

貝珍愛大聲喊著說:「別聽他的!他的規定是一種捆綁,是要奴役我們!」

「律法規定」一面咆哮、一面挖苦地嘲笑她:「我們周圍老是有那麼一個心不甘情不願、又不屈服大嘴婆!挑戰合理權柄不但是錯誤的行為,而且對別人來說是很危險的負面示範。」

這時,金香壺開口說,「貝珍愛,我覺得你是對的。我們不該為了服從規定、受到律法的捆綁,反而失去起初的愛心。」甄喜樂也開口說:「我愛大陶匠,而且需要祂燃燒的愛。我希望大陶匠能回來。祂到那裏去了?」

「懼怕人」加入眾人之中,手搭在「律法規定」先生的肩上,傷感地搖搖頭說:「這種情形我們見多了!身上帶有耶洗別之靈的女人們,總是自以為所作所為都是對的,事實上,只是帶來攪亂、爭論和分裂。」

「律法規定」則回應說:「而且啊,最糟的是,你們當中有人被矇騙了還不自知呢。」

「哦,天啊!」常受苦嚎啕大哭:「我知道,我就是那個受矇騙的!就是我!現在出現了見證者的口,我終於得到印證,嗚……

「宗教儀式」則趾高氣揚地走到他那群屬魔鬼的死忠跟隨者之中:「我知道,你們這些小女孩是滿心希望做對的事。不過你們應該記住,聖經上說,婦人要保持沈默,而且不應該掌權。你們這群代禱團隊,要是沒有讓有經驗的人來負責帶領,可是非常危險的事。」

貝珍愛和金香壺彼此相望,心中更困惑了。

「懼怕人」開口了:「大陶匠搞得一團糟,拍拍屁股丟下你們,是我們帶著智慧幫助你們收拾善後。結果你們四個卻挑戰我們的領導。除非你們學會服從,否則你們永遠也無法進入神的呼召!除非你們長大成熟,順服神賜下的權柄,否則你們只會讓大陶匠憂傷而已。」

貝珍愛開始哭泣,說,「我不想成為悖逆的器皿,我只要大陶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請幫助我吧,也許我應該什麼也不要說,閉上嘴,以免別人誤以為我質疑領導者的權柄而跌倒。」

「沒錯!」懼怕人點點頭,笑著說。

其他隱藏在暗處的政治邪靈和宗教邪靈,則在貝珍愛和她的朋友四周打轉,以陰險狡詐的控告叫她們閉嘴。

「律法規定」開始喊著:「女士們,現在你們要選擇那一種火險計劃呢?是單項的還是配套的組合保單?」

甄喜樂低頭望著自己的鞋子,思考應該如何做,說:「我並不想找麻煩,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一個月只有一次復興特會。」

「懼怕人」以低沈而帶著威脅的聲音說,「請你別再製造麻煩啦!你沒聽懂我剛才說的話嗎?你們只有四種火險保單可以選擇!大陶匠是危險人物!祂的烈火很容易失控,所以選保單就不能選祂!」

勤快鍋看到代禱者們也都開始排隊接受規定,便鬆了一口氣,說:「你們都不想成為悖逆的器皿吧,畢竟,消防隊長比較懂火,他是這方面的專家。我們都不希望再看到火焰失控了,真的,我們最好每個人都選擇一份保單。」

 

錯誤的服從

為了想做對的事,她們只好錯誤的屈服,不但停止禱告,還開始質疑自己禱告的動機,也開始病態地自我檢討和內省。

甄喜樂痛苦地衝口而出:「我們會不會禱告錯了?我真不想給大家帶來麻煩。」

「我本來就不太信任自己的動機。」常受苦也說:「每當我以為自己做對時,結果常常是相反的,對錯真是難以分辨啊!」

「我猜,這就是我們需要帶領的原因吧!」甄喜樂說:「我們在這方面都是新手。如果說我從其中學到了什麼功課,那就是:我的分辨能力並不如我想像的那麼好。」

貝珍愛臉頰流下淚來:「我總是把事情搞砸了!在曠野中,我掉入仇敵的網羅中,卻以為那是神的旨意。現在我又抵擋那些來這裏幫助我們的好人,認為他們是仇敵,我真是糟糕透了,我永遠也沒法長大,更別說進入神的呼召了。」

「我覺得,假如大陶匠還要我們再經火煉,祂一定會再賜下火來,我們不需要事先禱告。」金香壺開口說。

「我猜,神並不要我們女人們擔任領袖的職位,」甄喜樂說:「我想,我只需在教會裏面看顧孩子就行了!至於生火的事就讓男人去做吧。」

「我可以負責準備星期三晚上的愛餐,」貝珍愛說:「大家都蠻喜歡我作的砂鍋鮪魚煲。」

「我想,我可以幫忙打掃牧師的書房,」常受苦傷感地說:「我猜啊,這就是我唯一能為神的國度所做的奉獻了。」

「太好了!以後只要每禮拜有一次禱告會,我們可以聚集在一起,為那些出去爭戰的弟兄們禱告,讓他們帶來大有能力的突破!」金香壺說。

聖靈卻呼喊著:「不是這樣的!不是降服在錯誤的權柄和守律法下,而閉口不言。這是一種矇騙!大陶匠說過:我的兒子和女兒都要說預言。你們無論是為奴的、或是自主的,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無論是男人,或是女人,你們每一個人在母腹的時候就有特別的呼召。你們不會因為生為女人而受限制;只會受限於文化和宗教的偏見。大陶匠要使用你們帶著大能地去傳道和教導神的話語,並且要呼召你們站在執政的領域中策略性的位置上服事,並不是只在教會裏。你們在神裏面都有偉大的命定。」

 

先知性的命定

「甄喜樂,你受造是要成為一位先知性的歌者。你要領受天上的音樂,並將它帶到地上來。我要賜你節奏旋律和音符,使被擄的得自由;讓許多家庭得極大的醫治。你要創作歌曲,將為世世代代帶來極大的影響力。」

「哇!」甄喜樂整個都振作了起來。

「常受苦,你一生中經歷許多苦難,神允許這些苦難臨到你,是為了成就你生命的成熟深度,使你心中有愛。我特別賜給你一份對神話語的熱愛,因為我呼召你成為一位大有能力的教師。你會從我的話語中挖出金子般的寶藏,並且分享這些珍寶給男男女女。」

「我?……我簡直不敢相信!」常受苦結結巴巴地說。

「金香壺,你是一位先知性的代禱者,是為了列國自由代禱的戰士!你會為許多為父的罪來悔改,並在眾多屬地的領域掘開復興的古井。我要把城市的復興鑰匙交給你,你會打開城門,你會得著策略,打破那世代以來影響百姓和列國的咒詛!」

金香壺激動得雙唇直顫,她的壺蓋喀喀作響,壺嘴噴出好幾口蒸氣,說:「你們聽到了沒?我會成為列國的代求者耶,不是只為這裏差派出去的男人禱告而已!」

貝珍愛為她的朋友高興,但是一想起她過去的失敗,她的眼淚就不禁奪眶而出。我大概永遠無法達成我的命定了,因為我裏面有耶洗別的靈。她全身緊繃地等候聖靈對她說話,很擔心聽到的會是壞消息。

「貝珍愛,我要帶領你站在極大權柄的位置,是站在君王恩膏的位置。我要訓練你去迎擊耶洗別的靈,因為我對你的呼召是訓練你進入先知的職分。

「我要帶你進入屬靈界的版圖中,讓你看見空中掌權的如何控制列國列邦。我會讓你看見那些列國的堅固營壘,當你釋放我的旨意時,仇敵將四處逃逸,如同山搖地動般地顫慄潰散。我要讓你看看我屬天的棋盤,你將說預言,並且安置棋手就定位,你會和聖靈同工,到處彰顯我的權能。你將成為為我發聲的火把!

你現在所遭遇的屬靈爭戰都是為了預備你投入未來關鍵的爭戰。在現在的戰役之中,我將教你如何聆聽我的聲音,以及如何勝過仇敵。」

貝珍愛抬起頭哭泣著,聖靈接著說:「還有一件事,貝珍愛,你的呼召可比煮砂鍋鮪魚煲大得多了。」

在場的女人們都擁抱起來,又哭又笑的,慶祝她們從屬靈的壓制和矇騙中得釋放。常受苦開口說:「好啦!各位女士,我們還在戰場上呢,我們還需要爭戰,來禱告吧!」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aring Eagle
  • 受迷惑 或 重燃愛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