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看見一個人、奉你的名趕鬼、我們就禁止他、因為他不跟從我們。耶穌說、不要禁止他.因為沒有人奉我名行異能、反倒輕易毀謗我。不敵擋我們的、就是幫助我們的。(馬可9:38-40)

 

 

(以下節錄自作者末日烈焰一書)

 

每次復興或覺醒期間,似乎總會出現這項大爭論:主希望以這次復興(revival)來更新(renew)現有的教會結構,還是要誕生一個全新的結構(通常稱為『恢復』[restoration])?

 

顯然祂兩者都想做!

不過,那些委身於更新的人,通常看不見祂的『恢復』旨意;同樣地,那些委身於一項恢復神學的人,也看不見祂『更新』的旨意。雙方的這種盲目妨礙了神的許多真實行動,也使那些行動未到期而結束。

  有些人不相信人的缺點能終止神的真實行動,但是若希望神在教會中彰顯祂的同在,勢必要符合並保有某些基本條件;合一是其中的一項。我們研究過仇敵阻礙神旨意進展的一切伎倆後發現,它的策略是在教會中製造紛爭。魔鬼似乎明白若一家自相分爭,那家就站立不住。

更新與恢復神學之間的衝突,是它用來阻礙復興或運動的主要爭論之一。

  不明白神對更新與恢復兩者的旨意,往往使一次復興或運動中的領袖在下一次無法蒙神使用。

 

神不恩膏紛爭

  神不恩膏紛爭,這是聖經與歷史上的基本道理。大復興或神的行動從未來自分裂的教會,惟有人『同心合意』聚集時,主才將祂的靈澆灌下來。神國的基本目的,是要在彼此紛爭的受造物中恢復合一與和睦。若要主恩膏不合一的事物,實在有違祂的基本使命。

教會愈是合一,必領受愈多能力。這便是為什麼撒旦的基本策略是製造分裂、並且使信徒彼此敵對了,因為撒旦很清楚一人能追趕千人、二人能追趕萬人——合一時權柄必倍增。

  教會在末日之前必定合一,然而到目前為止,為何有這麼多不合一的事?這是有正當理由的。有個普遍性的聖經原則說到,介於我們領受神的應許、與應許實現(或應許之地)之間,通常有一片和應許正好相反的曠野。

以色列人出埃及便是明顯的例子,但我們幾乎在每個偉大聖經人物的生命中都可看到這個原則,教會歷史上也是如此。神應許教會與主一同治理萬國,但將近二千年來,她卻一直被世界所治理。她本該合一而使全世界相信耶穌,但她卻可能比任何別的宗教或哲學更加分崩離析。

  以色列人只花一天的時間出埃及,卻用了在曠野的四十年才把心中的埃及除去,使他們配得應許之地。

有一次,主定意要滅絕全民而只存留摩西一個餘種,那時摩西懇求神,祂若在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後滅絕他們,全世界就會看見主能領他們出埃及,卻不能領他們進入承受為業之地(參考出埃及記卅二章l)4)

  世人現在對教會的看法正是如此——主也許能領我們出世界,卻一直不能把世界從我們心中除去,也不能領我們進入承受屬靈產業之地。這世界的末了以前,主將透過教會向全世界證明:

  祂能領我們出我們的埃及,也能領我們進入所應許承受為業之地。

  這世界的末了以前,主祈求合一的禱告必蒙應允,全世界也必知道——因為將有一股權能澆灌下來,不容世人否認。

 

 “理想主義”與”啟示”的不同

  理想主義和啟示不同。理想主義(即便是屬靈的理想主義)是一種微妙形式的人文主義,展現出人類的驕傲。

啟示來自神,而理想主義則起源於人;理想主義即使以最好的形式展現,根源仍是分別善惡的樹。

  威爾斯大復興日子未滿足而結束,賓路易師母(Jessie Penn Lewis)可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即使她似乎用意至善。根據報導,她勸伊凡.羅拔士退出大復興,因她認為他獲得太多注目了,而那些注目原本只應歸給主。

  就像許多偉大的領袖一樣,他們的優點也可能是缺點。羅拔士一想到他所獲得的一些注目應該是屬於他所愛的主,就大為震驚,於是聽從賓路易師母的勸告而退出。這一退出,大復興迅速消逝。

  理想主義者辯稱,倘若這真是復興,那麼任何人的離開都不會有所影響。然而聖經與歷史的整體證據卻非如此。主把這地上的權柄託付給人,所以當祂想在地上行動時,總是尋找人來堵住破口。真正的復興只能由神點燃,但神總會藉由人而行動。

  復興必有屬人的一面,即『耶和華和基甸的刀』,很多人努力複製歷史上的復興,想完全排除其中人類發起的成分,好讓所發生的事情純屬聖靈的作為;但聖靈若不透過人是不會動工的,主總是精選器皿來做祂的工,伊凡.羅拔士是神能使用的典型器皿,這值得研究。

正如施洗約翰一樣,他受命為主預備道路並指出祂來,而且在祂興旺時願意自己衰微。然而有件事很重要,約翰直到主興旺了以後他才衰微,這是很多尋求復興之人所遺漏的重點。

  約翰在衰微以前,必須先興旺。主賜給約翰攪動全民族的極大恩膏,他受到全民矚目以後,才能指出比他更大的那一位。約翰必須讓主興起他、使他受人注目,否則便無法達成他的目的。很多達到這地位的人的確在主興旺時不願意衰微,但不能就此抹煞這個原則。有更多人從未達到能『指向主、見證主』的地位,因為他們不願意被高舉到能做這事的地位。

  神從起初就定意使用人來做祂的工。主立了一個園子,但祂把人安置在那裏,使他修理看守。從來沒有農夫能使農作物成長,他栽種、耕耘,惟有神能叫農作物成長,但神也未曾不用人而栽種一園子完美的農作物。主自己當然就做得來,但祂選擇透過人在這地上成就祂的旨意。只要我們不斷指向神,那麼蒙神重用就不是竊取祂的榮耀,乃是要以更偉大的方式彰顯神的榮耀。

  想否定人與神同工的往往是宗教的靈(是個邪靈),它通常以理想主義的錯覺,說人獲得太多榮耀了。

承認人不過是『屬世的器皿』,榮耀全屬於神,這是對的;但若認定主的榮耀根本不應出現在屬世的器皿上,以某種意義而言,這就是人文的理想主義了。

  指控賓路易師母獨力終止威爾斯大復興是不公平的,即使羅拔士的許多朋友和大復興時期的同工們如此指控她。羅拔士離開了工作前往賓路易家,從此成了屬靈隱士,再也不見用於事奉。

  多年後,羅拔士與賓路易合著一本書,名為《眾聖徒的爭戰》(War On The Saints,中文版由美國活泉出版),用來譴責新近出現的五旬節復興為『一群邪靈入侵的作為』。在威爾斯大復興期間,賓路易大力抨擊五旬節派的表現,而這本書似乎表達了她不喜歡他們過度情緒化的影響力。《眾聖徒的爭戰》後來的幾版經出版社整理後,刪去了對五旬節派極端無禮的攻擊部分,但我認為它的要旨仍能阻礙信徒運用聖靈的恩賜。梅卡夫(JC. Metcalfe)為本書作序,道出了賓路易的立場:

  二十世紀初的威爾斯大復興之後,出現許多極端的邪教,往往強調恢復『五旬節』的作法。賓路易師母目睹了那些因著大復興而在信仰生活上所展現的生命,她清楚地看見這些狂熱教導的危險,因此與在大復興中擔任要角的羅拔士先生合著《眾聖徒的爭戰》一書,書中把這些極端失衡的信念與作法稱為『一群邪靈入侵的作為』。『迷惑』可說是本書的鑰詞——這詞與約翰.衛斯理及韓森(Henson)博士的發現不謀而合。

  『希望神得著祂當得的榮耀』的真誠忌邪心意,遍及賓路易師母的著作。這些書的確含有許多純正的原則,但她的教導有許多卻是基於反對的立場與理想主義。

羅拔士的許多密友和同工否認《眾聖徒的爭戰》是他們所認識的羅拔士真正的心得。他們見證這本書與復興的精神相反,並公開譴責羅拔士自從搬進賓路易家後,就不再與基督的教會聯絡,連自己的家人也不見面了。

 

  歷史證明,批評是仇敵阻止復興的主要武器。

 

保羅和巴拿巴在路司得城醫好一個瘸子,百姓大感佩服,居然想敬拜他們。二人攔住眾人以後,有些猶太人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這些人沒有能力,只是口出批評,就使原本想敬拜使徒的同一群人要用石頭打他們!批評家是仇敵最有效的媒介,可以終止神的工作,或至少使其偏離目標。

  賓路易師母也許是歷史上一個典型的例子,說明仇敵如何利用追獵異端或理想主義而使聖靈真正的工作出軌。

有些教導使人相信仇敵要迷惑我們,多於相信聖靈要帶領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有人帶著人文理想主義的靈,想要使人轉離一切事物(除了新耶路撒冷以外,因為它尚未降臨)

新運動一定不夠成熟,總會犯些錯,可惜許多一直尋求神做『新事』的人卻認不出來,因為不符合他們不切實際的高標準。

  使徒保羅說,主呼召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他雖不希望我們一直愚拙下去,我們卻通常要花好一陣子才能把愚拙除掉!正如保羅所強調的,我們必須明白:主不想迎合有智慧的,而是想要叫他們羞愧!

『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各書四章6) 心存謙卑,才能找到祂施恩之座;好批評的與理想主義者,永遠不會在這世上的『馬槽』裏找到屬神的事物。(版主按: “馬槽常從RickJack Deere言語中聽到,意指降卑之處”,屬他們的語言風格)

 

追獵異端』的事工?

 

  聖經從未描述『追獵異端』的事工。即便如此,主卻使用一些人針對諸如新世紀運動的危險而發出警告;主會這麼做,大多是因著教會的長老沒有盡責。

然而教會卻不需要追獵異端的人,她需要的是神所指派的長老坐在屬靈權柄的城門口來作分辨。追獵異端的人通常由自己指派,往往(並非一定)在教會播下過度的恐懼猜疑而取得影響力。聖經記載教會的使徒與長老取得影響力,並不是因為揭發黑暗,乃是因為彰顯光明;那些擁有最大光明的人,往往必能揭發黑暗;然而經由揭發黑暗而取得影響力的人,在教會裏將產生錯誤的影響力。

  猜疑看似很有智慧,卻是分別善惡樹的智慧。猜疑不是分辨,卻能暗中破壞真實的信心。使徒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21節勸勉眾人:『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不是持守壞的)。』閱讀或聽道時如果只想找出錯誤,就無法看見正確的事。

  那麼,只能聽從我們所知凡事正確的人嗎?當然不是。惟一曾在地上生活而從不犯錯的那位,如今已在天上了。教會通行的每本書或教導,幾乎總會肉中帶點剌,我們需要學習挑出剌來。套用主的說法,每次主撒麥子在田裏,總有仇敵來,將稗子撒在『同一塊田裏』。主若想阻止這事,絕對是輕而易舉,但祂要我們學習對付稗子,這是祂教學課程的一部分。祂甚至沒有吩咐僕人把稗子薅出來,祂說:『容這兩樣一起長。』要等到禾田成熟了,我們才能看出真正的差別。如果不到期就想把稗子薅出,必定也會傷及麥子;這是在許多復興與屬靈運動中所發生的事。

 

 

(以上文字分別選自書中第15,17章, 中文版由國度復興出版,平山/譯)

(末日烈焰:

 

此書研究威爾斯大復興,它歷時雖短,卻幾乎可稱為歷史上最大的復興。這復興的火燒得好猛,以致世上其他地方一讀到有關它的信件或報紙報導,那裏也會爆發復興。今天,復興發生後將近一世紀了,那些閱讀或聽到這故事的人,依然深受衝擊而滿懷確信與盼望。我們不免要問:神會再賜下復興嗎?沒錯!那是此書探討研究的目的。聽到神所行的大事令人興奮鼓舞,但這興奮鼓舞的目的是要讓祂能再賜下復興給我們。聖經說,神歷來最大的行動,將在這世界的末了出現。威爾斯大復興很了不起,但比起那要來更大的復興,就算不得什麼了)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修改與編輯中
  • 我做我父親要我做的, 你認為我能違反?  這位子我也不想要, 也不適合我, 但是別無選擇.
    從二00七年至今, 我對衪的旨意能少做一點我根本不想 多做, 只怕我是跑不掉.
  • 願父神的愛充滿你,醫治恢復你,扶持你,建造你, 帶領你到寬闊之處!
    我遭遇災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倚靠。祂又領我到寬闊之處。祂救拔我、因祂喜悅我。(詩篇18:18-19)祢把祢的救恩給我作盾牌‧祢的溫和使我為大。祢使我下的地步寬闊‧我的未曾滑跌。(撒下22:36-37)我往那裏去躲避祢的靈‧我往那裏逃躲避祢的面。....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裏、你的手必引導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詩篇139:7-10)
    父神不是凶巴巴只要我們做事情的神, 祂是和浪子親吻擁抱他回家的父親!即便祂追著我們跑,也是要一把抱住我們,免得我們跌倒!

    isaiah550809 於 2008/07/02 10:53 回覆

  • Soaring Eagle
  • 神不恩膏紛爭和猜疑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