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到的人生功課  by Randy Pausch (摘錄自:人生最後一堂課)

 

演講影片完整版:
http://fs.myoops.org/independent/20071108-01/Randypausch.wmv

引用: 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forum/viewtopic.php?p=1003

引用小記:

將這篇網路流傳已久的「勵志」演講文字放在見證類,並非因為Randy Pausch是基督徒,也許神給他幾兩銀子,只有神知道,但願我們有一天面對神、以及神量給我們每個人一生的呼召命定時,也是如此無愧的管家。

卡內基美隆大學資科系的教授Randy Pausch曾在美商藝電任職教育策略副總裁,擔任藝電和學術界之間的橋樑;他的目標是和學術界合作,建立合理的教育規劃為那些以設計遊戲為夢想的孩子們鋪路。「模擬人生」系列堪稱史上最成功的電腦遊戲之一。

Randy Pausch後來罹患了胰臟癌,2007918日,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刻站上講台,跟卡內基美隆大學的學生及聽眾分享他這一生所體會到的經驗。

(Randy Pausch)

另外,人們經常會問,如何才能創造出一個好的虛擬世界?我說我不能預先告訴你,但在他們簡報之前……我可以從他們的肢體語言看出這個世界夠不夠好;如果他們緊靠彼此身邊,那世界一定很好。建造虛擬世界是個先導課程,我不會拿細節來煩各位,但那並不容易。我離開娛樂科技中心時,得到這個有象徵意味的禮物。如果你想要作任何先驅的工作,你一定會被暗箭攻擊,你必須接受這一切。一切會出錯的都會出錯!但最後,你還是能讓一大堆人很高興的,當你擁有極為珍貴的東西十年之久時,將它轉交給別人是世上最困難的事情。我唯一能給你的忠告就是:找個比你更好的人傳承給他,我就這麼做了。

我認為我替卡內基美隆所做的最大的兩個成就分別是...是我把Jessica HodginsJesse Schell介紹來本校當教師。我很高興可以把這課程傳承給Jesse。毫不意外的,他確實讓這課程更上一層樓。這課程不只是交給好人,事實上是交給更好的人,但這不過是一堂課而已,然後我們真的更上一層樓,我們創造了一個夢想實現工廠。

人生所學到的課題

我們已經談過我的夢想,我們也談過幫助他人實現夢想;在這中間,一定是學到某些事情才讓你達成夢想。

第一個是導師、父母和學生的規範。我極為幸福,可以成為兩個優秀人物的子女。這是家母慶祝七十歲生日時的樣子。我在後面,剛被超越了一整圈。這是我老爹,他在八十歲生日時坐雲霄飛車,他證明自己不只勇敢,還很厲害,因為他在同一天贏得那隻熊。我老爹活力充沛,每件事對他都是個冒險。我不知道他袋子裡有什麼,但我知道那很酷。我老爹打扮成聖誕老人,但他也作了很多幫助許多人的重要工作。這是由我爸媽所募款建造一座在泰國的宿舍,每年會有三十名學生得以上學。若無此宿舍他們就沒這機會。

我和我妻子也作了不少事情,這是我認為所有人都該作的事:幫助他人。但有關我老爹最棒的事情是...我老爹一年多前過世了。當我們在檢查他的遺物時,我們發現他曾在二戰時的突出部之役中作戰。我們發現他曾獲英勇銅星勳章,但我媽卻不知道,他在五十年的婚姻中從未提及這件事。(BW註:突出部之役應為Battle of the Bulge, 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最後反撲的坦克大決戰)

要談到家母了。媽媽就是當你拉她們頭髮時還會愛你的人。我有兩個很棒的老媽故事。當我在這邊攻讀博士學位時,我必須要考方法論,我可以說這是人生中僅次於化療的糟糕事。我對我老媽抱怨這考試有多麼難、有多糟糕。她只是靜靜的傾聽,然後拍拍我的肩膀:我們明白你的感受,但你爸跟你一樣大的時候,他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和德國人作戰。當我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家母很高興的對人介紹我:他是我兒子,他有博士學位,但不是能幫助人的那種醫學學位。(譯註:Doctor意思是醫生或博士,他老媽覺得博士又治不了病,沒啥了不起)

還有其他幫助我們的人、老師、導師、朋友和同僚們。

天哪,關於Andy Van Dam還有什麼可說的呢?當我在Brown大學讀一年級時,他正好休長假。我一直聽說這個Andy Van Dam,他就像某個神話中的生物一樣,就像半人馬一樣,像個生氣的半人馬。每個人覺得他不在都有點哀傷,但好像都鬆了一口氣?我後來在擔任他助教時就知道為什麼了。我那時是個相當桀驁不馴的年輕人,我在他的辦公時間去找他,而且那是晚上九點,Andy還在。這是你瞭解這位教授作風的第一個線索。我衝了進去,我好像要拯救世界,大喊著很多孩子需要幫助。Andy對我就像荷蘭人一樣直言無諱,這傢伙真的是荷蘭人對吧,他對我直言無諱。他勾著我的肩膀一起散步。

他說:Randy真可惜人們認為你桀驁不馴,因為這將會限制你未來能夠成就的尺度。以這種方式說:「你真是個混蛋」,實在太聰明了。他沒有直接說「你是個混蛋」,他說人們這樣看待你,他說這糟糕之處是將限制你未來成就。

當我跟Andy更熟之後,他的批評就更直接了。我可以說Andy的故事,說整整一個月。但我要告訴你的故事是:當我開始思考從Brown畢業之後要作什麼時,我從沒想到過要去讀研究所,我根本無法想像這狀況。我家族裡面沒人會這樣做,我們通常都會...怎麼說呢?我們通常都會去工作...Andy卻說,不,別這麼做!當教授吧!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因為你超級擅長推銷,任何公司雇用你之後都會把你當成業務員。你為什麼不賣些值得的東西呢?像是教育!多謝你!Andy可說是我的第一任老闆,我很幸運可以有很多老闆。

除了這些老闆都很棒之外,我不想多說他們有多棒。我認識很多人遇過壞老闆,我沒有這種經驗。所以我很感謝那些曾經當我上司的人,他們真是太棒了。除了老闆之外,我們也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

我想最好的「隱藏真相」,是來自於我學生Caitlin KelleherCaitlin Kelleher博士,是博士唷!她剛完成此地的博士學位,在華盛頓大學任教,她看著ALICE計畫,問了:「是啊,但這哪裡好玩呢?」我說:因為我是個愛指揮的男性,喜歡指揮小兵兵到處走,所以我覺得很好玩。她說:「嗯嗯……」是她表示,ALICE應該是種說故事的方式,她作的研究特別針對學校的女孩。如果你把這過程以說故事的方式呈現,他們很樂意學習程式的寫作。最好的「隱藏真相」要獻給Caitlin Kelleher的論文。

Cohen校長。當我告訴他我要作這場演講時,拜託你告訴他們怎麼找樂子,因為我對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擅長找樂子。我說:我可以作,但這就像是魚說水有多重要一樣,我不知道如何不快樂過生活。我都快死了,但我依然很快樂。剩下的人生中,每一天我都要繼續快樂過生活,因為這是我唯一知道的方法。

下一個忠告是……你必須要決定自己要當跳跳虎,還是唉唷驢。

我想我很清楚展現自己是支持哪一方的,永遠不要失去孩提的天真。它會驅策我們,因此重要性難以言喻。

幫助他人。Denny Proffitt清楚如何幫助別人。他忘記的比我知道的還多,他教導我如何帶領一個團隊。如何關懷別人。M.K. Haley,我有個理論:大家庭的成員多半是好人,因為他們必須學習如何和人相處。M.K. Haley來自於有二十個小孩的家庭!沒錯,真是難以置信。她也認為達成不可能的任務很有趣。當我到想像工程去的時候,她是第一個給我下馬威的人:「我知道你參與了阿拉丁計畫,你可以作什麼?」我說,「我是個有終身聘的資訊科學教授。」她說:「這位教授弟弟,這很好,但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能作什麼?」

我之前提到過我的勞工階級背景,我們會把珍惜的東西都留下來。我把我高中的運動隊夾克留了這麼多年,我在研究所的時候很喜歡穿它。我朋友Jessica Hodgins會問:你為什麼老是穿著這高中的運動夾克?我看著身邊那些比我聰明,卻沒有運動細胞的人,說:「因為我夠資格。」

她認為這實在太臭屁了,所以某年她作了一個破爛Randy娃娃給我,他也有一個高中運動外套,這是我最喜歡的禮物。這是送給你生命中自大狂的好禮物。

我這輩子遇過非常多好人,忠誠是投桃報李的。維吉尼亞大學有個年輕人叫做Dennis Cosgrove。當他還是個年輕人的時候,這麼說吧,發生了一些事,我最後必須和某個院長談話。那個院長...不,不是之前說過的那個那院長非常討厭Dennis,我一直搞不清楚為什麼,因為Dennis是個好人,但由於某些原因,院長極不喜歡他。最後我必須說:我為Dennis擔保。那人說,你甚至還沒拿到終身聘,而你竟然說你願意為這個大學生擔保?我說是的,我替他擔保是因為我相信他。院長說,當你的終身聘案子提出時,我會記住這件事的。我說,成交!我回去找Dennis說,我希望你可以...這樣會比較好。但忠誠是禮尚往來的。那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了,但就是這個Dennis Cosgrove現在領著ALICE計畫持續向前。這麼多年以來他都和我在一起,如果我們必須派一個人去接觸外星人,我會選擇Dennis

永不放棄。我其實當初並沒申請到Brown大學,我在候補名單中。我不停打電話給他們,他們最後終於決定每天接我的電話實在太煩了,所以他們就讓我入學了。我也沒申請到卡內基美隆的研究所,我的導師Andy跟我說:如你要去研究所,就去卡內基美隆,我所有的好學生都是去那邊的。你們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他說,沒問題,你就去卡內基美隆,但他忘記一件事情:進入頂尖研究所的難度大幅上升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我GRE考的很爛,他還是相信我,但根據我的成績來看,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直到今天這場演講,沒人知道我沒申請到卡內基美隆,我被本校拒絕了申請。我那時是個惹人厭的死孩子,我去Andy的辦公室,而且把拒絕信丟在他辦公桌上。我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的推薦信對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效果。那封信尚未落到桌上,他的手已經拿起電話,他說:我來處理。我說:不不不,我不想這麼做,我家裡人不是這麼教我的,也許其他的研究所會願意收留我()。他說:「你就該去卡內基美隆,這樣吧,我們來打個賭 (因為我其他學校都獲選),你去其他學校看看,如果你覺得其他學校都不夠好,那時再讓我打電話給Nico好嗎?」NicoNico Habermann(卡內基美隆的資科系主任),所以我就答應他了,我去了所有的學校,我就不提他們的名字了(咳咳,柏克萊,康乃爾),沒想到我竟然完全不適應這些學校,所以我最後竟然跑去跟Andy說:「你知道嗎?我還是去找個工作好了。」他說,你不會的。他拿起電話,開始用荷蘭文說話。他掛上電話告訴我:「Nico說如果你是認真的,明早八點到他辦公室報到。」對那些認識Nico的人來說,這可是很恐怖的事情。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就到了Nico Habermann的辦公室,和他說話了。說老實話,我不認為他對這會面很有興趣,我認為他一點也不感興趣。他說:「Randy,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因為Andy打電話給你。」嘿嘿在你評估過我後,我得了一個獎學金:海軍研究獎助學金,非常光榮的一個獎項。我獲得這個獎助學金,而當時寫申請書時沒寫進去。Nico說:獎助學金、預算,我們多的是(我是說當年啦)他說:「我們預算多的是,為什麼你會覺得獲得獎學金對我們有影響?」他就這麼看著我。有些時刻是改變你人生的瞬間,十年之後,你回頭看去或許會知道就是那個瞬間你是幸運的,但要在那時就清楚這就是關鍵時刻。Nico的目光穿透你的靈魂。我說:我的意思不是錢,重要的是這是個全國只給十五人的榮譽,我認為這是值得一提的榮耀,如果我太放肆了,請您見諒。Nico露出了笑容:這是很好的一件事。

你要如何讓人們幫助你?你不可能獨自一人完成一切,你必須要有人幫助你。

我相信好心有好報。要讓他人幫助你:你必須說實話,要誠懇。

一個好人和一個誠懇的人我寧願選擇誠懇,因為好人是短期的,誠懇是長遠的。當你搞砸的時候要道歉,把重點放在別人身上,而不是自己。

還記得用來證明我們執著的障礙嗎?它們是為了區別我們和那些並不真心想完成兒時夢想的人而存在的。千萬別退縮:好酒沈甕底。

在我那於美商藝電的有薪休假期間,我才到那邊四十八小時,他們愛死了娛樂科技中心:我們最好,我們最棒。有人把我拉到一邊說:喔,對了...我們正要捐給南加大八百萬美金作跟你一樣的事,我們希望你可以幫忙他們。Steve這時候跑來說:他們說了什麼?喔,天哪!容我引述一個名人的話:讓我來搞定,他的確辦到了。Steve是個棒極了的伙伴,我們在私人和公務關係上都非常的好。他也確實是利用遊戲教導數百萬孩子知識的先鋒,那真是棒極了,在那時我馬上離開是很合理的,但這就不是為所應為了。當你為所應為時,好事會找上你的。

設法找個回應的循環,傾聽那結果。你的回應循環可以是我那個書呆子樣的圖表,也可以是一個願意直言勸誡你的偉大人物。真正困難的地方是願意傾聽。任何人都可能因為護短而迷失,只有極少的人能說:天哪,你是對的!大部分的人都會說:等等,是有原因的...這些我們都聽過。當人們給你回應時,請珍惜,並且善用,要心存感激。

當我獲得終身聘的時候,我把研究室的所有人帶去迪士尼樂園一星期。一個維吉尼亞的教授說:你怎麼能這樣做?我說:這些人日以繼夜努力幫我獲得這世界上最棒工作的終身聘,我怎麼能不這樣做?

別抱怨,更努力就是了!這是棒球選手Jackie Robinson。他的合約裡載明了不抱怨,即使球迷吐他口水也不例外。要有專精,這讓你更有價值。

要努力工作。我提前獲得終身聘,新老師經常問我:哇!你的秘訣到底是什麼?很簡單,週五晚上十點打到我辦公室,我就告訴你。

看到每個人最好的一面。John Snoddy告訴我的其中一件事情是:有時你必須要等的夠久,可能是幾年,但人們終會展現出好的一面,請你耐心等待,不管要花多久時間,這世上沒有真正的惡人,每人都有好的一面,只要耐心等,就會看到的。

隨時做好準備。幸運其實只是妥善準備遇到機會而已。

今天的演講主題是我的兒時夢想:啟發他人的夢想以及我過去人生學到的課題。但你看出這背後隱藏的真相了嗎?關鍵不在於如何達成夢想,而是如何無悔過人生。如果你能好好過人生,人生自會為你尋找答案,你的夢想自會實現。你看出第二個隱藏的真相了嗎?這場演講不是為你們準備的,而是留給我孩子們的叮囑,感謝各位,晚安!

引用: 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forum/viewtopic.php?p=1003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