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s that change the world.jpg 

神的家需要「領導」?還是「為父」? by Wolfgang Simson渥夫根.辛森

選摘小記: 

這信息在1999年釋放出來,恰是一波全球屬靈更新浪潮時代的信息,渥夫根文字有些辛辣,並且一針見血,也許跟他同時擁有德國、猶太、以及匈牙利血統,又長期從事策略顧問、記者、和研究員有關。但是一點也不掩神在他心中所放進對「神的家」的熱情! 

這本書的中文版在2001年由以琳出版,很遺憾地淹沒在台灣一片拓殖教會的浪潮裡。

這篇文字文選自其著作「改變世界的家」:書中第五章。這些年,美國連續揭發成功牧會的領袖隱藏的罪,也呼應了此文當年所憂心小組教會結構帶來的隱藏問題。

文章的核心思想值得思考,但是,更讓我們想要呼求神,讓神的家裡興起更多「為父」「為母」的吧!和屬靈的兒女一同站立在神面前!

金字塔結構?扁平結構?

不論任何東西,是建築、公司、政黨……等等,只要一經人的手,幾乎就會被發展成更高更大的結構,變成有無數層級、階梯的金字塔型結構。

神設計過的建築物,除了會幕(聖殿)以外——基本上它是個帳棚,並不算建築物。而它的結構是扁平狀且沒有很多樓層。

小組教會通常很快就會發展為金字塔型的結構,主任牧師在最頂端,層層往下分別是副牧師、牧養部主任、區牧、副區牧、區長,直到最底部才是小組長、副小組長和屬靈父母。

金字塔型或者以權力為基礎的結構,會帶來政治性腐敗的危險:愈靠近最頂端的核心人物,你就擁有較大的權力或影響力。

真正的屬靈權柄在這種結構之下,極可能會被與權力核心間的距離所取代。所謂的權力核心,則是那位站在金字塔頂端、不容質疑的領袖。

家庭教會相形之下結構就顯得扁平。各種工作不是由某個階級制度內的人來執行,而是分別交給擁有某項職事恩膏的人。

他們之間是互相扶持、彼此順服的屬靈同伴。在新約聖經裡,教會中的成員絲毫沒有高低優劣之分,大家都是一樣平等:沒有哪個人比別人更重要(參林前十二21~25),每個人在基督的身體裡都有他的功用,服事不是由上而下授權賦予,而是以謙卑的僕人心態接受。

家庭教會中有三個負責的領域:

1. 家庭教會由長老領導。

2. 長老繼續不斷地接受裝備和訓練,訓練者是神所呼召、擁有五重職事中任何一樣職事的人。

3. 至於這些訓練者,他們要和我稱之為區域性的使徒父親建立關係,這些使徒父親擁有使徒性和先知性的恩膏,並從神領受呼召,對某個城市、區域、或國家有特別的負擔。他們時常為某個地方、城市、國家或族群而承受靈裡極大的痛苦。他們像是那個地區的脊椎骨,是那個地區或國家「信心的柱石」。他們穩固了該地區整個家庭教會的發展,並為整個地區的節慶聚會、和即將湧現的城市教會負責。

家庭教會是一個互助網絡中的一部分,這網絡根據教會之間彼此互動的情形

而自行產生規範。

史華茲說過:「在生物互相倚賴的自然法則中,個體如何融入整個系統比個體本身更為重要。這是大自然的藍圖:有結構地相互倚賴。」

因著沒有哪個人的地位或重要性高於其他人,所以家庭教會在結構上是扁平的。這也可以預防一般傳統教會一直無法完全免疫的金錢和權力問題。

畢竟,身為一位照顧十三個人的「小」長老,或是以教師、牧師、傳福音的身分服事幾個小家庭教會,是沒什麼好趾高氣昂的。

我們喜愛領導者?還是為父者?

我們人類就是喜愛領導者,在掃羅的時代,神希望以色列以祂為王,但以色列人卻偏偏想跟其他的國家一樣,擁有一位體面的國王。

今日,我們也面臨同樣的危險。全世界都想要領袖,而不要僕人,傳統教會也是如此。我們所要的或許並不是神想給我們的,但我們看不出自己的方法有何不好,於是便努力硬撐並美其名叫堅持到底。

就像人體一樣,基督的身體沒有太多的領袖,倒是有許多不同的成員、各自發揮不同的功能。當所有的成員都順服頭且發揮各自的功用時,整個身體才可能真正被「頭」所帶領。將成員中任何一位高抬超過其他成員——並且不顧頭的存在,是明顯的誤導。

耶穌是教會的頭,也惟有祂是教會真正需要的領導。當教會全體成員都順服頭的時候,教會才能被領導。所以,當教會共同順服他們的頭,並且在合一中各自發揮個人的功用時,領導就發生了。(格主按: 這對於那些總試圖要在教會裡找出一位代表"頭",甚至習慣性誤以為教會領袖說的話代表"主"的權柄,顯然是一個無法理解的奧秘!)

我們如果想要見到一種合乎聖經——而非政治或管理學的領導,就必須停止盲目地定義或奪取教會的領導權,還自認為本來就該如此似的。

男人總是認為在他所經手的每件事上都有領導權,這也確實是他受造的特質之一。

教會卻是例外,因為教會不是人的發明也不是人的資產,它單單屬於神。這和人類的思考模式完全相反:我們必須對神存著超乎天然人想法的信心。

我們這些一天到晚想把每件事情控制住、每件事卻又似乎總是從我們手中滑掉的人,神居然要我們作祂忠心有見識的管家。

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的時候,神主要透過具有使徒和先知恩賜的人來管理祂的教會,因為這些人的信心通常大過其他人。

馬鞍峰教會(Saddleback 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師華里克這樣子形容:「教會要成長,牧師和會眾都要放棄控制權。

從政治管理的角度來看領導,確認最後的責任、填寫服事紀錄、照職責表在某項節目中發揮功用、從某人手中接過被授予的責任……,這些對教會就是不夠好。這些會攔阻教會的發展,就像掃羅攔阻了以色列的發展,或像以前那些在教會內像個國王似作威作福的主教,攔阻了教會發展,將教會領往毫無意義且宗教化的首領制度。

基督的身體需要謙卑且忠心的管家,在對基督的愛與順服中發揮功能,敬重、順服彼此,不以專業或偉大的領導人自居——以個人魅力或個人恩賜來建立一個自己的小王國。

教會需要效法基督的管家來好好管理祂的家,他們知道自己是被基督所領導,基督並不控制、不施令、也不需要行政助理,祂對祂的父親有絕對的信心,祂的父親因此將全世界交在祂手中。

小組教會對領袖的需求很高,他們在各層級都需要領袖。家庭教會卻相反,基本上,它不是由領袖所領導,而是由父親來照顧。

一個細胞小組通常會有小組長和副小組長各一位,家庭教會則只有一位長老,這是很大的不同。我在自己的小家庭裡是父親和丈夫,但很少人會稱我是這個小家庭的領導人。

領袖確實是父親角色的一部分,但作父親卻不見得包含在領導的職責內。家庭教會的本質可說是一個屬靈的大家庭,是天父心意的延展中心。透過一些體貼神心意的人,神把祂熱切的心腸向祂的兒女顯明。

在新約聖經中,從未提過哪個教會是由牧師或其他領袖所「領導」,卻總是有神所膏抹的人——祂的管家——會為教會扛起特別的責任,這些人就是長老、使徒和先知。再次強調,這不代表他們就是領袖;很少有人會向管家或僕人要名片。

教會的管家就是僕人,他們透過服事別人來領導(參路廿二26),這和世界對領導的期待完全相反。

一位謙卑順服的僕人能夠領導,是因他本身也是被領導的,可以說,這種領導是因順服而發生功能。世界各地許多家庭教會運動都沒有所謂的領導者——只有神所膏抹的僕人,他們的功能比較像是屬靈的父親或母親

北京的袁艾倫(Yuan Allen,音譯)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他是中國家庭教會運動之父。

小組教會呈金字塔型結構,每層領袖都要經過訓練,因此,專業主義和教權主義很容易趁虛而入。

此外,許多小組教會都有「領袖階級」,一個人可以從最基層的副小組長慢慢一路「爬升」到副牧師的位置。姑且不提這種「升遷制度」可能帶來競爭的危險,這通常還表示一個人只能在短期內任職某項工作,然後很快就會被調走。但是倘若神對某個人的呼召就只是作長老,從來就不曾要他成為副牧師,該怎麼辦呢?

另外,有關「總部」的問題--

小組教會通常都有一個具規模的總部,而且這總部往往是主任牧師和他親近同工專屬的事奉場所。

家庭教會則是分散的系統,有許多的中心——也就是家!

這些中心可視需要隨時改變。最近一次我在北京袁艾倫的家庭教會講道時,就讓我有這種體會。他們的家庭教會採「地下」的方式和其他許多家庭教會建立起隱密的網絡。這一切從哪裡開始呢?一間單人臥房、幾張椅子、一個小的迴廊,就在人聲喧囂的市場後頭,巷子窄得連車都開不進去。

家庭教會展現出來的,是一種較具彈性的天路客心態:他們隨時都在前進移動,正如神的聖靈隨時在運行一樣。小組教會就比較固定不動:他們會向下生根,並多少都會發展出一些行政結構。

他們常發出「我在這裡,有話對你說」的信息(格主按:最常聽到「請來參加聚會!」)。

總部的存在有一個負面效應,就是它會大量產生對組織管理和行政作業的需求。

組織管理教會最大的一個問題,是它會帶出繁文縟節的官僚制度。官僚恐怕是行政方式中最危險、殘酷、缺乏人性的一種型式,因為它只容許你以「是」或「否」作答。「你填好那份表格了嗎?是?否?」官僚型的行政體系將會使教會的大門敞開,招攏進來的人只會記帳、組織、管理、推銷、運籌帷幄並進而掌控,至終將教會扼殺。霍華德‧亞斯汀(Howard Astin)在他的書《身體與細胞》(Body and Cell)中評論道:有些細胞小組讓人覺得要很「嚴格管制」。

這個問題在家庭教會中很容易避開,因為家庭教會是關係導向的,所以在這裡一切事物也就顯得較為人性化。在一個大家庭裡,供應你生活在其中的需求,遠大過要去組織管理它的必要。我們不必汲汲營營地想控制教會,好像它是一間公司,需要「全面品管」——這種現代商業哲學不容許任何預測之外的發展,卻要求注重所有細節以達到最高品質,並因此得到最高的客戶滿意度,亦即最大的獲益程度。

我們可以對神的家(教會)採用比較謙卑的方法,因為知道神正穩妥地掌權著這一切。既然天上有個屬靈的家,並且已經有個「頭」在那兒,我們在地上大可放心,因為神對每個"小家"都瞭如指掌:基督才是我們的大家長。

當我們努力建造堂皇醒目的會堂和總部、緊張地想幫神拓展"業務"之際,事實上反倒可能很不智地攔阻了祂。這些組織結構高聲呼喊將榮耀歸給地上的人,而同時原本該歸給羔羊的榮耀,也在這些呼喊中淹沒了。

以上摘錄自「改變世界的家」中文版,以琳出版。

系列文章:

神的家是傳福音? 還是建造根基?   by 渥夫根.辛森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ois(此名來自:提後一5)
  • 抱歉!是不可抵擋。麻煩刪除前一篇留言
  • Lois(此名來自:提後一5)
  •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母耳記上八7)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豫定一個作王的。(撒母耳記上十六1)
    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撒母耳記上八9)˙˙˙˙˙˙˙˙
    從以上經文可以看出神的心意:士師的治理是為了彰顯神的「為父之心」,而不是如同外邦君王的獨裁治理。事工導向以及英雄式的魅力(英雄常具有不可敵檔的 Charisma )是否深達民心、深體民意,只仰望十架、單為主榮耀?
    無論巨型教會或是 House Church ,考驗的都是「十架生命的印記」。
  • 非常阿們! 真心把您的回應當作我們在神面前的禱告!
    也學了一個字, Charisma,當年耶穌也捨棄了祂的個人領袖魅力,"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isaiah550809 於 2008/04/07 04:28 回覆

  • Lois(此名來自:提後一5)
  • 神的家需要「領導」?還是「為父」?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