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貼文很少發表感言,但是這次要致歉,拖了這麼久才寫出小羊流浪記續集的部分,實是遇到莫大的屬靈爭戰,特別是健康方面的,連續高燒不退,支氣管發炎,(現在好很多啦!)非常感謝一直為我的書寫而代禱的幾位可愛肢體(甚至有網路上素未謀面的弟兄姊妹),主知道你們的名字!還有一兩位遠在美國為我禱告的好姊妹(雖然她們沒有網路能看到這些文字),真是謝謝耶穌,讓我們在國度裡有新的連結,另外也感謝神,在2008年開始讓我有從神來的印證,支持我繼續書寫下去。(以後有機會再分享囉!)願神繼續塗抹文字不足處,讓聖靈仍能觸摸到我們。 

小羊流浪記(10)

我明白這位牧羊人是誰了!

祂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候的那一位。

我雖不至於像施洗約翰那樣痛苦絕望到發出呼喊地說:「……是祢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但我也困惑痛苦不明白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主為何讓它們發生。

「耶穌!我們一直在找祢!找得好辛苦!為什麼祢似乎都不在羊圈裡呢?」我語氣中帶著埋怨,希望耶穌給我一個好答案。

「我總是待在那些受傷的羊旁邊。」耶穌的回答像是回答了我的問題,又不完全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還來不及思想「祂在受傷的羊旁邊」和「祂是否在羊圈裡」其中的差別,又想起重要的問題,沒辦法我真的是太多太多事情要問了!

「對了,我還想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羊群都受傷,祢卻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呢?」

我以為主會長篇大論一一細說這些事情背後的真相,即便像對歷經莫名苦難的約伯那樣提出一連串的問號也沒關係,但奇特的是,耶穌沉默了一會兒,什麼也沒說。

「孩子,我知道你一直渴望得著我的眼光,你想要透過我的眼睛看世界,看人們!」

主的意念這時閃入我的腦海,是的,主完全知道我,這正是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求的事情。

「但是你的眼前有帕子,你知道嗎?」

我想說我不知道,但事實上我似乎又隱約知道,加上我受過的教導告訴我,當全能的神問你問題的時候,決不是在蒐集資訊,所以我沉默,期待著接下來的聲音。

「除非是我的恩典,沒有人能自己挪去眼前的帕子。」

我本來想說:主啊!憐憫我,除去我的帕子,我真的需要這個恩典。但是又覺得主已經做成了這件事,而且在不同的階段,祂會再繼續做下去,所以居然無話可說。

我感到耶穌在我的身後,祂的手按在我肩上,於是我抬起頭,和耶穌一起重新看眼前那些畫面。

  

首先,出現的是那些大大小小分布在牧場的各個地方的羊圈。奇怪的是,這一次我看見羊圈以外的地方,那些沒有羊棚、沒有任何建築物、沒有任何遮蔽的地方,居然有數以萬計、數以億計的羊群,密密麻麻分布在許多我沒有想過的地方。那些羊群都十分忙碌,那些羊也忙碌地吃喝,吃的並不限於草,只要身邊有的東西,包括樹枝、地上的沙礫、甚至是散落的垃圾;喝的水也很奇怪,並非溪河裡流動的活水,而是一些濁度很高的泥巴水,或是咬著不知名的樹葉、結出怪異顏色的果實、從中獲取一些水分過日子,讓人看了觸目驚心!也因此,許多羊兒們早已倒地奄奄一息。

和那群數目龐大的羊群比起來,忽然覺得羊圈裡的羊兒們雖然也沒有足夠新鮮的糧食,但至少有些乾草可以安全的充飢。

我忽然有一股憐憫升上來,也許羊圈真的太少、也太小了,完全不成正比。「為什麼羊圈不更大一點呢?讓更多的羊可以進去?」

「孩子,你所想的和許多一開始為我的名建造羊圈的牧羊人是一樣的。」

我也意識到了,但是想起後來那些羊圈的光景,我困惑起來:「那後來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耶穌的聲音繼續說:「讓羊得生命的是我,不是進入羊圈就可以得生命,但是我仍然在等候著,因為我渴望讓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主啊,我們願意,我相信很多羊圈都願意邀請祢來,請給我們再一次機會!」「孩子,你還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不只是要進入羊圈,我是要進入羊的生命裡,即便我造訪某些羊圈,也是為了走進我深愛的羊群生命裡。」

我思索著,沒有辦法回答耶穌,因為我開始想,難道我們都弄錯了?我們是在享受一個有「主」的羊圈生活?還是走一條有主的生命道路?

「我呼召羊兒們跟隨我的腳蹤,不是趕羊進入羊圈而已,因為……」耶穌轉身,要我重新看看那些先前出現的異象。

 

我只好重新以雙眼再去看一次,這一次,我確信有一層帕子被挪去了,因為之前牧場裡那些離我較近的羊圈,那些用石頭圍牆砌成的,砌得美侖美奐的羊圈,我看起來居然是破舊荒涼的,說不上哪裡不對,瀰漫著冰冷而空虛的氣氛;而那些羊群都分層管理的電動羊棚,名為「雅各之梯」的電梯也因為停電而無法再上上下下。

「當牧人們試圖用人與人的關係取代人和神的關係時,就是建造自己的雅各之梯。」

「雅各當年在伯特利看見人們上去又下來,那個梯子是我釘上十字架的代價所換來的,人和神之間的梯子已經重新豎立,聖殿的幔子已經裂開,這一切都在十字架上恢復和做成了。」

這個啟示使我很難承受,我不由自主地思考過去生命中,我是否藉著任何事物搭建自己的「雅各之梯」,為了要換取和神的關係,甚至包括那些所謂很屬靈的事情:讀經、閱讀屬靈書籍、禱告、代禱、甚至禁食或者參加任何一次我認為滿有神同在於的聚會。

 

主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再不多時,屬世界的系統就要崩塌,那些參雜著世界系統而建立的羊圈羊棚都要倒塌。但是我會為著自己名的緣故,把託付分賜給一些人,而且羊兒們不再藉著外貌、職分、或者特別恩賜認出他們,而是藉著真正從我而來的權柄,--也就是牧羊人的手杖認出他們來。」

「可是--」我有點擔心地問:「萬一有人假冒祢的手杖,怎麼辦?」

「是的,末期將到,會有很多人假冒我的手杖行事,甚至包含羊圈以外的領袖們,但是,不用擔心,因為我要開始教導我的羊辨認手杖的真假。」

「太好了!我要學我要學!」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所以,屬於我真正權柄的手杖,最後一定帶領羊兒們到我這裡來。如果是通向其他的去處,無論你所能想像多美好的結果,都不是真正的權柄。」

這些話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卻開始讓我思索很久。尤其是之前那些羊圈羊棚倒塌的畫面讓我很擔憂:「那手杖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有的牧人有,有的人沒有呢?是他們弄丟了嗎?」

(待續……)小羊流浪記11:

http://tw.myblog.yahoo.com/jw!awVw28abAxbWR8jNDTVOJhv9/article?mid=321

其他小羊流浪記故事1-9:

http://tw.myblog.yahoo.com/destiny-pen/archive?l=f&id=5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saiah
  • 此則為私密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