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匠之手 原作: Jill Austin

 

12.永不止息的愛

貝珍愛隔天清晨甦醒過來,這一夜睡得好沉、好舒服!她睜眼就看到大陶匠以深愛的眼神,凝視著她惺忪的睡眼,確定她是否還在睡夢中。當她看見自己的形象反映在祂柔棕色的眼睛裡,她就歡喜地心跳不已!祂的愛就像每個新的清晨那樣新鮮!這份奇妙的愛,總使貝珍愛屢屢充滿驚奇!

大陶匠打開窗,讓溫暖的東風吹進來,祂花園裡甜美的香氣,也一起飄進這爐邊的房間裡。窗外,在初陽的照耀下,小小的露珠在柔嫩的花瓣上晶瑩閃爍著,彩虹羽毛的蜂鳥們在花叢間穿梭,啜飲這一天第一口金色花蜜。

大陶匠扶起貝珍愛,帶她來到一個長廊,長廊兩側是一扇扇關閉的門。貝珍愛沉思著: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看到這些門背後是什麼?

大陶匠問:「你很好奇,對不對?」第一扇門忽然開啟了,原來是一個上釉的房間。光芒四射的榮耀雲彩瞬間從門後湧出,這雲彩是如此光亮,貝珍愛只好瞇眼睛,她終於看出有許多天使們正在為陶器作描繪上釉的工作。這個榮耀的異象緊緊抓住她的心,神為她的生命親手做的工,是何等充滿應許和美好!

門緩緩地關上,大陶匠在她耳邊說:「貝珍愛,有一天你將裝飾得非常美麗,然後穿越『惡龍海峽』,進入那片『失去應許之地』。」

「主,其他門的後面是什麼呢?我可以看看嗎?」大陶匠暗自笑著,因為祂已經聽見她心中的思想,她打算今晚要偷溜進去看個究竟。

祂溫柔地笑著:「不,貝珍愛,現在還不是時候。每扇門代表著成熟過程裡不同的季節。你要信靠我,我帶領你都有一定的時候,而且是最完美的時刻。在你預備好之前,你絕不可以進去。要不了多久,你將成熟到可以面對門後的事物。」

 

因神聖的愛而粉碎

大陶匠帶領她到屋後,帶著她穿過一扇又一扇的大木門,門後是一個紅磚砌成的外宅院,事實上,這是工作坊的屋後延伸出來的空間。院中除了一個巨大的石製的工作桌之外,幾乎空無一物。這院落裡寸草不生的情形,和花園的茂盛以及大陶匠家中的溫暖比起來,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大陶匠小心翼翼地將貝珍愛破碎的陶片放在工作桌上,祂觸摸著她支離破碎的生命,溫柔地解釋著:「貝珍愛,看到你承受如此可怕的傷害,我的心都碎了。這並非我的本意,而是犯罪所付出的昂貴代價。」

祂嚴肅的聲音使她安靜下來,貝珍愛出於本能地意識到,這是嚴肅的一刻,似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十分重要。她有點害怕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於是開口:「主,我不懂,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心愛的,你還記得在異象中所看到的那個白藍相間的水瓶嗎?那就是我所造你原來的樣式!」

「主啊,沒錯。但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我受了重傷,我的身上有一道長長的裂痕,別說是盛水了,連把柄也幾乎要脫落。我的嘴唇也裂開了,只要我一開口說話,口水就滴到鞋上!我怎麼能成為異象裡那個美麗的樣子呢?除非重新來過,徹底把我重新塑造。」

大陶匠深深地看進她的內心,淚水泉湧而出,慢慢地,傷心地,祂告訴她:「你說得對,我必須重新來過!我在你生命中定下了超凡的天命,為了完成這個命定,我必須先將你徹底打碎、研成粉末。正如同你的每一根頭髮我都數過了一樣,我保證,絕不會遺失屬於你身體的任何一顆微小的粒子,我將領你到我的陶車上,從微小的粉末,塑造成一只美麗的水瓶。」

「主啊,求求你別這樣!我不想要粉碎!我再也不要受到任何傷害了。」

「貝珍愛,為了要使你成為一個美麗的器皿,這是必要的過程。那些你過去的碎裂經驗,來自仇敵,是定意要毀壞你的作為,我的擊打卻是根源於救贖的愛,為的是要醫治你。這至輕至暫的苦楚,卻可以帶來存留到永恆的自由和喜樂。破碎的貝珍愛躺在陶匠的工作檯上,她瞥顧四周,注意到一個很大的物體,上面還刻有題字。起先她看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直到祂拿近她才知道那是一塊石頭,上面刻著字:「永不止息的愛」。

頓時她背脊升起一股涼意,只好問:「主啊,祢要做什麼呢?當祢把我從陶瓷墳場上救離出來時,我還以為我的痛苦和苦難就此結束了。」

大陶匠溫柔地告訴她:「我打算用『永不止息的愛』來碎裂你、研成粉末,好挑揀出你過去生命中所沾染的破碎和雜質。我知道這會嚇壞你,但必須這麼做才會讓你真正得著自由,我必須破除那一切你過去生命中因罪行所帶來的綑綁。,」

貝珍愛「不要啊,主!」她懇求著,「求求你!。我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點痛苦了!」

「貝珍愛,你放心,你始終都會在我的手中!即便是痛苦的時刻,我仍然與你同在!我既不離開,也不會丟棄你。記住,若非必要,我不會讓你承受任何一秒鐘的苦難或折磨。只要你願意讓我來粉碎你,我將注入我生命的活水,使你柔軟、具可塑性,才能上陶車成形!(譯注1)

 

譯注1:製陶過程通常分為:「土、形、飾、釉、燒、陶」幾階段,「土」的階段,就是練土(knead)等過程,,陶車階段為「形」(成形)

主啊,救救我!

希望脫離過去、重獲自由的渴望在她的心中升起,貝珍愛哭喊著:「主啊,救我!我願意降服於祢,即便我還不明白。我要全心全意跟隨祢!救救我,主啊!」

當這些禱告從她的口中說出的同時,聖靈的風和火立刻在她的四周旋繞著,將這個破裂的陶器封繞起來。過了一會兒,來自一股超自然的授權力量,像是一個特准的恩典,在她的靈裡升起。這股力量使她願意把自己交付在大陶匠的手中,勇敢承受並感受接下來的痛苦。

貝珍愛閉上眼睛,握緊拳頭,深深吸了一口氣,脫口說出:「是的,主,我願意。」

大陶匠輕輕舉起那塊名為「永不止息的愛」的石頭,離她上方幾吋之處,正對貝珍愛輕輕一擊,恰到好處的壓力,形成了一道新的裂痕,讓她頓時裂成幾塊陶瓷碎片。

這碎裂也同時揭露了一直糾纏她的罪惡感和羞恥感。只要想到過去污穢和性虐待的男女關係,一種不配的感覺立刻湧上貝珍愛的心頭;她忍不住地乾嘔了好幾下。那時的她,像被剝光衣服般,完全沒有女人的氣質和任何一點尊嚴--這樣的記憶一直折磨著她。

貝珍愛心痛地抽噎哭泣著:「主啊,趙反已經把我糟蹋了!我覺得自己好污穢、別人只是利用我的身體!我好恨我自己!我一生沒什麼指望了!因為我毀掉了自己的人生--正派男人是不會要我這種女人的!」

 

你必須饒恕

「貝珍愛,我一直都要你啊!可是你一定要饒恕趙反和那些曾經使你痛苦的人們。」

「你別開玩笑了!饒恕他?你知道他是怎麼對待我的?殘暴的脾氣,和慣性的毒打……上一次,我好不容易才逃離他的魔掌。我恨死他了!他只會利用我,和別的男人一樣沒什麼兩樣!」

「貝珍愛,你說得沒錯。他的確曾利用你。可是別忘了,你也曾利用過他。」這時,她似乎看到那晚別人將她逐出酒店後的情形:她在碼頭睡了一覺,醒過來後,理理她的頭髮,擦乾眼中的淚水,然後走向趙反的那一幕。「你投靠他,不過是為了不想在碼頭上過夜。你出賣了靈魂,以為因此可以得到愛情和保護,但那並不是真的!等到關係結束時,卻承受了更大的傷害和孤單。」

「主,我真是羞愧!這真是太可怕了!我甚至不想記得!」

「貝珍愛,在我沒有隱藏的事情。當我看見你受虐待時,我為你哀哭。唯有你饒恕別人時,你才能得到能力勝過過去的傷痛。饒恕的奧秘就是十字架。我的死,是為了要釋放饒恕的大能給這地上的人。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饒恕別人,就像我饒恕你一樣。因為我自己也曾經被苦待,但我選擇了饒恕。

她臉頰流下了兩行熱淚:「主啊,求你饒恕我。我覺得自己如此的污穢和羞恥!我曾經傷害過許多人。對不起,我曾經利用男人來填滿我內心的空虛。」

「我當然會饒恕你,貝珍愛。現在你一定要饒恕趙反和那些曾經侵犯和強暴過你的男人。」

貝珍愛淚水泉湧而出,額上滿是汗珠。她開始發抖,終於下定決心,不管有多困難,她都要饒恕別人。「主啊,那真的太難,太難了!那些記憶如此可怕!我甚至還帶著瘀傷和疤痕。但因為你愛我、而且饒恕我,所以我也選擇饒恕他。雖然我不願意這麼做,可是我信靠你。」

貝珍愛覺得困惑不解,因為她看見大陶匠眼中含著淚水。大陶匠對著她說,「貝珍愛,你擄獲了我的心,你的甘心順服,令我感動不已。接下來我會醫治你的心,饒恕趙反就不再只是出於你意志力的行為!」

 

斷開羞恥的鎖鍊

最後,大陶匠還是溫柔地將「永不止息的愛」砸向貝珍愛的身體,直砸到她粉碎為止。「我正在斷開你身上『羞恥』和『自我憎恨』的鎖鍊。我在十字架上受死,為你開了一條路,使你得以到天父那裡去。我流下的寶血已斷開你和趙反及其他男人間因性關係而產生的魂結。(譯注2)

貝珍愛輕輕地哭泣著,說,「感謝你如此愛我!我已得著潔淨了,我真的自由了!我感受得到你對我的愛了!」

「貝珍愛,你曾為了自我保護而變得冷漠和剛硬。現在我要呼召你踏上一個深入而親密的心靈之旅。我要和你進行一次神聖的交換,就是我賜給你一顆全新的純真心靈,以換取你對世俗的眷戀。」

譯注2:原文the sexual and the soul connection指不正當的性關係所產生的魂結。

 

假命夫人……

「現在你必須饒恕假命夫人。」

「為何我必須饒恕她?她曾說要把我當成親生女兒那樣愛我,然後她又不信任我,她把我當成垃圾一樣丟棄。反正,現在她知道我並沒偷她的胸針。我又沒犯罪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

「貝珍愛,我們要對付的是你的心,而不是假命夫人的心。你能夠饒恕她對你所犯的罪嗎?」

想起遭受背叛和棄絕的痛苦,貝珍愛深深地哭泣起來。「哦,主啊,我真不知道我是否能夠饒恕她,她毀了我的一生啊!」

大陶匠柔聲地說,「我知道,饒恕她並不容易,因為在你和假命夫人之間存在著非常不當的屬靈連結,而這關係一定要打破。」

「主啊,我不懂。你說的『不當的屬靈連結』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我和她之間的感覺的確很特殊。」

「沒錯,而且魔鬼還藉此加油添醋。我曾經賜給你們兩人說預言的恩賜。當假命夫人年輕時,我曾呼召她來跟隨我,可是她對權力和影響力的饑渴、為魔鬼敞開了大門。她不但沒有為我的緣故說預言,反而利用我賜給她的恩賜、成為仇敵的通靈者。」

「現在,她利用先知性恩賜、來操弄和毀壞生命,引誘別人走上錯謬的命運。她認出你具有先知性的敏銳,而且奉命要帶領你為撒旦服役。她栽培你去剝削別人,是為了你們的交互利益。」

「哦,主啊,祢說的沒錯。一開始是純潔無邪的,可是後來我就變得很喜歡知道別人的隱私。假命夫人曾教我如何解讀塔羅牌以預測未來,她還教我召喚鬼魔來獲取情報。」

「貝珍愛,當你經歷魔鬼的權勢時,你就為邪靈的魔爪開了門戶。我呼召你,是要你為我說預言,以祝福眾人,而不是利用他們。」

「主啊,求祢饒恕我。即使我沒有與祢同行,我仍知道,我不該為了自私的目的而玩弄別人的情感。我很抱歉,我還以為我是唯一的受害者,其實我生命中早已傷害了許多人。」

「貝珍愛,你必須棄絕所有和假命夫人之間牽涉到秘術巫術的不正當關係。你現在應該曉得你的人生是因此沉淪的吧?」

「我當時怎會如此盲目?你說的沒錯;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那些惡夢和折磨人的聲音一直在我的耳邊,停不下來!真是可怕!但我卻無能為力。主啊,求祢幫助我,讓我得自由。求祢饒恕我,因為我曾容許自己為假命夫人所利用。我要棄絕這一切和秘術之間的牽連。我感到很羞愧。」

 

得釋放

貝珍愛的悔改激怒了「巫術」和「叛逆」的邪靈。為了鞏固既有的勢力範圍,他們決定放手一搏。他們大聲尖叫說,「我們決不會讓她逃走的。她必永遠屬於我們。」貝珍愛精神陷入極大的痛苦中,就喊著說,「救救我啊,大陶匠!」

大陶匠發出神聖的憤怒,就宣告說,「放開她!她是屬於我的!我要打破你們在她身上的權勢!你們這些巫術邪靈和小嘍囉們,現在統統離開!」

大陶匠滿了溫柔和憐憫地拿起稱為「永不止息的愛」的石頭,用力擊破魔鬼的營壘。

邪靈們因著大陶匠大能的話語,不得不放棄他們對貝珍愛的掌握,就一面咒罵,一面氣呼呼地離開他們的巢穴。在漫天黑暗的硫磺煙霧中,他們放逐到荒野,馬上又開始尋找新的受害者。

當層層的邪惡壓制離開後,貝珍愛如釋重負地哭泣起來:「那折磨人的聲音終於消失了!哦,主啊,我終於自由了。主啊,真謝謝祢。我愛祢!」

突然,一個關於她過去的異象出現了!她看見自己在陶瓷墳場上,這次她看到了靈界的真相。看見邪靈們折磨著陶瓷墳場中的每一個器皿,她非常震驚,為了那些破碎和失喪的器皿,憐憫的心不禁油然而生。綽號叫「馬無友」的馬克杯小胖、和名叫「唐貝盼」的糖盅……他們的臉孔一一在眼前閃過。

這是她第一次意識到真相,不禁衝口而出:「我們不過都是破碎的器皿!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主啊,沒有祢,我們是不可能和睦相處的,更別說彼此相愛了。我們都只顧自己,根本沒有能力關心別人。」她轉身迎著大陶匠的目光,說:「很感激祢拯救了我!」

突然間,馬無友和唐貝盼在陶瓷墳場上遭受毀損的情景變得那麼真實和令人難以忍受。這是貝珍愛第一次真心的關切別人的遭遇。這真實的關切在內心翻騰,她開始為那些失喪的器皿而感到深切的悲慟,她初次體會到大陶匠為他們所受的痛苦,並且開始為他們迫切的代禱。當她再也無法忍受時,她就大聲呼求大陶匠:「難道祢不能回去陶瓷墳場,救他們脫離苦難嗎?」

對每一個我所寶貝的器皿,我都有一定的計畫和安排。你將會發現,最令我心碎的是,我只能耐心地等候他們選擇自己所要的生命,直等到他們呼求我,我就會為他們震動天地。現在我們只有耐心等候,以及禱告。」

大陶匠溫柔地用雙手捧起這只破碎的器皿「貝珍愛」,她生命中的每一細小的微塵,都在祂的手中,一絲一毫都不遺漏——因為那是祂所寶貴的。

 

13.愛的洗禮

 

大陶匠小心翼翼的把她從石桌上捧起來,似乎要帶她離開這座磚造院落,本來就因撞擊而陷入一陣茫然的貝珍愛,此時就有種更說不出的困惑了!大陶匠解釋著,「我要帶你到『豐盛生命瀑布』去;那裡是『生命河』的源頭。『生命河』往下流,轉動『開拓者磨坊』的機輪,以便將麥子磨成麵粉。」貝珍愛朝著遠方舉目,看到一條蜿蜒陡峭的山中小徑,穿過樹林,直達山腳下;山峰崢嶸,山頂覆蓋皚皚白雪,「安逸灣」的村民管它叫「可畏山」。

貝珍愛聽到瀑布的聲音。冰涼的河水沿著數百呎高的峭壁傾瀉而下,沖到長滿青苔的巨石上,激起瀰漫的水霧。水霧中所呈現彩虹則橫跨在清澈的水池上。

大陶匠雙手捧著貝珍愛,沿著陡峭的小徑走到峭壁的下面,隱藏在瀑布水簾後面,是一個平靜的水池。「這就是『豐盛生命瀑布』,我要在這裡為你施洗。你必須經歷水洗,才能在我裡面得著全新的生命。」大陶匠彎下身來,滿心慈愛地將貝珍愛浸到水裡。

生命的活水浸透她全身的每一細胞。貝珍愛的精神為之一振。從水裡上來後,她看見一道立約的彩虹,出現在瀰漫的霧氣中。祂溫柔地抱起她,然後再將她放在水中。

「安歇吧!貝珍愛。」大陶匠笑著說,「我待會兒回來看你。」貝珍愛望著祂離去,直到祂消失視線之外。

在夜晚的隱暗處,「勇士」天使手持寶劍守護著貝珍愛。「勇士」微笑著看著這受保護的小東西,貝珍愛充滿驚奇地仰臉看著他,然後心滿意足地吁了一口氣。這受造物之美和星辰的壯麗,綻現鑽石般的光芒,和深沉鈷藍色的夜空,形了強烈的對比。

又大又圓的滿月光輝,照著瀑布,也照著水池。這時,夜空中奏起了屬天的樂音,勇士天使和眾榮耀天使組成的詩班唱出讚美的歌聲。在敬拜讚美中,貝珍愛高舉雙手觸摸諸天,而她的心,則觸摸了神的面。

 

14.以愛練土

一天清晨,貝珍愛看到大陶匠從外面回來。祂滿心喜悅地凝視她,跪下來,用雙手捧起她溼軟的坯土。大陶匠細心地將陶土放入正在歌唱敬拜中的水池裡。

貝珍愛原來很興奮,以為自己終於預備好了,可以接受拉坯陶車的造就了,可是沒想到她又被放回水中,所以就覺得很掃興。她咕噥地抱怨著,「主啊,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讓你塑造成美麗的器皿,就像登上旗艦的器皿那樣?」

大陶匠面帶笑容,彎下腰將她提起來,柔聲地對她說,「還不是時候。但是在上陶車受造就之前,我會讓你看見所有坯土的必經過程。」

「你現在是我所謂的不成熟的『生土』。如果在你尚未成熟之前把你送上陶車,你就不能完全順服我的拿捏、塑造。而且你的內壁會太厚,因為坯土不具足夠的彈性。因此你必須更多浸泡在我的同在裡,才能成為美麗的器皿,完成你的呼召。

當貝珍愛知道這是每個器皿的必經過程,,而且一時之間自己是不可能離開水池的,就轉變了態度。她渴慕地望著大陶匠的臉,說,「我想成為美麗的器皿。如果非得留在這裡才行,那麼我願意。可是我要怎樣才能成為『熟土』呢?」

 

 神的時候

「需要花時間,僅僅如此。這個過程急不得。陶土必需經歷寒冷的冬天,讓其中的水份結成冰。當春雨來臨,並帶來新生命時,它就會融化。接著,夏天的熱氣和溫暖的水分會使得陶土再度變得柔軟可塑。」

「即便如此,整個過程也尚未完成。當秋天一來,將要結束的過程又重新來過。不斷的冷凍和解凍、破碎和重建……經歷這一切過程可以使生澀的陶土變為有彈性的熟土。因此,你必須要有耐心,並且要選擇單單信靠我。這一切必定成就,你會進入我所命定的呼召,這是我所應許的。

「過程一定要這麼久嗎?整天待在水裡,真是無聊!我試圖禱告和默想神的話語,可是我的心思卻到處遊蕩。」

「每個人遲早都會經歷這些。你絕不能放棄,單單繼續愛我!」「我會不斷地堅固你、使你長大成熟;經歷許多季節後,你就會明白我的道路。天下萬務都有定時,貝珍愛,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大陶匠溫柔地將她放回小水池,就回家去了。

有時,貝珍愛會失去耐心,不想繼續等候下去。「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呀?我真是厭煩這樣的等待!」她發著牢騷:「我看到大陶匠進來,從水裡帶走別人。什麼時候我才能到陶車那裡去呀?我要趕快進入我屬天的命定呀!我知道我現在必定預備好了,因為我待這裡的時間可是比別人都還長啊!」她開始大喊大叫,「大陶匠啊,我已經預備好了!我在這裡呀,難道你忘了祢的小公主了嗎?」

如此,季復一季,年復一年,貝珍愛盡力忍耐。在等候的日子裡,她常會想起大陶匠告訴過她的承諾和美夢。在她靈魂深處總是有一異象——多年前許多漂亮的器皿被搬上旗艦的情景。隨著時日漸去漸遠,她反而從未遺忘,那個異象已成她生命的目標。

 

……!主啊!你在幹嘛?

終於,大陶匠深沉的聲音在她耳邊迴響,召喚著她:「貝珍愛,我來了!這次是為你而來的。你即將到我的陶車上,進入一個全新的預備季節。」他的眼睛閃著亮光,在水池邊跪下,雙手捧起貝珍愛,將她放在一塊乾的大木板上曬著溫暖的陽光。

「喔!主啊,我真是太興奮了!我已經準備好迎接任何事情了!」

突然間,她覺得自己被撿起來,一再被往楔模上猛塞。彷彿這樣還不夠,大陶匠不斷的在她身上逐一擰壓、揉捏、拍打著,祂邊推土邊捶打,為要使祂手中的坯土團更加柔軟,更有可塑性。

「痛……!主啊,祢在幹嘛呀?」

「這是所謂『練土』中『楔牢』的過程。它將除掉你裡面的氣泡,並揉進我的愛,使你的生命更加穩定牢靠。這樣一來,陶器才不會在燒製的過程中就先爆裂了。

 

我不符合你的期望!

大陶匠靠著背,滿意地吁了一口氣,握著柔軟卻穩定叫做「貝珍愛」的坯土團,心中相當喜樂。祂把她和別的不同大小的坯土團一起放在木板上,準備帶回家去。

貝珍愛看到別的土團都比自己大很多,就問說,「主啊,我為何這麼瘦小?那邊那個坯土團看來有十磅重。還有看看那個!它一定有二十五磅吧!另外那個的陶土看起來也似乎比我漂亮。為什麼我是淺灰色的陶土,而不是深褐色,暗紅色,或是黃色呢?受了那麼多苦,我還是如此平凡和難看!」

大陶匠哈哈笑著,說:「幹嘛和別人比較呢?貝珍愛,我知道在何處可以找到並挖掘出各種陶土。我喜愛他們不同質地和顏色。而且我知道各種不同的陶土必須在怎樣不同的溫度下,才能燒成漂亮的器皿。不管他們是陶器,是石器,或是瓷器,每一個器皿,我都有不同的計畫。

「我是一位藝術創作家;對我的每一個作品,我都有不同的設計。我知道他們的質地,以及他們需要多少量的陶土。一個像你這樣的水瓶需要五、六磅陶土;一個盤子需要十到十二磅;一個杯子祇需要一磅;但是器皿的價值並不是取決於他的大小。」

大陶匠的眼睛在她靈魂深處仔細鑒察,凝視著一個她尚未得知的未來。祂宣告:「我已測量過你的一切,我知道你的天命,也確知我為你預備的的是怎樣的命定、你生命中的一切奧秘、和所有差派你去做的事情。我有一個使命,並且對你的生命有一個呼召。現在,你預備好了嗎?」

「主啊,你是指……?」

「當然就是要你上拉坯陶車囉!」

貝珍愛的心興奮地跳躍著,「這一刻終於來啦!我終於可以成為我所渴望變成的器皿了!我簡直等不及了!陶車,我來啦!」

大陶匠走向她,衣袍上散發著沒藥和蘆薈的香氣。祂拿起擺滿陶泥團的沉重木板,走回祂的家裡。泡浸在水裡這麼久之後,一旦能夠離開水池,貝珍愛當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再也沒有寒冷的冬天了!終於到了我可以大展身手、開始服事的時候了!

摘自”Master Potter大陶匠與小陶器第三部 中文版以琳書房出版


大陶匠與小陶器--破碎的器皿也能成為榮耀的珍寶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