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小記:

這個見證我聽過轉述很多次,就屬Little Angel的敘事風格最勁ㄅ一ㄤˋ最喜樂!......這個版好,我投一票!

要不然,華人的見證常常是血淚斑斑的說!

聖靈確實賜她喜樂的靈....    以喜樂油膏抹的小天使....真好!

by the way,  有的人呼召是煮雞湯給那個以後要講道的人喝! ...那個喝人家雞湯的有一天得要預備屬靈的雞湯給靈裡營養失調已久的喝.......上帝的法則蠻有意思 !

1989年六四天安門後  張伯笠見證   (Little Angel整理)

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爆發時、我是絕食團體和天安門指揮部的副總指揮。當 6 月 4 日的槍聲一響,我生平第一次失去了平安。

  前一天還共享一盒便當的優秀同學、有許多躺下來不再起來,那是我第一次思考死亡。如果是我呢?我若死了、靈魂將去哪裡呢?我不知道!

  6 月 13 日中共發出通緝令、通緝王丹等 21 名學生領袖。我在老友家的電視台聽到自己被通緝、老友有意迴避我的目光,我立刻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在大雨滂沱中、我開始了逃難。分不清自己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此刻、侵襲我的不是恐懼、而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淒涼,親友不能跟我站一起了!

  我化名王老四,從此要和『張伯笠』徹底告別。那種痛很難描述、我不平:『為什麼我們說了真話、要被通緝?而那些殺人的、卻高坐在掌權位置上』

  我最後逃到中蘇邊境一個信耶穌的老婦收容我,我卻不願意騙她。

『妳知道我是誰嗎?』,『你不是張伯簽嗎?』(她不識字、笠唸成簽)。『妳怎麼知道?』,『你不是上電視了?』。原來電視上接連幾月播找通緝犯。

 『那叫通緝令!』,『管它什麼令、能上電視就不容易啊!』。『我躲妳家,妳會很危險、妳知道嗎?』,『知道的!電視上說誰膽敢窩藏、嚴懲不怠』。

 『那妳怎麼不怕?』,『是神把你帶來的、我就不能拒絕!即使坐牢,像我這樣沒有文化的人,坐牢就坐牢、也不會對國家有什麼損失』

  她講最普通的話、但卻有愛心。啊!我最親密的朋友不收留我,而這個我不認識的女人、卻願意冒死救我。基督徒很不一樣!

  我從不知道人世間能有這樣沒來由的愛。她對我非常好,她把家裡的雞殺掉、天天為我這個陌生人燉雞湯,因為我的身體十分虛弱。

  不過我卻吃得很不安、總懷疑她有什麼目的。一天,她拿出手抄的約翰福音書、說:『請唸給我聽好嗎』。。哦、那還不簡單?咱不就是讀書人嗎?

   神很奇妙,祂不叫牧師向我講道、卻要我唸給一個最卑微的人聽。起初我只是想報答她,但是最後、書上的每個字都唸到我心裡去了!

   我發現那是一種靈裡的饑渴,你若渴了、上帝給你活水喝、滿足你。

   1989 年聖誕節平安夜,我決定逃往蘇聯。姐姐煮麵為我送行、為我禱告,並懇切囑咐我:『不論你遇見什麼困難、禱告吧!上帝是聽禱告的神』

  當時黑龍江氣溫約零下 39 度。我為躲避探照燈搜索、還緊張到流汗。爬到蘇聯後又刮起大風雪,到了晚上、我前後都完全迷路了,只見一草堆可窩進去。

  我再也走不動了,成群的野狼在附近出沒,身體一停止活動、汗水和衣服立刻結成冰,啊!我就要凍死在這荒原嗎?突然,我想起姐姐的話- - 要禱告。

  人生有時候會走到像你在汪洋大海中、連一根可抓的稻草都沒有。我向來所倚靠的聰明現在能幹什麼?沒錯!我需要禱告、但是我沒有信心啊!

『主啊』,我哭了、也說不下去了。但剎時心中一股暖流湧上來。

  我呼求:『主啊,既然祢沒讓我死在天安門,就求祢別讓我死在這兒。主啊,救我』!神對我說:『你死不了,我要你成為多人的祝福』,然後我就昏了。

  醒轉後才知道,我被蘇聯農民從草裡挖出來(他們怎麼知道草裡有人)。蘇聯不想得罪中國、也不想得罪關心民運人士的西方國家,因此決定讓我自生自滅。

  蘇聯將我帶回救我之處『放生』。神保守我躲過解放軍,我也躲進深山裡、但很是孤獨,於是我出聲向神禱告、也大聲唱詩歌,我得緊緊倚靠神。

  我時常蒙恩、打到獵物,再冒險拿到鎮上賣、買日常必需品,但有一天,我居然在報上離婚廣告欄裡、看到妻子李雁提出的離婚訴訟。

  我非常難過,妻女是我逃亡中極大的精神支柱,回想在天安門的血泊中,妻子信誓旦旦、說絕對會等我回來。如今呢?我的妻子怎能這樣絕情呢?

  對主我不敢抱怨、我敬畏祂、我求祂指教我。主說,愛是需要饒恕的、不要計較人的惡。於是我寫信給妻、感謝她的付出、只盼她把孩子帶大。

  然而,最殘酷的是,我的妻子為了再嫁、竟把 15 個月大的孩子送人。

  啊!我為我的女兒哭泣,哭她的無辜。人世間的父母何等不可靠啊!只有主最可靠。在淚水中,我將女兒交在主的手中、求主保守她平安長大。

  之後、我偷渡到香港、再到美國,從王老四又變成張伯笠。我到美國國會作證,布希總統誇我最勇敢,然後又到聯合國大會發言,成天有記者採訪我。

  正當飄飄然在當英雄時,我病倒了,醫生宣判我末期肝癌。靈裡告訴我、別讓世界沖昏頭了,於是我作決志禱告、請牧師來為我施洗。

  1992 年、我來台灣醫病,那個末期肝癌居然變成了腎臟病。我欣喜若狂,知道神要醫治我、我該履行諾言的。所以後來我讀神學、成了傳道人。

  我時常想念救我的姐姐,有一天再見面,我要和她分享這一切奇異恩典。啊!神啊!我感謝祢!祢的作為真是奇妙可敬畏。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ly
  • 認識神是最大的祝福!
  • mei
  • 令人感動的一篇見證
  • 你很可愛呢!

    isaiah550809 於 2007/11/28 2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