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的大敵--控制的靈、不寬容、法利賽人 by雷克.喬納 (Rick Joyner)

 

   控制的靈、不寬容、法利賽主義三者,是復興或更新的最基本敵人。我們靈魂的仇敵最基本的策略之一,是透過『屬靈的極權主義』而奴役教會,藉懼怕和威嚇來控制、壓抑信徒,懼怕是和信心相反的能力,兩者在每位信徒身上作生死纏鬥,屬靈奴役與屬靈自由兩相對抗,形成人心最重要的戰場之一。

  使徒保羅說:『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十章10節) 懼怕和威嚇能向人施壓,使人用理性(甚至情緒)來相信,但永遠不會改變人心。對人施加懼怕威嚇,永遠不會使他們擁有真正的信心。懼怕是黑暗國度奴役人的權勢,它若能控制我們,以某種意義而言就會成為我們的主。而對神的信心掌管我們多少,祂在我們生命中的主權就有多少。信心是神國的權能,可以釋放人自由地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神。懼怕透過外在壓力與威嚇來統治人,信心則是發自內心而統治。

  鸚鵡能學會說對的話、做對的事,但這些不會存在它的心裏——它只是『有樣學樣』罷了。以威嚇或壓力為基礎的接納,永遠不會導致真正的義或內心的改變,無論那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教義有多準確、多真實。我們的信心若要真實,必須發自內心,而不單是出於理性,因為『活水』只能從內心最深處湧流出來。除非我們能發自內心而活,否則永遠也不能真正地活出真理。除非我們的講道是來自真正的活水源頭,我們的教導或傳道才能分賜真正的生命。為了忠於內心,人必須擁有自由。

  世人傾向於把『內心』和感覺聯想在一起,這往往造成混淆。我們的感覺可能來自內心,也可能出自其他的來源。很少人(甚至很少基督徒)真正瞭解自己的內心。許多人以屬靈或社交的外表來掩飾內心,以致無法瞭解其心裏的事。我們會產生耶利米所描述的問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十七章9節) 即便如此,我們務要明白:憑一個真實的心而活是很重要的,惟有在此處才能湧出真正的活水。

  真實信心的最終目標之一是要改變人心,然後釋放他們憑這樣的心而活;我們的心是活水的貯水池,當我們得自由而憑這個心生活時,就能釋出眾人所渴慕的活水。基督徒應該是地上最自由、最活力充沛的人,與其他人有顯著的對比才是。人若看見活出自由的真基督徒,無疑就看見了這地上的大光,可惜活出自由的基督徒並不多見。

  基本上,復興乃釋出信徒裏頭的活水;每一次復興的大敵向來是控制的靈,原因即在於此。活水能開創、維持每次的復興,而控制的靈卻奴役信徒,阻止活水湧流。

  撒旦顯然不太關心我們相信多少,只要我們以頭腦而不以內心相信即可。我們用這種方式運用真理,就如同接種疫苗,劑量剛好足夠安撫良心,卻不足以改變內心而帶出真信心、釋出活水。撒旦的首要策略是讓宗教只注重知識,只要它知道你會誤用真理,那麼你要多少真理,它都會給你。當它看見真理超越頭腦範圍而延伸到內心時,就會差派控制的靈前來阻止。透過控制的靈,撒旦能使用各樣真理而進一步捆綁人。主用真理叫人得以自由,然而當人順服控制的靈而非聖靈時,撒旦卻能利用各樣的真理而捆綁人。

 

  順服的本質

  黑暗國度與神國之間的基本衝突,在於奴役與自由互不相容。耶穌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八章31—32節)只要我們常常遵守祂的道,祂的真理必叫我們得以自由,但我們必須常常遵守祂的道。真理叫我們得以自由,若要從內心明白真理,則非得有自由不可。順服對主而言很重要,但神所要求的不只是順服——祂希望我們是為了對的理由而順服,因為我們是有祂的心了。

  一名女子可能蒙著頭上教會,象徵她順服權柄。她戴著那條頭巾就叫順服了嗎?蒙頭不是順服,而是順服的象徵。悖逆的女子也可能戴著頭巾,甚至用蒙頭來彌補悖逆,掩飾她的缺乏順服。主不要我們只是披戴著順服的象徵,祂尋找的是發自內心的順服。教會頒佈的教義有很多是強調戴教義的『頭巾』,甚於適切地改變內心。

  假如神所求於人的只是順服,祂當初在伊甸園裏就不會給亞當、夏娃有所選擇了。祂原可把人設計為永遠順服,這是很容易的,但如此一來,祂擁有的就只是機器人了。若要人發自內心真正順服,就必須容許人也能夠不順服——一定要擁有自由,這就是主把分別善惡的樹安置在園子裏的原因。它放在那裏不是要絆倒人,而是作為人能夠選擇順服祂的地點。若要人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發自內心地敬拜,那麼人也一定要能夠選擇不敬拜才行。

 

  用心靈敬拜

  神所要的如果只是絕對地順服,當初就應該創造出不能悖逆祂的亞當、夏娃,但祂連創造天使時也不那麼做。敬拜若來自一位不得不敬拜的人,有什麼益處呢?倘若我們典型的『崇拜聚會』是敬拜光景的指標,那麼主大可設計一千台電腦來向祂唱詩讚美。我們如果任人吩咐或站、或坐、或唱等等,也許次序井然,聽起來也不錯,但是否摸著神的心呢?典型的教會崇拜,無論是傳統教會、五旬節派、靈恩派、或第三波,往往只是企圖幫會眾暖身,好預備他們進入聽講道這個重頭戲罷了。

  我們必須求主教導如何在聚會中真實地敬拜,因為若要挽救教會脫離這些陳規舊習,勢必得做一些事。除非敬拜能使我們的心摸著神的心,否則那根本不是敬拜,只是噪音罷了。假如我們摸著神的心,我們的心就會被改變。每次崇拜的聚會都應該朝見主。我們瞻仰主的榮耀,就會被那榮耀所改變。然而真實的敬拜並非來自嘗試看見主,而是來自與主相遇。

  一些明顯的實用步驟,有助於在崇拜聚會中真實地朝見主。首先,何不讓大家想坐就坐呢?倘若大家享有坐的自由,當他們站立時,就會是真正地尊崇主。威爾斯大復興期間誕生(或再生)的『用靈歌唱』也是極好的方式,能讓個人以自己的敬拜真實觸摸神的心。敬拜若變成機械化或另一個傳統,就不具有建設性;但是,信徒若能釋放地向主唱出心裏的歌,我們就有極大的可能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主了。

  大部分的會眾的確需要一位元主領在聚會中引導整個敬拜,他在帶領敬拜時,可能是聖靈所使用的器皿。但是,如果要經歷真正的敬拜,那麼敬拜的主領在引導至一個地步時就必須讓路,因為只要我們所注意的是主領之人,就無法發自內心真的敬拜主,而是跟隨一個人了。

  我去過的很多教會沒有敬拜的主領,因為他們宣稱完全蒙聖靈引導,但其實較常是由不成熟和悖逆的人所帶領。容讓一群不成熟的會眾這麼做,結果可能會很慘,但我們應該將眼光放遠,期待日後要成熟到完全由聖靈引導的水準。真正的敬拜必能帶來主明顯的同在,那時血氣和魔鬼都不敢現身。

  不過,即使血氣和魔鬼有時進來了,偶爾有些野火也比沒有火來得好。神若要人發自內心而順服,就必須讓人有所選擇。
選擇的自由愈大,愈可能選擇錯誤,也愈可能真心順服神。我們若在聚會、節目、或教義四周豎立過多的控制、圍牆、藩籬,叫人不能不順服,我們就只是創造了屬靈的機器人而已。他們也許表現得中規中矩,內心卻沒有真正的確信。事實上,這反而無法產生真正的基督教信仰。

 

  祂的羊認識祂的聲音
  使徒教導說:『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得以自由。』(哥林多後書三章17節) 我們如果要憑聖靈而行,就必須擁有自由。當我們創設一個體系或規矩來強迫人順服,就是使自己無法憑聖靈而行了。新約本非另一部律法,而是神賜給我們的一般性指導原則,促使我們得以自由地在神面前領受祂重要的真理。主的羊一定認識祂的聲音,新約的自由乃是要催促我們為自己的緣故而尋求祂、認識祂。

  例如,主的確很在意祂的教會必須按祂的設計而建造,但令人驚訝的是,新約的資訊卻故意在有關教會治理與教會架構方面含糊不清。這不是為了讓我們隨心所欲,而是為了要我們尋求祂、聽祂的指示。在新約裏,我們可以找到有關教會架構的一些重要原則,但這些原則是一般性的,為要督促祂的建造者分別尋求祂、聽祂指示,因為祂才是教會的真正建造者。

  主賜給我們新約,對生活、教會、如何與政府相處等等,勾勒出清楚的一般性指導原則,我們必須順服這些原則才能持定生命之道。然而,這些指導原則是一般性的,足以容許自由,助長自由。這自由不是為了放縱,乃是為了叫我們尋求祂,跟隨聖靈而進入『一切』的真理。主不是說,祂去了,要留給我們一本書來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而是說,祂要賜下祂的聖靈,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我們應該為祂所留給我們的無價之書大大感恩,但祂從來不想讓這本書取代祂在我們生命中的地位。這本書一旦取代了祂,就是誤用了。

  真正基督教的本質是與基督的關係,而關係的本質是溝通。正如主耶穌受試探時所說的:『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四章4節) 注意『出』(proceed)這個字是用現在式,而非過去式。我們靠祂過去所說的話而活是不夠的,必須今天聽祂說話。這並非暗示要創立新的教義或增添聖經正典,而是說,我們都必須與祂建立活潑的個人關係。

  這就是曠野嗎哪的功課——必須天天收取新鮮的嗎哪。我們也必須天天聽祂說話——我們蒙召是要靠神口裏所出的話而活,這反映出一份持續的關係。每份關係的質量都是基於溝通,我們信心的品質乃基於我們和主的溝通。我們需要自由,各人才得以(或甚至要求各人)與主溝通日佳,而新約的本意就是要助長那份自由。

  自由是真正關係的必要條件。一名男子如果強迫妻子發生關係,他就是在強暴她,而不是愛她。王當然不會強暴祂的新婦(教會),而是向她求愛,使她出於愛而渴望順服。惡者施壓強迫我們順服或委身,這種作法永遠帶不出真正的義,因為真正的義只能來自內心。操縱、威嚇、控制都不是來自真理的靈,而是來自邪靈,它們想驅使人離開真理,捆綁人於黑暗中。

 

  現代法利賽人

  宗教改革中的一大屬靈戰場,是撒旦企圖讓老百姓無法取得聖經。這場仗一直打到今天,因為撒旦知道得很清楚,『老百姓』一領受神的道,革命就會開始,而它這位『邪惡世代的王』就要被推翻了。所以,主舉證說祂就是彌賽亞,因為『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主的確愛窮人,但這當中有一項策略意義。目前的統治者、甚至屬靈統治者,通常太安逸、太保護自己的地盤了,而不能以徹底順服來回應神的道。若想釋出活水而使復興湧流,就必須先徹底順服。真正的復興,是一場與居於優勢的執政掌權者對抗的革命。

  主在地上生活時,這場『不讓老百姓取得神的道』的仗也在以色列開打。有趣的是,法利賽人雖然可能比當時任何教派都愛慕、尊重聖經,他們卻是仇敵在這場戰役中的主要武力。

  因著他們熱愛聖經,於是受託重責,透過許多世紀的一再謄寫而使聖經保持原貌。為此,凡愛慕聖經的人都虧欠他們甚多。但法利賽人熱心保護聖經免于濫用時,卻實施了一種本于自己傳統(甚於實際經文)的詮釋體系。這些傳統使他們錯過(甚至逼迫)道成肉身的那一位——耶穌。

  今天,基督教有些極端保守陣營的現代法利賽人,基本上也向他們的屬靈對手做同樣的事。他們熱心保護聖經不受教義的誤用時,也創設了一套反抗的詮釋體系。這套體系的確保護聖經不被誤解,但同時也攔阻了那些會徹底順服真理的人,害他們無法領受真理。

  每位愛慕真理的人都希望擁有正確的教義。然而,當我們站在基督的審判台前,祂審判的不是我們的教義有多正確,而是
我們的行為如何。正確的教義本身並非目的,而是我們模成基督形像的途徑,使我們更能住在祂裏面。純正的教義使我們更能判斷神的旨意而順服祂,但我們可能默記聖經卻仍不識真理,因為真理是有位格的。法利賽人愛慕聖經,甚於愛慕聖經所啟示的神;我們必須小心,不要同樣受迷惑而成為犧牲品。我們不可能愛神卻不愛祂的道,但我們可能高舉書面的道過於主,而使聖經成為偶像;容許聖經取代我們與神的關係,以致把聖靈趕出教會

  多數信徒的危險不在於過度尊重書面的道,而是太不尊重它,忽略主給祂百姓的無價恩賜。然而,這份忽略很多是由教會專家造成的,他們使人害怕犯錯,以致許多基督徒不敢尋求真理。同時,許多基督教領袖又尊重書面的道高過永活的道,開始敬拜『主的書』而致取代了敬拜『書的主』,他們將新約當成另一部律法了。

  正如法利賽人一樣,最愛聖經的人也是真道最大的敵人。今天,外表上最熱衷於保護聖經原貌的人,有些是真理最大的敵人。這些現代法利賽人作工的手段是懼怕和威嚇,這是真理的大敵。那些被懼怕所控制的人,對於凡是他們不能透過威嚇來控制的人都會大感威脅。

  心裏相信神的人,認識他們所信的那一位。我們若知道自己為神所認識,就不會過度關切別人對我們的看法。因此,地上任何人都不能威脅恐嚇我們。擁有這種性情的人作抉擇是根據對的事,而非出於政治的壓力。那些政治壓力貌似公義,卻與真理的靈起衝突。

 

  假弟兄
  耶穌寬容罪人,卻不寬容法利賽人和文士,因為這些人自己不進天國,也不容別人進去。現代法利賽人認為偏離他們教義詮釋的人,就是仇敵、假教師、或假先知。假教師和假先知當然是有一些,但使徒保羅所描述的假弟兄,卻與一般的看法大不相同。他警告我們防備『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裏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僕。』(加拉太書二章4節)。那些用懼怕威嚇來強迫別人順從其信念的人,比他們所猛烈攻擊的那些人更該被歸類為假弟兄。

  若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在聖靈裏的自由是不可缺少的。在初代教會侵害信徒屬靈自由的這場仗,今天仍然在打。我們如果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就必須堅持『在非基本的教義與信念上享有差異』的自由。那些侵害這自由的人,就是真理的最大仇敵,即使他們聲稱是為了保護真理。

  那些人對聖經沒有提及的某件事就認為它不合聖經,他們如此應用聖經是錯誤的。神賜下聖經好叫我們得以自由,凡沒有明令禁止的事都可以做,而不是叫我們凡聖經沒有提及的事都不能做。我們必須給信徒自由去做新約沒有明令禁止的事,然後判斷他們的果子是否屬於神。這自由並不是說,凡我們所做的都對;它只是說在那些事上,我們必須各自尋求主顯明祂的旨意和判斷。

  有時候,主寧願我們自行判斷一件事,而不是聽從祂;當我們長大成熟,祂會寧願我們大部分時間自行判斷。假如我叫女兒去向她的朋友作見證,她照做了,我也許因此而喜悅,卻比不上若是她出於自願去做。第一世紀的使徒團隊並不是到哪里都被神牽著手,而是奉神差派。他們大多時候自行判斷,因為他們擁有祂的心思。當主需要給他們特別指示、或改變他們的方向時,祂便賜下異夢、異象、或先知性的話語,但藉聖經的見證而引導其實是很少的。

  主希望祂的子民都認識祂的聲音,也擁有與祂親密的個人關係。所有的關係都以溝通為基礎,但並非所有的溝通都是發號施令。許多人迷上了先知性的話語以致誤用,實在可悲。我對兩歲的女兒必須說得很明確,指導她的時間幾乎從不間斷;但是對八歲的女兒就不太需要這麼做了。若是每件小事都要聽到主說話才能作決定,這可能暗示著不成熟,而非成熟

  先知不是要當宗教導師,聖經也不是用來作占星算命的。即便如此,若是希望信徒為了自己而毫無拘束地認識主、發展與主的關係、認識祂的聲音,就必須容許他們在過程中擁有犯錯的自由。

  在神沒有不可能的事。若要基督徒都相信一樣的教義,對祂而言其實足小事一樁。然而,除非能選擇不合一,否則永遠也不會取得內心真正的合一。屬靈合一的基礎不是相同的教義,而是愛——先愛神,然後彼此相愛。按神的設計,我們目前是『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人人都只能看見全貌的一部分,直到我們學會把各部分放在一起,方能看見全貌。神的合一不是物以類聚,而是互異卻和諧共處。寬容異己證明了信心真正發自內心,也是內心真正合一的必要條件

 

  各人必須收取自己的嗎哪
  以色列人獲得從天降下的嗎哪時,每戶都必須收取自己的份量。收取屬天的嗎哪也是一樣,我們不能只倚賴領袖供應靈糧。這並非藐視領袖和教師,以為獻身于傳道事奉的他們不重要。正如利未人在服事以色列會眾時不可或缺,今日我們的領袖也是不可少的,但領袖不能負起個人或各家的責任。一般性的教導和每日靈糧不同;前者應由獻身傳道的人所提供,後者則必須由各人自行處理

  未曾接受訓練的人,怎能在讀經尋求從天而降的新鮮話語時,不致落入錯謬或錯誤的教訓裏?自從四千年前神把書面的道賜給人,這就是神的子民所面對的一大重要課題。普通人應該為了自己的需要而毫無拘束地取得、解釋聖經嗎?這一直是基督教最大的掙扎之一。即使那些最致力於恢復或更新的運動,最後幾乎都發展出嚴謹的教義聲明,禁止背離『黨派的路線』,然後,他們通常發展出解經的系統與方法(釋經學),致使這能力從百姓的手中被奪去,使聖經詮釋完全操之在領袖手中。這麼做往往能制止聖經免遭誤解和誤用,但我們為了保護聖經而豎立的藩籬,卻阻礙了進一步的屬靈進展或成長

 

  釋經學的問題

  釋經體系原是為了『防備異端或錯謬』的高尚目的而發展出來,但多半卻摧毀了信徒的自由,使信徒無法發展自己與主的關係,也無法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祂。醫學上很多療法往往比疾病本身帶來更大的傷害,實在令人惋惜。這項聲明並非要反對以正確方式發展、運用釋經學(釋經學只是一套詮釋體系罷了),而是反對窒息個人『為自己而閱讀、瞭解聖經』的能力。

  天主教與保守派更正教的釋經學都犯了這個罪。就如他們之前的法利賽人一樣,有些最保守的宗派領袖豎起了藩籬,不容個人從聖經領受新鮮的啟示或詮釋。其實他們常常咒駡『新鮮的啟示』這詞,指控人想要加添聖經,事實上詞意根本不是這樣。我們需要的新鮮啟示,乃是更多或更深地明白聖經。那些強烈反對從聖經獲得新鮮啟示的人,犯了一個大而可怕的錯誤——他們相信:該知道的他們早就知道了。

  有些卓越的釋經原則,能幫助任何真心慕道的人持定生命之道。可惜它們往往被許多其他原則所環繞,為要保障許多與基本教義無關的預設詮釋,將人對聖經教訓的眼界、視野、理解加以限制。保守派釋經學在很多方面妨礙(或至少大大挫折)人進一步探究、明白聖經。

  教會因為有這一切不同的神學陣營,變得有如出名的『瞎子摸象』比喻。摸到腿的人確信大象是一棵樹;摸到尾巴的人覺得荒謬可笑,大象是一條繩子!摸到耳朵的認為另外兩人都錯了,大象是一片大葉子才對。他們都對了一部分,卻全盤錯誤。直到彼此傾聽、結合各人的理解,他們才能識別出大象。

  智慧的詩人說:『你話的總綱是真實。』(詩篇——九篇160節) 我們各人可能都擁有一部分真理,卻要等到它與基督身體的其他部分正確嵌合,才是全部的真理。瞭解不同的聖經詮釋陣營、與他們交換意見,能幫助我們領受好的、而不致被壞的絆倒。人若認識真理的靈,必因信祂而這麼做。可惜,那些被懼怕捆綁得最厲害、最需要交換意見的人,卻很少因著相信聖靈而這麼做。那些受控制之靈捆綁的人,比較相信魔鬼要來迷惑他們,甚於相信聖靈要引導他們進入一切的真理

  有一些含糊不清乃是神所命定的,為了要防備人建立一套詮釋聖經的絕對法則或方法。神設計這份含糊,是要我們倚靠聖靈來引導我們明白真理。人若自以為發展出一套系統或原則就能詮釋聖經,這舉動純屬人類的自大。這類原則想把詮釋的責任交給科學,以取代聖靈的地位,如此一來就背離真正基督教的本質——與神的關係了。這類事情如果是可能的,為什麼聖經不明說呢?為什麼聖經作者常常背離這些原則呢?我說過,有些原則能幫助我們探尋聖經真理,但聖經詮釋並沒有絕對的法則或方法。我們若膽敢以自己的科學來代替聖靈,就大錯特錯了。

  聖經含有許多似非而是的言論,因為真理處於兩極之間的張力裏。惟有聖靈能使我們分辨這類真理,持定極端之間的正確平衡而不致背離正道。這豈不是大開主觀解經之門嗎?沒錯!這是重點。真正的基督教在提倡個人探索神的真理時,應該是擁有非常的自由,我們若想發自內心(而非單以理性)而信,那麼這份自由是必須的。

(本文摘自Rick Joyner, The World Aflame,原著作權屬Morn-ingStar Fellowship Church, PO Box 19409, Charlotte, NC 28219-9409, USAwww.morningstarministries.org,中文版《末日烈焰》,由國度復興發行)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