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流浪記14  橄欖樹下

 

49 

 

 

不知哭了多久,我的眼前出現晃動的兩個光影,我以為自己哭太久眼花了,於是揉了揉眼睛,沒錯,是兩個光影,而且離我愈來愈近。

在昏暗的環境中,我看見一位拿著手杖的人走近我,從某個角度看過去,好像耶穌喔!

不只是手杖,對方還有一樣重要的東西,我一時沒意識到是什麼,等他們愈來愈靠近我,四圍愈來愈看得清楚,我才想通,對了,是火把!

他們手上有火把!

我趕快擦擦眼淚,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剛剛哭得這麼大聲,然後抬起頭,發現是一位牧羊人和一位牧羊女。

他們什麼話也沒多問,先把我拉起來再說。

牧羊女很溫柔地微笑看我:「有沒有摔到哪裡?痛不痛啊?」

我搖搖頭,的確沒受什麼傷,只是摔了一跤。

火光中她的眼神看來很熟悉,但是我確實從沒見過這位牧羊女。

牧羊人在地上撿起了我的小火把,檢視了一番:「燃料都燒完了!我們來想辦法。」

在黑暗的知識之林裡居然能遇到帶著火把的牧羊人,我很感動。於是我很安靜地跟著對方,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

顯然這對牧羊人夫婦很熟悉樹林的狀況,他們繞了幾個彎,牧羊人喊了一聲:「有了!這棵是橄欖樹!」

橄欖樹?

我滿臉困惑。

牧羊人微笑著,自顧自地開始解釋著:「燃燒需要三要素:氧氣、溫度、和燃料。我們可以傳遞火給你,但是沒有更多燃料可以供給燃燒用,待會兒還是會熄滅的。我們要確保火把能燃燒到你走出這座樹林。」

一旁的牧羊女只是安靜地微笑著。但是從她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對方很有智慧。她手上也拿著一根手杖。

牧羊人和牧羊女熟練地摘了幾粒橄欖,一邊環視地面,有什麼現成可用的「工具」,很快地他們找到一塊邊緣尖銳的石塊,牧羊女把樹上摘來的幾片橄欖葉鋪在地上,然後把橄欖果實放在葉子間,然後高高舉起那塊撿到的石塊,用力擊向那幾粒橄欖,這樣來回做了幾次,壓榨後的橄欖間流出油汁,剛剛青綠色的果實瞬間剩下橄欖渣滓。

牧羊女熟練地把小樹枝、葉子搗碎一些,放回我的火把頂端上,只是這次淋上剛榨過的橄欖油,成為更好的燃料。

牧人要我拿好火把:「我要點火囉!」

「啪嗤啪嗤」地,火苗燒起來了!看見火焰重新燃燒起來,我心中好像也點燃了什麼不知名的東西,感到很有盼望。

「沒想到知識林裡居然也栽種了橄欖樹,這種果實實際多了!」我很開心地表示。

牧人微笑著看著我:「知識不全都是負面的呀!你很熟悉世上有人說『知識就是力量』;聖經裡的話甚至提到:『我的民因無知識而滅亡(何西阿書46)。所以缺乏知識甚至會帶來滅亡。」

牧人舉起自己的火把,「我們剛剛能幫你重新點燃火把,也是用了物理學的知識呀!」

我歪著頭沈思了一下,又回頭看了身後那些密密麻麻的知識之樹,我發現那些樹沒有連結到任何地方,它們多半體裁高大,獨樹一格,每棵樹都很茂盛。「所以重點不是知識本身,是知識所連結之處囉?」

「如果知識只是知識本身,當然沒法從知識裡獲得任何益處,那就是死的知識。」牧人繼續說。

我明白了:「那麼知識若連於生命,就是活的!」

一直沒說話的牧羊女終於笑笑開口了:「是呀!重點不是砍掉知識樹,而是要栽種更多的生命樹。因為把這些知識之樹都砍了,大家並不會變得更好,有的時候反而帶來生命危險。」

這段話讓我聯想到世界歷史上所有的獨裁者都是利用人們的無知和人性的姑息,無知成為奴役人民的最佳工具,甚至能以任何名義發動戰爭、彼此相殘,不禁有點顫驚。

這時候,牧人和牧羊女都在靠近橄欖樹的地上挖了一個小洞,把火把安插在地上,我也學著照做,如果這時候有人經過,遠遠看來,可能以為我們在開營火晚會呢!

火焰熊熊燃燒著,這時吹來的風也不覺得那麼冷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介紹彼此,感覺上,好像也不必多說似的,很自然地在這兒相遇,而對方說的話我都很容易明白,這使我感到輕鬆多了。

但是我真的很想認識對方,所以我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我還沒請教您們的名字呢?--您們怎麼剛好在這裡呢?遇到您們真好,要不然我還在黑暗中哭泣呢!還有,您們對這裡的路好熟啊,你們有這座樹林的地圖嗎?」我心想說不定對方握有知識之林的地圖,還有各種樹木分布的地點,如果真是這樣,我一定要看一眼這張地圖,那真是太酷了!

牧羊人和牧羊女相視而笑:「我們的名字不重要!其實大部分的牧人都沒有名字的,因為重要的是小羊啊!」

我第一次聽見有人說小羊比較重要,因為在我過去的認知裡,牧羊人的名聲總是比小羊們響亮。

牧羊女繼續解釋著:「至於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說來話長,但以前我們曾經住過這座知識之林,所以我們路很熟。」她頓了一下,然後很有耐性地接著說:「不過,沒有,我們沒有這座樹林的地圖,因為……或許你沒多久就會明白,就算有地圖也沒什麼用。」

其實我還想接著問,為何有地圖卻沒用呢?但我隱約感到這問題現在不是重點,所以就沒多問。

但是很難想像這樣有自信並且很溫暖的牧羊人夫妻也曾住過知識之林。「您們……住過這裡啊?」

「其實也沒什麼,當年我們夫妻都很想要服事神,覺得服事神的人應該要受些裝備,聽起來很有道理喔?」說著牧羊人還看旁邊的妻子一眼,他臉上總是散發某種晴天般的光彩,即便談論以前的失敗或錯誤決定,也毫不掩飾,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我去了神學之樹,她呢就去找了一棵心理學之樹,我們想,一個去研究神,一個研究人類心理,合起來不就很完美嗎?」

「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知識之林的生活後,我們疲憊不堪,因為研究神的知識和真正認識神是兩回事;」牧羊女也笑著插進來說:「研究人類的心理學,跟觸摸人們的靈魂、帶來幫助更是兩回事!」

我忽然想到什麼:「那您們吃了很多果子囉?花了很多禧幣呀?」

牧羊人臉上出現一種「喔你也知道禧幣呀?」的慧黠微笑:「果子吃得可多囉!禧幣更不用說了!」

牧羊女補充:「尤其是禧幣,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貨幣價值而已,還包含了很多所付的代價,後來仔細想想,再待下去我們可能要賠上更多。」

「是呀!」牧羊人又是哈哈大笑:「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

這些可能隱藏更多辛酸故事在背後的話語,在牧羊人夫婦一陣笑聲後就輕描淡寫地帶過了!

「不過感謝神,沒有經歷這些黑暗的知識旅程,我們也不會體會真實生命的可貴,後來我們真正遇見了耶穌,從耶穌那裡我們接過了手杖,又經歷了聖靈的工作,聖靈為我們點燃手上的火把,一切都不一樣了!」牧羊人很感恩地說。

牧羊女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和好奇:「小羊,我看出你很好奇,想知道這些過程是如何發生的,但是每個人的旅程都不一樣,不過每一個神要用的人,我們通常可以從你經歷的路程找到一個脈絡,我們稱為神的『標記』(trademark),我很確定你已經開始在這段旅程上了!」

「我不懂?什麼標記啊?」

「這些標記每個人都不一樣,例如,通常一開始是被迫離開自己的安樂窩,有些人的安樂窩是他習慣的環境,有的是他的工作職場,也有的是人際關係、經濟狀況、知識才能、甚至是身體健康。舉凡你所習慣的、能仰賴的一切,神都非常有興趣。」

我皺起了眉頭,這聽來一點都不好玩。

這時牧羊人拍拍身子起身,牧羊女也拿起自己的火把,並且把我的火把交還給我:「我們也沒問你火把從那兒來的,對不對?因為我們知道既然神藉著別人把火把傳遞給你了,祂對你就是有個呼召,這呼召也許是比別人在黑暗中多走一段路;也許是比別人多經歷一些苦難;這呼召不只是舉著火把,或拿著手杖之類外在的樣式,而是你的裡面會有一個很深的渴望,深深的飢渴,渴望祂的愛、渴望更深地愛祂,直到耶穌那股深深的愛開始注入你的心中,然後一切才會真正的開始。」

「您是說,」我小心翼翼地猜著:「主會分賜給我一些恩賜什麼的嗎?」

牧羊人這時變得非常嚴肅:「其實,主是把祂自己分賜給你。因為你裡面有祂的生命愈多,才能做祂要你做的事。」

「有時候權柄正是從你所經歷的一切過程中得著的,所以天父忍痛讓我們經歷一些事,那是祂為父的心。」

忽然有股很明亮的光閃過我腦海:「我明白了!您們待過知識林,所以再回頭可以挽回知識林的那些迷失羊,而之前喜樂羊一家,他們經歷過絕望谷的光景,所以可以傳遞火把給絕望谷底的我,那麼我現在該做的事,就是繼續往前走,否則我只會在原地打轉,只有離開這座樹林,我才知道前面的風景是什麼!」

牧羊人夫婦跟我揮揮手,看他們的方向就知道他們打算往知識林深處而去。

我也舉起小火把,走了幾步後,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便喊著:「嘿!你們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他們倆停下腳步看著我,我說:「您們要是看見那隻音樂樹上的聰明羊,能不能……帶她離開知識之林呢?我很擔心她。」

「你覺得她聰明嗎?」拿火把的牧羊人爽朗地大笑起來。

牧羊女拿手杖頂了頂牧人的手肘,「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其實我們早就認識她了,你放心,我們可能沒辦法讓她離開,不過耶穌一定有更好的辦法!」

我也笑了,原來之前聰明羊說的「拿火把的人」就是他們呀!

 

 

揮別了牧羊人夫婦,我腳步加快地往前奔跑,神奇的是,經歷橄欖樹下的聚集後,我好像多了一些方向感,路旁的樹木慢慢變得稀少,枝葉不再那麼茂密,沒多久我就在火光中看見樹林外似乎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山坡,但就在此時,我感到小小的火把不知為何愈來愈熱,更奇怪的是,身後傳來許多羊蹄的奔跑聲,我不禁回頭一看:天!

 

整座樹林都在燃燒!熊熊的紅藍火焰和烏黑的煙塵直衝天空,許多羊群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已經超越我,往樹林外衝去,我也跟著拔腿狂奔,因為火勢已經愈來愈大,蔓延過來了!

顯然這知識之林的災難也蔓延開來……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