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流浪記 13  醫治之樹

fruit07.jpg 

 

終於又上路了,我想趕快離開這座樹林,但是沒那麼容易。

首先,我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方位,更不清楚到底該往那個方向才能離開這裡。

手上的火把殘存一點火焰,閃爍不定。偶爾要避開樹林間吹來的一陣風,就急忙躲到樹後,再繼續前行。

沿路都是各樣的知識之樹,順著連續幾個彎路往前走,身體的疲憊和沿途誘人的果子在我的腦海中交戰著,其實這些樹木上並沒有刻著任何名稱,可是不知為何,每當我經過一棵樹,我腦中就會自動閃過一串名詞,受歡迎的樹木種類不只一棵,而是儼然又成為另一片小樹林,不論樹上或樹下都住著非常多的羊群,甚至大家喜樂地圍著樹木跳舞,這些羊群很熱情邀請路過的羊加入他們。

我驚訝地盯著那些茂盛的樹叢看,發現居然也有:「屬靈知識之樹」、「聖經知識之樹」、「神學之樹」,甚至連「醫治之樹」、「聖靈超自然知識」之樹都有,許多羊群爬上爬下地摘果子吃,本來我以為這些都是沒有牧人的羊群,但是沒多久我就發現我錯了!

因為很多牧羊人都住在樹上,他們的手杖都掛在樹上,有些手杖還用來擊打那些結在更高枝頭的果子,好讓羊群也能食用。

忽然間我明白了些什麼!這些牧人以「教導」為名,用知識樹的果子餵養著這些小羊們!

坦白說,這些果子確實比起其他如政治社會經濟軍事醫學環保心理哲學文學音樂藝術等知識之樹的果子還吸引我,因為我也渴望夠多知道聖經知識、更多關於「神」的事,但是身上的傷讓我好奇地往所謂的「醫治之樹」方向走,他們那裡羊群數目十分可觀,而且其中有隻羊很面熟,她正熱情地像我招手!

我不由自主地走過去,發現我的確看過她!

那是之前曾經被繩子綁過的和藹羊,她的身材仍然胖胖的,不過曾經環繞在她頸上的那根「委身」的繩子已經不見了!(這也許是好事!)我忍不住好奇地問:「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我心中想,她不是「委身」在數字羊圈裡嗎?(注:見小羊流浪記 1 數字羊圈

「我搬來這裡好一陣子了!因為我好累好累啊!因為跟著大家一直奔跑,繞了不知道幾百圈的山頭,我累垮了,實在跟不上大家的速度啊!最重要的是,四周的風景沒什麼變化,我跑了那麼多年,才發現大家都在原來的地方打轉呢!」

我心中很替對方不必再繞圈子奔跑高興,不過我有另一層擔憂,卻不敢吭聲,所以繼續聽對方說下去,看來對方也很樂意分享這段故事。

「對了!我還想謝謝你呢!」

「謝我?」

「是呀!不是你告訴我身上有根繩子的嗎?」

「呃-,那是因為……因為……」我心想,要是自己先經歷過後來那些羊群的撞擊、甚至絕望谷底的光景,大概不會那麼魯莽又欠缺憐憫地衝口而出了!

「哎沒事!後來我自己發現啦!還是因為摔了一跤後,才知道真的有繩子呢!」

我很驚奇地看著對方。

「哎就是有一次,我跟不上大家嘛,路上的尖石絆了我一跤,結果害得很多小羊都跟著摔倒,大家都責備我啊,說我不但生命沒有長進,還拖累到別人。我很自責又難過--但是我才驚覺我的脖子上連著一段斷掉的繩索呢!如果繩子沒有因為混亂拉擠而斷掉,我可能永遠也沒意識到自己是被綑綁的呢!最糟的是,被自己的羊圈系統綑綁……」最後那句她說得很小聲,彷彿有點唏噓。

「我看著沒有因為我摔倒而停下腳步的羊群,踩著塵土離我而去,我靠著一個大石頭,心頭忽然有種前所未有的平靜……」她的臉上忽然閃著一種神采:「你知道嗎?待在羊圈那麼久,我從來沒有像那一刻那麼感到耶穌強烈的同在!而且忽然感到:原來我是自由的啊!」

「是呀!耶穌曾應許我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我們得以自由!耶穌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所以真認識耶穌的,必得以自由!」我覺得聖經上的話好真實。

「可是我以前沒有發現啊!怎麼覺得信耶穌之後卻『得綑綁』,而不是『得自由』呢?搞了半天,不是耶穌把我綁起來,叫我做這做那的,是我自己宗教的心,想要成為好人,才會被矇蔽那麼久!

總之我在那塊大石頭後面想了很多,而且思緒從來沒有那麼清晰過。好像某個重擔脫落了!」

「不必再搬石頭了!真好!」我想起之前看到那些綁著繩索搬石頭的羊群情景,忍不住說。

和藹羊顯然沒怎麼注意到我說的,她繼續說著:「雖然當時的確有點孤單,但耶穌沒有丟下我,那也就夠了!縱使我沒有親眼看見祂!」

聽對方陳述這段故事時,我想:我也曾靠過那塊大石頭呢!忽然感到神的帶領很奇妙,當初看來的「落難」,其實是祝福吧!於是不知哪來的勇氣:「和藹羊阿姨,我相信那時候耶穌就站在那塊大石頭後面呢!祂賜給你力量,讓你面對患難不至於失腳!」

「真的嗎?我常常有這樣的感覺,可是卻不確定呢!」和藹羊似乎很開心,接著說:「總之,後來我爬起來,跌跌撞撞走進這座森林,才發現這裡好多可以吃的果子呢!尤其是這棵醫治之樹,我等候醫治很久了,這裡每天都有課程可以上,哎呀以前都沒人告訴我那麼多有關醫治的事情,我每天都吃下很多醫治的果子唷!」

「可是,那些果子不是愈吃愈餓嗎?」我又忍不住插嘴。

和藹羊完全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因為我很飢渴呀!餓那麼久了有果子吃,就會拼命塞嘛!這不是很正常嗎?對了,你應該留下來,跟我們一起上課!」

她細細打量我:「唷!你又更瘦了!而且你的傷都沒有好,反而惡化了,快點,我幫你報名,這一期的醫治課程你一定要參加!」

醫治課程?我以為我聽錯了!沒聽過病人還要上課的,我想,要是我罹患嚴重的病症去醫院,醫生應該不會先讓我上課吧?

但是這一群住在「醫治之樹」附近的羊,顯然一點也不覺得哪裡不對,大家真的都在樹下認真地聽課,並且分吃更多的「醫治之果」,(其實只是「醫治知識」的果子吧!)

我不知怎麼拒絕,對方又說了,「這一次的課程很棒喔!是從海洋另一邊專門教導醫治的牧人們負責的,課程要10000個禧幣呢!」

10000個禧幣!

我眼睛瞪得很大!

和藹羊說:「剛好有一隻好心的羊幫我奉獻了。否則我身上也沒有禧幣呢!你說,上帝是不是很愛我啊?」

我點點頭,但有點無奈地回她:「對不起,我身上一個這裡的禧幣也沒有!」

和藹羊一臉惋惜:「還是,你留下來,我們禱告看看,說不定會有神的預備,你就可以跟我們一起受裝備、上醫治課程?」

我心中很感嘆,和藹羊其實有為母的心,只是在羊圈奇特的文化下才造成今天這種局面,但還是想不通為何「醫治」是需要付費參加的課程?是大家都想成為醫生嗎?或是「學習」總是一張漂亮的包裝紙?可是我不明白包裝紙底下是什麼。

我想起久遠以前記載在福音書、使徒行傳的事蹟:

「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裏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馬太935-36)

「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間行了許多神蹟奇事,信的人都同心合意的在所羅門的廊下。其餘的人,沒有一個敢貼近他們,百姓卻尊重他們。信而歸主的人,越發增添,連男帶女很多。甚至有人將病人抬到街上,放在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過來的時候,或者得他的影兒照在甚麼人身上。還有許多人,帶病人和被污鬼纏磨的,從耶路撒冷四圍的城邑來,全都得了醫治。」(使徒行傳12-16)

要是耶穌今日在這裡,祂一定走遍各城各鄉,樂意觸摸人們、醫治人們,不!耶穌不會坐在樹下要大家繳費上課。

但看到她已經塞了這麼多知識之果,我就算說了似乎也於事無補。

事實上我不得不承認,有些樹木真的很吸引我駐足,但是或許我有自知之明吧!就算我住下來,那些果實也滿足不了我。

所以我搖搖頭,拒絕了這些善意的邀請。至於自己到底在尋找什麼?我也不清楚。

我愈走愈快,因為發現當我不看那些樹上的果實,火光就會興旺些,力氣也會多了些。

 

 

但四圍仍然黑暗,枝葉茂密,我走著走著、繞了兩圈就發現我又看見不遠處的醫治之樹,和那些樹下的羊群。

而且每次愈不想出錯時,就愈會轉錯彎,我的腳步開始慌亂起來,到底該怎樣才能離開這座麻煩的樹林啊!

但愈急愈糟糕,冷不防一個踉蹌,地上不知什麼東西絆到我的腳,我整個身子往前摔了出去……

握著小火把的手也鬆開,眼睜睜地看著火把順勢滑了出去,我看見最後一點殘餘的火星在黑暗中由亮轉暗,不敵四圍的黑暗,終於熄滅在眼前。

我無助地哭了!「喔,主啊,怎麼辦?火把熄了,一片黑暗,我要怎麼出去?更別說找可愛羊了!」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14  橄欖樹下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