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jpg 

 

小羊流浪記 12  知識之林

        

        看著那些散發誘人果香的果實,卻不知為何再也引不起我的食慾,即便我仍然很飢餓。

當然聰明羊是不會理解我腦袋中轉過這麼多思緒的,除了我不想再碰這些果實外,另一方面也擔心火把快熄了,而且這樹上的狹小空間對兩隻羊來說也嫌擁擠了些,我決定開口向聰明羊道謝:「還是很謝謝你的招待。我該下去了!」

就在我要跳下樹前,我忽然發現樹枝間都刻著音符記號和五線譜,這很有趣,有些樂曲很簡單,我能視譜哼出旋律來,有些卻很難,有著複雜的各式音樂記號。

聰明羊發現我盯著那些樂譜看,眼睛突然亮了起來:「你看得懂?」

「呃--以前接觸過一點。這裡為什麼會刻著樂譜呢?」

「因為這是一棵音樂樹呀!我還以為你在這棵樹旁停下來,是因為熱愛音樂呢!」

「我的確很熱愛音樂,不過……」不過我是恰巧停下腳步的,但是我覺得這不是重點,所以就不往下說了。而且,顯然這話題引起了聰明羊的興趣,因為她開始花許多時間跟我討論各種音樂格式、作曲者、演奏家、演唱者、甚至所有錄音專輯的評鑑。

我看這隻小羊年紀很輕,小小年紀能知道這麼多,的確令人咋舌。

討論共同的興趣,通常還蠻有趣的,可是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於是我在她滔滔不絕一陣子後,忍不住打斷她:「對了!你說這是一棵音樂樹,但是我怎麼沒聽到任何音樂的樂曲聲呢?」

我會這麼問,其實是因為我自己蠻期待的,在這麼詭異黑暗的地方,如果有美好的音樂,氛圍一定大不相同。

「音樂?」聰明羊忽然有點迷茫:「被你一提醒,我才發現我好像很久沒聽過音樂了!」

我不禁有點訝異:「可是你知道很多音樂的資訊呀,如果有機會我希望多花些時間好好欣賞你提到的那些曲子呢!」

「對,欣賞!這就是我的問題,我已經很久無法欣賞音樂了,音樂無法感動我,只是腦袋中塞滿了音樂知識。」

「那不是很可憐嗎?」我差點衝口而出,住在音樂樹上的聰明小羊,卻不能享受音樂帶來的美好時光?

 

看來我的疑問帶給對方一些撞擊,因為她沉思了好一會兒,才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哎,對了!你下去前,麻煩你把那個遞給我好嗎?」

「哪個?」我順著她的視線往身後看,只有一些樹枝。

「掛在樹上的那副眼鏡啦!」

哦--真的有一副眼鏡,垂掛在枝子間,只是鏡片很模糊了,還有些裂痕。

她接過眼鏡,往肚子上擦了兩下,然後很優雅地戴上,並給了我一個微笑,這時我才發現聰明羊眼睛雖然小小的,卻十分漂亮。

「戴這副眼鏡真的能看清楚嗎?」我很好奇。

「其實四周這麼黑,是沒什麼差別啦!不過戴眼鏡,是讓我有安全感而已。」

「可是剛剛看到你時,並沒有戴眼鏡呀?」

不說還好,話一出口,對方在玻璃鏡片後面的眼神變得有點惱怒:「哎我說你呀記性很不好喔!剛剛我在--睡、覺!」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好像是因為我的火把打擾到對方,呃--這下子換我很尷尬:「對、對不起--我忘了!」

其實聰明羊脾氣還不錯,沒多久她情緒就和緩下來,在玻璃鏡片後面打量我:「原來你長這個樣子!」

我知道自己的樣子,毛色黯淡,滿身是糾結的羊毛球,還有血漬--我的羞恥感又來了,不自覺地開口解釋著:「因為我流浪很久了,加上受傷,所以……」

但顯然聰明羊完全沒聽到,她專心打量了半天,只說了一句:「真羨慕你有一對明亮的眼睛!」

這我倒沒想過!不過經對方一提醒,我才意識到我的視力居然已經能適應這麼暗的環境,而且從樹上看下去,四周的環境十分清楚,除了這棵樹之外,附近有許多蜿蜒的小徑,形成一座樹林迷宮。每一條小徑沿途都有樹木,路的盡頭則是一棵枝幹錯雜的大樹,雖然這是一座樹林,但是看起來每一棵樹都是獨立的根部,並不相連,品種看來也完全不同。當然,那些樹上也掛著各式各樣色彩的果子,但是色澤、樣式、形狀都和這棵樹不相同。

而且,我非常吃驚,因為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每棵樹的枝幹間都盤踞著許多大大小小的羊,羊群都隱藏在枝葉間密密麻麻地,緩慢地上上下下著。我可以想像因為週而復始的飢餓感,那些果子正是羊群們賴以維生的食物。

 

其實我的確有很多問題想問,但看來聰明羊可能不夠聰明到能給我好答案,而且我心繫那個小火把,在這昏暗的叢林,現在它是我能夠離開這裡的唯一亮光。

聰明羊隔著眼鏡瞅了我一眼:「那就不留你啦!不過按照慣例:下一個果子,就是五個禧幣囉!」

「什麼禧幣?」我以為我聽錯了!

「你該不會以為這裡的果子永、遠、是免費的吧?」

「等一下!」我的背包已經破破爛爛,裡面除了筆記本、一枝可愛羊送我的筆,最寶貴的就是一本聖經,別說我根本沒有對方所說的「禧幣」(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啊?),即便我不打算繼續吃這些果子,我仍然想糾正對方的錯誤:「我記得剛剛你不是這麼說的,你說這是你發現的樹,不是你栽種的。你還說:『果子你隨便吃,我也是因為果子才留下來的。』沒錯吧?」

「是呀,我只說果子你隨便吃,可沒說不用付錢。」

「所以是你說謊!」

「所以是你沒問清楚!」

這太詭詐了!不過我承認確實不清楚這裡的貨幣和交易制度。

「很簡單啊!每隻羊都享有第一次免費試食的權利,所以這座森林裡的每棵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去吃吃看,但是下一次你若是還想繼續食用這些樹上的果子呢,就需要付費了!求知本來就要付代價,你應該很清楚呀!」

還好我的確沒打算留下,但有一點我不明白,在這種奇怪的黑暗樹林裡,要這些禧幣可以做什麼呢?

「我需要禧幣,因為達到一定數量的禧幣可以交換更多知識樹的經營權利,換句話說,在這座森林裡我可以控管經營更多的知識之樹,擴張我的版圖。」

我很驚訝聰明羊看來年紀不大,卻能說出「控管經營」、「擴張版圖」這些字眼,想不到這隻小羊野心還真大!

眼前的情景讓我想起一些事情,但一切很混亂,我不確定是些什麼事情,我想趕快離開這裡,這座林子似乎瀰漫著一層混亂的薄霧,完全沒法整理思緒。

 

 

我很快地跳下樹,想了想,又回頭喊了她一聲:「喂!你還想不想離開這兒呢?我要出發囉!」

聰明羊在樹間探出頭來:「坦白說,我蠻想跟你一起走的,不過,因為有很多傳言,所以我不太敢冒險呢。」

「傳言?」

「是的,在這座生命森林裡,一直有個傳言……」

我打斷對方:「你是說『知識之林』吧?」

「哎,就是同一座樹林嘛!」

對我而言,可是大大不同,不過這不是爭辯的時候,所以我選擇閉口。

「反正,以前發生過一些不好的事喔,就是像你這樣拿著火把經過的羊,後來卻放火燒了一些樹,結果引發森林火災的往事。」

我倒抽一口冷氣,因為我也曾閃過類似念頭,想放火燒掉這座沒用的樹林。

「雖然,」她倒很坦白地承認:「我看你不像是那種會放火的羊,不過我還是應該小心點,是不是呢?」

我點點頭:「沒關係!」看對方年紀這麼輕,我忽然想起什麼:「對了,你的家人呢?」

「我爸他早就掛啦!我老媽忙著研究生命神秘的哲理,住在另外一棵樹上,離這裡不遠,那棵樹上的果子我吃不慣,每次吃都拉肚子呢!不過我要是缺禧幣的時候,隨時可以去找她。坦白說,我老媽那棵探討生命神秘之樹的『生意』比較好呢!很多羊都願意跟她交易、買果子吃,那邊的果子一顆可以賣到100個禧幣呢。」

我稍微皺了一下眉頭,有人這樣介紹家人的嗎?但知道她有家人我放心多了:「那麼後會有期囉!說不定我們還會再見面呢!你好好保重,別吃太多--」本想說別吃太多樹上的果子,不過實在沒太大意義,所以又把話吞回去了。

對方眨了眨她的小眼睛:「哎你蠻特別的唷!會關心我耶!你跟之前一對拿著火把的牧羊人夫妻講話口氣好像啊,他們也問我一樣的問題,也叫我少吃些果子。--對了!他們還提到一個叫耶穌的牧羊人,叫我離開這兒去找祂。說祂有生命的糧食,真正的食物。」

「拿火把的牧羊人?」我很驚奇!

「對呀,除了火把外,他們手裡還拿著手杖,我記得很清楚!」

有手杖的牧人!我感到好喜樂,在一路孤絕、黑暗、壓制、混亂的情況下走來,終於聽到些正面的消息,而且他們還提到耶穌,可見還是有人握有光亮、握有權柄走在前面的!

我也發現自己遇到事情時灰暗的想法總是多於正面的想法,不能怪人家稱我「灰暗羊」啊!

「那對牧羊人夫妻說得一點也沒錯,你為什麼不跟著他們走呢?」

我感到有點歉疚,因為我都沒跟聰明羊提到耶穌的事,這太重要了!如果你只是跟他們說不要吃這些知識樹上的果子,在這些混亂的價值系統叢林裡,他們並沒有更好的選擇。

這些窩在知識之林裡面的羊,數目比我想像地還要龐大,我仔細回想,跟那些外面重繞山頭的羊群比起來,這裡的羊真是多太多了。

他們雖然看起來很好,其實這些羊因為沒嘗過真正的生命糧食,所以繼續吞食各樣知識之樹結出的果實。

我想就算我說出這些「觀察結果」,對聰明羊大概也沒多大用處,對方需要的不是我的「診斷書」,她需要耶穌的新生命,可是誰來告訴她呢?

我有點退縮,因為看起來自己也好不到那裡去,不過,反正我也沒損失,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把耶穌的事說了一遍。

聰明羊果然很聰明:「這故事我聽過了!不過,我知道你的意思啦,你是說我可以當耶穌的小羊?可是,我幹嘛要那麼笨呢?」

我又開始覺得這隻小羊一點也不聰明了,但是還是耐性聽她說。

「我可以自由地在這座森林裡跑來跑去,快樂的過日子,我幹嘛跟著他四處走,多不自由啊!」

我微笑了:「這世界很矛盾,有些事情看起來是自由的,其實是受困、受綑綁的,例如這座知識之林,看起來你很自由,可以自由吃果子、甚至經營果樹;不過另一方面來說,你也等於被困在這裡了不是嗎?沒有『離開這裡的自由』啊!何況你也知道果子愈吃愈餓不是嗎?」

「你是說如果我做了不同的選擇,例如,離開這裡的話,說不定我會看到更大的世界、有更多地方可以去是嗎?」

我點點頭。

「可是,」聰明羊很認真:「我從出生就在這座樹林裡,萬一我不習慣外面的世界呢?萬一外面的世界沒有比這裡好呢?或者,跟這裡差不多呢?你看來很不滿我們這裡的法則,那麼樹林以外的世界法則又是什麼呢?我還是要學習新的生存方式吧?」

面對這一連串問題,我都沒有好答案。不過,我想到我可以為她做什麼了!

一個禱告。

徵求對方同意後,我有點緊張,但是想到是跟耶穌說話後,就好很多:「親愛的耶穌,謝謝祢把聰明羊造得很聰明,腦中能夠想這麼多問題,請祢賜給她更多智慧,幫助她判斷、做生命中最好的決定,並且讓她知道祢有多愛她,我知道祢多麼願意一生帶領我們走生命的道路,因為祢是為她捨命、為她釘十字架的牧羊人,不但要她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奉耶穌的名,阿們!

「我還真羨慕你可以跟這位看不見的牧羊人講話耶,跟真的似的呢!」

「對我來說是真實的啊!因為祂一定聽得到!」

「哈哈哈!」聰明羊大笑起來:「我說你真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呀!」

浪漫主義?這又是哪來的名詞?

我沒有生氣,不過忽然覺得沒辦法了,這隻小羊腦袋中塞滿了許多知識,唉,我也許沒有足夠的知識跟她對話吧!……

但是我忽然閃過一段話,好像在聖經哥林多前書裡,我急忙把聖經從背包中翻出來,這本書飽經摧殘,書頁有點破爛了,那段話是保羅說的,還蠻長的一段(我想他語重心長),我就著微弱的火光,讀著:

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們也講智慧.但不是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祕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豫定使我們得榮耀的。這智慧世上有權有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的。他們若知道,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

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豫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藉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除了在人裏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

像這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纔能看透。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誰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導他呢。但我們是有基督的心了。……」

所以需要聖靈,需要神的大能,否則誰也不會懂得這生命的奧秘和救贖的恩典。當然最重要的,是耶穌基督的心!

我想這是聖靈對我說話吧,也算是安慰……但願有一天我真得著屬神的智慧。

聰明羊聽我念完,似懂非懂看著我,(坦白說,我也沒好到那兒去)不過她探下頭來,一直盯著那本書看,顯然很好奇,最後她說了句:「哇!很有力量的一本書喔!」她歪著頭看我:「你今天跟我講了很多有趣的事呢!夠我想一陣子了!」

我嘆了一口氣:「我什麼都沒有,甚至也沒有你說的『禧幣』,不過我所有的就是耶穌,我會記得你,為你禱告。」

「能記住別人就很了不起囉!我媽就常常忘記她有個女兒。」

這些話讓我很心疼,但我已經意識到聰明羊的模式了,如果你回應她,這些對話就會開始沒完沒了,其實並幫助不大,因為對方還是沒有打算做選擇。我忽然間意識到也許這隻小羊只是很孤單。

「我還是選擇跟隨耶穌這條路,所以我得走了,不能留下來陪你了!」我只好說。

她揮揮手:「也許吧,有天我會想離開也說不定,等我想冒險的時候吧!不過現在有果子吃比較實在啊!萬一我走不遠,肚子又餓了,到時我又要爬回這棵樹吃果子,麻煩得很呢!」

「好吧!」我拿走了插在樹洞上的小火把,想趁著剩餘的火光時間,趕快通過這座樹林。

「祝你也能趕快找到屬於你的樹啊!好好經營喔!」聰明羊樹上傳來的聲音。

我的樹?我嘀咕著,這裡的羊真是很嚴重呀。吃太多果子的後遺症嗎?

 

 

 

請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13  醫治之樹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