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uit04.jpg 

小羊流浪記 11  是非之果

 

「你不曉得現在是黑夜嗎?拿著火把幹嘛呢?」聲音是從樹上傳來的。

「可是,在黑暗中,我們不是更需要亮光嗎?」

「不,我們只要睡著,就不會覺得黑了!」聰明羊堅定地給我這個答案。

 

小小火把上的火光熱度在黑夜中顯得如此珍貴動人,同樣的一段路,因為火光我可以看得更清楚,我開始感到自己並不像從前那麼無助沒用,跑著跑著,我其實已經忘記之前的軟弱和隨時警醒,也不再去想倚靠神、信心啦、盼望這類的字眼。

事實上我根本痛恨那些無能為力的日子,我以為其實自己還不錯,並沒有想像的糟糕,最好笑的是,我甚至忘記了連這個小火把也是「恩典」,根本不是我努力而來的。

不知不覺地,原來我已踏上「聰明之路」而不自知,甚至當時的我也不知道,這條路根本不會通向「絕望谷」,(但是卻比絕望谷還糟糕),也許潛意識中,我根本不想再回到絕望谷也說不定。

總而言之,我完全忘記了聖經上說:「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

所以我也不會知道,當我欠缺耶和華的智慧時,危險就在前頭等著我。

 

 

我只知道這一條路一開始看起來「非常好」,卻不知道「一切看起來很好」通常就是撒旦最常用的包裝紙。包裝那些後來你還是非得要學、或自己極力否認、或不得不面對的事情。

 

這條「聰明之路」其實隱藏在絕望谷的山谷入口附近,那是一條有著濃密樹蔭的小徑,如果白天熱陽下看見,一般人會自然而然想選擇蔭涼的小徑,沒人想選枯乾的山谷之路,但是我們上次來到這裡是天色不佳,反而成為一種祝福,我根本沒看見這另一條「聰明之路」的選擇。

但是如今我有火把,我清楚看見這條有著濃密樹叢的路徑,看起來似乎也通往絕望谷,如果沿途有樹林,我自以為是的想,「至少累的時候,可以休息一下吧?」

又或許,樹上有果子可以裹腹也說不定。

一切美好的想像,和這些體貼肉體的想法,讓我忘記了神是供應的那一位,我為自己做好的「預備」聽起來很合理,卻忘了過去的那一大段旅程,我從來沒擔心過這些瑣事,卻依然活得好好的,神沒讓我缺乏過。

 

 

我小心翼翼拿好火把,穿越樹叢濃密小徑,這條山路其實只有入口有點窄,但沒多久就愈走愈寬,我很慶幸找到這條易走的路,唯一的缺點就是四圍太黑暗了,路旁都是濃密的樹蔭,許多樹木的枝葉甚至已經生長到這條主要的路徑上,我得小心跨過那些橫在路中間的枝幹。幸好我有火把,對於路況看得十分清楚。

我懷疑也許連白天這裡都可能是黑暗的。不知為什麼,我愈走肚子愈餓,前所未有的飢餓感臨到我,我記得上次來絕望谷之前,也是長途跋涉了好一段路,但是我和可愛羊只喝過清澈的溪水,一路上不餓也不渴;這次卻大不相同,我無法理解為何如此。

 

 

終於我餓到再也走不動了,什麼力氣也沒有,除了食物,我什麼也不想了。

我停下腳步,靠著一棵很大的樹幹休息,忽然間我看見地上有個微亮的小東西,我低下頭仔細看,發現是一顆掉落下來的果子,我貪婪地撿起來,並抬頭打量著樹上其他那些鮮豔欲滴的果實,每一顆形狀都有點不同,而且都在黑暗中閃爍著不同的微光,暗藍、螢光紅、淡綠、亮橙、炫紫、銀白……我一時說不上來那裡奇怪,想了半天,對,都是很不真實的色彩,至少,不是水果該有的色彩。

我撿到的這顆看起來有點像是蘋果,有紅寶石的色澤和細小的螢青紋路,靠近底部以及果梗的部分甚至閃著金黃色的花紋,而且香氣襲人,聞起來比較像是某種不知名的熱帶瓜類,這果實表皮的美麗紋路讓我擔心,理智告訴我:野外那些色澤鮮豔、帶有花紋的果實其實都有毒,不過我想,試一小口應該沒關係吧?

心裡想著「若有不對勁馬上吐掉就行了」,我曾經吃過一棵假柳橙(Fake),外表看起來跟真正的柳橙一模一樣,剝開漂亮的橘色外皮,還有一瓣瓣的果肉在裡面,

但是一咬下去,果肉的汁液又酸又澀,嘴唇舌頭都麻了!即便馬上吐掉,我的脣齒之間的苦澀麻木感,還是停留了好久。

如果再吃到一次假果子呢?我猶豫了一下子,但強烈的飢餓感很快地淹沒了那些擔憂,管它的呢!人生總要冒險,不試怎麼知道呢!

我先咬了一小口果皮的部分,沒想到美麗紋路的果皮居然不苦不澀,有種酸甜的香氣,很像是微發酵後的水果酒香,這味道好極了!

我更放心地大口咬下,沒兩三口就吃完了!

吃這美麗果子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感到自己「還不錯」,有種以前沒有過的「自信」;我貪婪地抬頭去尋找下一顆果實,但是好幾顆類似的果子都掛在枝幹上,似乎都在我隨手可得之處,每一次都只差一點點就摘到了。

我正頓足之際,突然出現一個聲音:「嘿!你老是拿著那個發光的東西,真是很討厭呢!你不曉得現在是黑夜嗎?」

真是嚇了我好大一跳!聲音是從樹上傳來的,我抬頭開始尋找是誰在說話。但是樹叢間太暗了,即便我有火光,仍然看不見。

一陣子窸窸窣窣的枝葉聲之後,我看見一個小小的羊頭從樹葉間探出來,她的眼睛小小的,但是閃爍著聰明的目光。

「請問你是?--」

「我是聰明羊。」她很快就回答了我的問題,然後提出下一個問題:「你還沒回答我呢!我說你大半夜的,拿著那麼亮的東西要幹嘛呀?」

「呃--,你是說這個火把嗎?」我忽然間楞了一下,是呀,我本來是要返回絕望谷找可愛羊的,但是連我自己現在也沒把握了,從走進來這條小路,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甚至不知道這裡通向何處。

可是我不想讓對方發現我很無措,所以我佯裝成一副很有信心、很有目標的樣子:「嗯,在黑暗中前進,火光是很重要的,不是嗎?」

「錯!光明這種東西,不是黑暗的必需品。」

我很訝異對方這麼沒禮貌,而且直接否定我的說法。

「我沒說錯呀,你自己都說,『在黑暗中前進』,不是嗎?」她氣定神閒地說:「問題出在『前進』兩個字啊,黑暗中,你何必跟自己過不去,要前進呢?」

「也許,是很重要的事情,逼得你非得前進不可啊,人生總有趕路的時候呀。」我解釋著。

「我不覺得人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非要趕路不可。留在原來的地方,不是很好嗎?」

我一時想不出反駁對方的理由,因為對方講得好像也有道理。但是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於是我回答:「等候天亮再走似乎也不錯。對了,這裡通常什麼時候天亮呢?」

我會這樣問,是因為折返絕望谷前,我記得天色已經由墨黑轉湛藍,但是轉進來這條小徑後,四處都是濃密樹叢,延伸的枝葉遮蔽了天空,我正困惑什麼時候才會天亮?因為手上的火把快燒盡了。

沒想到這麼簡單的問題,卻讓聰明羊大笑起來:「你還沒搞清楚,是吧?這裡沒有白天。」

我嚇了好大一跳:「為……為什麼?為什麼沒有白天呢?」

「因為我們不需要光呀。」

「可是,」我思索著合適又不傷害對方的語句:「在黑暗中,我們不是更需要亮光嗎?」 

「不,我們只要閉上眼睛,睡著,就不會覺得黑暗了!」聰明羊堅定地給我這個答案。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對方會討厭我手上的火把了,「抱歉,原來我把你吵醒了。」

「沒關係,我也睡很久了。而且你引起了我的興趣,例如,像你這樣拿火把經過的人還真不少。每隔一陣子就會遇到一兩個。」

一聽到也有人拿著火把經過,我的精神都來了:「那些人呢?他們去那裡了?」

「我不知道!除非我跟他們一塊走,但是我住在這兒很久了,我不想離開這裡。這裡是我熟悉的環境,再說我很熟悉這棵樹,我連爬到另一棵樹上找果子吃都很懶!再說,那些拿著火把的陌生人呢,我曾經問過他們,他們常常連自己接下來會去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我有點不好意思低下頭來,其實我也好不到那兒去,我真的不知接下來該往哪裡去。但這時我終於發現黑暗的好處,因為對方看不見我的動作和表情,我可以輕鬆隱藏自己真正的狀況。「那麼,這些果子是你的囉?抱歉,我剛剛已經吃了一顆,因為我太餓了。」

「喔!那沒關係。」她很大方地說:「這是我發現的樹,不是我栽種的。果子你隨便吃,我也是因為果子才留下來的。至少我不會餓肚子。」

對方似乎看出我仍然很飢餓,於是問我:「你要不要跳上來啊?樹上還有很多果子,抱歉,我實在懶得摘給你,再說,這裡的果子如果落在地上,接觸到土地,不到幾分鐘就會變酸。」

這聽起來顯然是聰明羊很寬容的「邀請」了,我很慶幸剛剛吃的那顆果子還沒有變酸,而且我不得不承認:剛剛那顆小小果子實在不夠我填飽肚子,而且我的確沒有更好的選擇。

但是如果要跳上樹,手上的火把反而成為阻力,本來為了要拿好火把已是不易,根本別說放手去摘果實。

另一個考量就是禮貌,顯然聰明羊並不喜歡火光。

對!我得先解決這麻煩。

我四處打量是否有安插火把的地方,低下身去摸摸地面,很奇怪,這裡的土地十分堅硬,幾乎是石子般的質地,完全不能鬆動,更別說挖個小洞、插上火把。

我需要火把的帶來的光亮,又不想拿著它礙事,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終於我找到樹幹上的一小處樹洞,雖然這小樹洞不深,但是剛好有個角度可以插入火把,

剛剛吃完那個果子有個好處,就是自信。我感到自己身體變輕盈了,覺得跳上那棵樹絕對沒問題。

所以我輕輕一躍就跳上去了,樹上枝葉纏繞的枝幹緊密交錯,恰巧形成一個勉強可以容身之處,我知道聰明羊為什麼可以安逸地睡在樹上了。

跳上果樹後,在我隨手可得之處,果然有各種果子,色澤形狀都不同,分別散發不同的香味,我摘下另一顆梨型的紫色果實,這次上面的花紋像是皇家尊貴的紋章,我心想,沒錯呀,我是萬王之王的兒女,吃的果子就算是皇家的品種也不奇怪呀。

奇特的是,每摘下一顆果實,不但馬上長出一模一樣的果實,而且一次還結出兩顆來,難怪樹上的果實愈來愈多!我顧不得這些怪現象,也顧不得聰明羊了!(其實她也沒在看我,而且她的眼睛小小的,即便跟我說話時,我也不確定她眼睛是睜著還是閉著的。)總而言之,我真是太餓了,於是一口氣連續吃了三個果實。

 

 

忽然間我眼睛「明亮」起來,我的世界從「絕對」的價值觀轉換到「相對」的價值觀,忽然間好多意念聲音都進來了,心中開始翻攪--而且坦白說,這些感覺還不錯,首先我第一個學會的好事就是「推卸責任」,我一點也沒發現,吃下這些果實的「中毒」症狀跟伊甸園的那對男女一樣--學會推卸責任,心中出現「要不是神--也不會--」的句型。

是呀,要不是之前祂都不管事,我也不會淪落至此嘛!

我沒意識到這話聽起來跟亞當當年的說法沒什麼兩樣--「要不是上帝造個女人給我--要不是她拿給我--我也不會吃--」之類的。

 

我還沒來得及好好整理一下心中複雜的感覺是打那兒冒出來的,就突然聽見聰明羊的聲音說:「其實我以前也試圖要離開過這裡。」

雖然我離對方明明很近,但是我的火把沒帶上來,所以還是看不清對方的面孔。

但我注意到聰明羊的聲音尖尖細細的,其實聽起來有點有氣無力。

「我不懂,你不是說這裡有果子吃,不會餓到嗎?」

「剛好相反,這裡的果子是愈吃愈餓。

我聽了差點全吐出來:「你說什麼?」

「是呀!愈吃愈餓,你不知道嗎?我以為你吃之前就知道了,你不是吃過一顆才接著吃另一顆的嗎?」

「可是,」我喉嚨有梗住的感覺,或許是剛剛吞太快卡住了:「我根本不知道呀!」

「喔,抱歉,我忘了別人不像我這麼聰明。你沒發現所有的果實都愈長愈多嗎?尤其你吃過的果實種類,吃完後馬上長出雙倍的果實。」

我沒會意過來。

「意思就是,下一次,你要吞下更多的量,吃下更多的果實。」

這下可好。我說不出話來。

「要不然你以為我幹嘛不離開這裡?」

這話跟她剛剛說的分明不一樣。

「這些果子到底是--」我吞了吞口水:「是什麼果子?」

「生命樹的果實呀!」

我很懷疑。

「你大概很懷疑吧。」聰明羊終於歪著頭瞥了我一眼:「我也懷疑過。」

「如果是生命樹結出的果子,為什麼愈吃愈餓呢?」

「可是整座樹林只結出這類果子呀!那麼多羊都在吃。大家都還活得好好的。反正也沒有人因為吃果子而死亡。」

「你說,整座樹林--是什麼意思?這裡到底是哪裡呀?」

「這裡是知識之林。」聰明羊似乎很不解:「哎我說你呀,很勇敢喔!我還以為你跟大家一樣想追求至高的知識境界,才進來的呢!」

「不,我其實是想追求真理,不過,顯然我是迷路了,才會跑來這裡。」我嘴上說得很理直氣壯,但其實很心虛。

「知識之路和真理之路,不是殊途同歸嗎?」

我懶得跟對方辯論和解釋了,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知識之林怎會結出生命之果?但是我不敢確定。吞下愈多看起來還不錯的果子,卻愈來愈懷疑自己,剛剛的自信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懼和懷疑,我沒有把握自己的資訊就是對的。

「先是非常自信,然後是感到害怕、焦慮、甚至懷疑,想要更多的查證、搜尋資訊……對不對?哈,這些果實食用後的典型症狀。」

「那你現在才告訴我?」我有點沒好氣的。

「我的確懷疑過這些果子的來歷,不過愈來愈沒有力氣去想。我想我應該再試一次。」

「試?」

「試著離開這裡呀!也許你吃得不多,還有力氣帶我離開這裡。」

我非常憤怒,真想跳下樹、一把火燒了這些樹林。

但是我知道,這沒有用的。

至少,這些仰賴分辨善惡樹之果而生存的羊兒們,他們還是會在這裡尋找他們以為的飽足,即便在飢渴和假象的飽足中擺盪過日。

我自己還不是吞下了這些是非之果。我又有何資格論斷他人的對錯呢?

 

原來「專心仰賴耶和華」和「倚靠自己的聰明」一直就是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前者考驗完全的信心,後者滿足自己的成就感,但是會愈來愈飢餓,為了填補飢餓感,才冒險摘取是非之果充飢,卻是愈來愈飢渴。

我只知道,我應該做的,就是趕快離開這裡,不再回頭。

可是,我什麼也沒做。

靜靜地在黑暗中發呆。那些果實依然繼續在黑暗中閃著誘人的微光。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