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jpg 


暗夜火把

------本篇獻給那些曾在暗夜中為我們點燃火把的人

 

小羊流浪記 10  暗夜火把

 

我正期待耶穌會伸手做些什麼,但是沒有。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祂不但沉默不語,而我也開始不再感到祂的同在。

耶穌走了!

我覺得,一定是這樣,祂來看看,然後就走了。

強烈的沮喪再次臨到我,我深深地感到被遺棄了!而且,更糟,因為覺得是被神遺棄。

我發現自己所認知的都破滅了,主啊!難道那些都是謊言嗎?從我信祢開始,祢應許不離開我?無何事能教我與救主分離--四周仍是一片黑暗。我甚至懷疑,天永遠不會亮了。

自從我淪落到絕望谷後,我發現一個可怕的定律:每當我以為狀況已經夠糟了的時候,就會出現更令人難以忍受的事情,例如,眼前出現了讓我開始尖叫的狀況--有蟲!

四周開始出現很多小蟲,因為黑暗的關係,我看不見牠們的樣子,但是我清楚感到這些蟲開始襲擊我、咬我,從我腳下開始!

有些蟲甚至從下半身開始爬上我的手臂、啃咬其他的部位,痛苦奇癢無比的折磨蔓延開來,我身體控制不住地發抖痙攣起來。

這下子我連哭都哭不出來了,真像是詩人講的我的眼睛因困苦而乾癟。

很快地我猜到野蟲為何朝我而來,我有傷口!

而且我胸旁的傷口還沒痊癒、甚至還慢慢地滴血。這是一批嗜血的野蟲大軍!

顯然,詩人大衛躲在可怕的洞穴,度過「蟲都不如」的歲月,我現在可以完全明白「我心在我裏面甚是疼痛‧死的驚惶臨到我身。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是什麼意思。

我痛癢難耐,卡在一個奇怪的山壁,生不如死。耶和華阿、你為何丟棄我?為何掩面不顧我?

這些話成了絕望的呼喊,在絕望谷,誰能聽見呢?我想我會死在這裡。

也許那些蟲是有毒的,我失去意識前這樣想。因為我意識開始薄弱模糊。

 

 

「噢!」一陣灼熱感,痛得我大叫,還包括那些野蟲爬過身體的可怕麻癢感。

我勉強睜開眼睛,眼前有火光。

「對不起!我想辦法要趕走那些蟲,可能不小心燙到你了!」一位成熟堅定的女性聲音傳來。

「媽咪,這邊也有蟲呢!」

「媽咪媽咪,那邊還有蟲蟲!」好像是小男生的聲音。

雖然剛剛火焰燙了我一下,但是感到火焰在我身邊晃動燃燒著,卻帶來一股力量,我燃起希望,如果能趕走那些蟲,我願意再多被燙幾下!

黑暗中,我聞到一股焦味,顯然許多蟲被燒死了!

「耶!蟲蟲都趕走了!」然後是響起拍手聲,我睜開眼睛,先看見兩張可愛小小羊的臉,有一隻小小羊,很害羞地對我笑。她伸出小小的手,一點也不害怕地想來握我的手,但是她身子太小了,離我還有一段距離。

「來!你們讓開,媽媽來!」他們的身後站著一隻很不一樣的羊,我腦中一片混亂,還沒反應過來,但這應該是小小羊的媽媽了。

顯然這隻母羊的手臂較長,驅逐了那些蟲後,她試圖要把我從山壁狹窄的空間裡拉出來,但是這出現了一個難題,因為當她伸出手時,若沒量好距離,她自己也可能掉落山崖。

而且我的身邊滿是荊棘雜叢,已經刺得對方好多處流血了。

我很感動,又很內疚,「算了吧!很謝謝您,但是太危險了。」

兩隻小小羊都很單純:「我們可以禱告,找耶穌幫忙。」

這實在很諷刺,因為我根本對耶穌沒有信心了。

「好,我們一起禱告!」羊媽媽開口:「主,我們知道還不到放棄的時候,我們知道祢是行神蹟奇事的那一位神,謝謝祢讓我們找到這隻卡在山壁的小羊,我相信祢有美意在其中,她的日子在祢的手中,她的生命也在你手中,我知道祢是使用人的神,我們看起來沒有能力幫助她,但是請祢使用我們來幫助她,因為祢是有能力的那一位!奉耶穌的名禱告,」最後三隻羊一起大聲說「阿們!」

我也跟著阿們,但很訝異,這跟我平常在羊圈裡聽到的禱告很不一樣。

 

她禱告時,我覺得有股喜樂流向我,沖淡了之前低迷的沮喪。我不禁開口:「好奇怪,您禱告完,我感到有一股盼望和喜樂,為什麼?」

對方呵呵笑:「是啊!我身上有喜樂的靈啊!感謝神,耶和華的喜樂是我的力量!願我身上喜樂的恩典也可以流向你!」

「力量。」對,我自己也需要出點力,我忽然閃過。

我望著眼前這隻「喜樂羊」,(我打算先這樣稱呼她好了。)「如果,我試著跳往你們那邊呢?」

喜樂羊舉起火把,觀察了一下環境,我也趁機看清隔在我們之間的其實是一道狹窄山溝,如果不小心,連想拉我一把的羊也會摔下去。

喜樂羊瞇瞇笑,「等一等,先別急,這真的需要智慧了!」

我心想,是啊,幫助人的確需要智慧。

喜樂羊媽媽看了看四周,不遠處有一段空樹幹橫在地上,她和兩隻小小羊合力去拖過來,枯樹枝拖行在黑夜地面上不規則的沙沙聲音,如今聽來真是充滿盼望的節奏。

他們奮力將空樹幹立起,量好距離,頓時「碰」地一聲,整個樹幹打向我,我嚇了好大一跳,但是我動彈不得,還好樹幹只差一點點就打到我!

但是荊棘叢卻因此許多刺刺向我,我痛得哀叫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請一定要原諒我,你還好吧?」

「我,……我沒事!」對於試圖要幫助我的人,我是心存感激的,儘管這過程中偶爾會發生一些意外。

我掙扎地爬起來,雖然因傷口太多每移動一點點都很艱難,我盡力移著身子,盡量不去想下面的山溝,最麻煩的是,我根本不知道這段空樹幹可以支撐我的體重多久?所以不能算是往前「走」,其實是往前「爬」!

三隻羊都在我面前伸出手,想拉我一把,但是距離不夠,除非我自己再往前移動一些,否則誰也搆不到我,忽然耳邊傳來一陣嘩嘩聲響,眼前的羊都大喊:「快點啊!」我才意識到在我猶豫的這幾秒鐘,樹幹已經承受不住我的身體重量,拖著我往下滑--

原來神要我們離開一些纏擾之地時,真的不能猶豫太久,因為這是命的問題!

我意識到要是再猶豫半秒鐘我就沒命了!

我不知那來的力量,我閉上眼,來不及多想,只能憑信心猛然向前一躍--

那時候腦中唯一閃過的是:「耶穌,救我!」

我的前腳躍上了砂石般的土地,後腳卻繼續下滑的力道,我感到是一股力量拖住了我,這才發現剛剛纏繞我身邊的荊棘叢和藤蔓糾著那段樹幹,我也沒時間去驚訝這些荊棘和藤蔓的頑強了,三隻羊合力拉住了我,喜樂羊力氣夠一手拉住我,喊了一聲:「撐著!」

小羊們則拿起一些樹枝撥開那些討厭的藤蔓和荊棘,這時我已經絲毫不感到痛楚了,因為和眼前即將獲得的自由比起來,這些皮肉之傷根本算不得什麼了!

那段樹幹在撥開藤蔓和荊棘後,筆直地落下山溝,幾秒後才傳來「碰!」的落地聲,我才驚覺山溝有多深!

我回頭看了一下剛剛的處境,真是驚險!只差一步,我就掉下山溝,後果不堪設想。

平靜一會兒後,我忽然好想哭。我哽咽地說:「發生好多事,我--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我哭喊了很久,在這樣的谷底,誰會聽見呢?我想大概連神也遺棄我了!後來……才……看到火光--難道,我生命真的犯了麼罪,所以神在管教、責罰我嗎?」

喜樂羊在一旁什麼話也沒說,我其實想放聲大哭,但是我強忍住了,後來我才發現長久以來都在學習控制自己的情緒,似乎過去在羊圈裡的生活,變成這樣的習慣。

「沒有,神沒有遺棄你。」喜樂羊沒有特別安慰人的語氣,但是十分有信心的說著:「也不是責罰。為什麼我們有時會掉落絕望谷,我也不知道。或許眾人都以為落到這樣的境地就是被神擊打苦待了,但是我必須要說,發生這一切事情都有神背後很美的心意,耶穌,不也到過絕望谷嗎?」

我抬頭看著對方,眼光中含著疑惑。小聲說:「耶穌--祂好像來過,又走了!」

喜樂羊似乎沒聽見我的話,接著說:「眾人也都誤會過耶穌,不是嗎?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那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為什麼神允許我們經歷絕望谷?或許是要我們得著某個秘訣。像保羅說的: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饑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我靠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然而你們和我同受患難、原是美事。」

這些話我以前聖經都讀過,如今從喜樂羊口中說出來,話語就像是活的一樣。

「所以經歷這些患難,原是美事!我知道這說法讓人不好過,但是這就是我所信的。我也沒辦法說好聽的,希望你諒解。」

「不,這些話真是使我受安慰。」不知為什麼,知道耶穌真的來過絕望谷,居然讓我好過一點。

火光持續燃燒,我的身體已經溫暖多了,我好奇地問:「你們怎麼找得到我呢?」

「在黑夜的絕望谷,只要你停下腳步,就很容易聽得見暗夜的哭泣聲,儘管非常微弱,但是你還是可以隱約知道哭泣從哪個方向傳來,有時路上真的太黑了,也可能受傷的小羊已經奄奄一息,我們就趕緊禱告,聖靈會指引我們尋找的方向。」

「也許我也到過絕望谷吧,大概知道羊兒都會在什麼情況下跌倒,所以很快能發現卡在山壁或者枯樹之間的小羊。」喜樂羊說。

我很難相信這麼喜樂的羊也曾經到過絕望谷,我想那一定是一段特別的故事。

喜樂羊似乎看出我的表情,她主動說了:「是的,我到過絕望谷,還不是一天兩天,最糟的時候我和丈夫互相指責對方,我也曾經絕望地拉著我的小女兒,說神啊你再不救我,我們都要死了啊!」

我確實很難想像那樣絕望的處境,但是對方沒有再說下去,她似乎很清楚現在的時間該做的是什麼。

「以賽亞書上記載: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所以你要相信這是神的應許,應許生命中悲哀憂傷的人。

我像是觸電一樣,這些句子像電流一樣觸摸到我,我隱隱約約覺得這是跟我生命攸關的句子,覺得十分寶貝。

但是另一方面血氣的我不禁想,像喜樂羊這樣回到絕望谷找尋失落的羊,未免太傻了,但是不敢問出聲。

但是喜樂羊顯然從我臉部表情讀出一些訊息,她依然笑得很開心:「沒關係,」喜樂羊說:「能拉一隻是一隻,耶穌的每隻小羊都很寶貴。」

我則羨慕她的服事如此堅定而喜樂,我相信這力量絕非來自她個人,我開始重新對神的話語、神的帶領挑起盼望。

「我們該出發了!」喜樂羊好像很清楚自己的方向,所以我連問都不問,對她有一股信任感。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這時候的我狼狽極了,我想對方如果在以前看到我,決不是這個樣子,毛已經脫落大半,裸露出許多傷口,蟲咬的新傷口以及血漬發出惡臭,

「你需要一支火把。」她看我不像是人看我的眼光,似乎像是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你會用得到的!」

「我?」傷痕累累的我懷疑自己是否拿得動火把。

喜樂羊先在地上撿了一小段空心粗樹枝,這谷底不知枯乾多久了,顯然滿地都有這種大大小小、粗細不一的枯樹枝,一把扯過山壁上的那些荊棘草叢,塞進去,剛剛看似無用的荊棘叢,如今卻成為火把可供燃燒的部分,很神奇!

她以手上的火把點燃這支新火把,「傳遞」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你可以把火分出去,自己的那一分卻不會減少。

我凝視著這傳遞火把的動作,思索著:許多神給的好東西都是這樣,可以放心給出去,卻不必擔心有缺乏。像屬靈恩賜,像許多生命中的恩典,甚至聖靈的能力。

當然,當時還處在絕望谷底的我,不明白那麼多。

「這只是一支小火把,不過我想快天亮了,應該足夠了。」

我接過那支火把,點點頭。

 

 

喜樂羊和兩隻小小羊邊走邊唱歌,我很想抓住那些歌唱的旋律,但是我開不了口,不知為什麼,好久以前在羊圈也唱過一些歌,可是在這絕望谷底,什麼歌詞都想不起來。在很深的黑夜,火把燃燒著,耳邊聽著這些小羊們的歌,其實夜太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況,只能跟著移動的步伐,持續往前走。

我有些疑惑,只好鼓起勇氣開口:「喜樂羊,有沒有可能,這條絕望谷的路根本沒有人走過?」

喜樂羊瞇眼笑著:「我也跟你有過相同的疑惑,很多走進絕望谷的人都以為只有自己走過這條絕望的路,但是相信我,並非沒有人走過,其實那些走過的人已經走得太前面了,所以我們看不見。」

「也對,那些穿越絕望谷的人一定也不願意再走進來。」

「是呀!我走過這段絕望的路,所以我跟神說,我願意,願意再回來這山谷,找到一些困在谷裡的羊,至少告訴他們還是要帶著盼望,陪他們一小段路,讓他們繼續相信主,前面有路可以走下去。。」

我看著她手上火把,那份火焰的溫暖使我更加倍感恩,我說不出口,但是心中喃喃感謝神:「謝謝祢耶穌,祢派了一隻很特別的羊,帶著火把來找我。」

 

 

走了一段路後,喜樂羊停下腳步,要兩隻小小羊跟我道別,「我們就陪你到這裡,你再繼續往前走一段路吧,不要害怕。」

其實我心中很想跟他們一起走,因為真的孤單太久了,渴望有人同行,我卻說不出口,只好說:「你們要去哪裡呢?」

喜樂羊似乎看出我複雜的心情:「我們要往回走,或許黑暗中還有受困的羊。」

一想到我曾經失足墜落山谷,經歷那些死亡威脅、恐懼陰影、和可怕的野蟲大軍,想到喜樂羊說過「能拉一隻是一隻」,我馬上放下了自私的想法,帶著祝福和感恩的心情:「你們辛苦了!」

「不會呀!這段路是神量給我的疆界,我們能陪你,也是神量的恩典,」

我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話又縮了回去。

「我們其實住在山的那一邊,還要越過一個海洋。」喜樂羊忽然說。

我好驚訝!

「所以我唯一的叮嚀就是,不要待在絕望谷太久,真正的盼望會趕走沮喪,繼續往前走就對了,你會穿越絕望谷的!」

我點點頭。

「或許有一天,蒙神的恩,我們能再見面!歡迎你來我們家!」小小羊也跟著跳啊跳的,拼命對我揮手。

對於「家」這個字眼,我好久沒聽到了!

我眼眶濕了,我相信,會的!我們一定能再見面的,神會給這個恩典的!

 

 

我自己繼續走了一小段路,忽然想起可愛羊,糟了,我完全忘了她了!如果她也摔到絕望谷裡,怎麼辦呢?

想到這兒,我拿起了小小火把,急忙往回「跑」,但是我知道別人若是看到我,會覺得這根本是「緩慢的步行」,但是不管了!我心中有個渴望燃燒起來!

愈跑,我心裡愈明亮起來--

我要回去找到那些失落的家人--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11  是非之果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