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流浪記  8  進退維谷

 

Vile.jpg

不知走了多久,雨下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停了。除了這條小溪流外,旁邊的景色單調荒涼,顯得十分不搭調。

又走了一段路,面對一段上坡的岔路口,一邊是上山的路,似乎通往一座山,另一邊是繼續沿著小溪流走,看來像是通到一座小山谷,但到了這裡水流已經減少。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有體力爬山,所以望望另外兩隻小羊,可愛羊的臉上像是寫著「不知道」三個字,特別羊則當作沒看見我似的,一副「不關我的事」的表情。最後我只好自己決定沿著小溪走。

太陽開始探出頭來,我們一開始十分開心,因為天氣終於放晴了,但是,走著走著,隨著天氣愈來愈炎熱,我們開始口乾舌燥,正想補充水分,沒想到,走到了上竟然水都乾了,河道裡只剩下乾涸泥沙,三隻小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十分錯愕。

「怎麼會這樣呢?」特別羊眼睛睜得大大的,搔搔頭,十分不解。

「怎麼這裡反而沒水了呢?」可愛羊盯著乾裂的小溪河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的確不合常理。」我很困惑,那我們之前喝的溪水是從那兒流下來的呢?

「這下可好了!當初是你說要沿著河岸往上走的,現在我們要往那兒去呢?」特別羊帶著抱怨口氣說,一面舔舔乾渴的嘴。

我感受到對方的責怪,頭不禁低了下來,雖然一開始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走,不過既然是我帶的路,現在無路可走了,連我自己也覺得應該負一些責任。

走了一大段路,大家都又累又渴,現在即便是回頭,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體力往回走,我看著可愛羊和特別羊,很自責。

「喂!」可愛羊覺得似乎那兒不對勁:「等一下,你當初幹嘛不吭聲啊?是你自己選擇要跟著我們走的呀!現在又來怪別人!」

「可是,你不是說什麼耶穌會帶領你嗎?」特別羊指著我大叫:「是你說感動上要沿著溪流往上走的呀?」

我有點百口莫辯,還沒來得及說話,特別羊就跳啊跳的大喊:「反正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害的啦!」

我沒料到溪流的盡頭居然是一座乾裂的山壁,也許不久以前這裡曾經有一座瀑布傾洩而下,甚至也曾形成一個清澈源源不絕的小湖,但是目前卻只是一個橢圓形的低窪泥地,和我想像中的幽靜山谷截然不同,不過,確實世界上本來就有不同的山谷呀,有流著清澈溪水、綠草如茵的忘憂谷,也就可能會有像眼前這種荒蕪的山谷。

我望著乾枯地面,甚至遠處的幾株樹木都似乎已經乾枯很久了。現在要找到水喝,都很難,何況是鮮草或其他食物。我不禁開始努力回想剛剛經過每一個轉彎、每一座山頭,後悔是否當時就應轉往另一個方向,拼命檢討自己做過的決定。

 

有一個轉彎我們一定轉錯了。

我腦中能想到的,就是回到那個路口。即便我也不知道另一條路會不會更好。但是總不會比現在糟吧。

因為前面已經無路可走。

就在我擔心自己是否有體力往回走時,我忽然想通一件事情,之前我又累又渴,喝了水之後,居然能走這麼多路,可見神的恩典還是夠用,我不應該再有那些無謂的憂慮。

「我想,也只能往回走了!對不起,害你們多走了一段路。」

可愛羊沒說話,安靜跟著我一起走。特別羊則嘟著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但是好像也別無選擇,因為誰也不想留在這個荒涼的山谷。

 

 

終於跋涉到原先那個上山和山谷的岔路口,眼前卻出現了非常醒目的畫面。

特別羊像是看到救兵似的,快步上前了。

因為出現了一群有顏色的羊。

正確的說,是一群粉紅色的公羊,連他們的羊犄角全都是漂亮的粉紅色。

那些羊群的毛色非常鮮豔,比較詭異的是毛色清一色為粉紅,看上去很不真實。

這群羊浩浩蕩蕩,在陽光高照的天氣顯得更引人注目。最重要的是他們每隻羊身上都帶著水瓶、羊背上還背著一袋袋東西。

那也是吸引特別羊快步上前的原因。

「哎,請問有沒有水啊?我快渴死了!我啊,因為跟不熟悉路的羊一起走,走錯路了,繞了好遠,--」

特別羊的話沒說完,就有一隻羊看起來很好心的遞給他一瓶水,但是卻斜眼看他好一會兒。

奇怪的是這群羊看也不看我和可愛羊,他們很關心特別羊的一切需要,還有人遞東西給他吃,可愛羊覺得很不平安,因為那些食物不知道是什麼成分。

特別羊咕嚕咕嚕吞下很多水「請問你們要去哪兒啊?我想跟你們一塊走,因為--」

我不必看可愛羊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氣得不得了,「有吃有喝,就跟著別人走啦真是不聰明的羊--」

我雖然覺得不平安,但是實在不能說特別羊這樣做有甚麼錯,所以我要可愛羊別多說。

果然,特別羊很快就頭也不回地高高興興跟著那群粉紅羊往山上的方向走了。

 

 

我望著他們,這群羊上山時有點違反常理,一般登山都會沿著山壁走,避免靠近山崖邊,遇見落石也比較可以保護自己,但是粉紅羊群全是沿著山崖峭壁而行,看起來真是膽戰心驚,但是那群羊顯然十分得意自己的爬山本領,儘管驚呼連連,有些羊還差點滑落山崖,但是他們卻自豪於自己的登山方式,在別人看來簡直愚蠢之至。

天色開始轉暗了,但嚴格地說來,他們的補充用品比我們多多了,也許這是他們不擔心的地方,我雖然又渴又累,卻並不想跟他們一起走,還好他們也沒人邀請我們加入,這一點可愛羊和我觀點一致,所以我們就佇立在原地,發呆了好一會兒。

(其實特別羊的故事還沒完,但是寫到這裡時,聖靈提醒我,之後再釋放這故事的後半段,所以,我們還是回到叉路口吧!)

 

 

現在,我們真的是面臨進退維谷了我和可愛羊都不想再走回那座山谷,因為我們知道裡面甚麼也沒有,上山我們也沒體力。這個叉路口更危險,隨時不知會跑出甚麼野獸。

這時候,傳來一陣啪啦啪啦的拍翅聲,天上好像飛來了什麼東西。隨著一陣拍翅聲,我看見一隻灰黑色夾雜鵝白色羽毛的小鷹,飛下來停在我們眼前。

「喂!你們回絕望谷吧!」

「絕望谷?」可愛羊驚叫一聲。

原來那座山谷是絕望谷。

「請問你是?――」

「我是小鷹,我正在學飛,這座山是我每天練習的地方――我常在絕望谷上空盤旋呢!剛才你們在絕望谷底的時候,我就看見你們了!」

「可是我們剛剛沒看到你啊!」可愛羊說。

小鷹回答:「那是因為你們很專心地絕望啊,沮喪啊,沒時間看天空。」

的確如此,我有點不好意思。我還比可愛羊浪費了很多時間檢討。

可愛羊不同意:「看見你會有甚麼幫助嗎?既然你都叫那裏為『絕望谷』了。」

「至少,」小鷹不疾不徐地整理羽毛:「你就不必走出絕望谷了,這段路才是多走的。因為我看得見附近的地勢,知道甚麼時候該在甚麼地方休息,甚麼時候上路才安全。」

原來小鷹的腦袋裡面裝著一張地圖。但是我也不甘示弱地問:「你還沒回答我們的問題呀!既然叫做絕望谷,我們幹嘛回去,不就是死路嗎。」

「你沒聽過『絕處逢生』嗎?絕望谷不見得就是死路,絕望是一種感覺,或許是事實,但不是信心。」

「信心是甚麼?」可愛羊歪著頭問。

「信心是――」小鷹才開口,我也不約而同地跟著說出來:「未見之事的實底,所望之事的確據。

「希伯來書11章」我喃喃低聲加了一句。

「很好嘛!」小鷹瞇起眼,笑著說:「你很熟呀!所以信不是憑眼見。」

我苦笑,說來容易,這道理我也懂啊!「我還知道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人所看見的何必再盼望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馬書8:24-25)

但是真正走上信心旅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鷹拍拍翅膀,準備要飛走了:「反正,我話帶到了,我要繼續我的學飛之旅啦,剩下的是你們自己的選擇了!」

「等等,先別走啊,你是幫誰帶話給我們啊?難不成是耶穌?」可愛羊問。

聽到「耶穌」兩個字我精神馬上為之一振,忽然意識到我們或許真處於絕望谷邊緣地帶,連耶穌的名字都常常忘記。

「你說呢?我說的話,可以好好查驗呀!如果是出於耶穌的,就會跟耶穌的生命一致呀。」小鷹邊說邊展翅高飛,很快就盤旋而上,成為一個小黑點,消失在黃昏的天空裡。

「這小鷹說話真不負責任,跟猜謎語似的。」可愛羊撇撇嘴。

我知道小鷹並非不負責任:「是人生很多時候,是經歷一連串的選擇,的確要自己做決定才行。」

猶疑了一會兒,我們商量要不要回絕望谷。

我回想剛才小鷹說過的話,信不是憑眼見「絕望谷不見得就是死路,絕望是一種感覺,或許是事實(Fact),但不是信心(Faith)。」

我心裡知道耶穌要我們走的是信心道路。

可愛羊信心比我還小,她不喜歡絕望谷,(其實我更不喜歡)不過,她願意冒險。

所以,我們重返原來的山谷入口,明知那是一條通往絕望谷的道路,我知道,我們需要的是勇敢的心。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9  絕望谷底 )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