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e.jpg

小羊流浪記  7   重新出發

耶穌的眼睛綻放出火焰般的光芒,我無法直視那眼神,連祂的每一句話,都像帶著燃燒的火焰,火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乃是純淨的烈火,因為我狂烈的愛火,所有在我裡面的這些污穢不潔渣滓都會熔化消蝕。我以愛點燃,煉淨一切!我要來焚燒你生命裡不潔的、污穢的;焚燒你生命裡一切的草木禾稭,預備好的,我必以火施洗!」

 我來不及思考自己是否是「預備好的」,只覺得這高溫使我全身不舒服,渴望冰涼的水,喝一口都好!

「水……我要水……」

「你還好嗎?……」

耳邊傳來模糊的淅瀝淅瀝、間歇穿插滴滴答答的聲音,像是雨水下在棚子上的聲音。

我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竭力睜開很重的眼皮,看見可愛羊的大眼睛盯著我。

「怎麼回事啊?耶穌呢?還有那位傷心牧羊人呢?這裡是哪裡呀?」

「這裡是破舊的羊棚,我們進來避雨呀,你忘啦?」

「你們合力把我抬到這裡的嗎?真是對不起,辛苦你們了。」

可愛羊很困惑地摸摸我的額頭:「姊姊你有沒有發燒啊?還是你作夢了?我聽不懂你說的話耶!」

我也還沒聽懂她說的話,忍著口渴,說:「我們不是撿到兩支牧羊人手杖,後來還遇到一位傷心的牧羊人嗎?我們還抱頭痛哭呢!」

可愛羊搖搖頭:「沒有什麼牧羊人啊!姊姊你忘記啦,我們太累了,外面又在下雨,我們本來只是坐下來休息一會兒,不知不覺都睡著了。剛剛我聽見你喊著要喝水,我才醒了。」

我安靜下來,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一切是那麼真實,怎麼會是夢境呢?

但這裡的確是先前那座漏雨的羊棚,雨水滴答落在眼前的地上,水漥比我們剛到的時候更大更深了!

我環顧四週,試圖尋找地上是否有兩根手杖。

「那我們在這兒撿到的兩根手杖呢?」

「手杖?」可愛羊咚咚咚地繞了小羊棚一圈:「什麼也沒看到。」

我回想夢中的情景,或許真的是我睡著了,夢到自己和可愛羊走出羊棚,不過夢中耶穌告訴我有關手杖和託付的那些話,卻十分真實,比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於是趁我還記得時,儘可能把夢境的細節一一告訴可愛羊。

但是可愛羊滿臉困惑,似懂非懂,也不能怪她,她只是隻小小羊。

「寫下來好了!等我長大一點,說不定再看一次就懂了!」可愛羊說,一邊翻著她身後的小背包。

這很有趣,在這之前,我根本沒看見她背著一個小背包,或許我太關注自己的痛楚了,根本沒時間注意到別人。

她翻出一枝筆,和一個小筆記本,「喏!我找到了,送你!你可以先寫下來唷,我以後也可以看呢!」

我想起夢中耶穌說的話,筆,是我的一錠銀,也是另一種「託付」。我還記得快醒來前好像耶穌的聲音迴響耳邊:「……很多人生命會開始大地震,速度比你所能想像地還快,許多在後的要在前,像浪潮一樣無法阻檔,所以預備好,預備好!到那時,很多自以為已經領受真理的,卻開始變為愚盲,那些後面的浪潮,將帶下我特別給予的屬天智慧,和生命真實教導,這些震動來臨時,有的人將因此冷淡退後,只有謙卑有耳可聽的,才能真正領受,繼續跟隨我往前走!記住,我的羊會認出我的聲音!」

很奇怪,神透過一隻可愛小羊提醒我,要寫下來。所以神有可能用任何管道跟我說話,重點是我是否有耳可聽。

我其實也有一個背包,曾經有那麼一段日子,我每天背著沉重的背包,裡面不只裝著筆,還有錢包、厚重的行事曆、還有很多一疊一疊的計劃表,許多要完成的目標和聯絡事項。

但是都是那些人和哪些事情要聯繫?以及達成什麼樣的目標呢?我卻記不清了!

我只記得後來因為又病又累,沒有發現背包早已有許多破洞,很多東西都失落了。錢包事小,但那些曾經在行事曆上很重要的名字都失去了聯繫,重要的諸多計劃原來也並沒那麼重要,都一一被迫擱淺了。

唯一感謝的是,我的那本聖經,因為厚重,所以沒有在路上掉出去。所以身後那個破舊的背包,剩下一本聖經。成為這個時期一份特別的恩典。

我嘆了一口氣,從可愛羊手中接過那枝筆和筆記本,「謝謝你的禮物,真的很寶貴!」

我想趕快記錄下來剛剛這些夢中的事情,但是我才提筆寫了幾劃,就感到全身軟弱無力,可愛羊想要扶我起來,但我才站起來,很快又倒下了。

「怎麼辦呢?我們到那兒去找醫生呢?」

因為天雨,即便過了一夜,其實已是清晨了,天色卻還是陰沉沉的。

但是更糟的是,這座漏雨的羊棚簡直是不及格的避難所,躲在這裡反而讓我們又濕又難受,全身毛都濕了。

「不行,我們還是得想辦法離開這兒!留在原來的地方反而更沒有希望。」

可愛羊點點頭。

但是口中雖這麼說,怎麼出得去呢?只能禱告了!我不知道要禱告什麼,只好翻開聖經的詩篇,喃喃念著那些句子。

耶和華阿、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阿、求你幫助我。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他就應允我、把我安置在寬闊之地。有耶和華幫助我,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在那幫助我的人中、有耶和華幫助我。……」

可愛羊很安靜地坐在地上聽著。這可能是我參加過最奇怪又真實的一個「禱告會」了!

就在這時候,羊棚外面有一陣奇怪的撞門聲,但是這裡根本沒有門,聲音聽起來像是什麼東西撞到棚子的聲音,可愛羊正想自告奮勇出去看看,一隻小公羊的羊角就頂了進來。「奧!好痛!」可愛羊大叫一聲:「喂!你怎麼那麼沒禮貌啊?」

「可是,我剛剛敲過門啦!」那隻闖進來的小公羊說。

「你那個叫『撞門』吧?」可愛羊揉揉被撞到的頭說。

「我只是想避雨一下,請問這是你們的羊棚嗎?我可以進來休息一下嗎?」

我挪了挪身子:「你當然可以進來,這不是我們的羊棚,我們也是進來避雨的,不過,我們待會兒也要離開了!」

「那好,你們什麼時候走?我也要跟你們一起走!」

可愛羊嘟起嘴:「你是誰呀?我們根本還不認識你呢!」

那隻小公羊自信滿滿地說:「我呀!我是一隻特別羊!我總是會遇見特別的事、特別的人,反正,我很特別就是了!」

可愛羊用疑惑的眼光打量眼前這隻「特別羊」,我微笑:「有自信是好的!她是可愛羊,我是--,呃--」我忽然不知道怎麼介紹自己。

「我知道,你大概叫『灰暗羊』吧!--哈哈哈!因為你全身上下的毛都是灰灰暗暗的!」

我聽了很受傷,臉色更暗沉、更沮喪了!

可愛羊瞪著他,特別羊好像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哎,我開玩笑的啦!你--你們不要生氣嘛!開個玩笑都不行嗎?」

可愛羊說:「不、好、笑!一點禮貌和憐憫心都沒有!她受傷了,你沒看見嗎?」

特別羊僵在那兒,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我只好開口:「沒關係啦--」

可愛羊不放過他:「不行,他連對不起都沒說!」

特別羊卻理直氣壯地說:「我只是說了事實,又沒做錯事!幹嘛說對不起!」

可愛羊凶巴巴地說:「說對不起又不等於做錯事!是表達你知道自己的言語行為傷害到了別人!」

我很驚訝可愛羊的反應,其實我非常同意她說的話,雖然我因為對方的言語有點受傷,不過還是要原諒特別羊,所以就揮揮手:「真的沒關係!我原諒你了!」這時雖然特別羊嘴上沒說什麼,但是看起來自在多了。

可愛羊想了想:「不然,你來幫忙,我們一起扶她,看看附近有沒有可以吃東西喝水的地方。」

特別羊一口答應。

我還是心懷感激地說謝謝。心中感謝神。

有時候神總是讓你在生命的無助時刻遇到一些人,他們不見得能全盤理解你的狀況,但是神也藉著他們來幫助你,也許幫助的形式不見得符合自己的期待,但是「在那幫助我的人中、有耶和華幫助我。……」是的,那些幫助我們的人背後,有耶和華的手。

 

                                  

 

我們一同離開了漏雨羊棚,他們攙扶著我走了幾步路,沒多久我們發現了一條小溪流,很奇怪就在羊棚的後頭,但是我們進來的時候,誰也沒發現有這條小溪,或許雨下了一夜,讓乾涸的小溪流重新出現水流,也說不定。

我們歡喜快樂地伏下身去,就著小溪痛快喝水,因為雨水沖激溪水,那些泥沙和砂石反而成了天然的過濾系統,所以溪水特別清澈甘甜,我一邊喝水一邊凝視清澈見底的小溪,忽然意識到生命的河流也是如此,神不見得給我們乾淨無泥沙的環境,但是聖靈的水流不停地翻轉沖激我們的生命,那些看來污穢雜質的一切攔阻,反而成了天然的過濾系統,都是讓我們生命真正純淨、聖潔的旅程,而非由律法儀文來定規。

我的乾渴解決了,可愛羊其實之前就很渴,但是她為了我忍著口渴,用葉子盛了幾滴水來給我,後來也只喝了一些雨水,現在終於也喝飽了,特別羊喝了溪水,開心地在水邊跳來跳去,雨雖然還在下著,但是已轉換成毛毛細雨,我們都趁機理理自己的羊毛。

我看著水底自己的倒影,發現我的羊毛因著塵土雨水都打結了,許多都和之前傷口的血塊糾結一起,一整撮一整撮的羊毛隨著傷口結痂後又脫落了,顯得很難看暗沉,難怪特別羊要叫我「灰暗羊」,沒多久我就放棄整理羊毛,自我形象十分低落,不想再看到水裡倒影的自己。

我們在溪邊發呆休息,這時雖然還下著毛毛雨,天空仍是滿布雲層,但有非常微弱的光線從雲層後面穿透而出。

「哇!姊姊你看!」可愛羊大叫。

一道色彩分明、清楚亮麗的彩虹橫跨過整個天空,寧靜安詳。

「上帝的畫風簡單明瞭,用色俐落,真是無懈可擊!」我欣賞著彩虹,胡思亂想著。

神在大雨後給了我們一個這麼美麗的記號!我還怕什麼呢。

「我覺得神在跟我們說話呢。彩虹是祂的應許,就算再有暴風雨來,我們也不要害怕。」

可愛羊和特別羊都不明白為什麼彩虹是神的「應許」,所以我花了些時間簡單說了一遍古老的挪亞方舟故事,可愛羊和特別羊都聽得入神

當時進入方舟、藉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個人……」講故事的時候,我腦中忽然閃過一段彼得說過的話:這水所表明的洗禮、現在藉耶穌基督復活、也拯救你們.這洗禮本不在乎除掉肉體的污穢、只求在神面前有無虧的良心。

對了,可愛羊需要受洗。

但是現在去哪裡找個牧羊人來為她施洗呢?我腦袋裡那些「傳統」的宗教儀文框框又來了,這一次我決定把可愛羊受洗的事情交給耶穌,所以我什麼也沒說。

 

看著彩虹,我的心生出勇氣,我想沿著小溪往上走,因為很擔心走著走著又走到缺水的荒涼牧場,到時又沒有體力了。

可愛羊原本就要陪我一起走,但是特別羊卻東張西望了一會兒,說:「呃,反正我也沒事做,那,我跟你們一起走好了!」

「等一等!」可愛羊嘟起嘴:「你幹嘛要一直跟著我們啊?如果你只是因為沒事做,那就不必了吧!」

特別羊支吾了半天,我倒是覺得沒關係,所以就說:「嗨,不管怎麼樣,先謝謝你,其實可愛羊會這麼說,是因為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不知道耶穌會怎麼帶領我們,如果你原來有什麼計劃,我建議你先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後來我們才知道特別羊當時其實就是一隻從不喜歡自己作決定的小羊,不過那是後來的故事了!)

我看特別羊沉默不語,表情很怪,以為他有什麼難言的苦衷,所以我心軟了:「這樣好了,我們可以先一起走一段路,要是你真的不習慣,或是找到你想去的地方,隨時可以自由離開。」我隱約覺得前面的路一定不太好走,所以就這麼說。

沒想到特別羊笑得很燦爛,他歡歡喜喜地要跟著。

於是就這樣決定,三隻小羊上路了。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8   進退維谷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