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P LION.jpg

小羊流浪記 6  羔羊戰士

     「孩子,你要記住,我看見的永遠比你能看見的更多!我看見每一隻躲在角落的受傷的羊,每一隻小羊的哭泣悲鳴聲我都聽見了。你聽過羊的悲鳴聲嗎?」

我搖搖頭,我開始想,我大概只聽得見自己的哭聲吧。

「但是我看見的不只是躲在角落裡顫抖哭泣的小羊們,我還看見每一隻受傷的羊,都會成為羔羊戰士。」耶穌忽然微笑著說。「這是一個屬天的奧秘!是仇敵所不能理解的。」

我抬起頭,非常地不解:「難道我們受傷都是出於你?只為了讓我們成為戰士?」我聽到自己聲音裡充滿了莫名的怒氣。

「每隻羊受傷都不是出於我,儘管整個環境使得受傷的羊群數目如此龐大,」耶穌語調依舊溫柔堅定:「但是你要相信,天父從不願意祂的兒女受傷!但是我能使傷害轉為醫治和祝福,我在十字架上流出的血,醫治塗抹了每一處的傷口,讓每一個傷口都成為美好的記號,帶來神的榮耀和權柄。」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要不就是耶穌弄錯了,受傷的羊都已經倒地不起,自顧不暇了,怎可能成為什麼戰士?更毫無榮耀可言!

我的軟弱和不成熟,甚至讓我猜想耶穌可能不明白受傷的羊有多可憐,所以想讓祂好好看看我身上的新舊傷痕,(很多年後我才知道,那只是一種自憐,自憐的靈讓我忘記祂是最好醫生,但是當時的我只能按著我腦袋裡的「理」來思考,更理直氣壯地覺得天父要講天理啊。)

「孩子,你要的『理』在我這裡。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公義。真正的公義是我流出的寶血。」

這話聽起來有理,但是我承認很難入耳。

「我在十字架上流出的血,如今依然成就在每一個屬神的兒女身上。十字架的工作一次所成就的,遠遠超過你腦袋智力所能想像的,這是永恆的『換血』工作。我以自己無罪的鮮血,替換了那些世代罪和咒詛的血脈。」

我承認這的確超過我智力所能理解的,只好勇敢地提問:「主啊,那為什麼世上還有那麼多人,看起來卻仍在罪和咒詛的循環中過活,生命中沒有看見什麼榮耀和權柄呢?」

耶穌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微笑看著我:「我喜歡你這個問題。孩子,誰是神的兒女呢?」

我一時語塞:「不是每一個兒女都是神創造的嗎?」

「是的,每一個生命都是我們吹的氣息,但是,我們造人的時候,也同樣賜下了一樣美好的禮物--自由意志。」

我似乎有點明白了,這時聖靈啟示我約翰福音的句子,我緩緩念出:「是不是約翰福音第一章說的,『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  神的兒女。』?」

這原本是一處我非常熟悉的經文,但顯然以前我並沒有好好思索其中更深的涵義,「接待祂的、信祂名的……這樣說來,似乎只有真正接待耶穌,信祢名的,才是神的兒女。」

我好像開始有些明白,神的兒女,原來並非一種宗教性的選擇,或是按己意選擇的身分認同,而是神賜下的特殊「權柄」。

聽起來,像是皇家的權杖一樣,我開始不在乎身上的傷口帶來的痛楚,想要真正搞清楚,所謂屬天國度的「皇家血緣」是怎麼回事。

聖靈溫柔地啟示我繼續讀約翰福音第一章13節,我手邊沒有聖經,但那字句卻清楚浮現在腦中:「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  神生的。

耶穌繼續說:「不但如此,凡是喝我血喫我肉的兒女,就能從我這兒領受新的生命,憑信心與我給的恩典,身上也會開始流著我獻祭的血,這血就是我所立下的新約,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這也是聖靈特別啟示希伯來書的作者在十二章24節所記下的。」

顯然耶穌明白我一時間能領受的有限,祂說完這段話,安靜了一段時間。

就在此時,我身上那些新舊傷口傳來的刺痛感,也漸漸減緩了。我努力思想,打打自己的頭,我的腦袋啊!這時完全不管用。

最後只能小聲疑惑地問了句:「祢說的這些,和領聖餐有關嗎?」

「要祈求聖靈賜你啟示與智慧的靈使你明白。」祂一貫地微笑。「不過,你提到聖餐,如果你並不是真的相信我的血是可喝的、我的肉是可喫的,那為何要擘餅領受聖餐呢?當年我傳給跟隨我的門徒時說:『你們也要如此行』真的只是要你們遵守儀文、記念我的死嗎?」

我啞口無言,以耶穌的性情,不需要人們記念祂所行的,儘管祂行每一件事都有背後的美意。我忽然可以理解當年為了這些「吃喝」祂的血祂的肉的言論,門徒幾乎「厭棄」耶穌的心情。這的確超乎血肉之軀的思考言行。

「信心!關鍵在於信。孩子,你信我嗎?」

我想起一段曾記錄在約翰福音的對話,耶穌對馬大、馬利亞姊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

我本來也想像馬大當年一樣,搞不清楚狀況卻回答主:「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  神的兒子。」然後搪塞過去。

但是我靈裡隱約知道,這一切不僅僅是「知識」上明白耶穌身分的問題。而是我生命的問題。我「知道」耶穌是永生神的兒子,但這不夠啊!

耶穌說:「你若信、就必看見  神的榮耀。」

我有點沮喪,忽然想到將來去天上,我要好好問問馬利亞,當年耶穌這樣問她時,她的心情如何。還有她最後是怎麼明白過來的,是因為拉撒路死裡復活了嗎?

不管如何,「復活」一定是個關鍵。

馬利亞當時一定知道,有生之年,弟弟的肉體仍然會經歷死亡,所以她後來一定想通了「什麼」,是我現在需要想通的一點。

「還是……關鍵在於死?」我繼續想著。

耶穌把自己永活的生命「捨」了,為了讓我們真正的「活」。如果我們還不捨得這必死的生命(捨己),根本和永活的生命無份。

顯然,聖靈感動歷代聖經作者所訴說的盼望,「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林前十五:19) 應該不是指這一生的生命如何而已,要不然耶穌的血就不會「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了!同樣是流無辜人的血,耶穌是自己選擇流血為我們一次獻上贖罪祭,難道這就是希伯來書說的:「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  神的右邊坐下了.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凳。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來十:14)

耶穌點點頭:「很好,孩子,繼續!當初啟示希伯來書作者的聖靈,現在也能啟示你明白這段經文的真義。」

「這奧秘就是受傷的羊如何成為羔羊戰士的嗎?」

耶穌再次微笑點頭,我發現祂總是面帶微笑的。那微笑使我覺得這問題有永恆時間可以慢慢思索,儘管我很急著想知道。

希伯來書第十章的句子不知何時已經展開在我眼前,這時每一個字句都變得十分寶貴,我飢渴地字字讀出聲來:「……主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他們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又要放在他們的裏面。以後就說、『我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再為罪獻祭了。」

所以照理說,罪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我困惑著,但仍繼續往下讀:「弟兄們、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是藉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我大叫一聲:「耶穌!我明白了,血是生命!若不信你的寶血,吃喝聖餐、任何儀文都是枉然!因為靈的生命是從你的血重新而來的!」

我順著經文急著往下看第二十六節:「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

「沒有贖罪祭了?」我驚訝地叫出聲來!聲音大到連自己也嚇了一跳,就像以前完全沒聽過似的。

耶穌的面容出現難得閃過的一絲哀傷:「很多兒女沒有真的好好明白神的律法,沒錯,我的愛是成全律法,卻沒有廢去律法。很多人忽略這些關鍵的經文。」

我焦急地往下唸:「……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人干犯摩西的律法、憑兩三個見證人、尚且不得憐恤而死。何況人踐踏  神的兒子、將那使他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

突然間,那些字句都在我眼前活了起來,像是有生命氣息一樣,吹進我的體內!「耶穌,對不起!對不起……是不是我們把祢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我們說是信了信了,其實沒有真信,我們說平安了平安了,也沒有真正的平安;因為我們仍勞苦為己背著重擔,我們自以為選了『上好』的信仰就是等於選了上好的福分,其實只是落入仇敵圈套,選了一個宗教而已,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仍自以為是的過活,自以為是的靠行為稱義,甚至我們以為自己比別人有義,比所謂的『外邦人』有義,事實上我們不過是先蒙恩的罪人!當我們以為信了祢,一切人生的問題都解決了,等著祢來繼續『拯救』我們人生其他的部分,其實根本沒有打算走上跟隨祢的十字架道路,我們『跟』是跟了!眼睛卻還是看著別的方向,我們把祢在十字架上流的血當作平常,把祢以血跟我們立的新約也當作平常!難怪,我們能活出來的基督生命那麼少,我們的『己』根本活得好好的,籌算的都是自己在地上的生活,『己』不死,怎麼讓耶穌在我裡面活?……我們搞錯了,通通搞錯了!」我忽然難過地大哭起來,趴在地上不知哭了多久。

哭泣中我感到聖靈的安慰像是白鴿的羽翼,溫柔拂過我的臉龐,柔柔軟軟地。

我心中明白過來,如果沒有羔羊的血,我們永遠也無法承受獅子的生命。仇敵怕的是猶大的獅子,不是我們這些小羊。

我們是因信,接受了神羔羊寶血的生命,也等於同時具有基督獅子的生命。每隻小羊是因為耶穌的血才能成為戰士,因為羔羊和獅子是基督生命的兩面,沒有選擇,也不可能跟罪妥協。

淚光中,我只看見耶穌純白衣袍的衣角有微光在我眼前閃爍,我聽見祂的聲音說:「孩子,不哭了!這些眼淚是聖靈為你憂傷多年獻上的祭,以後你也要開始以眼淚為禱告獻上馨香的祭,我應許每一滴眼淚我都計數,每一滴真實悔改的淚水都會盛裝在一個大碗中,不單單是為你自己的禱告,還有更多為家人朋友、為那些我已為他們哀哭、付十字架代價的、我所愛的任何一個靈魂哀哭的禱告,我都記念。時候要到,那些盛著眼淚禱告的大碗滿的時候,我的使者們就會將每一個盛滿的碗帶到天父面前,傾倒在地上……很多人生命會開始大地震,速度比你所能想像地還快,許多在後的要在前,像浪潮一樣無法阻檔,所以預備好,預備好!到那時,很多自以為已經領受真理的,卻開始變為愚盲,那些後面的浪潮,將帶下我特別給予的屬天智慧,和生命真實教導,這些震動來臨時,有的人將因此冷淡退後,只有謙卑有耳可聽的,才能真正領受,繼續跟隨我往前走!記住,我的羊會認出我的聲音!」

隨著這些話語,我身體開始感到一股火熱,蔓延開來,而且開始發燙,我感到自己全身似乎發燒起來!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7 重新出發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