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 小羊流浪記 5 耶穌的手杖

隨著無法抑制的哭泣而來的,是一些很奇特的畫面,這時我不確定眼睛是睜著的還是閉著的,但是那些畫面卻異常清晰起來,我仔細想看得更清楚,發現眼前那些畫面是活動著,似乎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樣。

我看見許許多多的羊圈,大大小小分布在牧場的各個地方,有的佔地很大,有的位於角落、位於樹旁、位於谷底、位於水邊。隨著我的視線延伸發現這座牧場是沒有邊際的,因為我想要看多遠就可以看到多遠,包括遠處的山巒,似乎再張望下去,也能看到山坡上吃草的羊群們;而山的另一邊是海,遠方的海洋上也有船隻,連大大小小的船隻上都有羊群;海洋連結另一片陸地,又可以繼續看到其他的羊圈。

我視線回到牧場裡那些離我較近的羊圈,發現為數非常多的羊圈的確是石頭圍牆砌成的,砌得美侖美奐;有的還是立體的電動羊棚,羊群都分層管理,搭乘電梯上上下下,如果仔細看,電梯上還有名字,叫做「雅各之梯」。雖然我不太明白電梯的名字為何要如此命名。

有一些羊圈卻非常簡陋,圍籬年久失修,已經破舊不堪,進去的大部分並不是羊,而是其他的動物,有的是小狐狸、有的是有狼,但是奇怪的是牠們身上的毛色和一些綿羊居然那麼相像!這些混著別的動物一起牧養的羊圈,似乎也因此羊的數目愈來愈少。

這些羊圈的畫面是活動的,沒多久我就看見地開始震動起來,那些石牆羊圈的石頭圍牆開始倒塌了,許多羊被壓在石牆下、另外有些羊因為掉落的石塊而砸傷了,但是也因此繩子脫落了,大家都自顧不暇,紛紛逃出來,所以羊群都分散了,不再被綁起來。

這時,之前羊圈辛苦建造的羊棚也開始搖晃,許多牧羊人因為羊棚倒塌了,逃出來時,手杖被雜物石塊壓住了,拿不回來;有的牧羊人為了逃命把手杖一丟,先逃離了羊棚再說,已經顧不到羊兒們;有的牧羊人則緊握著牧羊手杖,自己已渾身是傷,還一隻一隻地拉出那些被壓在石堆下的小羊們……

最感人的是,這時候因為已經分不清是哪一個羊圈的羊,所以有牧羊人手杖的牧人們紛紛合力幫忙救羊,拉一隻是一隻。

 

 

這一切的畫面是那麼令人震驚和悲傷,可是又似乎有些啟示在其中,我分不清自己的情緒了,更想要知道這些畫面背後的意思!

就在此時,我感到背後有一根手杖碰觸了我,我忽然感到一陣溫暖,慢慢遍及全身,我明明記得剛剛是和可愛羊和一位傷心牧羊人在一塊兒,但是我們抱在一起痛哭的時候,並沒有看見其他的牧羊人啊!

 

我想要轉頭看一看,但是我的身體動不了。

我聽見身後有聲音說:「你為什麼在這裡哭泣呢?」

「我……我……」我想要解釋,為了什麼淪落至此,想要說那一連串所發生的怪事,那些讓人不能理解的奇怪現象,想要訴苦、想要抱怨、想要生氣、想要呼喊……想要問為什麼一切會變成這樣?好多好多問題,卻不知從何說起、從何問起。

最後,我嘆了一口氣:「主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背後那根手杖似乎帶有能力,隨著手杖溫柔而輕輕地碰觸我,一股暖流慢慢升起來,一種被安慰的感覺,覺得一切都不再那麼重要了,有一位宇宙最有權柄的牧羊人親自安慰激勵了我,比任何人的話語要有用。

我忽然想起一段詩篇的句子,終於知道「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是什麼意思。

奇怪的是,眼前那些畫面並沒有消失,但是我似乎有了一層新的視力,或者說,某種屬靈的眼翳剝落了,又更像是一層帕子脫落了!

我再看到這些羊圈的景象時,多了一份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感覺,但是卻沒有那麼難過了。

 

我明白這位牧羊人是誰了!

祂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候的那一位。

我雖不至於像施洗約翰那樣痛苦絕望到發出呼喊地說:「……是祢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但我也困惑痛苦不明白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主為何讓它們發生。

「耶穌!我們一直在找祢!找得好辛苦!為什麼祢似乎都不在羊圈裡呢?」我語氣中帶著埋怨,希望耶穌給我一個好答案。

「我總是待在那些受傷的羊旁邊。」耶穌的回答像是回答了我的問題,又不完全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還來不及思想「祂在受傷的羊旁邊」和「祂是否在羊圈裡」其中的差別,又想起重要的問題,沒辦法我真的是太多太多事情要問了!

「對了,我還想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羊群都受傷,祢卻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呢?」

我以為主會長篇大論一一細說這些事情背後的真相,即便像對歷經莫名苦難的約伯那樣提出一連串的問號也沒關係,但是,奇特的是,耶穌沉默了一會兒,什麼也沒說。

「孩子,我知道你一直渴望得著我的眼光,你想要透過我的眼睛看世界,看人們!」

主的意念這時閃入我的腦海,是的,主完全知道我,這正是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求的事情。

「但是你的眼前有帕子,你知道嗎?」

我想說我不知道,但事實上我似乎又隱約知道,加上我受過的教導告訴我,當全能的神問你問題的時候,決不是在蒐集資訊,所以我沉默,期待著接下來的聲音。

「除非是我的恩典,沒有人能自己挪去眼前的帕子。」

我本來想說:主啊!憐憫我,除去我的帕子,我真的需要這個恩典。但是又覺得主已經做成了這件事,而且在不同的階段,祂會再繼續做下去,所以居然無話可說。

我感到耶穌在我的身後,祂的手按在我肩上,於是我抬起頭,和耶穌一起重新看眼前那些畫面。

首先,出現的是那些大大小小分布在牧場的各個地方的羊圈。奇怪的是,這一次我看見羊圈以外的地方,那些沒有羊棚、沒有任何建築物、沒有任何遮蔽的地方,居然有數以萬計、數以億計的羊群,密密麻麻分布在許多我沒有想過的地方。那些羊群都十分忙碌,那些羊也忙碌地吃喝,吃的並不限於草,只要身邊有的東西,包括樹枝、地上的沙礫、甚至是散落的垃圾;喝的水也很奇怪,並非溪河裡流動的活水,而是一些濁度很高的泥巴水,或是咬著不知名的樹葉、結出怪異顏色的果實、從中獲取一些水分過日子,讓人看了觸目驚心!也因此,許多羊兒們早已倒地奄奄一息。

和那群數目龐大的羊群比起來,忽然覺得羊圈裡的羊兒們雖然也沒有足夠新鮮的糧食,但至少有些乾草可以安全的充飢。

我忽然有一股憐憫升上來,也許羊圈真的太少、也太小了,完全不成正比。「為什麼羊圈不更大一點呢?讓更多的羊可以進去?」

「孩子,你所想的和許多一開始為我的名建造羊圈的牧羊人是一樣的。」

我也意識到了,但是想起後來那些羊圈的光景,我困惑起來:「那後來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耶穌的聲音繼續說:「讓羊得生命的是我,不是進入羊圈就可以得生命,但是我仍然在等候著,因為我渴望讓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主啊,我們願意,我相信很多羊圈都願意邀請祢來,請給我們再一次機會!」

「孩子,你還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不只是要進入羊圈,我是要進入羊的生命裡,即便我造訪某些羊圈,也是為了走進我深愛的羊群生命裡。」

我思索著,沒有辦法回答耶穌,因為我開始想,難道我們都弄錯了?我們是在享受一個有「主」的羊圈生活?還是走一條有主的生命道路?

「我呼召羊兒們跟隨我的腳蹤,不是趕羊進入羊圈而已,因為……」耶穌轉身,要我重新看看那些先前出現的異象。

 

我只好重新以雙眼再去看一次,這一次,我確信有一層帕子被挪去了,因為之前牧場裡那些離我較近的羊圈,那些用石頭圍牆砌成的,砌得美侖美奐的羊圈,我看起來居然是破舊荒涼的,說不上哪裡不對,瀰漫著冰冷而空虛的氣氛;而那些羊群都分層管理的電動羊棚,名為「雅各之梯」的電梯也因為停電而無法再上上下下。

「當牧人們試圖用人與人的關係取代人和神的關係時,就是建造自己的雅各之梯。」

「雅各當年在伯特利看見人們上去又下來,那個梯子是我釘上十字架的代價所換來的,人和神之間的梯子已經重新豎立,聖殿的幔子已經裂開,這一切都在十字架上恢復和做成了。」

這個啟示使我很難承受,我不由自主地思考過去生命中,我是否藉著任何事物搭建自己的「雅各之梯」,為了要換取和神的關係,甚至包括那些所謂很屬靈的事情:讀經、閱讀屬靈書籍、禱告、代禱、甚至禁食或者參加任何一次我認為滿有神同在於的聚會。

主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再不多時,屬世界的系統就要崩塌,那些參雜著世界系統而建立的羊圈羊棚都要倒塌。但是我會為著自己名的緣故,把託付分賜給一些人,而且羊兒們不再藉著外貌、職分、或者特別恩賜認出他們,而是藉著真正從我而來的權柄,--也就是牧羊人的手杖認出他們來。」

「可是--」我有點擔心地問:「萬一有人假冒祢的手杖,怎麼辦?」

「是的,末期將到,會有很多人假冒我的手杖行事,甚至包含羊圈以外的領袖們,但是,不用擔心,因為我要開始教導我的羊辨認手杖的真假。」

「太好了!我要學我要學!」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所以,屬於我真正權柄的手杖,最後一定帶領羊兒們到我這裡來。如果是通向其他的去處,無論你所能想像多美好的結果,都不是真正的權柄。」

 

 

耶穌的話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卻開始讓我思索很久。尤其是之前那些羊圈羊棚倒塌的畫面讓我很擔憂:「那手杖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有的牧人有,有的人沒有呢?是他們弄丟了嗎?」

「手杖是有重量的!正如我的託付也有重量一樣。」

「那遺失的手杖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有的牧人沒有呢?是他們弄丟了嗎?還是一開始就沒有手杖?沒有手杖,可以牧羊嗎?」我一連串的問號。

耶穌沒有直接回答這些問題,只是溫柔慈愛地把祂的手杖遞給我,要我拿拿看。

我很惶恐害怕,「主啊!我怎麼可能拿得動?」那根手杖比我的身材還高大!

但是耶穌示意要我試試看,露出特別的笑容,就像要跟孩子玩個有趣的遊戲,而不是考試。

我只好輕輕試圖扶了一下,忽然間排山倒海的重量壓了過來,好沉重好沉重,我驚嚇地大叫,「耶穌快點,我拿不住!」那種感覺好像我若沒扶穩整個宇宙都會崩裂!

沒想到這時我卻仰頭看見耶穌的手一直扶在手杖上,從未離開!

原來耶穌只是允許我感受一下什麼是手杖的「重量」。祂從未放手!

「當初,我道成肉身來到世上,我也承受不住!」祂微笑地說。

我有點懷疑自己耳朵聽錯。

「記得那段我背著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道路嗎?」

我點點頭,卻難過地低下頭,坦白說,這是我最不願意去想的畫面。

「我也倒下了!」祂安靜地述說:「使我承受不住的,不僅是肉身要背十字架的重量而已,而是要買贖回從創世以來,天父、我和聖靈所創造出億億萬萬個靈魂,所有背負在他們生命中的傷害、重擔、苦楚、罪惡、病痛……所有你所能想像又無法想像的一切重量,全加諸在我身上了!」

我說不出話來,眼淚一滴一滴,滴下來。

「當時古利奈人西門幫我背的十字架,是肉身體力可以承受的原本木頭的重量,而其他那些靈魂裡的重擔,都在我身上了!」

很小的時候,我就猜過那段路上耶穌一定是倒下了,才需要別人幫忙背十字架,後來我也看過好多不同版本的解經,都十分有道理;但是,我從來沒想過是這樣的原因。這一切的重量,也包括我所犯過的罪、承受過的傷害和重擔,耶穌!對不起!對不起!

耶穌輕輕擦乾我的眼淚,「別哭!你看!我已經勝過了一切!沒有人需要再承受那一切生命的重擔了!」

第一次我明白「交託」的意義;第一次,我真的知道如果不把重擔交給耶穌,就是不相信耶穌走過那段往各各他的十架道路,也等於不相信耶穌的十架救恩;第一次,我稍微知道一點點,耶穌為我的罪釘十架是什麼意思,勉強體會一點點那代價有多痛、有多大!

「這木頭手杖就是當時我的十字架所做成的,」耶穌重新舉起那手杖,我在淚眼中看見那木頭古老的紋路,我的腦袋沒法思考二千多年前的老木頭如何還能留存到現在,但是我知道如果耶穌是生命的源頭,枯骨都能復活,何況是祂手中上千年的枯木,也定能成生命權柄的手杖,而且若發芽開花我都不稀奇。

主讀到我的心思意念,祂笑著說:「杖雖象徵著權柄,但是要有行使權柄相稱的生命!我因為走過十字架的道路,所以能握住這根杖,任何握有我的杖的人也都要在生命中付代價,跟隨我走十字架道路的代價,而且握有杖時要極度小心;要知道摩西以杖分開紅海,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卻也以這杖擊打盤石出水!大衛迎戰非利士人前,他手中拿杖、才去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裏;有時看來杖只是杖,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雖然拿了他的杖前去死孩子面前,儘管他將杖放在孩子臉上,卻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以利沙向耶和華禱告尋求啟示及醫治,死孩子就活過來。因為拿到杖很輕易,難的是,有沒有相稱的生命來行使超然的權柄!」

主一口氣舉了這麼多例子,我卻來不及消化,還慢慢思索基哈西貪婪的下場,為了一些世俗禮物,自己卻染上了雪白的大痲瘋。

我繼續想著剛剛耶穌的話:「拿到杖很輕易,難的是,有沒有相稱的生命來行使超然的權柄!」這段話真正的意思。

「願意思索杖和權柄的真義都是好的開始!」主繼續說:「已經握有杖、或者想握有杖的任何人,包括了這世上一切的權柄,既然都是從我而來,都要開始思索杖與權柄的意義。」

我沉默一會兒,卻還是想不通:「既然手杖是主的託付,為什麼有人能以繩索牧羊呢?」

「孩子,是要先有我的託付,才有職事和服事,很多人因為先站上了職事的位置才尋求我的能力和託付,雖然我有時亦會因為憐憫羊而這麼做。」

主看見我的思想,祂知道我又陷入狹窄的思考空間,只回想那些我看過的羊棚羊圈,祂再次提醒我:「但是,在國度裡,……記住喔,我的羊圈很大!我的羊群超過你所想像的任何數目!在國度裡,任何權柄都有我的託付,也許當事人並不知道,我的託付小到一份簡單的工作案、職場職位、甚至小小一個家的主人,大到一個政治軍事經濟藝術文化國度的領導地位,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託付,這也是為什麼我一再重複說:你們要在不多的事上、在小事上忠心,在不多的事、小事上忠心,我要將那許多的事、大事分派你們管理,甚至有管理十座城的權柄!」

感謝主,第一次,我終於不再從字面上去思索「十座城」(或五座城)的意義,我相信這對每個主所託付的人而言,每座城市的疆界和居民代表全然不同的領域和族群,我甚至開始打開眼睛,不單單是地理疆界的城市,還有經濟政治文化自然社會心靈各種層面價值體系的城……。

我開始害怕我已經錯過主的託付,也開始思索主給的「一錠銀」是什麼意思,擔心主奪過我僅有這一錠銀子、給那有十錠的。主說:「我告訴過你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路19:26)任何輕忽我託付的人,都會開始明白這段經文真正的意思。」

為了要讓我放心,耶穌微笑著問我:「你知道你的一錠銀子是什麼嗎?」

我很乾脆地直接搖頭。因為我已經開始擔心以往被我揮霍過的那些時間。

「我只給了你一枝筆,這就是你的一錠銀。你的筆也就是你的杖!若你能謙卑順服,小心提筆,時候到了我還會賜給你其他城的權柄!至於何時你不必擔心也不必多想,因為眼前的筆就是你該忠心的小事!」

我果然鬆了一口氣,但是卻好奇地開始回想許多我認識的人,猜測耶穌給他們的「一錠銀」是什麼!

耶穌皺皺眉,對我這壞習慣苦笑了一下,但是很快接著說:「如果你真願意,不如好好為他們禱告,讓各人不輕忽所得的恩賜,有智慧去管理他們的『一錠銀』吧!」

耶穌接著遞給我一錠銀子,摸摸我的頭,我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這次換成我苦笑了,忽然意會過來,代禱也不要亂點頭,那是耶穌另外發下的一錠銀。

 

(繼續閱讀: 小羊流浪記 6 羔羊戰士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