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 JOYNER   現代文士

使徒保羅寫信給哥林多人,說他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然而,他並沒有說完全沒有。保羅堪稱為世上的菁英份子,集學識和財富於一身,他卻為著福音的緣故全然犧牲,並認為那不過是所付上的小小代價。

在聖經時代,文士的地位對羅馬帝國和以色列國而言,都有著相當顯著的權柄。在以色列,文士的職務包括抄寫聖經。有趣的是,當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三章52節談到門訓時,有提到此特別團體:

祂說: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珍寶)來。

從這節經文我們看到,耶穌期待文士成為天國的門徒,事實上有許多文士確實如此。祂勸誡此特別團體從庫裡拿出新舊的珍寶來。這是大使命需要考慮的重要事情,因為論及作天國門徒,這是主唯一提到的團體。

因著科技的進步,今日我們並沒有真正的文士,但較類似的族群大概就是記者和作家們。今日的媒體確實有很大的權柄來塑造文化,甚至政府政策。有些人相信他們比政府還有影響力;倘若現代文士成為天國的門徒,我們的文化可以如何被塑造?

我們也需要考慮到現代文士在教會裡的權柄。雖然世俗媒體的影響值得大大討論,但這裡我要提到基督教的媒體。基督教電視的影響基本上遍及全世界,現今影片因著播放設備普及到處充斥,有其實質的影響力,還有網路、部落格,當然還有書籍和廣播。現代講台已不再是會堂前面的木製講道台─而是電子的。

在第一世紀,福音隨著貿易路線發展,其是時代的通訊網絡。雖然宗教改革已經慢慢醞釀了好幾世紀,但一當印刷術開始發展,聖經是首先被印出來的東西,宗教改革的火焰燃燒整個歐洲。科技和通訊網絡從一開始就是福音隨之流動的路徑,到末了也是如此。重點是誰在使用它?──那些站在現代講台後面的傳道者─現代文士。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