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94年秋天結束後,她回到台北。儘管這人從沒回過信,只是偶爾寄寄世界各地水鳥照片給她,她卻成了習慣似的,把這些零碎筆記,打進筆記型電腦,email給他。

(101) 2000年秋天寄出

秋天,是她最愛的季節,對她而言關於幸福的感覺都跟秋天有關,不只是她在中秋前出生,常常蛋糕和月餅可以一塊吃,小時候總巴巴地等著客人送奇華月餅。但是退伍後爸爸從事的工作,從餐廳廚師、豆漿燒餅早點攤到賣汽車零件……一直沒什麼起色,別人送來的禮盒常常又轉送出去。

她不知道父親喜不喜歡秋天,因為每次拿起月餅父親總是掉眼淚,說他離家那年跟母親說好要回家過中秋,後來就沒再回過老家。中秋前父親總騎著他的川崎老機車,排隊去買北平致美齋的水晶月餅,白素的餅面,還真一副讓人怵目驚心的鄉愁。

或許他喜歡秋天,因為秋天會讓父親唱歌,他似乎看得見北方的大雁飛過京城的天空情景。父親每逢秋天就抱著她唱一首雁子的歌謠:

「秋天高,秋風起……排成一字一行齊,飛來飛去不分離,……好像我們哥哥弟弟,相親相愛手相攜。」

她記得小時候總鬧著爸爸,「哥哥弟弟?雁子沒有女生嗎?那我和弟弟就不能唱這首歌囉?」纏著爸爸改歌詞,大概吵鬧言之成理,後來就唱成:「好像我們姊妹兄弟,相親相愛手相攜。」她才滿意地露出甜蜜一笑。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刊登於2005/11月號印刻文學生活誌)   /呂黛芬                                  

一九九四年,九月,她滿二十五歲,因英國火車大罷工滯留北英格蘭小城Chester(契斯特)。下午她在古城牆上走了一個多小時,人生難得有這麼揮霍時間的時光,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了,她就跑到河邊看風景。

除她之外,沒有任何人在這冰冷的河邊,水上有一艘怪異的畫舫,似乎是可供餐的遊船,船身上的畫風像是宣傳著中國菜的巡禮,但她可不敢冒險領教。她覺得河邊少了「該有的,令人存活的氣息」,唯一有生氣的是不顧冰冷氣溫漫游在河面上的幾隻天鵝。黑頭灰身、白頭咖啡羽毛地夾雜著的奇特河面風景。

她看了看四周,決定不顧淑女形象跳上河堤而坐,反正穿牛仔褲。她拿起了一本厚紙版裝訂、紙質不錯的手記本,開始繼續書寫:

《河堤手記》  (89)

isaiah55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